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極品小房東
極品小房東 連載中

極品小房東

來源:google 作者:極品小房東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吳老 蘇陽

一座大院,一個執着的少年一群紅顏,一段婉轉的愛戀一雙鐵拳,締造出了一個不朽的豪門展開

《極品小房東》章節試讀:

  但這傻狗一直在撓脖子,蘇陽也漸漸明白它的意思,他蹲下身,在斯達克蓬鬆的脖頸毛髮間摸索下來,很快便摸到了一個用鏈子綁在斯達克脖子上的硬物。

  將之取下,發現正好是一把鑰匙。

  「你是讓我打開這裡?」蘇陽恍然,將鑰匙插入牆壁上的鑰匙孔,輕輕一扭,周圍便傳來輕微的機械聲,咯吱咯吱。

  本來完好無縫隙的牆壁,突然從中間裂開,露出一個向下的狹窄通道來。

  不等蘇陽驚奇,斯達克便歡快的跳入了窄道,瞬間沒了身影,蘇陽猶豫了一下,也趕緊跟上,拾階而下。

  一直向下走了二三十米,蘇陽才通過暗道,進入了一個巨大而寬敞的地下室,更準確的說,是一個寬敞的練功房。

  在練功房的**,用黑白相間的石料,砌成了一個巨大的太極陰陽魚圖案,對面的牆上,則寫着大大的『道』字,道字的下面有刀、劍、棍、棒等十八般武器。除此之外,練功房內還有很多練功器材,練習詠春拳的木人樁,練習步法的梅花樁,以及許多不明用途的東西。

  「這裡,難道是吳老練功的地方?」蘇陽好奇的四處查看着。

  而此時的斯達克,已經跑到角落處,用它那笨拙的身體,努力的擠靠着一個巨大的書架。

  書架上已經沒有書籍,卻極為沉重,無論斯達克怎麼用力,書架都紋絲不動,它嘴裏發出『嗚嗚』的叫聲,顯得十分急迫。

  蘇陽好奇的走過去,與斯達克一起,將書架向旁推去。

  有了蘇陽幫忙,書架終於被推動了,斯達克顯得極為興奮,不一會,書架便被整個推開了,露出一扇綱門來。

  一扇被鎖着的鋼門。

  蘇陽用手敲了敲,感受着鋼門的厚度,便斷定除非是用烈性炸藥,否則以他的能力,根本沒法打開。

  「你有鑰匙嗎?」蘇陽轉頭問斯達克。

  斯達克嗚嗚的叫着,瞪着兩隻茫然的大眼睛,滿是期待的看着蘇陽。

  「沒鑰匙怎麼進去?你不會覺得我能打開吧?」蘇陽聳聳肩,表示愛莫能助。

  斯達克嗚嗚叫了兩聲,不開心的趴在門前,不動了。

  蘇陽也不再管它,繼續在練功房裡查看起來,一會之後,沒有新的發現的蘇陽便決定離開了,斯達克賴在門前不願走,蘇陽費了好大的勁,才將它給弄出去。

  回到房間後,蘇陽還心想着練功房的鋼門後面,到底有什麼東西,讓斯達克那麼急切的想得到。想了許久也想不明白,蘇陽這才放棄了。

  「算了,先吃飯。」看了看時間,蘇陽起身離開大院,到菜市場買了菜後,向廚房走去。

  剛走到廚房門口,蘇陽便聽到廚房之內,噼里啪啦的一陣亂響,像是遭了賊似的。

  蘇陽一皺眉,閃身便進了廚房,隨後他便看到陳冰胸前捆着碎花圍裙,正蹙着眉頭癟着嘴,一臉委屈,茫然無措的站在灶台前。

  而她眼前的灶台,正向外狂冒着的黑煙,一股焦糊味瀰漫整個廚房。

  她那委屈的表情,可憐兮兮的樣子,讓蘇陽心臟都漏跳了一拍,忍不住生出憐惜之情。

  「鍋里着……着火了,我想打水滅火,結果把盤子打翻了,碎了的盤子,我會賠的。」陳冰見蘇陽正看着她,不情願的解釋道。

  不管怎麼說,蘇陽現在是房東,陳冰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

  她快速收起委屈的表情,再次變得冷若冰霜,心裏惱怒蘇陽為什麼偏偏這時候出現,將她丟臉的樣子都看了去,她覺得蘇陽心裏肯定在笑話她,便忍不住瞪了蘇陽一眼。

  蘇陽被瞪得莫名其妙,本想出聲安慰她幾句的話,也憋死在嘴裏。

  他蹲下身子,將被摔碎的盤子拾起,認真查看起來,只見盤子的中心雙圈內繪着飛龍,內外壁也都各繪有兩條飛龍,中間繪着火珠、火焰、朵雲,是十分精緻的五龍戲珠的圖案,底章則是青花雙圈的『大清康熙年制』楷書款。

  如果蘇陽沒看錯,這應該是綠彩雲龍紋盤,蘇陽曾在景德鎮陶瓷館的藏品中,看到過一模一樣的,屬於稀珍的古董藏品。

  至於它的價值……

  蘇陽看了眼陳冰,真不覺得她一個學生能賠得起。

  蘇陽心中無語,暗道這樣古董級的藏品,居然被隨便放在廚房中,讓人隨意使用,難道吳老不心疼么?至少蘇陽有些心疼。

  「我去拿掃把掃一下。」陳冰說道。

  蘇陽趕緊攔住她,道:「別掃了,先把碎片都收拾起來吧,回頭我看能不能找個好點的師傅,或許還能修復。」

  「不就是一個盤子么?還要修復,你小氣不小氣?一個大男人,卻這麼斤斤計較!」陳冰鄙夷的看着蘇陽,暗道從沒見過這麼小氣的男人,盤子摔碎了,再買一個就是,還要用膠水粘上?

  她從口袋中摸出一張五十元的鈔票,甩給蘇陽,隨意道:「夠賠償了吧?如果有多,就當我賞你的了,不用謝。」

  蘇陽哭笑不得,他很想告訴陳冰,這點錢連綠彩雲龍紋盤的一塊小碎片都買不到,但最終他忍了下來,小心的將碎片都收好,拍拍手站起來。

  他看了看鍋里那黑漆漆的不明物體,對陳冰道:「還沒吃吧?我來做吧,待會一起吃。」

  「我已經飽了,你自己吃吧。」陳冰冷冷說完,解下圍裙,瀟洒的轉身而去。

  「真是不識好人心啊。」蘇陽無語的說道,陳冰對他的敵意莫名其妙,不知道的,還以為蘇陽以前對陳冰始亂終棄過呢。

  不再管陳冰,蘇陽開始準備自己與斯達克的晚餐。

  酒足飯飽後,蘇陽離開大院,而他走後不久,一個鬼鬼祟祟的影子,捂着肚子閃進了廚房,不是陳冰又是誰。

  「可惡的蘇陽,我說不吃,你也不挽留我一下,快餓死本姑娘了!真是小氣鬼,也不知道多留點飯菜,早知道我就去外面吃了。」陳冰嘀咕着,將蘇陽沒吃完的剩菜拿出來。

  「唔,真好吃,沒想到他這麼會做菜。」剛嘗了一口,陳冰眼睛便猛的一亮。

  很快,飯菜便被她一掃而空,她撫摸着微漲的肚皮:「好久沒吃得這麼爽了,簡直比詩詩姐做的菜還好吃,這蘇陽以前難道是廚師嗎?看在你這頓飯的份上,我以後就少針對你一些好了。」陳冰歡快的說完,又偷偷摸摸的閃出廚房,回房間去了。

  蘇陽圍着大院轉了兩圈,查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回到大院時正好看到陳冰偷偷摸摸的離開廚房,那做賊似的樣子,讓蘇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本想出聲嚇唬一下她,蘇陽卻見角落一道鬼祟的人影快速閃過,眨眼便不見了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