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男主的自我修養
男主的自我修養 連載中

男主的自我修養

來源:google 作者:溫亦謙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溫亦謙 龍傲天式小白

穿越到自己寫的書里,換做任何人都會欣喜若狂,可溫亦謙卻有點慌「早知道我就不寫黑暗文了,隨便出個門都能遇到幾個變態殺人狂,這誰頂得住啊!」...展開

《男主的自我修養》章節試讀:

  **到來時,田不易一臉驚恐的蜷縮在角落瑟瑟發抖,身下還有一灘渾濁的液體。

  溫亦謙拿着廚刀站在這傢伙身前。

  看到這樣的場景,任何也不會想到,那個被嚇得尿褲子的傢伙才是罪犯。

  溫亦謙毫無疑問的被當場拿下。

  要不是他看上去很平靜,指不定會被當場擊斃!

  反倒是田不易這個變態罪犯,受到了**叔叔最暖心的安慰。

  「放心吧,壞人被抓起來了,已經沒事了。」

  聽到這話,田不易哭了,哭的像個孩子。

  ……

  弟譚市**局,審訊室內。

  簡單處理過傷口的溫亦謙坐在了熟悉的位置上。

  一天之內就能做到二進宮,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確實是個人才。

  這次負責審訊他的,依舊是那兩個老熟人……刑警隊隊長李衛國和安芷。

  「這次你準備怎麼解釋?」李衛國黑着臉,雙手抱胸,臉上看不出喜怒。

  「只能說……運氣不是很好。」溫亦謙訕訕的笑道。

  「運氣不好……」李衛國點了點頭,猛的一拍桌子,大吼道,「運氣不好一天能碰上兩個變態殺人犯?真有你的!」

  「那幾個人你審過了嗎?」溫亦謙小心翼翼的問道。

  「已經審過了。」安芷看了一眼李衛國的臉色,點了點頭,「大致的事情經過,我們都了解了。」

  「那你們應該知道,我就是去救人的,沒幹壞事兒……」

  「救人?」李衛國怒喝一聲,打斷了溫亦謙的話,「你確定你是救人?發現危險人物,不第一時間報警,反而冒充**,逞英雄,有你這麼救人的?」

  「當時情況危急,我也沒有其他辦法。」溫亦謙還有幾分委屈。

  以他的膽量,當時敢冒着如此巨大的危險去救人,完全是憑藉著一腔熱血。

  現在想想還有幾分後怕,萬一當時他的計劃沒有奏效,那指不定就得賠上性命。

  溫亦謙頂多有點中二,又不是膽大包天的愣頭青,哪裡敢跟那變態硬莽。

  當時,他獨自一人進入那棟爛尾樓,自然是已經在心裏制定好了計劃。

  A計劃——找機會偷襲田不易。

  在那種環境下,再加上訊息差,對方極有可能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

  有心算無心,所以這個計劃的成功率很高。

  可惜他運氣不是太好,剛準備偷襲,就由於太暗,被絆倒了。

  不僅沒有偷襲成功,反而讓自己陷入險境。

  這樣一來,溫亦謙只能被動啟用B計劃……用自己做誘餌,將田不易引開,從而給那祖孫倆創造逃跑的時機。

  事實上那祖孫倆在他把田不易引開後,就從另一側的樓梯下去求援去了。

  這一舉動看上去有些傷人,但確實是最理智的做法。

  畢竟就這樣一個老人和小孩,戰鬥力幾乎為零,就算去找溫亦謙,也只會幫倒忙,還不如儘快求援,至少不會拖後腿。

  B計劃的關鍵在於溫亦謙跑的夠不夠快。

  只要跑的夠快,就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然而,還是由於太暗,看不清路,他再一次摔倒。

  於是,溫亦謙被逼無奈之下,只能啟動C計劃。

  相比較於前面那兩個計劃,C計劃就有點不靠譜了。

  這個計劃的關鍵點就在於一個字——騙!

  所有寫手都是騙子,從他們寫下的第一個字開始,騙局就已經布下。

  越厲害的寫手,筆下的故事能騙到讀者就越多。

  溫亦謙算不上出色的騙子,頂多是一個合格的騙子。

  比起其他寫手,他有一個最大的優點,就是——演技。

  以往,溫亦謙寫文時,為了提高自己的代入感,他都會有意無意的去模仿書中人物的表情。

  比如說,寫到某種變態露出獰笑,他就會去模仿這個表情,甚至對着鏡子看看,有沒有那種感覺。

  只要模仿的對味了,感覺一下子就來了,就像是自己親眼看到書中人物出現在自己面前一樣。

  久而久之,溫亦謙對於面部表情的管理,到了一種相當厲害的程度。

  隨時切換各種表情,毫無壓力,他甚至都想過去當演員。

  當然,由於顏值上略有一丟丟不足,他最終放棄了這個想法。

  上午面對許宣美時,溫亦謙實在是太過於緊張害怕,演技還略顯僵硬。

  一回生,二回熟。

  到了晚上面對田不易時,居然有一種行雲流水的感覺。

  甚至於最後,溫亦謙演的都有點嗨上頭了。

  本來在把田不易嚇跑之後,他就該跑路了。

  好歹對方也是個變態,怎麼著也得給點尊重,萬一逼急了,狗急跳牆,那不是完蛋了嘛。

  不過那個時候,他完全嗨到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拿着刀追了那傢伙幾層樓。

  最後……差點沒把那變態給嚇死!

  身為一個寫手,溫亦謙的厲害之處不是文筆、不是創意、不是情節掌控,而且表演,實在是有點過於沙雕。

  「說了這麼多,其實我們就想問你一個問題。」安芷開口打斷了溫亦謙的思緒,一雙美目不斷在對方臉上流轉,「你是怎麼知道那個田不易是一個變態罪犯的?」

  溫亦謙心頭咯噔一下。

  在這次的事件中,絕大部分問題都能夠輕而易舉的解釋。

  可唯有這一點,卻是怎麼也說不通的。

  溫亦謙憑什麼能夠在看到那個司機第一眼時,就確定對方是個兇犯?

  並且不惜冒充**,也要跟上去救人。

  他憑什麼能夠如此篤定?

  溫亦謙總不能說這是自己書里的世界,那個變態就是他創造的角色之一。

  要是說出這話,他距離被切片也就不遠了。

  「你之前對田不易說的該不會都是真的吧?」安芷眼中儘是狐疑。

  「你其實也是一個擁有變態心理的殺人犯。」

  「不過你不屑於去殺那種普通人。」

  「你的目標,都是那些變態罪犯。」

  「這也就能解釋,為什麼你可以在一天之類遇到兩個變態罪犯,因為你早就盯上了他們。」

  「你利用自己的心機手段,不僅可以輕而易舉將他們解決掉,而且還不用受到半點法律制裁!」

  安芷像闡述事實一般,不疾不徐的說著。

  她緩緩將臉靠近,面無表情的看着溫亦謙的眼睛:「其實……你才是一個真正的高智商罪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