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求生之路,避難所
末世求生之路,避難所 連載中

末世求生之路,避難所

來源:google 作者:掛帝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若才 林濤

當末世突然發生時手無寸鐵面對恐怖的喪屍極大的心理壓力日益短缺的食物以及反動者的抵抗人與人之間,漸漸的出現一個看不見的面具和看不見的利爪本性漸漸的開始暴露,飢餓,不能導致絕對的暴亂展開

《末世求生之路,避難所》章節試讀:

林濤面對姜若才的話並沒有做出回應,只是繼續打量着於次鋒。於次峰那眼神充滿焦慮,煩躁,沒有體現出一點害怕,究竟在想什麼,這就百思不得其解了。正常人的心裏如果真的是害怕,他至少也會尋求安慰。而他的眼神和行為所體現的並沒有害怕的意思。

一陣敲門聲傳來,應國全打開門。走進來的是一名退伍老兵,身上穿戴着陳舊的軍裝。手裏面抱着高高疊起的被子和枕頭。

當他放下手裏面的東西時,林濤一眼就認出了是他。之前在樓下叫停林濤愣神的大叔,他的面容依然還是那麼滄桑。眼神中帶着祥和。

「大叔,是你嗎?」林濤本想叫出他的姓氏,可不曾知道他的名字。

只見這位老兵回頭重新打量了一下林濤,然後經過再三確認。

「你是不是樓下傻愣的那個小夥子,剛剛一下子沒有認出來。」老兵右手食指彎曲,指着林濤。

「對是我啊,當時如果沒有你叫醒了我,一會喪屍撲過來我都不知道。對了,我還不知道怎麼稱呼您那。」林濤感激着說,右手撫着自己的胸膛。

「沒事,沒事,不用這樣客氣,都是舉手之勞。」老兵揮着手,笑了笑,接著說。「你也不用擔心外面,那群喪屍攻不進來的。我叫李洪鳴,你叫我李大叔就可以了。」

李大叔接着又說。「這些床單被褥我就先放到這裡了,餐廳就在七層,就在那裡就可以吃飯就行了。」李大叔轉身就要離開,林濤禮貌的向李大叔告別。

林濤吃飯時想叫上宿舍所有人,但出去抽煙的那幾個始終沒有回來。只能和宿舍剩下的幾個先去吃飯,路上的於次鋒表情依然還老樣子。路上應國全一直勸他,也起不到一點作用,姜若才也不怎麼吭聲。

餐廳是由一個辦公室改造而來,裏面的聲音嘈雜,各式各樣的人來來往往。林濤他們打完飯後看見不遠處宿舍另外的四個人在一個地方吃飯。而並沒有叫上自己,姜若才本想過去打個招呼,但又走了回來。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時間就已經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外面的戰士依然在駐守着大樓。

林濤突然被一個聲音吵醒,一個強烈的撞擊聲音從門外傳起。緊接就是一陣陣槍聲,沒有持續多長時間,腳步聲就在外面傳來。

緊接着就是一個玻璃瓶摔碎的聲音,突然外面火焰包圍着整個門口。林濤趕緊起床,叫醒了還在熟睡的姜若才,再另外叫醒了房間里的其他人。

林濤發現下午去抽煙的人都不在房間,緊接着就是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門口迅速被炸開,林濤趕緊推倒姜若才,破碎的木門碎片飛濺進來。速度極快,其中一個木塊直接扎進了應國全的胸膛。

應國全躺在床上,不斷的發出慘叫,血液慢慢的流淌到了地上。林濤起身,看着房間裏面發生的一切,應國全很快就沒有了動靜。於次鋒在床下不斷顫抖,姜若才驚訝的眼神說不出話來。

房間里一片狼藉,門口還燒着熊熊烈火。屋子裏面煙霧散滿了整個房間。

外面的槍聲突然響起,聲音混亂,各種各樣的的聲音交雜一片。林濤內心也有些害怕,不知所措,掃視着四周,看見床頭的滅火器。趕緊就端起去撲滅的門口的火焰。

時間回到下午范志強抽煙時的視角,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我有一個問題,不知道當說不當。」范志強右手扶摸着下巴,左臂支撐着右臂。眼睛看着左邊的地面,然後眉毛皺起,嚴肅的表情看着旁邊的所有人。

「沒事兄弟,你說吧。」韓飛揚很爽快的回答。

「那我就不客氣啦,現在局勢如此混亂,手機信號剛剛還有現在突然就沒有了。如果沒有猜錯,很可能是信號的基站遭到破壞。」范志強拿出手機,給其他人看着裏面的信號。裏面果然信號什麼也沒有。

「這種情況不太可能是人為,很可能就是外面那些喪屍導致的。我來這裡之前我和喪屍交過手,他們的力氣很大,破壞力驚人,生命也很頑強。幾乎就是個打不死的小強,很可能就是這群人,不,怪物破壞掉的信號塔。」范志強,磕掉手裏面的煙灰,然後又抽了一口。

「所以說,這個城市很可能已經淪陷了?」韓飛揚目不轉睛的看着范志強。范志強看看周圍。

「我外面還有一個弟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我內心很是擔憂。」范志強將手裏面的煙扔在地上,用腳輕輕碾滅煙頭。然後假裝一臉憂愁的看着地面。

韓飛揚表現得很是同情,秦軒微微笑了一下,感覺做一個同情的表情和姿勢。

「我現在已經失去了一個弟弟,我心裏面已經很愧疚了。我無法想像,以後如果再失去什麼,我應該怎麼辦。」范志強說完,嘆了口氣。

「沒事,至少我們現在是安全的,也別回憶那些難過的經歷了。生活要向前看,這裡的避難所至少是目前最安全的。」韓飛揚,手搭在范志強的後背,安慰的說著。

「我們現在手無寸鐵,能安全成什麼?難不成去依靠那些軍隊,他們可不管我們的生死。只要我們大部分人沒事就行了,就跟那個老太婆一樣,兒子被喪屍活活咬死,也沒有說去救一下的意思。」范志強張開,空空蕩蕩的雙手,又無奈的放下。

「所以說我們得把武器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中。只有這樣我們才是安全的。」范志強掏出口袋中的打火機,火焰不斷在手中舞動,再繼上手中的煙。

「大哥,我挺你。」鮑關蛟說著。旁邊的韓飛揚也跟着說。秦軒看周圍的人都跟着范志強,自己也跟着說。

「我這裡還有二三十號兄弟,也和我一樣的想法,他們就像我旁邊的兄弟鮑關蛟一樣忠誠。」范志強繼續說著。

這一場暴動,因此而漸漸啟動。

洗腦,不過就是摧毀一個人一貫的思想,然後灌輸一個另外一種思想罷了,同樣從眾心理也會成為一個催化劑。

時間和視角繼續回到今天晚上林濤這邊。

林濤奮力的拿着滅火器滅火,外面的槍聲不斷響起。姜若才轉移開注意力,趕緊跟着林濤一起撲滅火焰。於次鋒還依然看着應國全的屍體驚恐萬分,雙手不停的顫抖。

此時的於次鋒的記憶不斷回顧着今天下午,他自己抱緊腦袋。煙霧不斷刺激着口鼻,呼吸變得困難。心理壓力和生理壓力不斷的衝擊着於次鋒,漸漸的意思開始模糊。

眼前的視線也開始模糊,火焰出現了微微的重影,火焰在空中左右搖擺。房間一暗一明,身體漸漸的失去知覺,嘴巴里的舌頭變的苦澀。聲音漸漸變小直到聽不見,只能微微的聽到外面的呼喊。

消防員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火焰漸漸熄滅。林濤和姜若才被叫上寫筆錄,被審問了一晚上。應國全的屍體也被發現,經過確認死亡。昏迷不醒的於次鋒被送去休息。

當天晚上外面駐守的戰士,只知道發生了火災,但依然還是繼續堅守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