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逆襲女配太撩人
快穿:逆襲女配太撩人 連載中

快穿:逆襲女配太撩人

來源:google 作者:柚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柚蝣 桑南霜 現代言情

出身合歡宗的桑南霜被人圍剿追殺,臨死之前綁定了一個自稱系統的靈器,穿越小世界完成任務桑南霜:等等,怎麼每個男主都長得和我的姘頭有點像?拿起劇本的桑南霜:再等等,為什麼劇本里我變得越來越水性楊花了?甜寵+逆襲清冷男主逐漸黑化中……以下世界順序不定:校園篇校霸x學霸好好學習武俠篇魔教卧底x正道之光俠客行末日篇前女友x異能大佬種田基建靈異篇病嬌小姐x天師不作不死……展開

《快穿:逆襲女配太撩人》章節試讀:

「聽說了嗎?頭條上那些小混混好像和趙楠溪有關。上次我聽見李魏說他要好好教訓一頓她。」

「這……就是李魏,化成灰我也不會認錯!」看着手機上那頭黃毛,儘管已經臉上打了馬賽克,經常被欺負的人還是認了出來,不禁有些大快人心。

「這大晚上在小巷裡這麼多的人和她……」有人已經腦補了一出大劇。

「真的假的?這麼多人打得過來嗎?」

「當然是真的,不過肯定有幫手吧,你看還動了刀子,場面相當血腥!不過他們都倒在地上了,趙楠溪沒有人,應該是她贏了。」

「敢動刀子啊,這麼狠的嗎?」

因為倒的是那些混混們,吃瓜的人都把這一地的血當成是混混們的。看着被馬賽克不清的圖,紛紛表示太可怕了。

「趙楠溪小小年紀就和那些人混社會,現在還鬧這麼一出是不想上學了吧?你說是不是啊謝大學霸?」

說完這句話,一直在猜來猜去的那人看見謝澈面無表情的臉,本來打算搭住謝澈的肩膀的手頓了頓。

他哈哈尬笑了幾聲收起手:「差點忘記了,謝大學霸從來不關心這些東西。」

「真吵。」

謝澈側過臉,眼神冰涼,居高臨下看着眼前的人:「她的事情倒是不需要你關心,有時間在這裡講這些東西,不如想想怎麼用你的腦袋努力努力繼續留在班裡。」

「哈,你說什麼?我惹你了嗎?」

這個被暴發戶爹花了老大價錢塞進二班的人被氣得不輕,伸手想抓謝澈的領子。身邊的人連忙眼疾手快把他攔下來了。

「他是謝澈啊!你別忘記初中時候……」

那人拳頭縮了回去,憋着口氣扭頭瞪了眼謝澈就離開了教室:「瘋子!」

謝澈看向窗外,想起孤獨一人躺在床上蒼白的人。和老師請了假。

下午最後兩節課是體鍛課,唐曉峰被人拍了下肩膀。

「曉峰,今天謝澈怎麼走了?」

唐曉峰琢磨一下回答,「他今天家裡有事。」

「哦哦。」謝家的事,那名同學不再打聽,轉頭和朋友聚在一起。

「問過了,家裡有事。」

同學們收起了八卦之心。

「曉輝,謝澈哥到底怎麼了?」

嚴媛媛不相信謝家能有什麼事,謝澈可是從來不會無故缺席的,而且今天語氣怎麼這麼冷?

可是如果謝澈哥真的出事了呢?

她有些心急。

「他沒事,有事的是其他人。」唐曉輝昨天也是很晚回家,根本沒睡好,夢裡都是趙楠溪噬人的目光以及趙楠溪死在血泊中的畫面,簡直有毒。

「其他人?」

唐曉輝也知道嚴媛媛算是謝澈難得算得上半個朋友的人,也不隱瞞就直說了。

「昨天晚上我們救了趙楠溪,因為趙楠溪他沒人家人,謝澈現在在醫院。」

嚴媛媛驚訝之餘很快就釋然,也是謝澈哥向來心善,就算是換個同學遭受危險他也會救。

「就是今天早上那個,受傷的是趙楠溪?她沒事吧?」

「有事,差點人就要沒了。」說起這個唐曉輝心有餘悸,他比划了一下,「挨了一刀,正中動脈,她還反抗了,流的血直接把衣服全部浸**。」

嚴媛媛原本也就隨便問問趙楠溪的事情,聽說情況這麼嚴重,也很害怕。

「我想去醫院看看。」

「趙楠溪又不是我們班的。」唐曉輝說到一半,突然想到什麼,看了一眼嚴媛媛,心裏門清兒了。

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

「阿澈,你昨天晚上去醫院了?」溫柔的女聲從手機傳來,是謝夫人。

「嗯,我沒事。」

謝夫人聽到兒子這麼說,也安了心,她和丈夫最近幾個月不着家,消息都是管家謝伯那裡來的。雖然謝伯也說了阿澈無事,但半夜去了醫院也沒回家總歸是讓她這個做母親的惦念。

「過幾天我和你父親就回來了。」謝夫人又多挂念了幾句。

病房內,桑南霜正拿着小鏡子在塗自己臉上的傷口。

她這個人在修真界的時候美貌給她招致了不少禍端。以前最落魄時未嘗沒有想把容貌毀去,但那也是一念之間,桑南霜又想這麼漂亮的臉憑什麼要為那些垃圾毀,還不如留着自己欣賞。

所以她無論是對待自己還是別的人那張臉,都是非常憐惜的。

看着鏡子里的臉,桑南霜可憐自己無故多了條傷疤,柳眉微皺,彷彿只要一眨眼盈盈淚水就會落下,不用給她劇本,她就能來一出獨自垂憐,林黛玉葬花般的悲情劇。

謝澈看了眼房內,把桑南霜攬鏡自憐的畫面看在眼中,對手機另一端的母親說:「媽媽,你的鳳鸞玉露膏還有嗎?我有用。」

鳳鸞玉露膏是謝夫人公司旗下專門給她研發的一款去疤產品。

謝夫人微微一怔,隨即想到什麼,她兒子這麼清冷的人總歸不是有了心儀的小姑娘。

也沒多問,「還有三支,謝伯知道放在哪裡,讓他給你拿去就是了。」

「謝謝媽媽。」

「一家人不用這麼客氣。」謝夫人笑了,兒子很少向她要過什麼,這次倒是稀奇。畢竟鳳鸞玉露膏,肯定不是他要用。她很期待答案揭曉的那天。

桑南霜收到謝澈的藥膏,只是一嗅就聞出這是在凡人界不可多得的去疤聖品,望着謝澈的眼神宛如載了一汪春水。

嚴媛媛進來的時候,謝澈正把蘋果削完切塊放在盤子里放到床頭柜上。

原本他想走的,不知道怎麼的就被使喚着倒了水,拿了遙控器,削了蘋果。

兩個人相處的空間有着一種說不出的溫馨。

嚴媛媛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眼前的人是謝澈。謝澈待人從來都是文質彬彬卻能夠感受到他的疏離。

就猶如這朵雪山之巔的高嶺花可望而不可及。她也是藉著童年情意才得以接近。沒想到只不過幾天不見,就看到謝澈在給一個女生削蘋果,動作舉止透着親昵和熟悉,而對方還是趙楠溪!

嚴媛媛的心一下子揪起來。她提着飯盒勉強帶上笑朝着謝澈走過來。

謝澈看見嚴媛媛問:「你怎麼來了?」

嚴媛媛已經調整好心情,她笑道:「見你今天沒來我還以為出什麼事了,就過來看看你,你沒事就好,正好把作業和筆記給你帶來了。」

謝澈點點頭:「謝謝。」算是收下了嚴媛媛的好意。

【叮,劇情任務:請在謝澈面前故意羞辱嚴媛媛,欺凌嚴媛媛。】

吃着蘋果的桑南霜手一頓,笑了一下問:「阿澈,這是誰?」

聲音輕柔婉轉,語氣就好像她是謝澈的女朋友一樣透着親昵。

謝澈聽到她這麼稱呼自己,轉頭對着桑南霜,「不要這麼叫我。」

桑南霜笑着說:「伯母也是這麼叫你的,我也想這麼叫你。」

對上桑南霜似笑非笑的眼神,謝澈抿唇道:「我們還沒那麼熟。」

話音剛落,桑南霜的淚水就開始在眼眶裡轉悠了,她用悲痛的語氣說:「你救了我,抱着我趕到醫院,安慰我,給我倒水,給我削蘋果,我還以為你有那麼點在意我了,原來我們還是不熟嗎?」

說著眼淚就落了下來,也沒想讓謝澈看見,哭泣聲隱而不發,別過臉擦着眼淚無聲地哭。

嚴媛媛聽了簡直想吐一口血,她沒想到這個趙楠溪心眼這麼多,說話茶里茶氣,臉皮比城牆厚。

是她死皮賴臉纏上謝澈,謝澈好心幫她,她就開始扒着杆子往上爬了。

謝澈早就看出桑南霜的本性,知道她一貫愛演,但那幾聲「不小心」泄露出來的哭泣聲惹得他回頭,看見桑南霜背着他抹眼淚,心裏卻是起了些煩躁。

「你哭什麼。」

謝澈不想管她的,可是骨子裡的教養讓他沒法不理被他惹哭的女生。

說到底他畢竟是現代社會五星紅旗下健康幸福長大的少年人,沒有那麼多老練經驗也沒有什麼愛恨情仇,他只是一個單純的少年,面對女孩子的哭泣難免心軟。

而他自己也不知道這莫名的情緒從何而來。他走到桑南霜的病床前,皺緊眉頭低頭看着哭得兩頰泛紅已經開始打嗝的桑南霜,淚水沾**她的衣袖,抬手時候露出一節纏着繃帶纖細的手腕 。

太瘦了,就像當初他抱起她,瘦得好像只剩下一把骨頭。

「你到底想要我怎麼樣?」語氣帶着無奈和妥協,遞出紙巾:「不要再哭了。」

嚴媛媛被兩人無視了徹底,她咬牙插嘴道:「趙楠溪,謝澈哥已經幫你很多了,你還想怎麼樣?沒看見謝澈哥很為難嗎?你自己惹的禍,如今還要謝澈哥幫你,你到底要不要……你難道不感到羞恥嗎?」

桑南霜打嗝的次數越來越多,眼淚也是不止,她哭紅了眼看了謝澈和嚴媛媛一眼。

「對……對不起,我實在是忍不住。我沒想到李魏學長會這麼對我,還好阿澈來得及時。」

「阿澈,我控制不住更喜歡你,謝謝你救我,真的謝謝你。我真的不是故意惹到李魏學長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還不是因為你老是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小混混鬼混!晚上也不回家在外遊盪,不找你找誰?」嚴媛媛看她這副梨花落淚的樣子,忍不住把心裏的話說出。

「嚴媛媛。」聽到這裡,謝澈已經有些生氣。

「謝……」

「出去。」

嚴媛媛對上謝澈幽深的眼睛,不知為何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那是她沒有見過前所未有的凜寒,內心崩潰又害怕。放下飯盒扭頭就跑了。

「可以停下來了。」

謝澈對着抹眼淚的桑南霜說,聰明如他,嚴媛媛一進來,她就開始演,又怎麼會不知道桑南霜什麼心思。

桑南霜聽到系統提示任務完成也不想哭了,她抽了抽鼻子,眼淚卻不受控制往下流……就,好像,似乎淚失控了。

「怎麼還哭?」謝澈低頭垂眼,看她不似在演,眼睛紅腫,塗的藥膏也化了,一張漂亮的臉亂七八糟的,像一隻打完架的小野貓。

「真的害怕嗎?」

謝澈胸口悶難受。

看來昨天的事情給桑南霜留下了很深的陰影。那些人只是坐牢八年似乎太輕了。

桑南霜是想要逗一逗謝澈,卻沒想過給自己立個哭包人設啊。

她抬眼看着謝澈,老實說:「不怕。不想哭的,停不下來了。」

謝澈:……

把餐巾紙盒子往桑南霜被子上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