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狂醫毒妃逞威風
狂醫毒妃逞威風 連載中

狂醫毒妃逞威風

來源:外網 作者:白若棠軒轅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白若棠軒轅極 都市言情

她是現世古武世家繼承人,竟然穿成了一個小傻子!身中劇毒不說,還被人設計嫁給陰鷙嗜血、殘暴成性,雙腿殘疾的燕北王。大婚之日與人私奔,所有人都斷言她活不過新婚夜。數月後……眾人恍然發覺,這個小傻子都快騎到燕北王的頭上作威作福了!展開

《狂醫毒妃逞威風》章節試讀:

「夫君,痛痛,快幫我取下來!」
眾人紛紛咂舌!
這傻子是又犯病了嗎!
軒轅極的眉宇微微收緊。
眨眼的時間,不知死活的小東西已經奔到他身旁,直接靠坐在他的腿邊!
由她帶來的一陣輕風,忽地掃過他的臉頰。
空氣中帶着一絲香氣。
讓他恍然想起,某日晨間誤入薄霧靄靄的桃林深處,也是這般味道。
白若棠抬起頭,兩人四目相對。
看着她這張面容,他靈魂彷彿被硬生生拉入了另外一個世界。
眼前的世界是紅色的,像是血的顏色,卻又比血更詭異。
他一身喜服站在一座空曠的大殿。
殿內掛着幾百盞燈籠,卻都是白色!與他這一身喜服,格格不入!
幾步之遙的地方,放着一張寒冰床,床上躺着同樣一身嫁衣的女子。
他緩緩走上前……
剛看清女子的容貌,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震了出去!
軒轅極猛然驚醒,眼前的一切又回到了正常的樣子!面前的這張臉與他剛剛看到的新娘一模一樣,他的目光定格在她的額間。
只是,她的額間少了一朵火焰一樣的印記。
內心深處一陣綿綿密密的痛感席捲而來,幾乎讓他窒息,他立即轉開目光!
為什麼,見到她,會讓他產生這樣的幻覺?
不,那或許不是幻覺,因為他內心的痛感是那麼真實!
她究竟是誰?
他的內心為何會有一種失而復得的喜悅?
一旁的侍衛緊張的雙手微微收緊。
這個傻子,真是不知死活!
竟然坐在主上的腿上。
他就等着給她收屍吧!
私奔的人突然回來了還做出這樣的舉動,周圍的人表示:傻子的心思正常人還真是摸不透!
白若棠覺察到男人的氣場不對。
她也怵!
不愧是嗜血成性殺人如麻的大魔頭,哪怕廢了雙腿,周身的氣場就足以讓生人迴避,可能下一秒,她就身首異處!
不過,白若棠從來都沒有見過長得這麼好看的男人!
況且還是她的夫君。
這麼好的機會怎麼能放過?
人家自幼沒了娘,身中劇毒不說,又有那麼個渣爹和偽善狠毒的姐姐,身世老可憐了!
人家就是想抱抱夫君的大腿,怎麼了?!
她短短的小胳膊舉着發冠,吃力地仰着小臉看向他,清澈的目光能倒映出他的影子。
軒轅極看着這張純美的小臉,這一雙清澈的眸子中一片氤氳,楚楚可憐。
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人能敢與他對視。
而且,如此無畏。
軒轅極未動,絲毫沒有要幫她取下發冠的意思。
白若棠的胳膊都酸了,軟軟的開口:「夫君,人家終於見到你了!」
「今日是你我大婚,為何這般模樣?」軒轅極突然發問,聲音如寒冬的北風一般冷冽。
在場的人都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白若棠還是憨憨地笑着。
「因為我想夫君呀,想早一點見到夫君和夫君拜堂,早一點成為夫君的王妃!」
四周的人又是一陣唏噓。
天下間還有二小姐這麼放浪的人!
大婚當日了還等不及了!
這是正常人能幹出來的事嗎?
太傻了,好像比以前更傻了!
「想早點見本王?」軒轅極眉心微蹙,聲音少了幾分寒冽,眼底不經意的浮現出一抹笑意。
一旁的侍衛連忙低頭朝主子看了一眼,懷疑是他幻聽了。
當他捕捉到主子眼底一閃而過的笑意時,整個人如遭雷擊!
「嗯!」白若棠鄭重地點點頭,「我怕他們不讓我出來見夫君,我還是坐着府里倒泔水的車出來的!夫君,我聰明吧?」
小東西笑得春風得意,一副快誇我,我很能幹的嬌憨樣!
「這麼想嫁給本王?」軒轅極抬起手,捏住白若棠的下巴。
軟軟的,嫩嫩的,手感竟出奇地好。
只是,這麼輕輕一捏,就留下了一片紅痕,讓他不由自主地放鬆了手上的力道。
「想!夫君貌美如花,是天下最好看的人!」
侍衛頓時睜大了雙眼!
姑娘,貌美如花?
你竟然用貌美如花來誇燕北王?
眼前這一百零八口棺材,選一個喜歡的吧!
軒轅極鬆開她的下巴,把她頭上的發冠取下,交給身旁的侍衛。侍衛一臉震驚地接過發冠,又看了看還在主上腿上坐着的女人,簡直懷疑人生。
「為何有人說你與人私奔?」軒轅極再次發問,只是,眼中多了幾分興味,這個小東西,究竟是真傻,還是裝傻?
「私奔?」白若棠滿臉疑惑,「我和誰私奔了?」
「王爺,看來,是一場誤會。」白敬忱連忙打圓場。
他只想着,趕緊把這個喪門星弄出去!
哪怕燕北王將她大卸八塊,也與他無關。
「二小姐與人私奔的消息不是從太傅府先傳出來的嗎?」一道聲音突然響起。
那人躲在人群里,因為身材矮小,一時也分辨不出來究竟是哪個。
「就是啊,府中上上下下都說你們二小姐私奔了!」
「還有人親眼看到她和那個李福一同出府!」
白若棠唇角微揚。
這是生怕燕北王不殺了她,非要她坐實私奔的罪名。
就憑府門外這一片棺材,她要是真坐實了私奔的罪名,燕北王不會血洗太傅府?
白緋煙究竟是真的蠢,還是另有高招?
不過,人家都伸長了脖子送人頭了。
她不收了,好像都說不過去。
「我是坐着倒泔水的車出去的,我是為了去找夫君,怎麼就成了私奔呢?」白若棠一臉嬌憨反問。
不等人回答,她繼續道:「我與人私奔的消息竟然還是從太傅府傳出來的!詆毀我的名譽是小,傷我夫君顏面是大!你們當我夫君是那麼好欺負的嗎!?」
眾人一陣唏噓。
燕北王?好欺負?
這傻子的措辭真是清奇!
「今日,我一定要為我夫君討回公道!我和夫君大婚之喜,你們竟然給他戴一頂綠帽子!孰可忍,我不能忍!」
軒轅極露出一絲輕笑。
她,竟然還要替他討回公道?
這是藉著他的勢,狐假虎威呢?
他竟有些期待,她究竟要怎麼替他討回公道!
白若棠義憤填膺,走到白敬忱的面前。
「爹爹,此事若是不查清楚我就不上花轎!」
白敬忱氣得臉色鐵青,「你!你這個孽畜,你要是再敢胡鬧我打斷你的腿!趕緊進府梳妝上花轎!」
以前的白若棠最怕白敬忱,他一頓呵斥,就能把白若棠嚇得縮成一團,瑟瑟發抖!
他不知,如今站在他面前的白若棠,可是現代叱吒風雲的人物!
「爹爹還是趕緊下令,把府中亂傳我與人私奔的人都找出來問清楚,為何要詆毀我的名譽,更害得燕北王顏面盡失!」
「你……你……」白敬忱指着白若棠,憋不出話來。
這個孽畜今天是怎麼了?
竟然敢用這種口氣和他說話!
她不會真以為燕北王要娶她為妻,她以後就是燕北王妃,可以橫着走了吧!
這傻子有這麼聰明,能想透這些嗎?
難道,她以前痴痴傻傻的,都是裝的?
「二小姐!老爺這是為了保全你的顏面,你平常痴痴傻傻地做出一些事情也就算了,如今,你還咄咄逼人!」一道聲音突然響起,質問白若棠。

《狂醫毒妃逞威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