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九仙
九仙 連載中

九仙

來源:google 作者:笨笨小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清清 景宇天 都市小說

『般若相經』神秘無敵之巨寶,一顆金剛透鑽賣了4000多萬,鬼怪叢生、群魔亂舞的大都市他如何斬妖除魔?水光洞天,洞連着天……他來到這裡,發現自己肩負着光復九仙國的大任,他一個農村小子,是如何一步一步成為仙之尊神的?展開

《九仙》章節試讀:

「第二引乃紅血珊,但也是有講究,須得正卯時採摘,因此時聚得天地靈氣、地水精華,方有藥引之效。」

「正卯紅血珊!」景宇天又趕忙記下。

靈坤子搖頭,欲言又止。

「哎……」張乾又嘆氣,「還有就是這最後一味嘛,誰也不知道!」

「啥?你個張老鬼能不能正經點?」靈坤子急得跺腳,火都快噴出了,「當我們傻子啊,這個時候你別再玩笑了……」

「我可沒有閑心跟你們開玩笑,」張乾起身,「第三引乃病人最愛喝的水,不過嘛這水一旦用錯了前兩味藥引都會失效。」

靈坤子聽了平靜下來,陷入沉思。

「哦還有,」張乾又補充,「這娃娃傷得太重了,藥引得快,必須在明日辰時前施藥,否則過了時辰就是神仙下凡也無力回天啊。」

話音才落,景宇天已經跑出屋門,二人相視搖頭,異口同嘆。

靈坤子當然明白僅僅是第一藥引就難過了上刀山下火海,他問:「就沒有其他辦法嗎?」

張乾搖頭:「別無他法!」

景宇天帶着蘭香衝出蘭花之海,飛一般進入長松林。林密葉稠,他搜尋了半個時辰也不見紅蟒蹤影。

月亮緩緩露臉,血色的月光穿梭在松林間,未知名的昆蟲和山鳥開始鳴叫。「這紅色大蛇到底在哪裡呢?」宇天心裏想着,突然發現前面就是千丈懸崖。

「這就是長松崖吧,想必紅蟒就在懸崖下面,但這四周崖壁像屁股一樣光溜溜的,我怎樣下得去呢?」景宇天看着這雷公巨錘般砸出的巨大石崖天坑,連個腳踩手抓凸鼓的地方都沒有,不禁有些茫然。

靈光一閃,他立馬攀樹而上,扯下纏樹的巨藤,結成一根長長的藤繩,然後把藤繩繞結在崖邊的一棵大松樹上,就拉着藤繩沿石壁下滑。

快到崖底,景宇天扭頭向下看,差點嚇得魂飛魄散。

那懸崖之底果然有紅色巨蟒,不止一條而是三條,每一條都有三個人身捆起來那般粗,而且中間一條還有兩個頭。它們齊刷刷地張着血盆大口正等待獵物掉落,或者正欲發起主動進攻。

就景宇天這點小身板,一不小心滑落,絕對會被大蟒像卷團生肉一樣囫圇吞下,何況下面仰着的是四張血盆大口。他何曾見到過這樣的巨蛇大陣,嚇得急忙拉着成藤繩向上爬。

看到獵物想逃,中間那條兩個頭的巨蠎扭動蛇身,抬着雙頭騰空呼來,差一點就吸住宇天,那巨蟒沒有得逞又咬住藤繩凌空扭擺,宇天就被甩飛到崖底上空。

三條巨蟒掙搶着接食,騷動聲、碰撞聲如雷。景宇天心知自己一旦落入崖底那麼也就差不多玩完了,便在空中快速收聚氣勁,迎着那兩個頭的蟒蛇當頭轟去。

三蟒雖是龐然大物,本能避險的速度卻快如閃電,「轟呲」一瞬就向東、西、南三個方向各自退去。只留下地上一個掌坑。

景宇天隨碎石落入崖底,就見十步之外有一窩蛋狀之物,映着血色月光,粉紅一片。

他驚險之中拾回一絲驚喜,心想「莫非這就是神醫所說的第一引靈藥,紅蟒之蛋,我得近一點看清些。」景宇天向前移了一步,隨即四圍唏嗦聲不斷。

此時三條紅色巨蟒八眼鎖定獵物,窺視着目標的一舉一動,只是剛剛見識了獵物的強大威力,都變得謹慎起來,但是它們相互傳遞着信號,正準備伺機發起群攻。

景宇天向前移了幾步,看清那些粉紅色蛋狀物比蛇蛋略大,猜想這肯定就是巨蠎之蛋了。

三蟒蛇發出低沉的蠕動聲響,這聲響讓景宇天不戰而栗,但是想到了靈荷,景宇天也擺開雙腿,運足雙掌,「看來要取得蟒蛇蛋還必須一場廝殺了!」

他再看那些蛋時,心又涼了半截,發現那些蛋細長而小,一個蛋根本不可能達五兩之上,關鍵是不能確定這些蛋是否產於子時。

最糟心的事情莫過於絕望接着希望猛力撲來,景宇天現在戰意全無,想設法逃走再作打算。

可是三條巨蟒怎麼允許他有這種想法,那兩個頭的紅蟒首先發起進攻,像一道魔煙畫身橫掃過來。

景宇天側身一閃,但是遲了,紅蟒粗壯卻絲毫不失靈動,蟒尾當空一卷,宇天就像被蟒液黏住了一般,直接被粘了回來。

「啪……」

另一條紅蟒巨尾一掃,接住宇天,然後龐壯的蟒身開始環卷纏繞。

宇天整個下半身都被巨蟒纏住,感覺雙腿的骨頭都快黏在一起了。

那第三條紅蟒吃了個空,憤怒地捲起崖底的一顆巨石,麻花狀纏旋着蟒身,只聽「咔嚓……」一聲響起,碎塵就滿谷飛起。

景宇天知道若是被紅巨蟒蛇把全身纏個結實,必然會像那石頭一樣粉骨碎身。一定得找機會攻擊它的七寸,正當那紅色巨蟒蛇的頭部纏繞過來時,景宇天一把伸將過去,五隻鐵爪**了紅蟒七寸,另一隻手飛速一拳砸在紅蟒頭部。

紅蟒鮮血噴涌,吼聲震壁,大蟒受這猛力攻擊,纏繞的蟒身舒展開來,擺動着巨身來回橫掃,惹得塵土和碎石陣陣飛揚,景宇天在它的這番操作下直接被掃飛起來。

那第三條紅蟒看到了機會,張開大口飛了過去。大蟒一吸,強大的吸力就把景宇天吸入到了大口中。

僅這一蟒口便可裝下四個景宇天,那大蛇芯鋼筋那般粗,已經刺到了景宇天的小腿,腿瞬間腫大起來。

那景宇天飛進蟒蛇大口時,一手抓住蟒蛇的上牙,另一隻手抓住蟒口的下牙。密密麻麻如鋼釘粗的蟒蛇牙齒一旦閉合,無需吞入腹中也能把他咬碎,所以他只能全力撐住這張巨口,小腿卻被蛇芯射傷了。

他感到小腿失去知覺,毒性向全身蔓延。蟒蛇口的閉合力超出想像,上如泰山壓頂,下如黑海發怒,強大的閉合力一旦他選擇放棄就會被咬成爛肉……然而,他快支撐不住了。

「不……我一定不能放棄,靈荷妹妹還等着我去救她的。」就在這時那條兩個頭的紅色巨蟒游過來,吐着蛇芯子欲來收穫勝利果實,景宇天立即把右腿用上頂住紅蟒蛇的上顎,騰出右手從蟒口中推出一掌。

這一掌打在兩個頭巨蟒的前方,顯然力道小了很多,兩頭巨蟒看機會不成熟又退了回去。

「不行,再這樣下去支持不了多久我就會被咬碎分食的。」景宇天飛速用右手抓了數把泥土填進蟒蛇口中,之後他運足了氣勁把一個巨大的石頭也抓過來填進蟒口中。

這樣,即便是自己無力支撐,那鋼釘般的蟒蛇牙也不至於會把自己咬碎。

景宇天繼續添加泥土和大石,他想把幾個大石重合起來,頂住大蟒蛇的上顎和下顎,如此自己方可以應付另外兩條大蛇。

那大蟒蛇似乎吞食了一些碎石爛泥,腹中難受,甩頭一噴。

沒有想到,這大蛇的噴吐力如此強勁,它如狂風咆哮,卷着泥土、碎石和景宇天一起飛奔出去,一堆堆撞在懸崖石壁之上。

景宇天背朝着崖壁撞了個結實,口吐着鮮血滑落下來,被蛇噴飛的時候衣服被蠎蛇牙掛住,現在他上身裸露,血染胸口。

他的腿青中帶紫,已經腫到松樹那般粗,十個手指也中了毒,蛇毒在不停蔓延,他腦里一片空白,眼前靈荷的身影飄來飄去。

「我不能睡去不能睡去,我還要去救靈荷妹妹……」他低聲說著閉上了眼睛,眼前黑暗了,立馬他強撐着又睜開雙眼,準備再迎接戰鬥。

三條紅色的巨蟒扭着勝利的腰身、吐着蛇芯向他邁起。

忽然那條兩個頭的巨蟒蛇首張大口,一縱衝去。

就在它縱出去的一瞬間它又立即停止前沖,繼而扭頭緩緩遊了回去,其他兩條紅色蟒蛇也跟隨它遊了回去。游到了崖底中心它們又回頭面向景宇天,上下來回點頭,然後放直蛇身,似很是虔誠地拜了起來。

景宇天鬆了口氣,萬分迷惑不解:「它們究竟看到了什麼?為什麼不攻擊我反而拜我?」

三條紅色巨蟒在崖底中心拜過之後,在那條雙頭巨蟒帶領下又退後拜了兩次,每次都是三叩頭再放直蛇身,這樣一來就像極了傳說中的「三跪九拜」。

景宇天看它們變得如此虔誠,猜測它們不會再傷害自己了也就放下了戒備。此時他身上的蛇毒仍在蔓延,肥腫的右腿和雙手臂已經失去了知覺,他看了一下藤繩已經從崖口斷裂,一時間也找不到好的出崖方法,便決定靠着崖壁稍作休息再作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