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絕代無雙易鳴李悅悅小說閱讀
絕代無雙易鳴李悅悅小說閱讀 連載中

絕代無雙易鳴李悅悅小說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易鳴李悅悅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易鳴李悅悅 都市言情

作者:大大的最新原創作品,都市生活類小說《絕代無雙》,故事情節圍繞着易鳴、李悅悅開始展開,講述了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全文無彈窗,精彩內容,快來閱讀吧!劇情介紹:十八年前,易鳴年僅一歲,尚在襁褓之中,母親被害,父親失蹤,他的人生從一開始就是地獄。十八年後,他是修羅殿殿主,是一代閻君,他手握重權,叱吒風雲,無所不能。功成名就時,易鳴攜萬千權勢回歸都市,得知幼時仇恨,他當然是選擇報仇,待他查清真相,一切魑魅魍魎,通通粉碎!...展開

《絕代無雙易鳴李悅悅小說閱讀》章節試讀:

第九章送些人下去侍候您

他掏出了電話。

「大山,店門口怎麼這麼安靜?」

「一個人都沒有看見。」

「李總,都這樣好幾天了。」

似乎是為了讓李雲天放心,蕭山接著說道:「您到了啊?我出來迎您。」

蕭山邊打着電話,邊出了店,站在店門口東張西望。

李雲天見蕭山迎出來了,放心了。

他將車熄了火,一行三人下車。

進店後,李雲天一眼看到癩頭老四正斜靠在店裡的長沙發上。

「四哥,久等。」

李雲天笑着打了聲招呼,邁開大步朝癩頭老四的方向走了過去。

癩頭老四見李雲天真來了,三角眼頓時亮了起來。

「李雲天,你真來了!這我就放心了!」

他站起身,很舒服的摸着癩頭。

李雲天一驚,暗道了一聲不好。

兩名保鏢的神經也立即繃緊。

「哈哈!李雲天,今天我要跟你談的事其實很簡單。」

「只要你到沐氏葯業集團的沐總面前磕幾個頭就完事了。」

李雲天眼睛眯了起來:「老四,你為了一個外區的人,跟我翻臉,想過後果嗎?」

癩頭老四的手掌在頭頂心搓了幾下。

他咧嘴笑道:「李老闆,我也不想跟你翻臉啊。」

「可是誰叫沐天雄錢踏瑪出的太多了。」

「如果我不跟你翻臉,就得跟一大筆錢翻臉!」

「李老闆,你可不要為難兄弟我啊!」

和癩頭老四同來的兩人揚起手拍了幾下巴掌。

李記南街店的外面,突然間湧出來了很多人。

嘩啦啦將店圍了起來。

李雲天臉色一沉,轉向店長蕭山。

「你賣我?」

蕭山不敢正視李雲天,臉上有痛苦浮現。

「老闆,我沒有辦法。」

癩頭老四哈哈一笑。

「李雲天,你的這個手下還是不錯的。」

「不過,沒用。」

「我知道他老婆在哪上班,知道他小孩在哪上學!」

「所以,他只能乖乖的跟我配合,將你誑到這兒來。」

「李雲天,你得罪了沐老闆,就自認倒霉吧。」

「動手!」

癩頭老四已懶得廢話了。

大批南嶺社的打手向店裡沖。

「老闆!衝出去!」兩名九級武師往李雲天兩邊靠緊。

三人擺了個三角隊形,硬頂着打手們刀光棍影向外沖。

「留口氣,證明是個活人就行!」癩頭老四店裡喊。

兩名九級武師的體能相當好,但架不住南嶺社的人太多了。

硬抗着衝到店外,一個保鏢渾身是血的倒了下去。

另一名保鏢拚死護着李雲天。

如浪一般的刀片砍過來時,保鏢用身體替李雲天擋住了。

僅剩的這名保鏢強提着一口氣,揮起拳頭砸倒了擋路的幾個人。

「老闆!走啊!」

保鏢硬生生為李雲天開了一條路,才一頭栽倒。

李雲天咬牙闖出了包圍圈,後背中了幾刀,拉出了幾道血口。

他一頭扎進城中村的小巷裡,玩命的跑。

後面一片喊殺聲和亂糟糟追趕的腳步聲。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李雲天的視線開始模糊時,眼前一面牆堵死了他的去路。

他不得不停了下來。

死胡同!

拎着刀片追來的癩頭老四,逼到了李雲天的近前。

「跑啊!你踏瑪的再跑啊!」他結實的砍了一刀,怒踹了幾腳。

李雲天背靠着牆往下滑,緩緩坐到地上,他到極限了。

癩頭老四眼一瞪:「瑪淡,還沒動手,就昏過去了!槽!抬走!」

他揮揮手。

南嶺社幾名打手將昏過去的李雲天架了起來。

正當他們準備往外走時,突然傳來一陣如海潮般咆哮着的馬達轟鳴聲。

一輛黑色雅馬哈R6,凌空從癩頭老四他們頭頂上飛過。

落地時輪胎與地面劇烈摩擦,發出尖利的嘯聲。

R6尾部甩了一個長長的弧形,橫着停下,將死胡同的出口堵住。

騎手的頭盔轉向衚衕內。

頭盔的玻璃面上,閃爍着森森冷光。

死胡同只有一個出口。

雅馬哈R6將這個出口擋住,對癩頭老四來說,這是很嚴重的挑釁。

他將手中的片刀朝前一指。

「南嶺社辦事,不想死的滾開!」

易鳴沒有回答。

他雙腳踮地,手搭在雅馬哈R6的油門手把上,不斷的旋扭着!

雅馬哈R6的發動機爆發出一陣接着一陣澎湃的轟鳴聲。

如同一浪高過一浪的海嘯。

南嶺社這次來的人很多。

癩頭老四那些將人追丟了的手下,聽到了這邊的動靜,都紛紛跑了過來。

很快,騎在雅馬哈上的易鳴,被團團包圍。

對圍在他P股後面的人,易鳴連看他們一眼的念頭都沒有。

他的目光透過深色的頭盔面罩,落在耷拉着頭被人架着拖行的李雲天身上。

他猛的將油門把手一旋到底!

雅馬哈R6的排氣管噴出一道青煙,輪頭陡然翹起。

卡着剎車的手指一松,雅馬哈載着易鳴,像一隻撲食的猛虎,呼嘯向前。

「槽!」癩頭老四怒罵一聲。

摩托車前撲的速度太快,太猛;

逼的癩頭老四直向牆邊躲。

死胡同是一個狹窄的長方形,並排也就能站三四個人。

眼見着摩托車不管不顧的衝來,架着李雲天的幾個小子將人一丟,紛紛也往牆上貼。

處於昏迷中的李雲天,人沒落地,就被一隻手托住。

見到李雲天背部裂開的長刀口,易鳴心一顫。

「李叔,對不起。」他默默的道了聲歉。

將李雲天抱住後,易鳴原地急剎車,尾輪在地上硬拖出個半圓。

車頭朝外!

又是油門到底,澎湃的發動機轟鳴聲達到了極致。

「擋我者死!」

雅馬哈以一往無前的氣勢,猛衝向衚衕口黑壓壓的人群。

亂七八糟的罵聲響起一片,人群像炸開的蒼蠅,四處亂飛。

等到罵聲稍微消停點,雅馬哈已如一道輕煙般的出了南街,直奔最近的醫院。

去醫院的途中,易鳴單手在李雲天的身不停的擊、按、推、點着。

雖然手法複雜,但易鳴目視前方,雅馬哈的速度一絲不減。

直衝進南華醫院的急診樓。

「醫生!急救!」

聽到易鳴的喊聲,一位雙鬃花白的醫生跑過來。

緊跟着幾名護士推着單架急匆匆往這邊跑。

南華醫院收到了南街出亂子的消息,他們已有了準備。

見李雲天渾身是血,老醫生神色一緊,趕緊戴好聽診器聽診。

單架車到了,易鳴很輕的將李雲天放進去。

「多處外傷,失血過多,準備手術!」醫生憑着職業經驗的判斷喊了聲。

單架車在一陣嘈雜的腳步聲中,衝進了手術室。

易鳴跟着跑,被擋在了手術室門口。

手術室的燈立即亮了起來。

易鳴靜靜的站在手術室門口,看着紅色的手術燈。

急診大廳里剛不少人見到了李雲天的慘狀。

此時紛紛小聲的議論了起來。

「剛才那人,傷成那樣,這肯定是一場大手術!」

「是啊。我估計沒有十幾個小時出不來。」

「南街只要出事,都是大事,沒小過。」

話音未落,手術室的紅燈叮的一聲轉成了綠燈。

議論的聲音彷彿被什麼集體卡住,陡然消失。

這手術五分鐘不到吧?

手術室的門打開,單架車被推了出來。

醫生用很奇怪的眼神看向易鳴:「來之前,病人被誰搶救過?」

易鳴搖搖頭。

「真的?」

易鳴點頭。

醫生的眉頭皺的很深。

「奇怪。病人所有的特徵都是重傷,可各項數值又顯示接近健康水平。」

「後背上的刀傷,看數值就像是假傷一樣。」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情況!」

「奇怪!真奇怪!」

「你是病人的家屬吧?」

「嗯是的。」

「給他辦個住院,不用手術。」老醫生吩咐了句,一臉疑惑的叨叨着走遠了。

護士也用奇異的眼神看着易鳴。

「剛剛走的,是我們醫院技術最過硬的方主任!」

「我從沒見過方主任對一個病例這麼困惑。」

「真是一個奇特的病例。」

護士看了眼李雲天,帶着滿臉奇怪神色離開。

李雲天要住院,易鳴身上帶的錢不夠,電話將青龍會的郎黑虎調了來。

有郎黑虎在,各種手續很快辦好,李雲天住進了特護病房。

「黑子。你照看下我叔。」

「我還有點小賬要算一下!」

黑子?

郎黑虎臉有點黑,但一個字不敢反駁。

易鳴將摩托頭盔戴上,雅馬哈R6咆哮着衝出醫院。

南街。

癩頭老四正罵罵咧咧安排人查李雲天的下落。

猛聽到雅馬哈發動機的轟鳴聲,不由大喜!

「正愁找不到你!」

「是你自己找死!」

「給老子將他圍住,這次別讓他跑了!」

「老子要將你扒皮呃」

《絕代無雙易鳴李悅悅小說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