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鎧甲勇士:我收集鎧甲變身器
鎧甲勇士:我收集鎧甲變身器 連載中

鎧甲勇士:我收集鎧甲變身器

來源:google 作者:焚羅南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葉白 遊戲動漫 焚羅南

五行血脈的後人葉白竟然是個穿越者,可笑的是他竟然無法變身鎧甲勇士苦等十六年的他終於在拉屎的時候遇見了自己的系統【叮!檢測到宿主為五行血脈的後人,由於資質過差無法變身帝皇鎧甲】【選擇1、就此成為普通人,過着普通人的生活了此一生】【選擇2、向修羅鎧甲發展,通過獲得刑天,飛影和金剛的途徑晉陞到修羅鎧甲】【選擇3、向帝皇鎧甲發展,通過獲得五行鎧甲的途徑晉陞到帝皇鎧甲】葉白笑了笑你當我是16歲的小孩子呢我才不會選擇,這些我都要!!!展開

《鎧甲勇士:我收集鎧甲變身器》章節試讀:

基地內,看着眼前電腦上緊急的異能獸出現提示,美珍慌忙的手指在鍵盤上輕盈的跳動。

查看到不對勁的東杉也跟着走來,「發生什麼事了?」

「是異能獸出現,而且能量顯示很強。」美珍回答着不忘手上的動作,速度加快的同時,電腦上顯示的畫面也在精準的計算起來。

隨着一個紅點佔滿了整個屏幕,美珍開始啟動衛星。

將「工具人」炘南傳送到目的地,進行戰鬥。

隨着衛星的發射,炘南的身影在基地內消失不見,緊接着憑空出現在葉白所在海岸的周圍。

一道光從天揮灑下來,炘南的身體來到了這裡。

落地後,炘南開始巡視周圍,尋找異能獸的身影。

起初,炘南並未發現異能獸,而是先看到了在海岸邊上,坐着讀書的吳啟東和葉白。

「東杉的表弟,他怎麼會在那裡?」

不等炘南疑惑,一直尋找的異能獸身影也跟着被他發現。

那三頭異能獸開始不斷靠近吳啟東,手裡的爪子早就**難耐的摩擦起來。

緊接着一個加速奔跑,不按常理出牌的直接奔向吳啟東。

動手之前丑將早就交代了。

鎧甲勇士變身他們是無法阻止的,既然不能從他們身上下手,那就加快動作。

不要磨磨唧唧的。

反派不是死於話多,就是死於磨磨唧唧。

早點動手什麼麻煩都不會來了。

異能獸聽到這點後也欣慰的點頭,提着手中的武器直奔吳啟東。

吳啟東這邊仍舊是沉浸在歷史書中的海洋內,周圍環境發生的一切他都不關心。

甚至異能獸手裡的武器都要架在他的脖子上了,他仍舊陶醉自己的世界中。

好在葉白就在他身邊,起身攔住了刺木獸的攻擊。

葉白一具肉體凡胎,攔住異能獸的攻擊無疑不是以卵擊石。

好在系統告訴了他另一點。

只要正能量或暗能量有,哪怕是一點加在了自己身上,他的實力就會被提升。

之前他就有7個正能量,這些實力的提升雖不至於和異能獸過兩招,但攔下他的攻擊,拖延幾秒鐘還是足夠了。

葉白雙臂一抬擋在身前,一把扯住刺木獸的手臂。

以四兩撥千斤之勢,將刺木獸的攻擊化解掉。

另一邊的炘南終於完成了變身。

起身一躍跳到空中,手中的【烈焰刀】切換成【烈焰弓】。

一發發熾熱的火彈射在刺木獸的身後。

頓時,被擊中的部位開始不斷迸發出璀璨的火花。

痛感在一瞬間席捲他的全身,握着後背吃痛起來。

炘南也在落地的瞬間,接着一個翻滾來到葉白的正前方。

「沒事吧你們?」炘南關心問道。

「我沒事,小傷而已。」葉白說著用手指着刺木獸,「不過這傢伙你要留到最後再殺。」

「為何?」炘南有些懵了,這是自己在打架么,被美珍指揮,現在又被陌生人指揮。不過他並未生氣,而是問了一句。

「他剛才打了我,既然要把絕對的恐懼刻在他的心理。最後死才是最大的恐懼。」葉白說著手掌握成了拳頭,臉上更是得意的笑容。

但葉白卻忘了,炎龍是很強。

可他*的現在是三頭異能獸,炘南心裏也在想要不要把東杉叫來。

這要是被打輸了,有點丟臉啊。

有這個打算時,身後的葉白將這個苗頭徹底的掐滅了。

「大家都說風鷹俠更適合彈鋼琴更好聽,我確認為炎龍俠更好。」

「你覺得呢?」

炘南的雙拳不由自主握緊起來,目光開始變的凌厲冷酷。

他將葉白對他產生出來的憤怒,完全加之在面前那三頭異能獸的身上。

「只會欺負人的傢伙,讓我來教你們做人吧。」炘南下意識的甩了一下手腕。

緊接一個跳躍,落在刺木獸的身前。

「上一次讓你僥倖逃了,這次我可不會放過你。」

炘南說著將【烈焰刀】召喚了出來。

三頭異能獸容不得他半點馬虎。

一不小心被打敗可是很丟火之鎧甲的臉面的。

炘南衝著刺木獸的身上作着有規律的揮砍。

每一次揮動【烈焰刀】都是對刺木獸身上一次重大的創傷。

刺木獸或許察覺到了威嚴,急忙開始躲閃。

但,已經晚了。

胸前不斷迸發出的火花讓他親眼看着傷口遺留在他的身上,痛覺順着神經傳進他的大腦。

吃痛的身體讓他不斷後退躲避攻擊。

可,即便這樣,炎龍俠的【烈焰刀】就像長在自己身上一般。

無論自己退了多遠,還是如何閃避,那把刀始終精準無誤的落在自己身上。

刺木獸想要反抗,抬手準備攔擊。

仍舊毫無作用。

炘南的攻擊就像雨水一般使勁的落在他的身上。

身體被揮砍冒出的白煙早已將他整個人籠罩。

「卧槽,你們兩個看什麼呢,還不趕緊給我上!」遠處觀戰的丑將看着不斷挨打的刺木獸,心裏焦急萬分。

蚱蜢獸和魔馬獸聽到丑將的指揮,這才從驚訝中緩過神。

他們揮動手裡的武器,開始拯救刺木獸。

可他們已經來晚了。

【封魔斬!】

【火焰拳!】

炘南兩招封印技能直接帶走了刺木獸,將他的卡牌封印了起來。

「怎麼,你們兩個也想要陪我玩一玩?」炘南雙拳一前一後的握着,雙腿往後一蹬猛地發力衝去。

身體就如離弦弓箭,飛射向另外兩頭異能獸。

炘南很強,但他再強大也是有個限制。

這還是在最初戰鬥的時刻。

即便面對的異能獸比較弱,但他對鎧甲的掌握仍舊沒到爐火純青的階段。

封印掉一頭異能獸後,炘南又開始招呼着兩頭異能獸。

短暫的進攻持續下去,炘南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體力有所支撐不住。

能量似乎也早已消耗了大半。

拳頭的揮動竟一點點的被這兩頭異能獸找到了規律。

往下落去的一拳,竟然被那頭魔馬獸接住了。

「怎麼可能?」炘南吃驚的看着自己的拳頭,額頭上的汗水正在往外冒。

基地內,通過衛星畫面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美珍擔心了起來。

炘南好像頂不住了。

一旁的東杉看着美珍焦急的臉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他每天就只知道練習鋼琴,想做一個鋼琴家。對於鎧甲的練習怕不是早被拋之腦後了。」

「現在就是最好的證明。」

東杉心裏委屈的說道。

之前的戰鬥基本上都靠東杉一個人。

炘南很愛鋼琴,愛的就像吳啟東痴迷歷史。

他不甘心自己一個人如此的戰鬥下去,這樣說也只希望美珍可以和自己站在一起,一起規勸炘南放棄什麼鋼琴家的夢想。

「好了別說了,你快去幫一下炘南,他好像真的頂不住了。」

東杉看着美珍面容上又增加幾分焦躁,也就沒繼續往下說。

轉身來到傳送定位上,開始幫一下他們的鋼琴家,炎龍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