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厲少寵妻至上
厲少寵妻至上 連載中

厲少寵妻至上

來源:google 作者:塗花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簡安安 蘇子萱

「老公…」「乖,我在…」雲城身份最尊貴顯赫的男人細心的替她塗抹着藥膏,嘴裏吐出的話卻霸道且冰冷,「敢讓你受到傷害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簡安安囧,她只是不小心在台階上摔了一跤而已第二天,台階被移位平地,還鋪上了一層波斯地毯一次意外,簡安安不小心惹上了大名鼎鼎、發光發亮的厲少,全城的人都知道厲少潔身自好,揚言終身不娶,卻唯獨對她,捧手裡怕摔了,含嘴裏怕化了厲太太負責拍戲,厲少負責寵老婆寵兒子,寵天寵地寵翻天展開

《厲少寵妻至上》章節試讀:

  就在蘇子萱為接下來的戲醞釀情緒的時候,突然看到了那個想要勾引陸寒陽的女群演正在下面準備毛巾,她越看越覺得,這個群演很眼熟。

  當那個女群演抬起頭來時,她終於看清了她的臉。

  蘇子萱愣住,隨後差點笑出聲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當初那個高高在上的簡家大小姐居然落魄到來當群演了,看來這個女人當初被趕出簡家之後,這些年過得很是凄慘嘛!

  「導演,等一下。」蘇子萱輕笑了起來,指着站在台下的簡安安道:「那個誰,簡安安,給我拿瓶水來,我渴了。」

  簡安安突然被指,還沒反應過來,一旁的劇務張落薇就把一瓶開了蓋的水遞給她:「還愣着幹嘛?快把水拿過去啊!」

  簡安安站在台下死死的握着水瓶,指節都有些發白。

  她很想把手裡的這瓶水砸到蘇子萱的臉上,但心裏更明白,要是今天她真的這麼做了,以後就別想再在影視城呆下去了。

  簡安安深吸了一口氣,走上台,把水瓶遞給了蘇子萱。

  蘇子萱瞥了一眼,當即皺眉道:「你腦袋裡裝的都是垃圾嗎?我塗著口紅,不知道拿根吸管過來嗎?」

  簡安安咬緊了嘴唇,按捺住性子,又從張落薇手裡拿了吸管遞給她。

  蘇子萱卻冷笑一聲,揮手直接把瓶子和吸管都打翻在地,橫眉豎目的看着張落薇:「你們到底在哪兒找的人啊?呆的像個傻子一樣,她手指碰過吸管我還能喝嗎?臟死了!」

  時間本來就比較趕,導演脾氣不好,可總不能在蘇子萱身上撒氣,所以他就把張落薇和簡安安當成了出氣筒,大罵了一通。

  蘇子萱冷笑的在一旁看戲,就在這時,導演助理突然沖了進來,氣喘吁吁的道:「張導,厲……厲少親自來視察了!」

  導演一聽到厲少來了,立刻收斂起了臉上的煩躁兇悍之氣。

  蘇子萱也轉身,臉上是掩飾不住的欣喜:「張導,厲少不就是那位深藏不露的投資方嗎?不如趁這個機會,介紹我們認識一下?」

  張導和顏悅色的點了點頭:「沒有問題,等下我會試着跟厲少引薦的……」

  而簡安安這邊,趁蘇子萱和導演在談話,張落薇連忙拽了一下簡安安:「快走啊,怎麼還在犯傻?」

  簡安安一怔,立即會意的跟着他去後台了。

  「你以為我不知道那個蘇子萱是在故意找茬嗎?但人家是明星,我們又能怎麼辦?」到了後台,張落薇從口袋裡數了幾張鈔票遞給她,小聲叮囑道:「我知道你的情況,所以只有你的工錢是日結,別告訴別人,今天你的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先走吧。」

  簡安安接過鈔票,頓時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謝謝你。」

  張落薇擺了擺手:「唉,都不容易,這點小事別放在心上。」

  張落薇只比簡安安大個三四歲,今年才26,但因為在影視城混的時間比較長,所以人脈比較廣,小小年紀就已經是劇務了。

  簡安安換回自己的衣服之後,盡量不惹人注意的往外走去。

  路過片場時,她看到導演和蘇子萱正一派和氣的簇擁着一個貴氣逼人的年輕男人往裏面走,頓時暗暗的哼了聲,果然一物降一物,然後就背着包包離開了。

  就在她走出片場之時,被人群簇擁着的厲少霆不知怎的,忽然停下了腳步,扭頭往簡安安離開的方向看了過去。

  片場外的陽光很盛,簡安安的身影被強光映成了一道扭曲的剪影,可厲少霆看在眼中,卻不知為何,感覺異樣的熟悉。

  這個身影,好像在哪裡見過?

  他頓了頓,剛想問問導演那個人是誰時,簡安安已經轉了個彎,徹底的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厲少霆頓時只覺心中一空,悵然若失的握緊了拳頭。

  ……

  回到自己家附近,簡安安順路去買了個菜,才到自己簡陋的出租房裡開火煮起了飯。

  簡安安把香腸切成了小花朵和小章魚形狀,一一擺進了飯盒裡。

  今天她要給自家寶貝兒子小辛做點好吃的!

  小辛的大名叫簡無辛,是五年前和那個男人的那場意外,留下的孩子。

  當年,知道自己懷孕之後,她去醫院,想要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因為手裡沒有錢,所以就去了一家小診所。

  可是給她做人流手術的醫生是個沒有執照的騙子,她在六個月開始顯懷時,才知道醫生根本沒有把孩子打掉。

  月份大了,孩子沒有辦法打,簡安安只好把孩子生了下來。

  結果因為早產,孩子一出生就患了先天性白血病,需要更換骨髓,可一直都沒有配型成功,只能住在醫院裏,靠進口藥物來穩定病情。

  醫生說,最有可能配型成功的是孩子的親生父親,所以簡安安一直都在找那個男人,儘管她唯一的線索只有男人腰間的雄鷹紋身,要找到他幾乎是大海撈針。

  為了小辛,簡安安日復一日的努力工作,可有時候缺錢缺到絕望時,她都恨不得去搶銀行。

  簡安安剛把飯做好,就接到了劇組製片的電話。

  聽完了製片的話,簡安安十分的吃驚:「什麼?蘇子萱讓我去做她的替身?」

  「是的,你的身形跟她很像,而且我聽張落薇說你很缺錢,做替身的報酬可是你現在的十倍,這不正是個好機會嗎?」

  簡安安低頭想了想,還是拒絕道:「對不起,我不做。」

  她今天只是當個群演都要被刁難,要是當了替身,整天在蘇子萱眼前,還不得被她玩死。

  製片還想繼續勸,簡安安以家裡有事為由,把電話給掛掉了。

  掛斷電話之後,她就去了醫院。

  簡安安輕車熟路的找到病房,隔着玻璃,看到小辛正在和護士一起做遊戲。

  因為生病,小辛比一般的孩子瘦弱,但他的五官十分的精緻可愛,一雙大大的黑眼睛像黑曜石一樣美。

  見到簡安安過來送飯,護士直起身打招呼。

  小辛扭頭見到媽媽,大眼睛和薄嘴唇兒一彎,露出了一個溫柔治癒的笑容:「晚上好,媽媽。」

  「晚上好,寶貝,猜猜媽媽今天給你做了什麼好吃的?」簡安安故作輕鬆的走了進去,陪兒子樂融融的吃飯。

  護士在一旁對簡安安使了個眼色,簡安安瞭然,讓小辛自己先吃着,她就跟着護士一起走了出去。

《厲少寵妻至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