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陸爺總是在吃醋最新免費閱讀
陸爺總是在吃醋最新免費閱讀 連載中

陸爺總是在吃醋最新免費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蘇遙陸青城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蘇遙陸青城 都市言情

正在連載中的現言之作《陸爺又吃醋了》,是新生代作者「餘九九」所出品的,蘇遙、陸青城是書中的主要人物,該文內容充滿了無盡的看點,小說精彩劇情十分吸睛,文章詳情講述的是一場車禍,一場陰謀算計,將蘇遙變成了替罪羊,成為陸青城眼裡最痛恨的女人。他們之間原本的關係十分幸福,但是如今經歷了種種劫難之後,陸青城已經不想同她在一起了。誤會的發生,真相的不得解,讓他們的這場愛情之路走到了盡頭。而當蘇遙被傷透心真正 展開

《陸爺總是在吃醋最新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說到白蓮花,唐宛凝有些不屑。

演技這麼差還裝白蓮花,實在是太丟臉!

唐宛凝覺得自己不能輸給她!

她面上擺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妹妹這話說得好沒道理!」

「不過是幾句玩笑話,我又怎麼會放在心上呢!」

「至於昨晚的事……」

她忽然捏起帕子開始垂淚。

「昨晚妹妹病了,我這個做姐姐的本應該前去探望!」

「可惜不巧,我也着了風寒,過去也是白白添亂,這才沒去,妹妹不會怪姐姐吧!」

唐宛凝用帕子掩面拭淚,肩膀微微發抖。

如果孟側妃是一朵大白蓮,那她就是寒風中瑟瑟發抖的小白菜。

表情變化之快,表演之真實,連碧月都忍不住嘖嘖稱讚。

『貓哭耗子都能哭得這麼逼真,還是主子厲害!』

唐宛凝冷笑:跟我斗!治死你信不信?

意識到自己遇到了勁敵。

孟側妃感覺事情不太妙,決定鳴金收兵。

「太子妃娘娘身份尊貴,賤妾豈敢勞動!」

「天氣多變,還望娘娘保重身體!」

這次的語氣正常了許多。

唐宛凝心裏冷哼,知道怕就好!

她涼涼一笑,決定收手。

「你坐下吧!」

「大家都是姐妹,不必客氣!」

孟氏連忙道了謝,老老實實坐在一邊不再說話。

接下來,她本打算裝個透明人,及時止損的。

然而……對面的柳側妃覺得自己遇到了良機。

她冷笑着嘲諷道。

「昨夜十五月圓之夜,太子殿下理應歇在正院,這是規矩!」

「即便太子妃娘娘大度不計較,孟妹妹也該好好管教下人才是!」

「不然時間長了,你學我我學你,咱們東宮豈不是壞了規矩?」

說起柳側妃。

她這段時間是真透明。

以前太子妃和孟側妃都沒進宮,她作為唯一一個側妃,權勢寵愛自然都是以她為重。

如今太子妃和孟側妃接連進宮,曾經的風光一夜之間全都離她而去。

這種從天堂跌到地獄的落差,讓她足足憋了一肚子的氣。

太子妃倒也罷了,人家是正妃,應當應分。

可孟氏那**算什麼東西?奪權又多寵的!憑什麼?

論資歷,自己比她進宮早。

論家世,柳家同樣是江南書香大家。

論才情容貌,她出身江南,比京城閨秀更有一股風流韻味。

哪一點兒比她差了?

憑什麼這**就能牢牢霸佔着太子,還能掌家?

……

聽聞此言。

孟側妃猛地抬頭,見是柳側妃,她連忙又低下頭。

「咳咳!」

「柳姐姐說的是!」

「妹妹我……咳咳,咳咳咳……」

她臉色慘白,沒有一點兒血色。

劇烈的咳嗽使她身體都微微顫抖,連一句話也說不全,當真一副病嬌美人受了委屈的模樣。

身邊的陶良媛看不下去了,冷笑着頂了回去。

「孟姐姐已經道過歉了,太子妃娘娘都沒再說什麼,柳側妃娘娘這又是何必呢!」

「就是!柳姐姐難不成比太子妃娘娘還厲害?」杜良媛同樣嗆了回去。

說起這兩人。

原本她們都在柳側妃身邊奉承。

孟側妃進宮不過一個月,就立刻調轉方向投奔了孟側妃麾下,徹底背叛柳側妃。

將見利忘義、見風使舵這等深宮美德踐行地淋漓盡致。

……

眼見昔日盟友變仇敵,還反踩一腳。

柳側妃身邊的高良媛也坐不住了。

「你們兩個才真是狗拿耗子都管閑事!」

「娘娘們在說話,哪兒有你們插嘴的份!」

「這是哪裡的規矩?」

陶良媛:「你……」

杜良媛:「你罵誰是狗?!」

「誰接話誰心虛,說的就是誰?!」高良媛不慌不忙冷笑着回擊。

「別以為你們攀了高枝就安枕無憂了」

「大家不過都是奴才,誰比誰高貴了不成!」

「你……!!!!」陶良媛和杜良媛氣得差點兒吐血。

眼瞧着火藥味兒十足就要打起來了。

唐宛凝連忙笑着打圓場。

「哎哎哎,大家都是姐妹,別為了一點兒事兒傷了和氣!」

「這件事就讓它過去吧,都不必再提!」

「時候也不早了,本妃也累了,妹妹們就自去歇息吧!」

……

成功把戰火引到別處後,唐宛凝美滋滋拍拍**走人。

剩下的人氣得大眼瞪小眼,也只得憤憤離開。

回到內殿,唐宛凝喝了一口牛乳茶,滿足地笑道。

「其實,宮裡也不算很無聊么!」

兩個側妃,兩個派系!正好上演一出好戲,真是讓人期待呢!

碧月咯咯直笑。

「娘娘,也虧得您機智,能把自己摘出去!!」

唐宛凝笑着搖頭。

「鬥來鬥去有什麼意思,那不成供人賞玩的蛐蛐兒了?」

「我可是天底下最賢德大度的太子妃,怎麼會和她們一般見識!」

她撫了撫自己腦袋上精雕細琢的寶石鳳簪,歪在榻上感嘆。

「哎,我都要被自己的賢良淑德感動哭了!」

她甚至覺得,自己再努努力就能名垂青史,成為讓世人稱頌的一代賢妃或賢后了!

嗯!這樣也不錯!我可以!唐宛凝美滋滋地想。

所以嘛!

在宮裡不但要活着,還要好好兒地活着,體體面面地活着。

吃最好的,穿最好的,享用最好的。

沒辦法,她就是如此的惜命,如此地愛惜自己。

……

唐宛凝美滋滋享受的時候。

夏侯珏卻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誰能告訴他,眼前這一堆哭哭啼啼的女人究竟受了什麼**?!

「爺,賤妾不過是替孟側妃辯駁了兩句,高姐姐就不依不饒!說賤妾是……」

「是……是……」

陶良媛凄凄慘慘跪在崇明殿書房,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告狀。

說到最後,她哭得不能自已,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

一旁的杜氏看不下去,哭着替她說了出來。

「高姐姐說我們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爺,她罵我們是狗,那您豈不成了……」

杜氏用帕子捂着嘴不敢再往下說,整個人泫然欲泣。

見前面兩人哭哭啼啼地告黑狀,旁邊跪着的高良媛也不淡定了,連忙膝行上前請罪。

「稟太子爺,賤妾出言不遜固然有錯,可她們兩個言語無狀,衝撞了柳側妃娘娘在先!」

「賤妾是看不下去一時性急這才說錯話,還請太子爺下恕罪!」

她言語切切,說完還深深磕了個頭。

夏侯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