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龍鳳萌寶:媽咪還很純
龍鳳萌寶:媽咪還很純 連載中

龍鳳萌寶:媽咪還很純

來源:google 作者:九尾貓妖_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文萱 果染染 現代言情

果染染一次偶然,讓她從一個黃花大閨女升級成媽媽,事後卻再也想不起那個男人然而,這是什麼鬼?「媽咪媽咪,以後再也不會有人嘲笑我們是沒有爸爸的孩子了!」老大老二手上牽的那個人不是一直纏着他們的戀童癖男嗎——男人穿着打理精緻的西裝,手捧着鮮花笑着往她的方向走去,「終於我還是找到了你,這一次我再也不會讓你離開了」「可是先生,我不會和一個戀童癖的人結婚的」西裝男:「……」展開

《龍鳳萌寶:媽咪還很純》章節試讀:

  「你們要多走路,這樣才能長高高,總是窩在車裏面,將來可是會變成兩個小矮人的。」果染染說的一本正經,眼底卻在兩個孩子看不見的地方流露出一絲無奈。

  自從果將果箏兄妹二人出生之後,靠她自己的薪水,根本就沒辦法好好供養兩個孩子,平時的生活費有一大部分都是果守敬夫妻二人,心疼女兒補貼的,可是靠着爸媽的補貼,總不可能補貼一輩子……

  「媽咪是怕我們習慣了之後,可是媽咪自己又買不起車車,所以才會這麼做的。」果將把果染染的回答直接無視,一本正經地告訴妹妹果箏真相。

  果染染抬手,假裝要在果將的腦袋上來個拳頭,對她的威脅,果將同樣給無視了過去,繼續探着小腦袋跟妹妹說道:「其實媽咪自己也不是養不起我們啦,但是……」

  「但是什麼?」看他突然停下來不說了,果染染倒是有些好奇了。

  就在這時候,果染染看到了路邊蹲着的乞丐,腳步頓時停了下來,從錢包裏面掏出兩枚硬幣,放進了乞丐的碗里。

  果將默默地看完她放錢的舉動,對着果箏點了點頭:「你看,媽咪的錢就是這麼消失的。」

  「喂,小財迷,你不是吧?」果染染真的要哭笑不得了:「這麼晚了還在外面的乞丐是很可憐的,再說了,就兩塊錢硬幣,不至於讓咱們家錢包掏空吧?」

  果將雙手抱在胸前,一本正經地看着果染染:「是啊,兩個硬幣當然不會,可是上個星期,你借給朋友的三千塊呢?還有上個月九號,你借給鄰居的五百塊呢?還有上上個月的二十號,你借給同事的一千五百塊呢?這些雖然每一筆看起來都是小錢,可是如果把你借出去的全部的錢都加起來,那可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呢,如果算一下的話,你沒有把錢借出去,那麼……」

  果染染啞口無言,雙手舉起來:「果將,媽咪真是怕了你了……你這麼小的年紀,為什麼會對金錢這種東西這麼敏感啊。」

  「如果媽咪可以不這麼大方的話,我也就不用很辛苦地幫媽咪持家了。」果將小小的包子臉上寫滿了無奈。

  「好啦好啦,我投降,咦!?小心!」眼看着一道光亮射了過來,果染染連忙把自己的兩個小寶貝拉在自己懷裡,看着平緩駛過的車輛,抱怨道:「真是的,這條路也太窄了,早就應該修理一下了吧,你們兩個都沒問題吧?」

  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後,果染染才算是放下心來。

  果染染並不知道,就在剛才那輛擦肩而過的車裏面,後排上坐着的人,正是自己今天下午剛剛在電視上看到過的君致遠。

  光線幽暗的車內,君致遠的側臉在路燈的光亮當中明明滅滅,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唯一不變的,則是他那不經意間散發出的冷峻氣息。

  在他的身邊,坐着的是一名小正太,小正太眉清目秀,可那小小的臉上卻寫滿了渴望與艷羨,車輛都已經開過去了,他的眼神還黏在車後面那已經看不清的母子三人身上。

  「爸爸。」他的小手扯了扯君致遠的衣角,沒有再說什麼。

  聽到他喊自己,君致遠的臉色才柔和了很多,側過臉看向小正太:「什麼事,君臨?」

  「爸爸,我不想要那個跳舞的阿姨當我的媽咪……」

  「跳舞的……媽咪?」君致遠眉心緊了緊,微笑着摸了摸君臨的腦袋:「媒體是亂寫的,她只是爸爸的好朋友。」

  在前排開車的司機,不自禁地從後視鏡裏面掃了一眼君致遠現在的神情,自從六年前君耀的老總裁出了事以後,以往那個待人溫和的君致遠就像是變了一個人,雖說仍舊是彬彬有禮,可是在那彬彬有禮當中,卻總是透出一絲泛着寒光的鋒芒。

  現在想要從他的眼中看到真正的溫柔,恐怕也只有在他對著兒子君臨的時候了吧,司機又輕輕掃了一眼後面的小君臨,說起來,這位小少爺的身世還真是撲朔迷離……幾乎所有的人都在猜測,君家小少爺的母親是誰,但這麼多年來,君致遠卻始終守口如瓶,從來都沒有對其他人說出過一點關於君臨生母的蛛絲馬跡,這甚至,都已經成為了君耀的一個謎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