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巨甜!病嬌冷少在我懷裡寵又撩
巨甜!病嬌冷少在我懷裡寵又撩 連載中

巨甜!病嬌冷少在我懷裡寵又撩

來源:google 作者:小懶貓梨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洛瑾漓 現代言情 蘇輕輕

【高甜寵+病嬌+打臉爽文】【甜寵到爆】明明是傲嬌的總統千金,卻重生成了傻女土包子白蓮花姐姐欺負她:「蘇輕輕,你救了洛瑾漓又怎麼樣呢?到頭來,要嫁給他的還是我呀!」人渣前男友看不上她:「你這個婊子養的賤貨,給我洗腳都不配!」結果,洛氏太子爺卻寵她如命,還主動送上大腿給她抱:「簽了這份協議,從今以後,洛謹漓就是你的靠山!」傳聞,洛謹漓脾氣暴躁,高冷又不近女色然而,某天她XX的時候,他卻突然闖進來「我要做你的男人!」「我考慮一下!」「不!你沒得選擇!」他把她抵到牆上,像個妖孽,指着自己的唇,滿級甜誘地哄她:「乖!這兒」從今以後,我負責寵你,你負責貌美如花展開

《巨甜!病嬌冷少在我懷裡寵又撩》章節試讀:

「蘇輕輕,你救了洛瑾漓又怎麼樣呢?上了他的床又怎麼樣?到頭來,要嫁給他的還是我呀!」

「你這個婊子養的賤貨,在我們蘇家給我洗腳都不配!」

姐姐把茶水吐在她臉上,

「你最好安分一點,別忘了你媽的醫藥費還靠蘇家呢,如果你惹我不要高興,你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可就沒了!」

……

蘇輕輕是私生女,據說,她母親年輕的時候在會所工作,傍上了一個有錢人,那個有錢人有妻有子女有家室,但她的母親還是義無反顧地生下了她。可是那個有錢人回歸家庭,扔下未滿月的她和病重的母親後斷聯。

後來,母親的病耗光了所有積蓄,走投無路之下,聯繫上了那個有錢人,也就是她的父親蘇青山。

這事被蘇青山的原配趙淑華知道了。

趙淑華說:「既然是青山的孩子,那我順便替他養着。至於那個賤貨,要我救她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她勾引我老公,讓我遭受了被男人背叛的痛苦,所以,救她的前提是,讓她的孩子一輩子給蘇家做牛做馬補償我。」

於是,蘇輕輕以養女的身份被收養在了蘇家。

養女,連女傭都不如的養女。

註定了她與蘇沫柔是不一樣的。

蘇沫柔是名正言順的蘇家千金大小姐,養尊處優,被蘇父蘇母像寶貝一樣寵着。

而她,在蘇青山的眼裡,不過是他年輕時一時糊塗犯錯的荒唐產物,他根本就不在乎她。

除了那個病重在床的母親,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在乎她。

一個月前,蘇輕輕被人迷暈扔到一個非洲的小國家,給族長當第57任小老婆。

她被關在一間漆黑的房間里,她試圖逃跑,卻被看守差點打斷腿。

那個非洲老頭色眯眯的扒開了她的衣服,絕望之際,她想起了自己這半輩子凄苦的經歷,可是,就算死,也要給自己留點體面。

她寧死不屈,撞牆自殺。

鮮血從額頭滴到臉上,結束了她的生命。

造化弄人,

蘇輕輕死了,於是,沈妍熙得已重生復活,沈妍熙從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公主,重生成為了傻不拉幾、俗不可耐的蘇家養女蘇輕輕。

……

卧槽,哪個小婊砸弄暈了老娘?

頭暈!

痛!渾身都痛!

意識模模糊糊的,沈妍熙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片蘆葦叢生的灘涂上,空氣中瀰漫著屍體腐爛的惡臭味。

怎麼回事?

這是哪裡?

她不是應該在豪華郵輪上嗎?

她明明記得,她是北國總統千金沈妍熙,她的閨蜜柳依依約她去海上看日出,結果遇到龍捲風,船翻了……

瞬間,一段不屬於自己的記憶湧入腦海里。

她竟然重生了!

重生到了一個叫蘇輕輕的女孩身上。

原主撞牆自殺後,屍體被隨意扔在了這片臭河溝里,

而這個身體還中了烈性藥物,如果不在24小時內找一個男人解決,會五臟六腑暴斃而亡。

正在消化腦海中的記憶,

「砰!」寂靜的空氣中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槍聲。

蘇輕輕強撐着身體慢慢站起身,看到不遠處的灘涂上,躺着一個男人。

那男人全身泥濘,身材修長,臉色慘白,嘴角滲着血絲,雙臂無力地垂着,雪白的襯衫暈染了一片鮮紅的血水,受了很重的傷。

但唯獨那張俊義無雙的臉,她最熟悉不過,他是洛瑾漓,富可敵國的洛氏財團繼承人洛瑾漓!

離洛瑾漓不遠處,地上橫七豎八地躺着十幾具屍體,鮮血淋漓,有幾具還在痛苦地掙扎,顯然這裡剛剛經過了一場激烈的廝殺。

洛瑾漓這是被追殺?

蘇輕輕知道自己現在的身體很虛弱,她不知道憑自己現在的能力能不能救他。

但她知道,她必須救他。

屍體堆里,突然緩緩地站起一個滿身是血的男人,他強撐着最後一絲力氣舉起槍,槍口對準洛瑾漓,

可是洛瑾漓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眼看那人就要扳動機關,

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說時遲那時快,蘇輕輕摸起一塊石子,「啪」的朝開槍的人擊去。

石子不偏不倚的擊在了那人的手腕上,那人吃痛的「啊」了一聲,手裡的槍落下,人也倒了下去。

蘇輕輕小心翼翼地靠近瞧了一眼,那人本就是臨死之前的迴光返照,現在已經沒氣了!

再看洛瑾漓,這個男人五官精緻,臉龐如雕琢般美的像天使,但他一直閉着眼睛,慘白的臉色毫無生氣,氣息微弱。看着使人心疼。

天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大滴大滴的雨點落下,砸在水面上,濺起無數的水花,落到身上也有些血疼。

她的心裏,五味陳雜。

前世的沈妍熙,自從十二歲那年,洛瑾漓救過她一命之後,她早就愛上了這個男人。只可惜,這個男人氣質高冷,不輕易使人靠近,加上後來他常居國外很少露面,她也只好把對他的喜歡都埋藏在心裏。

真是沒想到,變成了蘇輕輕之後,有幸還能以這樣的方式再次與他相遇。

大雨滂沱。

她拖着洛瑾漓,從泥濘的灘涂一步一步艱難地走出來,濕冷的雨水浸透她的衣服,她的手和腳,凍得僵硬,好像跌在石上也不覺得痛。

終於,離海岸邊不遠的地方,有一座荒廢的小房子。

房子里空蕩蕩的,除了一張破桌子,什麼也沒有。

她只好找了一塊相對乾淨的地面,將洛瑾漓放下。

心咚咚跳着,在他身旁坐下來,她摸了摸他的手,他的手和冰一樣冷。

他的胸口微弱起伏,她伏在旁邊聽到他咚咚的心跳聲,肩寬腿長,結實 的肌肉,均勻而俊美。

而此刻,她體內藥物已經開始發揮作用,面對這樣的美男子,

她極度想要剋制自己,可是,身體完全不受控制,一股不可思議的潛意識佔據了她的腦海,她的行為都不是她內心想要做的。

「我救了你,借你的身體用用,當是給我的回報吧!這樣,我們就兩不相欠。」

她自己找了一個很好的理由。

一室旖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