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練仙
練仙 連載中

練仙

來源:google 作者:青崖鹿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陳凌 青崖鹿肥

世間萬物皆可煉,越煉越強法寶如此,丹藥如此,仙人亦如此只是,神器靈丹需要天材地寶,金丹上仙卻要天靈根才能成就陳凌一介凡人,身染怪病,註定活不過二十但他不服命運,偏偏要逆天而行他通過神秘小鼎煉化自身,洗髓鍛骨,鑄煉仙根,踏上仙途在這爾虞我詐、虛無縹緲的仙途上,陳凌能不能治癒怪病,闖出一番天地呢?且看練仙!展開

《練仙》章節試讀:

果然,小鼎很快就將這塊火紅色石塊吸入腹中,煉化出精純的火屬性能量,堪堪裝滿。

要知道,當初陳凌將整個冬天山上所有的風雪全部熔煉了,小鼎也才裝了三成。

沒想到一塊小小的石塊,居然有這麼多火屬性靈力,難怪狼妖不惜冒險也要搶回去。

看着滿滿當當的小鼎,陳凌眼神閃爍,有了其他想法。

「此地荒涼,這麼晚應該不會有人路過,嘗試着煉鑄火靈根吧。」

對於煉鑄第二條靈根,陳凌十分期待,這不僅能增強實力,還能成倍提高修鍊速度,這是他目前最迫切的需求,畢竟他只剩三年的壽命了。

陳凌有些後悔當初沒問先祖達到什麼境界才能徹底治癒怪病,現在只能在有限的時間內儘可能提升境界。

如果二十歲突然死了,自己也能問心無愧,至少曾經努力過。

口中念咒,懸浮在身體上方的小鼎金光綻放,一道渾厚古老的力量悠然傳出,在陳凌體內緩緩開闢出一條脈絡。

劇烈的疼痛傳來,陳凌咬牙堅持。

緊接着,一縷紅色靈氣從頭頂灌入陳凌體內,溫暖的火屬性靈氣沿着那條脈絡自上而下流動,速度緩慢。

如果說怪病帶給陳凌唯一的好處,那就是給了他對疼痛極強的忍耐能力。

兩個時辰後,陳凌終於睜開雙眼,第二條靈根,開闢!

心中一喜,抬起手掌想凝聚一縷火焰,但無論他如何努力,始終不見任何動靜。

仔細感受之下才發覺問題所在。

「這條靈根太細了,無法凝聚火屬性靈力!」

找到了問題原因,心中那份喜悅也變成失落。

就在這時,一道紫色血爪在脖頸處驟然出現,毫無徵兆。

劇烈的疼痛迅速傳遍全身每一寸肌膚,猶如千萬支利劍不停刺入。

自從陳凌修習仙術以來,怪病發作的次數明顯減少,即使犯病,疼痛較之前也沒有太大變化。

但不知為什麼,這次卻強烈的多,豆大的汗珠不停掉落,衣襟瞬間濕透,陳凌臉色慘白,一陣頭暈。

他強行不讓自己昏迷,想要收回小鼎,但不停顫抖的牙齒根本無法念咒。

他伸手拚命抓向小鼎,卻怎麼也抓不到,終於,陳凌在一**劇烈的疼痛下再也堅持不住,暈了過去。

黑暗中,一雙邪魅的眼睛緩緩睜開,又悄然閉上。

「小姐,這人都快死了,你救他幹什麼?」

「山老,如果把他扔在荒郊野外不管,他才是真的死了。」

「山老,柳小姐就是心善,只是不知道這人懂不懂感恩,別到時候救了個白眼狼。」

「程隊長,你去前面查看一下吧,這裡地勢複雜,我有些擔心。」

三個人的對話傳入陳凌耳中,然後就是一陣搖晃,讓昏沉沉地陳凌睜開了眼睛。

發現自己躺在一輛馬車上,車內布置整潔,有淡淡的桂花清香,應該是剛才說話的那位小姐的。

想起昏迷前還未收取小鼎,陳凌猛地坐了起來。這才發現包袱和小鼎都在身邊,心中稍定。

口中念咒,將小鼎縮小至核桃大小,收入懷中,又不放心地用手摸了摸。

險些遺失小鼎,讓陳凌一陣後怕。

「要想個辦法存放小鼎才行!」

盤膝而坐,閉目內視。

體內剛剛生成的火靈根還在,只是十分纖細,似有似無,比水靈根剛生成時還要細。

「沒想到那麼多精純的火系靈力才剛剛煉出一條火靈根,果然越往後越難了。」

檢查完畢,陳凌舒了一口氣,準備下車。

「兄弟們,給我殺!」

忽然,車外一陣大亂,緊接着就是喊殺聲和兵器碰撞的聲音。

「小姐,當心!」

一名大漢舉着鋼刀猛撲而來,山老急喊,攔在少女身前。

「老不死的,滾開!」

壯漢一腳將山老踢飛,一臉淫笑地撲向少女。

「啊!」

少女一聲尖叫,驚恐地蹲在地上。

過了片刻,沒見動靜的少女慢慢地抬起頭,只見一名少年正向她微笑,笑如春風,正是陳凌。

少女的雙瞳微微一愣,雖然陳凌樣貌普通,但那非凡的氣質和在這混亂中的那份從容,深深地印在了她的心裏。

少女身穿一身鵝黃色衣衫,柳眉杏眼,容貌俊美,很快就認出了陳凌,立刻站起身來。

「你醒啦?!」

陳凌點頭,還未說話,就聽背後一陣惡風襲來。

陳凌頭都沒回,側向邁步,一柄鋼刀將將貼着他的手臂猛劈而下。

不等鋼刀抽回,陳凌抬手抓住刀背,側身一腳,快如閃電。

耳輪中只聽「啊——」一聲慘叫,背後偷襲之人飛出十丈開外,撞在一個大樹上,昏死過去。

黃衣少女驚的捂住小嘴,眼睛瞪得老大,半天沒說出話來。

「小姐,那名老者傷的不輕,你去照看一下,這裡有我。」

黃衣少女連忙點頭,慌張地跑向倒在不遠的老者。

陳凌轉身,邊走邊仔細查看周圍。

只見此地正處在山林中,五六輛馬車橫在路邊,車夫們抱着頭躲在車底,十幾名護衛被一夥山賊團團圍住,拚命抵抗。

山賊首領正好看到陳凌一腳將手下踢飛,心中一驚,見陳凌走來,連忙喊住眾人圍在自己身邊。

護衛們脫險,紛紛退回車隊前方,舉着刀與山賊對峙。

「程隊長,怎,怎麼辦?!」

副隊長緊張問道。

「別慌,找機會跑!」

程隊長眯着眼左右查看,小聲說道。

「可是,我們收了柳家好多錢啊!」

「閉嘴!錢再多也要有命花!跑之前把車夫都殺了,免得他們回去說我們臨陣逃跑!」

陳凌皺眉,沒想到這個程隊長如此狠毒。

程隊長也看到了陳凌,見他臉色蒼白,毫無血色,以為是個病鬼,冷哼一聲道:

「你的命真不好啊,躺在破廟裡是死,被救了也是死。」

陳凌最反感這種人,理都不理,依然看向四周。

他在看附近是否還有埋伏的人,以及可用的逃跑路線。

他不想胡亂殺人,實在不行,只有帶着黃衣少女逃走了。

被無視的程隊長目露凶光,臉色陰沉。

「朋友,道個碗兒吧!」

山賊首領沉聲喊道。

陳凌依然沒有說話,只是腳下不停,朝着山賊首領走去。

身後的程隊長不屑道:

「沒想到是個聾子!」

山賊首領眉頭緊皺,如臨大敵。

他身邊一名嘍啰看不過,舉刀就要衝上去砍了陳凌,卻被山賊首領一把拉了回來。

「朋友,我等也是窮苦出身,被逼無奈才落了草,還請朋友劃個道吧!」

周圍一群山賊全都大眼瞪小眼地瞅着首領,一臉問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