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林南蘇的小嬌夫
林南蘇的小嬌夫 連載中

林南蘇的小嬌夫

來源:google 作者:紹魚微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南蘇 現代言情 顧雲琛

在R市,所有人都知道,林南蘇的三年是顧雲琛一生的禁忌,她救他出泥潭,卻也推他入深淵他也曾說過,如果死亡是重逢,他甘之如飴……可偏偏她不知道,她折磨他,摧殘他,甘願用自己的命親手毀了他一朝重生,她後悔了……她與靈君簽下生死契,甘願長眠北上,助異界燈芯永駐但她不知道的是,魔王之靈漸漸覺醒,逆天改命的事才剛剛開始……展開

《林南蘇的小嬌夫》章節試讀:

倆人還未等吃完飯,葉梓良就急沖沖的從外面跑了進來。

往常他絕不會這樣,看來這件事果真很難辦。

「少爺。」

顧雲琛看了一眼葉梓良,隨後示意旁邊的傭人下去。

林南蘇自然是知道葉梓良在顧慮什麼。

她之前雖然腦殘懷疑顧雲琛與父兄之死有關,但是好在,沒有蠢到那個地步,並未做什麼有害顧家的事情。

只可惜,最後還是瘋瘋癲癲的被對家弄了出去,顧雲琛為了救她,也......

葉梓良看了一眼安安靜靜坐在旁邊的林南蘇,隨後又直勾勾的看了一陣。

總感覺這個女人和以前哪裡不一樣了。

但是也來不及多想,直奔主題。

「少爺,按照您的吩咐,我們的確在現場發現了可疑人員,經過調查以後,發現是霍家。」

聽見「霍家」兩個字,顧雲琛面色不由的沉重了起來。

沒想到事情比他想像的複雜,竟然與霍家有關。

「派幾個身手好的人,看看霍家究竟想幹嘛?」

葉梓良點了點頭,「少爺,現在有一件棘手的事,西郊倉庫又出現了一具屍體。」

「雖然已經派人封鎖了消息,但還是...倉庫現在有很多鬧事的家屬和記者。」

顧雲琛看了一眼葉梓良,隨後將桌上的飯碗拿了起來,夾了一大口飯菜。

「派些人從死者家屬入手,看看他們究竟是怎麼這麼快得到消息的。」

「這個人屍體是在哪發現的?」

「西郊倉庫北面的林子里。」

「你說的是已經荒廢了的那片林子?」

葉梓良點了點頭,「經過法醫鑒定,這倆個人面色如常,身體上沒有任何傷痕,就像是睡著了一般,到現在還沒有找到死因是什麼。」

顧雲琛面露難色,微閉着雙眸,一隻手側拄着額頭。

「查到什麼消息及時通知陸警官,法醫那裡,洛川應該能幫上忙。」

隨後揮了揮手,示意他離開。

洛川是少有的天才,在整個醫學界都有很高的聲望。

隨後陸警官忙不迭的就派人去醫院將洛川接了過來。

他第一句話就是,「顧雲琛這次打算給我多少錢啊?」

陸迦南一臉無語的白了他一眼,身為一個醫者,張嘴錢,閉嘴錢的。

世俗。

葉梓良走後,林南蘇看着一臉愁容的顧雲琛,不免有些心疼。

隨後站起身,又替他盛了一碗飯。

「你再陪我吃一點,我還沒吃飽。」

顧雲琛將碗接了過來,嘴角強擠出幾抹笑容。

「以後去哪讓葉梓良跟着你。」

林南蘇點了點頭,只顧着低頭吃着自己碗里的飯。

簪子的閃動,到底在暗示什麼?

現在的她一頭霧水,不知道到底該幹些什麼?

「雲琛,那個霍家,怎麼之前沒聽說啊?」

「一個月前剛來R市。」

顧雲琛也是感覺出林南蘇的擔憂,笑着拍了拍她的頭,一臉寵溺。

「別擔心,很快就會解決的。」

「我不擔心,我相信你。」

林南蘇強擠出幾抹笑容,苦澀的笑了笑。

「吃飽了嗎?我抱你上樓上藥。」

顧雲琛說著就將她抱了起來,滿目柔情的在她的臉上吻了吻。

「下周沈知白結婚,我一會讓人送些衣服來,到時你跟我一起去。」

「結婚?和昨天那個女孩?」

「嗯」

林南蘇撇了撇嘴,有些心疼他。

終究還是成為了聯姻的工具。

「我一會想出去走走。」

「去找沈知白?」

「嗯,我看着他,省的他逃婚。」

兩人不由的相視一笑。

「行,我待會忙完去沈家接你。」

林南蘇拍了拍顧雲琛的胳膊,從他的懷中下來。

「我帶著兒子去吧!他現在離不開我。」

林南蘇說完一臉驕傲的樣子,在顧雲琛臉上親了一口,就忙不迭的跑到小好的房裡。

「寶貝兒子,在幹嘛呢?」

小好說著搖了搖自己的手中的書,就朝林南蘇跑了過去。

剛要撲到她身上的時候,又像是想到了什麼,連忙的停了下來。

「媽媽,我給你上藥吧!」

小好說著就從床頭拿出一管藥膏,小屁股撅在床上。

將管中的藥膏擠在自己的手上,極力剋制自己的小手,輕柔的擦在傷口上,嘴裏還不停的吹着氣。

林南蘇看着自己兒子有些消瘦的臉頰,心疼的眼淚直在眼裡打轉。

明明是親兒子,自己對他怎麼就跟後媽似的。

想到這,她就恨不得大嘴巴抽自己。

「小好,媽媽下午去乾爹那裡,你要不要跟媽媽一起去?」

小好像搗蒜似的點着頭。

他都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長時間沒有出去溜達過了。

都怪他自己不爭氣,好不容易乾爹偷偷帶他出去玩。

還沒等給媽媽買禮物,自己就被送進了醫院。

剛脫離危險,身體還未等恢復好,顧雲琛就讓他面壁思過了好幾個小時。

差點剛從手術台上下來,就又被送了回去。

這回不用顧雲琛說,沈知白再也不敢偷偷帶他跑出去。

「那爸爸...會不會不高興,他不喜歡我出去。」

「不會,以前是因為媽媽不能陪在你身邊,爸爸擔心你。」

「現在媽媽好了,你想去哪裡,媽媽都帶你去。」

雖是這麼說,但林南蘇並沒有感到絲毫的開心,反而覺得莫名的心酸。

顧思哲眉眼中難掩的激動,抱着林南蘇就是一頓猛親。

隨後蹦蹦跳跳的就跑下了床,在衣櫃里翻了又翻。

將一件件衣服拿出來,在鏡子前看了看,搖了搖頭。

一臉愁容的疊好,又放回到衣櫃里。

坐在地上緊盯着衣櫃下面的一個盒子,心裏糾結着要不要拿出來試試。

林南蘇也看出他心裏的想法。

那件衣服是他去年生日的時候,自己給他買的。

那是她少有的清醒的日子。

那時他整日寶貝着自己的這件衣服,穿了足足有小半年。

晚上洗好,白天繼續穿。

許是小孩子身體長得快,沒過幾個月,這袖子就有些短了。

只得依依不捨的將他疊了起來,放到了盒子里。

心情一直低落了好幾日。

「小好,你穿爸爸給你買的這件吧!一會媽媽偷偷帶你去買喜歡的衣服。」

林南蘇蹲在那,輕輕地拍了拍自己乖兒子的小屁股。

顧思哲一瞬間心情多雲轉晴,心裏美的想要告訴家裡的每一個人。

自己也是有媽媽的人了,他的媽媽一會要帶自己去買衣服。

再也不用擔心幼兒園的小朋友笑話自己,而懷疑媽媽不愛他。

因為媽媽說自己是她的寶貝兒子。

這兩天真是他這一生最快樂的時候了。

嘴角難以掩飾的笑意...

希望在下一次,喜劇開頭,悲劇結尾的時候,我們還能寫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