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戰神復蘇
末世:戰神復蘇 連載中

末世:戰神復蘇

來源:google 作者:一起拿耗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起拿耗子 奇幻玄幻 韓屹

【科幻+戰神+喪屍+異能】秦王:寡人昔年統一六國,而今小小喪屍,能奈寡人何?項羽:本王是西楚霸王,昔日烏江之恥,如今可要算個清楚了!呂布:我的貂蟬在哪裡?趙云:翼德,要不然你也來看看這本《三國演義》?韓屹:喪屍圍城?哼!找死,看我降龍十八掌展開

《末世:戰神復蘇》章節試讀:

「哼!討個公道?那可是蜀將令,跟着他進城去,找找雲大人,他們可能會給你個公道。」

守衛看着韓屹的背影,轉身滿臉嘲諷的說到。

「嗡!」

人群一下亂了起來,都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紛紛討論了起來。

守衛瞥了一眼呆愣原地的男子,轉身繼續把守城門去了。

那些尾隨韓屹一路跟來的流浪漢可不知道雲大人是誰。

他們只是滿臉遺憾地看着韓屹進了那個他們此生都無法接觸的地方……

蜀將令——天武城第一大勢力蜀王朝的令牌。

城中。

韓屹二人並未馬上按男子說的話,拿着令牌直接去找他。

因為他們是第一次進天武城,想帶着蕭歆靈隨處逛逛。

蕭歆靈緊緊貼在韓屹身側,小手緊緊抓着韓屹的衣角,低着頭,怯怯地看着周圍新鮮又美好的一切。

各種事物層出不窮,演武場、異能館、異獸閣、煉器坊……對蕭歆靈來說,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韓屹雖然也沒來過,不過跟蕭歆靈比起來倒是好了不少。

在他眼裡,這裡大部分人比較弱,沒什麼威脅。

環境舒適,但不易長期居住,因為容易退化。

韓屹的見識也僅限於他見過很多人,除此之外,面對着各種新鮮事物,他也是很好奇的。

城中的居民對這兩個孩子也是充滿了好奇,女孩宛如貴族,男孩則就是很明顯的撿屍獸了。

兩個人就這麼慢慢走着。

蕭歆靈有些疑惑周圍人的目光,那些目光讓她很不適,無論是盯着自己的還是盯着哥哥的。

抓着衣角的小手攥的更緊了。

韓屹不太會跟人打交道,所以也沒有急着去找給他令牌的人,就這麼慢慢在街上走着……

「喂!前面的,給我站住!」

變聲期的男生,聲音有些彆扭。

韓屹明白應該是說自己,不過並未停下,彎下腰把蕭歆靈抱了起來,沒有理會。

來者是天武城巡城衛。

剛才在巡視的時候他就注意到這兩個人了。

那小女孩看到什麼都那麼好奇的樣子,幾乎可以排除是貴族後裔。

這男孩……

守衛眼中的輕蔑嫉妒與貪婪毫不掩飾。

眼見着男孩無視自己,守衛抽出了腰間的短劍,再次怒吼:「小子,站住!」

還是淡定如初。

韓屹空出左手輕輕拍了拍蕭歆靈的小腦袋,示意她不要害怕。

轉身站定慢慢抬起了頭,總要看看找麻煩的是什麼人才好解決。

「嘶!」

看熱鬧的人群,不由自主的齊聲震驚。

韓屹的頭髮長度適中,只是之前一直低着頭,再加上黑袍有些寬大,所以才給人一種頭髮遮住了臉的錯覺。

這個時代俊男美女並不少,不過更多的則是長得奇形怪狀。

因為基因的不可控變異,它可以讓人更完美,也可以毀了一個人。

而韓屹就是那完美一方的佼佼者。

他們不知如何用言語表述,只覺得這破舊的黑袍彷彿也因為穿在了韓屹身上而增添了幾分光彩。

人群中一位老頭,像是有些學問的樣子。

先是呆愣了片刻,隨即搖頭晃腦,跟身邊人賣弄起來:「這小夥子,不簡單啊,長成這樣當真少見。不簡單啊!不簡單。」

「你個老頭子,又想賣弄什麼呢?好看是好看,什麼叫不簡單啊?」

他們應該不少人與這老頭熟識,語氣中滿含善意的調笑着。

老頭聽見這話更來勁了,抓過一個中年男人就開始講解起來:「這小子骨相好暫且不提,老頭我就看中他那一雙眼睛了,肯定就是古籍中的丹鳳眼,雙眼細長,眼尾上挑似要飛入鬢間,眼角內勾,黑白分明,神采懾人,清澈見底不見水氣,非同凡響,非同凡響啊!」

周圍人大多沒有讀過書,見他如此賣弄,也都調笑幾句就不再理會他了。

氣的老頭大喊,一群俗人。

周圍的吵鬧聲,韓屹聽的清清楚楚。

其實他並不反感這些。

因為他很少見到周圍人可以這麼『和諧』相處,哪怕是暫時的。

雖然他也不在意那些,不過這種環境會讓他時刻緊繃的神經能稍微放鬆片刻。

顯然,他想多了……

「說!從哪兒來,來這兒幹什麼?」

巡城衛的頭領快步走到韓屹面前,怒目而視,大聲叫嚷着。

右手放在佩劍上,一言不合就要砍人的樣子。

韓屹一直平淡的目光泛起了波瀾,他討厭有人用這種骯髒的眼光看着靈兒。

他很討厭!

真的很討厭!

不知是為了掩飾自己的真實目的,還是為了儘快達到目的,頭領很快把目光收了回來。

他需要和這位土鱉小子談談,看看他是不知死活,還是當個識時務者。

那貪婪的目光剛接觸韓屹就被嚇得背後一涼,再次攥緊了佩劍才堪堪平靜下來。

回過神來便是勃然大怒,這小子竟敢用這種目光盯着老子,簡直是活的不耐煩了。

「噌」的一聲,長劍出鞘。

向下屬吩咐道:「本首領懷疑他們和日前的一起盜竊案有關。來啊!綁起來押進監獄,嚴加盤查。」

好事者們翹起了嘴角。

這可是他們茶餘飯後的談資,若是沒了那該多無聊啊!

韓屹皺起了眉頭,腦中快速思考着。

九人守衛都帶着武器,自己解決他們需要十三秒。

但是沒有把握不被其它巡城衛發現,若是自己一個人的話,解決他們然後逃出王城有七分把握,但是加上靈兒……

「我認識雲大人。」

這次並沒有把令牌扔出去。

右手抱着蕭歆靈,左手拿着令牌展示給守衛。

他並不知道雲大人是誰,只是在剛才進城的時候聽守衛說的,應該會有點用處。

他不想靈兒有被傷害的可能。

空氣凝固了一瞬間,衛士們面面相覷,頭領看着令牌猶豫片刻便拿定了主意。

「認識雲大人就敢肆意妄為?呸!還是好好的跟我們走一趟吧,以免受皮肉之苦。」

雖然嘴上說的很硬氣,但是臉色很明顯的難看了很多。

他作為獄長的侄子,還是見過些小世面的。

這小子手裡拿的肯定是蜀將令,蜀王朝的人……

他知道自己惹不起……

但是,這麼多人看着,他如果就這樣認慫了,以後還怎麼混。

而且,自己叔叔認識那麼多人,蜀王朝應該也會給點面子的,怎麼可能為了這個小子出頭呢!

想到這裡,他強壓着心虛,努力的翹起了嘴角,眼神高傲而輕蔑。

呵!

還是要動手嗎?

韓屹有些無奈的收起了令牌,心想着「雲大人」看來也沒什麼名頭啊!

慢慢抱起蕭歆靈,輕撫了一下她的小腦袋,讓她閉着眼睛,抱緊自己。

以一敵多——這種情況他遇到太多次了。

加上一個蕭歆靈也沒有多大妨礙。

寬大的黑袍把蕭歆靈裹的很嚴實,只有小腦瓜露在外面,臉蛋兒朝內緊緊靠在韓屹脖子上。

「還想反抗?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注意到韓屹動作的頭領,馬上拔出佩劍。

劍身寒光四射,劍刃鋒利無比。

這是他仗着自己叔叔的關係特意求一位大鍛造師打造的。

看着那些賤民羨慕的眼光他很滿足……

只見他緊繃雙腿。

『唰』的一聲,劍與人齊,斜向下四十五度,目光冷冷的注視着韓屹。

在他的想像中,韓屹應該被他的殺氣嚇得瑟瑟發抖,然後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請求饒他一命……

不過,韓屹並沒有!

左手從長袍下慢慢伸出。

一柄通體黝黑的黑色唐刀也隨之而來。

刀刃並不鋒利,反而是肉眼可見的有些鈍。

不過讓人詫異的是刀身。

第一眼看着確實是黑色。

第二眼看着好像是有點紅色。

再看的話應該可以確定了……

血色!

明眼者齊齊吸了一口冷氣,慢慢的後退了幾步。

不過還是傻獃獃看熱鬧的居多。

韓屹右手抱着蕭歆靈,左手持刀,刀背向下。

因為他不覺得在天武城殺守衛是個明智之舉,所以決定只用刀背就夠了……

眼眸彷彿突然亮了一瞬,微微眯着眼睛——他做好了決定。

就這麼靜靜的站着,雙唇微啟,聲音平淡之極沒有一絲起伏。

但在周圍人耳中,彷彿聽到了惡魔的低語!

「我不殺你們,只砍你們的胳膊……」

「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