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盲人升仙記
盲人升仙記 連載中

盲人升仙記

來源:google 作者:和光同塵天地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慕辰雪 蘇三

【凡人流-傳統玄幻-單女主】萬丈紅塵誰是仙?我書血路再畫天,諸天萬界誰堪敵?盡付一筆我為巔一支丹書筆,寫盡滄桑過往,一幅山河卷,葬滿天地鬼神吾乃魔皇之子蘇三什麼?女帝是我娘,她居然要殺我?萬界神王是遠房舅舅,他也在害我?白髮少女帶着一個盲眼少年,在山野中嬉鬧,在紅塵中漂泊······慕辰雪曾是女帝徒兒,一場變故後,帶着蘇三流落滄藍界·····步亂世之劫,踏武道巔峰,辟暗夜曙光,一問天地蒼穹······展開

《盲人升仙記》章節試讀:

蘇三坐在屋裡發獃,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便拿出嗩吶吹奏起來。

如此高亢的聲響,驚醒了鳳鳴樓所有人,有人迷迷糊糊睜眼,罵罵咧咧起身,靜心一聽,卻又是陶醉不已。

這個世界的修鍊法門不同,不是單靠吐納就能吸收靈氣,所以古天鳴教的,無法在這個世界發揮作用。

但玄音之道不同,聲音乃是最直接的大道顯形,音樂沒有界域之分。

悅耳的聲音,再次吸引了無數飛鳥盤桓。

鳳鳴樓真就變成了鳳鳴樓。

百鳥朝鳳玄天音,嗩吶一出萬樂停,飛鳥異禽翩翩起舞,紛紛跟隨着曲調鳴叫附和。

這一壯觀景象,將這個邊陲小城之人盡數吸引。

鳳鳴樓外,數千人圍觀欣賞。

人群中一個中年女子,對着丈夫大喊:「魂都丟了吧!晚上不敢來,大白天居然還來這裡。」

女子丈夫委屈的說道:「夫人誤會,這百鳥朝鳳的奇景罕見,我只是來欣賞一下而已。」

「呸!這話你還真有臉說出來,我都不好意思點破你。」

「你看這麼多人都來了,我總不至於說謊吧!」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雞叫一聲而已,還找什麼借口。」

······

東南數萬里正是秦都,神風大陸最繁華的城市,也是人們心目中的聖地。

那裡是知識的海洋,貿易的天堂,也是文人墨客、江湖俠客的聚集地。

因為那裡有三座聖學院,傳道授業解惑,受皇家庇護。

傳聞戰雲界武皇,就是從原始的白鹿學院走出,前往燕雲大陸開宗立派,武道破極而飛升戰雲界,最後成神受封。

嗩吶之聲持續了一個時辰才停下,蘇三有些口渴,摸索着起身喝茶。

一陣香風飄來,一名女子華冠錦衣走來,雪白的頭髮如同瀑布,冰肌玉膚,紅唇高鼻,一身流雲綉裙,更顯妖嬈風情。

「臭弟弟,我身上的味道好聞嗎?春娘姐姐說這是胭脂。」慕辰雪臉色微微泛紅,期待着蘇三的答案。

「好香,可惜我看不見姐姐。」

春娘也跟着走了進來,「哎呀,雪姑娘慢點走,我還沒教你走路呢,你走這麼快,客人哪能追得上。」

慕辰雪扭頭問道:「走路就走路,為什麼還要學呢?」

「這你就不懂了,曼妙的身姿才能吸引客人,這樣就會得到更多的銀子。」

「我想怎麼走,就怎麼走,大不了我和弟弟再去賣藝。」

蘇三緊緊握住慕辰雪的手,他的答案也一樣。

春娘也是個**湖了,心想現在就任她發揮吧,習慣嘛,以後可以慢慢改變。

這麼漂亮的女人,算得上一棵搖錢樹,至於這個瞎子,雖然有點花架子,可他要是敢反對,那就沒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行行行,我去準備一下,到了晚上再來喊你。」

送走了春娘,慕辰雪氣鼓鼓的說道:「真麻煩,什麼事都要讓我聽他們的,我偏不。」

蘇三發獃了一下,認真說道:「我總有股預感,這個鳳鳴樓不像乾淨之地,古爺爺說過,世上沒有不勞而獲的好事。」

「管她呢,不給錢我就出手教訓他們,把他們全部給綁起來。」

「下山的時候爺爺說過,讓你不要使用天君絲,更不能顯示法力。」

「反正爺爺不在身邊,你難道還想去打小報告嗎?」

慕辰雪說完,拉起蘇三右手,放在自己頭上又說道:「你來摸摸,這些珠花和發簪好看嗎?」

雖然是慕辰雪將蘇三照顧大,兩人最是熟悉,但畢竟是男女有別,二人謹守方寸,源於內心的純真良善。

「姐姐是最美的女人。」蘇三象徵性的摸了一下發簪,便縮回了手。

「你肯定是在騙我,鳳鳴樓的那些姐姐也很漂亮。」

「真的,我看不到她們,也不想看到她們。」

「這是為什麼?」

蘇三抿了抿嘴唇,低聲說道:「我只能聽聲音,但我的心卻只能看你一個女人。」

慕辰雪臉上再次泛出紅暈,「聽不懂你說什麼,天快黑了,姐姐出去後,你不要亂走。」

紅燈照,花雨飄,春娘滿臉殷勤,帶着慕辰雪來到鳳鳴樓大廳。

「各位大爺看一看,我鳳鳴樓的花魁,雪飄飄姑娘,初來乍到,還望大爺們捧場啊!」

所有人被春娘的喊聲吸引,將目光聚集在慕辰雪身上。

這一刻,彷彿時間停滯,這一刻,彷彿紅塵唯雪,這一刻,彷彿如夢似幻。

喧鬧的大廳,變得安靜無比,下人端水倒茶,卻不知杯中已滿,客人們兩眼放光,驚的說不出話來。

不光是男子如此,就連鳳鳴樓的女人也深感自愧不如。

雪飄飄!果真人如其名,仿若九天仙女落凡塵,雪染青絲玉雕容,風吹紅衣楊柳腰,靈睛閃星藕臂垂。

慕辰雪被這麼多人看着,不免覺得難受,這些人的目光中,透露着野獸般的光彩。

蘇三站在屏風之後,也感覺莫名奇怪,剛才還是人聲鼎沸,現在好像只剩呼吸聲了。

春娘是個生意精,雖然被眾人誇張的表情驚到,可心裏卻樂開了花,從這些人眼中,看到了金山銀山,看到了珠光寶玉。

簡單整理了一下思緒,春娘扯着嗓子喊道:「餓狼們!拿出你們的銀子,取來你們的金子,鳳鳴樓的緣份就是一把大稱······」

話音未落,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春娘臉上,頓時出現一個紅色的巴掌印。

一名中年男子身穿錦袍,腆着大肚子罵道:「雞婆!爺會缺你那三瓜兩棗嗎?啰里吧嗦,直接說錢。」

春娘捂着臉,兩眼含淚,「周大官人!俗話說一日夫妻百日恩,我春娘昨晚還在流血伺候你,今日卻翻臉無情,你的良心呢?」

男子滿臉嫌棄,「呸!我周來財怎是那樣的人,你莫要當著各位同道中人的面,侮辱周某人格。」

蘇三緩緩從屏風後走出來,站在慕辰雪身後。

春娘卻突然開始撒潑打滾,躺在地上張牙舞爪,張大嘴巴喊叫。

「喪良心啊!我春娘掙這血汗錢容易嗎?你······你這個負心漢。」

鳳鳴樓的氣氛大變,所有人都轉移注意力,對着周來財與春娘指指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