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極品小農醫
極品小農醫 連載中

極品小農醫

來源:google 作者:極品小農醫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方平 柳若兮

大學生方平滿懷壯志,可天有不測之風雲,因故只能回到老家發展偶獲巫醫傳承,從此開始逆襲發展果園,採藥救人,帶領大家發家致富美女老闆親自上門收購,絕色校花對他芳心暗許,這小日子過得有滋有味展開

《極品小農醫》章節試讀:

回家路上,柳若兮欲言又止。

「小兮,你有什麼想問的就直接問吧,可別憋壞了。」方平好笑道。

「額…平哥,雖然只是跟你出來了一個上午的時間,但我感覺像是重新認識你一遍。」

柳若兮神色複雜,今天發生的事完全顛覆了她對方平的認知。

「是不是以前從來沒想過,原來我是這麼優秀的?」方平挑眉笑道。

「人家跟你說正經的呢。」

柳若兮美眸瞪了下方平,撇嘴道。

「好吧,實話跟你說吧,其實我在大學時救了一個老乞丐,那老乞丐為了報答我,教了我一身本事。」

方平一本正經地說著謊話,可偏偏柳若兮還真信了。

「那平哥你運氣也太好了吧,竟然遇到了電視劇中才有的老爺爺橋段。」

柳若兮面帶驚訝,羨慕地說道。

方平笑着點頭,不想再繼續討論這個話題,免得柳若兮越想越歪。

「對了,平哥你家桃子又是怎麼回事?」柳若兮又問道。

「那個啊,我認識一個做科研的朋友,他的實驗室研究出來一種超高營養價值的試劑,我幫忙做試驗呢。」方平想了想,又胡謅了兩句。

末了,他提醒一句,「這是商業機密,你可別告訴其他人。」

「放心吧,我不是碎嘴的人。」

柳若兮長長的睫毛眨了眨,心裏暗喜,這麼重要的事情平哥都告訴我,想來我在他心中應該很重要。

中午11點半,他們回到果園門口。

「小兮,你不是說喜歡我家桃子嗎?正好園子里還有不少,帶你見識下。」方平說道。

「謝謝平哥。」柳若兮甜甜笑道。

沒走幾步,柳若兮便看到了仙桃。如同電視劇中的蟠桃一般,不僅外觀極美,而且香味濃郁,一看就覺得不是凡物。

「平哥,我自己摘。」

柳若兮喊了聲,跳起來抓那沉甸甸的仙桃。

方平心裏一動,目光下移一些。

柳若兮每次跳動之時,都會有半截小腿露在空氣中,有如凝脂白玉,讓人移不開眼。

「我抓不到。」

嘗試幾次後,柳若兮嘟着腮幫,喪氣道。

「還是我幫你摘得了。」方平回過神來,搖搖頭好笑道。

「不,我就不信了。」柳若兮凝着秀眉,嘟着嘴說道,「今天本姑娘就跟它杠上了,平哥你這有沒有椅子或者梯子?」

不等方平回答,她又說道:「算了,我爬樹上摘。」

聞言,方平倒是想起來,小時候的柳若兮很調皮,老喜歡爬樹,可是自從去城裡讀書後,她就像變了個人。

「行,那我在下面幫你接桃子。」

柳若兮雖然多年沒爬過樹,但技術還在,三兩下便蹬到樹杈上。

「平哥,我厲害吧?」

柳若兮一手抓着樹杈,一手摘桃,同時她還不忘自誇一句。

方平抬頭,首先映入眼中的是柳若兮的風光。

「咳咳,厲害。」

方平乾咳一聲掩飾尷尬,稍稍移開視線,但眼角仍忍不住瞄幾眼。

柳若兮察覺到他的怪異神色,低頭看了眼,馬上反應過來。

「色狼!大色狼!」

柳若兮俏臉上多了兩抹紅雲,同時她手忙腳亂地去捂領口。

「啊,救命!」

原來卻是她在捂領口的時候,站立不穩,導致身體向一旁摔落。

方平心裏一驚,連忙奔過去,在她還沒落地的時候,穩穩接住。

柳若兮本以為會摔得很慘,但奇怪的是卻沒有感覺到疼痛,反而是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她緊閉的雙眸隔了3秒鐘才睜開,結果一睜眼就看到方平關懷的眼神。

「你沒事吧?」方平輕聲問道。

「你…我…我沒事。」

柳若兮只覺渾身發燙,特別是方平說話時,濃烈的男子氣息撲在臉上,頓時就讓她滿臉通紅。

「平…平哥,能不能先放開我?」柳若兮垂着腦袋,小聲道。

「哦,抱歉,我忘了。」

「謝謝。」

「沒關係,還是我幫你摘桃子吧。」

接下來的氣氛有些沉悶,柳若兮一直不敢與方平對視,就算說話也是低聲細語,跟換了個人似的。

方平快速摘了幾顆桃子,然後把她送回村長家裡。

送完柳若兮之後,方平又很快回到果園中,隨便吃了兩顆桃子填肚子後,他決定先修鍊一陣子,今天已經消耗了大半的內力,得先恢復下再回家給父親看病。

在方平修鍊的過程中,後天清氣再次聚集到他的周身,並且有不少慢慢進入桃樹之中。

一直到傍晚,方平結束修鍊狀態,饒有興趣地觀察了一陣桃子之後,匆匆往家裡趕回去。

「平子,回來啦,吃飯吧。」方父一見到方平便招呼道。

由於病痛的折磨,方父原本還算壯碩的體型,在半年間快速瘦了下來,如今他看起來就是一副皮包骨模樣。

「好。」

方平一邊扒着飯,一邊尋思要怎麼跟方父解釋醫術。

「爸,我最近跟一名老中醫學了點醫術,興許對你的身體有幫助。」

飯吃到一半,方平突然說道。

方父的動作僵住,佝僂着身子,乾笑道:「什麼中醫啊,平子你就不要瞎折騰了,爸的身體自己清楚。你存着點錢娶媳婦,你也老大不小了,爸就希望臨死前能看到你結婚生子。」

「真的,我沒騙你。」方平一臉認真道。

方父見他說得認真,不由信了幾分。雖然方父不覺得他能學到什麼,但終究是一份孝心,他也不忍心多說什麼。

方父的病早就在醫院診斷過了,腿部類風濕關節炎,一種慢性自身免疫性疾病,由常年疲勞所引起。

對於窮苦人家來說,這種慢性疾病就相當於絕症,它不會一下子要人的命,但卻會長期折磨身心,其高額的治療費用、以及容易反覆發作的特性,使得大部分窮苦患者連治療的心思都沒有。

待到吃完飯,方平收拾了碗筷,對方父說道:「爸你先坐好,我試着給你針灸看看。」

「既然你這麼執着那就試試看吧。」方父神色複雜道。

方平捲起方父的褲腿,發現他的膝蓋已經變形,本就黝黑的皮膚上冒出好幾個疙瘩,看着十分滲人。

方父還以為方平會被嚇到,但方平始終面色平靜。

反倒是方平拈着的銀針上突然冒出一縷輕煙,把方父嚇了一跳。

方平沒有猶豫,銀針落在膝眼穴上,此穴道可活血通絡、疏立關節,再加上內力的加持,效果更佳。

「嘶!」

刺痛和**的感覺同時湧上心頭,方父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

可隨即他驚喜地發現,膝蓋處的疙瘩竟然在快速消退,就像氣球沒了氣,沒一會便癟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