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離譜!我被病嬌師尊殺了七次
離譜!我被病嬌師尊殺了七次 連載中

離譜!我被病嬌師尊殺了七次

來源:google 作者:花無愛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花小芷 陌梵

【沙雕+循環流+團寵+師徒+系統】時空迴廊都傳,洛梵是塊難啃的硬骨頭,多少金牌任務者都攻略失敗了,花小芷表示不服,她頭鐵,就是干!哪想開局腦袋搬家,愉快的送了一殺!不服!重來!蘿莉人設,甜美可愛二殺!御姐人設,走的就是女王范兒!三殺!媽媽桑人設,四殺!什麼垃圾玩意兒,本色出演總行了吧?——N殺!得嘞,你這瘋批自己玩吧!系統:花花,主神說了,你只要再來一次,就允諾你退休!花爺:呵呵,不就是被捅嗎?都七次了,還差一次嗎?就是頭鐵!展開

《離譜!我被病嬌師尊殺了七次》章節試讀:

他聲音很好聽,溫暖的好像羽毛在耳膜上劃拉一下。

花小芷吃力的站起來,身上全是傷痕,她疼得齜牙咧嘴的,將髒兮兮的小手伸到陌梵面前,布靈布靈的大眼睛目光灼灼的看着對方,粉色的小鼻頭聳動着,委屈巴巴的開口:「仙尊,救我……」

系統放了一個群眾鼓掌的聲音,開心道:「不錯,不錯,果然是影后級別,一次就過。」

哪想陌梵嫌棄的退後幾步,修長手指捂着鼻頭:「你掉糞坑了,怎麼如此之臭?」

花小芷:……

不都說良好的開端是成功的一半嗎?

這半路就夭折了,還怎麼玩下去?

花小芷此番也聞到了自己身上難以言喻的味道,那簡直比把榴槤跟臭鱖魚一起放在微波爐里加熱還要濃郁幾分的臭味,熏得她一張嘴就吐了。

系統:「——孩子真不禁誇。」

此時,又有兩人從後方趕來,他們看着楚楚可憐的花小芷,剛張嘴,就被惡臭侵襲,彎下腰就吐了個昏天暗地。

系統讚歎:「這陌梵不愧是男主啊,這定力了得啊!」

剛說完,陌梵就犯了嘔,加入了狂吐大軍。

系統:「——哎,孩子大了,也不禁誇啊。」

陌梵吐得眼尾泛紅,他憤憤然的看了花小芷一眼,召喚出本命劍,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見。

系統用手在眼前搭了一個帳篷:「哎,花花,你對象跑了。你還有心思吐?」

花小芷哪裡還有心思去管什麼對象不對象的,她已經把酸水都吐出來了,眼花繚亂的,眼一閉,華麗麗的昏了過去。

本來已經遠遁的陌梵不知是不是良心發現,居然又折回來了。

這次他學了一個乖,給自己打了個結界。

揮手用法力拖起花小芷,飛到附近的河流,毫不留情的就扔了進去。

「咕嚕嚕」花小芷灌了一肚子的水,忽然睜開眼睛,狗爬式回到了岸邊。

「嘔——」一張嘴,嘔出來的全是自己身上被污染的臭水。

她又吐了個昏天暗地,整個人飄飄然的,好像看到了上帝。

主啊,救救孩子吧——

陌梵看着河面上飄滿了翻着白眼的死魚,嘴角幾不可微的抽了抽。

這是有多臭,才能把這一片的魚都臭死了啊?

想想都覺得背脊發麻。

「陌梵長老!」

方才那兩個吐得眼花繚亂的小夥子們御劍跟了過來,當看到眼前的盛況時,胸腔一陣噁心,險些又吐了。

周燈作揖道:「陌梵長老,這小姑娘能安然無虞的從魔域里走出來,必然不簡單。我們還是將她帶回宗門,用天鏡照一照吧?」

陌梵幽幽的瞥了他一眼,莫測的笑着:「什麼時候輪到你這個小輩來給我這個長老發號施令了?」

周燈被他笑的頭皮一麻,退後一步,叩首道:「弟子不敢越俎代庖,只是想替長老分憂一二。」

一旁的李文趕緊作揖道:「長老息怒,周燈師兄為人耿直,說話心直口快,並無大不敬之意。」

陌梵冷笑一聲:「蒼華的弟子果然個個能說會道。」

「不敢。」

兩人異口同聲,顯然是怕這個喜怒無常的長老又不高興了。

「喂,那邊的幾個人。不用看了,指的就是你們——能不能把我拉起來先,我皮膚都泡皺了,等下出師未捷身先死,你們也不用商議整那勞什子天鏡了,直接挖個坑把我埋了,更乾脆些。」

陌梵見她說話顛三倒四,倒是搞笑。

「你們兩個去把她洗乾淨,帶回宗門。」

周燈跟李文老人瞬間苦着一張臉,暗暗誹謗長老公報私仇。

被折騰的去了半條命的花小芷總算是從惡臭的河裡出來了,她趴在飛劍上,吹着凌冽的風,清醒了一些。

「小哥哥,小哥哥,你叫周燈嗎?」

李文扭過頭看了花小芷一眼,指着身旁的人道:「他叫周燈,我叫李文。」

花小芷繼續套近乎:「李文小哥哥,問你個事兒唄。陌梵這人咋樣啊?有對象嗎?住哪兒啊?家裡父母可健在啊?良田幾畝啊?啥工作啊?給我嘮嘮唄?」

李文被她問的一頭霧水,到底聽懂了大致意思,有些汗顏道:「小姑娘,你才多大啊,心思就不純了。陌梵長老乃是月華宗宗主的師弟,身份尊貴,神聖不可侵犯,全宗上下人人瞻仰的存在。況且他本人清高孤傲,並不好相處。你還是早早斷了念想吧。」

花小芷無了個大語子,她只是想打聽個消息而已。上來就噼里啪啦給她上了一節政治課,她像是那種會乖乖聽課三好學生嗎?

左耳進右耳出的花小芷笑眯眯的說道:「李文小哥哥,其實真的不怪銀家心思不純啦。實在是你們師尊就長了一副身嬌體弱易推倒的樣貌。就好像是那淤泥中的白蓮,張開花瓣對着我說:來吧,任君採擷!」

李文被花小芷雷得外焦里嫩,險些沒站穩,從飛劍上掉下去。

他深呼吸了好幾次,才堪堪穩住心境。

李文苦笑道:「是什麼讓你產生了陌梵長老身嬌體弱易推倒的錯覺的?醒醒吧姑娘,長老可是宗門第一戰力,九州八荒最頂尖的存在!想推倒他,別說這輩子了,下輩子你都不可能!」

系統:「哈哈哈哈!我不是故意要笑的,我是真的沒忍住!哈哈哈哈!這貨可能不知道你有六條命,不然他可能會把『下輩子』換成『六輩子』的!哈哈哈哈!」

花小芷無視了統子,繼續給李文洗腦:「話不能這麼說。推倒一個人的方法有很多,並非只有武力這一條啊。比如說,我這麼優秀的一個女人,你們陌梵長老很可能就對我一見鍾情,眼下正洗白白了,等着我去采他。」

真的!李文他長這麼大,從來沒有見過如此「不要碧蓮」之人。

這特么臉皮是有多厚,才會覺得自己能迷倒陌梵長老這棵千年老鐵樹啊!?

嘖嘖嘖,可憐的娃子——

李文同情的看了她一眼,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搶救一下孩子。免得等會兒她出言不遜,被陌梵長老給打死。

「咳咳咳。」他清了清嗓子,語重心長道,「小姑娘,是這樣的。我們陌梵長老他沒有情根,都單了一千多年了。不如,你重新擇一個良人吧。就比如——周燈!別看他一板一眼的,其實心思很細膩,是個良配。」

周燈聽到李文喊他的名字,扭過頭就看到花小芷一雙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由的,他臉紅了,彆扭的移開了視線,操縱着飛劍遠盾了。

李文道:「你看吧,多純情的一個爺們兒啊。你倆要是好上了,以後你絕對會被他寵成宗門的一枝花!」

花小芷搖搖頭,斬釘截鐵道:「李文小哥哥我問你。如果你要是擇偶的話,你是會選擇最優秀的那個,還是會選擇一個大眾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