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絕品醫婿
絕品醫婿 連載中

絕品醫婿

來源:google 作者:絕品醫婿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趙正 韓羽墨

堂堂葯神傳人趙正為守一個約定,當了上門女婿,忍氣吞聲三年,今日,期限已滿,神醫回歸震驚世人趙正:「想搶我的女人,有沒有問過我手中的這根銀針!!!」展開

《絕品醫婿》章節試讀:

告示上是一則古方。

黃芩、黃柏、胡黃連、龍膽草、秦皮、苦參、白蘚皮等幾味葯,皆是苦寒葯的標準。

對於治療濕熱內蘊或濕邪化熱的疑難雜症,有立竿見影的效果,不過苦寒雖好,卻往往伴隨着強烈的副作用。

就比如龍膽草白蘚皮皆屬於寒性之最,可縱觀古方之中,卻沒有一位壓制的輔助藥材。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幾年前有幸看過一本古書,古書上曾記載:「舉世皆以苦能降火,寒能瀉熱,坦然用之而無疑,不知苦先入心,其化以燥。」

看來吃飯還需要增加兩味的溫性藥材,不過這兩味藥材的加入有極大的講究,不能與原先藥材相生相剋起衝突,也不可太過於燥熱,引起適得其反的作用!

見趙正沉思不語,夥計在一旁勾起一抹冷笑,彷彿已然認定了結局。

「嘖嘖嘖,說不上話了吧,既然回答不上來就趕緊滾出去,別在這打擾我做生意。」

「就是,看你那樣就答不上來,你要是能回答上來的話,我早就成為一代醫聖了!」

「勸你趕緊走人,別到時候丟了面子不好收場!」

眾人議論紛紛,皆開口詆毀嘲諷。

面對四面八方襲來的質疑聲,趙正臉上沒有絲毫波瀾起伏,只是走上前拿起了筆,揮手寫下了幾個字。

「喂,說你還來勁了是嗎?在這裝什麼神醫,神神秘秘的,我看你就是來砸場子,趕緊給我走!」

「就是,轉了半天一點葯都沒買,我看你就是在這裡浪費大家時間!」

幾個人嚷嚷着,氣焰十分跋扈囂張,衝上前想要找趙正理論一番!

「我已經把答案寫出來了。」

相比於夥計的躁動不安,趙正雙手負於身後,顯得雲淡風輕。

「呵,開什麼玩笑。」

幾人恥笑不堪,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

可惜由於趙正身着樸素,幾人早就認定其只不過是個普通年輕人。

這則告示每天少說,有一兩千人嘗試,最後紛紛無果而歸,豈是趙正會比幾個字便能輕而易舉解決?

「嗯?」

趙正眉頭微微一皺,臉上划過一絲不悅之情。

「嗯什麼嗯,我最後再說一遍,趕緊給老子滾,別在這礙眼!」

為首的小李罵罵咧咧道,臉上寫滿了不耐煩,聲調也拔高了好幾個度。

但話音落下之時,又有一道雄厚的聲音插了進來。

「這剛開張沒多少天,你們一個個在這裡鬧哄哄幹什麼玩意兒?」

趙正順着聲音望去,只見內堂里走出了一位身材略微胖的中年男人。

「金店長這可不關我們什麼事兒,都是這臭小子在這鬧事!?」

小李一看是上頭老闆,囂張氣焰頓時消散不少,急忙把黑鍋推給趙正。

「鬧事?你是在逗我嗎?分明是我把題目回答出來,你們一個個想賴賬。」趙正冷笑道。

「嗯……」

金店長摸了摸下巴,狹長的眼眸划過一絲精光,若有所思地看向趙正。

「金店長你可別聽他胡說,這臭小子只不過看了一兩眼題目,刷刷就拿筆一通亂寫,我看呀就是專門來找茬!」小李沒好氣地說道,狠狠地瞪了一眼趙正。

金店長一聽,本就因為趙正其貌不揚,穿着普通心存質疑,又加上夥計的描述,怎麼可能會看了一兩眼就得出答案?

種種加在一起,說對孰錯他心裏已經有了答案,看向趙正的目光,不忍多了輕視。

「年輕人還是要務實一點,好高騖遠可不是什麼好事兒。」

只見他無奈地搖了搖頭,上前一步走,想要拍拍趙正的肩膀。

趙正身手敏捷,快速躲過金店長的手,後者沒反應過來,由於慣性原因向前傾倒幾步。

與此同時,金店長回身之際,餘光不小心瞟到了,放在桌子上的紙,神色頓時一怔!

「臭小子實在是太過分了,要是把金店長給摔着怎麼辦?」

小李趕緊上前想要將金店長攙扶起來。

而金店長則是一動不動。

「金店長你怎麼了?怎麼不說話?」

小李看事情有些不對勁,於是着急地擔憂道。

此時金店長站直了身,一言不發走向紙張,將其拿在手中,細細端詳,越看眉正鎖得越深。

趙正笑而不語。

看到這一幕小李自認為惹惱金店長,為撒清關係,趕緊指着趙正破口大罵!

「臭小子,你怎麼這麼厚臉皮,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還好意思站在原地?笑什麼笑,果真是應了那句話,人家是厚臉皮天下無敵……」

貶低的話說得津津有味,誰料這才說到一半便被一聲巨響打斷。

「啪!」

這是一道響亮清脆的巴掌聲。

小李被打得暈頭轉向,臉頰火辣辣地疼,這還沒反應過來。

「金店長你怎麼……?」

捂着發疼的臉頰,夥計瞳孔一縮,其中寫滿了不可置信。

「真是一幫有眼不識泰山的人!」

金店長狠狠地扼了一眼小李,冷冷地呵斥道,差點他就錯過了請教高人的機會!

呵斥完之後,金店長趕緊向前,拿着藥方笑嘻嘻地對着趙正,態度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這位高人我叫金大川,不知你叫什麼名字?」

這幾味藥材看是普通隨意,可每一味都恰到好處,能夠極大地改善原本藥方中的副作用,光這幾筆,便能看出眼前這個年輕人絕非普通等閑!

「我叫趙正,高人談不上,略懂罷了。」

趙正淡淡地說道,朝着金大川微微頷首一下。

聽到趙正的話,金大川嘴角抽了一下,什麼叫做略懂?

「咳咳,這也是我前幾年得到的藥方,研究這麼久也沒得出個結果,沒想到趙先生這幾味葯寫上之後,讓我頓時茅塞頓開,實在是太妙了!」

金大川激動地說道,言語之間不乏對趙正的讚賞。

「嗯,既然沒什麼問題的話,能不能把**給我?」

趙瑜可沒工夫聽着浪費口舌,他只想要**和藥材。

「嗯?」

話題轉得太快,金大川顯然愣了愣,片刻過後連忙點頭。

金大川笑道:「當然可以,這不用趙先生多說,只不過對於藥方我還有些不懂的地方,可否勞煩您為我解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