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是我黃粱一夢的空歡喜(書號:8062)
你是我黃粱一夢的空歡喜(書號:8062) 連載中

你是我黃粱一夢的空歡喜(書號:8062)

來源:google 作者:蘇清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程冉冉 蘇清言

簡介:陸御崎在害死她腹中胎兒後又來乞求着她的原諒時,蘇清言卻想起那個慘死的孩子,而選擇遺忘這個男人可是這個長相精緻的小娃娃卻讓她有種莫名的親切感,這是怎麼回事展開

《你是我黃粱一夢的空歡喜(書號:8062)》章節試讀:

夜風微冷,蘇清言望着路上的車水馬龍,臉上落下一抹悵然。

果不其然,她還是高估了自己,天真地以為自己再次見到他能夠維持平靜。

心臟處撕裂般的疼痛未曾褪去,蘇清言腦海之中忽地掠過什麼。

今天可真不是一個好日子,她苦笑,明澈眼瞳中的傷感快要流瀉出來。

今天是她孩子的忌日。

時隔五年。

蘇清言抿緊下唇,壓下眼睛湧出的濕意,伸手招了一輛計程車。

「去最近的酒吧。」

明媚外表之下舉止端莊優雅,蘇清言甫一出現在酒吧之中便受到不少人的注視。

男人們看着孤身一人的佳人躍躍欲試,卻又在看見那張姣好面龐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之後默默退卻。

「再來一杯。」蘇清言將威士忌一口飲盡,將酒杯伸向調酒師。

調酒師笑,威士忌這般的烈酒,她卻像是喝水一般,「還要威士忌嗎?要不試一試別的?」

蘇清言搖頭,「不用。」

她知道對方心裏想的是什麼,可是他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

唯獨今天這個日子,她喝再多的酒也不會醉的。失去孩子的痛楚,會在每一分每一秒,在她的血液中沸騰着,然後便煎熬般清醒。

蘇清言自斟自酌,卻沒有想到自己的一舉一動卻落入一旁的男人眼中。

這是蘇清言,不是說她早已經死了嗎?

他一臉驚詫,心中滿是不可置信,忍不住拿出手機,悄悄拍下一張照片,發送出去。

「這是蘇清言嗎?」他問,心裏卻一點譜也沒有。

對面秒回了消息,「把她留下,我馬上過來。」

酒液划過喉嚨產生燒灼的感覺,蘇清言咽下酒水,眼睛划下一行冰涼的液體。

這五年來,只要到了今日,她便痛徹心扉,也只有今日,她才會流淚。

手機忽然響起,蘇清言看着來電人的名字,秀氣的眉毛不由地蹙起。

「姐,聽說你回來了?怎麼不跟我說一聲?」男人的聲音十分熱絡。

蘇清言卻態度冷淡,「沒什麼必要。」

對方熱情不減,「姐,你現在在哪裡?我去找你。」

「改天吧。」蘇清言道,然後不等回話,便掛斷了電話。

她看了看手機,聯想到自己這個弟弟的調查能力和人脈,自己若再不走,他恐怕不一會就找到這裡了。

蘇清言皺眉起身。

沒想到一轉過身來卻撞見一張意想不到的面龐。

陸御崎站在她的面前,一如往昔冷峻的臉上,此刻卻寫着她從未見過的緊張。

「清言,」陸御崎輕抿薄唇,深邃的冷眸里閃爍着微光,「你回來了。」

沒有質疑,沒有詢問,沒有她曾設想過的冷漠或憤怒。

他只是輕聲說了一句,「你回來了」。

彷彿當年發生的一切和這些年她經歷的痛苦只是一場夢。蘇清言垂眸,遮掩住眼眸里的悲戚。

「陸先生,請讓一下。」蘇清言冷言,自己卻清楚聲線里有幾分顫抖,她的手心洇出了一灘汗,越過陸御崎朝酒吧外面走去。

黑眸一眨也不眨地注視着蘇清言,陸御崎眼看着女人就要離開,連忙伸手捉住她的胳膊。

「清言,」

男人修長的手指緊緊地捉住自己的胳膊,蘇清言腳步頓住,然後伸出手來。

一點一點將自己的手臂抽出。

「陸先生,請你自重。」

說罷,她沒有絲毫留戀的離開。

陸御崎定在原地,臉上落下一絲悵然,可是眼眸之中的笑意卻像波瀾一般擴散開來。

他收攏手心,感受着方才鮮活的餘溫。

太好了,她還活着,她回來了。

匆匆回到家,蘇清言打開門,沒有開燈便頹然地滑到在地。

這麼多年,她像是一個沒有魂魄的行屍走肉,在黑暗中徹夜難眠,她早就習慣了。

可是眼睛裏卻還是抑制不住涌瀉出酸澀,蘇清言坐在地上,環抱住雙腿。

身上卻忽然籠罩上溫熱的氣息,一雙大手覆上她的眼睛,蘇清言一個激靈。

家裡難不成進了小偷?

「猜猜我是誰?」男人的聲音卻瞬間暴露了自己。

蘇清言一把抓下葉煥景的手,小臉上飛起薄怒,「葉煥景,你怎麼在這裡?」

男人勾唇,「我怎麼不能在這裡?」他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黑色小盒,遞給蘇清言。

「清言,送給你。」

蘇清言臉上怒意未消,不依不撓,「是易銘煦給你的鑰匙?他告訴你我住在哪裡的?」

葉煥景輕輕揚唇,桀驁眼眸深情停駐在蘇清言的身上,「你是我的未婚妻,我本就應該陪伴在你身邊。」他眼眸閃過一絲微光,「那不如以後我時常過來,正好爺爺也想要重孫。」

葉煥景說著,眼眸卻鎖住蘇清言,靜靜地等待着她的反應。

蘇清言臉上湧上兩抹紅潮,「誰,誰要跟你生孩子。」

「你暫時不想要孩子?」

「你,」蘇清言語塞,頭痛地捏了捏眉心,「葉先生,你不要忘記了,就算將來我們有可能結婚,我們的婚姻也有名無實,只是家族利益而已。我們之前一直互不相干,以後我也希望能維持這個關係。時間不早了,你」

她話音未落,葉煥景卻忽地上前,高大身軀將她抵在牆壁上。

男人的身體靠近過來,渾身散發著凜然的懾人氣息,他的眼眸墨澈幽深,卻能看見顯而易見的溫柔眼波。

蘇清言的心臟忽地漏跳了一下。

男人俯身過來,邪肆俊臉上滿是認真,「清言,試着接受我。」

蘇清言想都沒想便要開口拒絕,「我」

嘴唇忽地傳來柔軟冰冷的觸感,葉煥景低頭,輕輕吻上她的唇,將拒絕的話語以口封緘。

他轉瞬即分,擔心到手的獵物被驚嚇逃離。

葉煥景微眯深邃眼眸,眼睛裏涌動着炙熱而複雜的情緒,「清言,你看,你並不討厭我。」

蘇清言微僵,臉色冷然。

「不是的。」

葉煥景挑眉,薄唇勾起一抹戲謔的弧度,看着蘇清言不語。

他將盒子打開,拿出一條項鏈,項鏈有一枚錶盤似的吊墜,中間鑲嵌着一枚黑色的寶石。

蘇清言微愕,腦海中又浮現出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見她盯着項鏈不語,葉煥景的眸子里浮現出些許期待,「你見過嗎?」

「……沒有。」

葉煥景眸光微黯,伸手撩起蘇清言的頭髮。

「你幹什麼?」

「給你戴上。」葉煥景說著,將項鏈戴在蘇清言纖細白皙的脖頸。

蘇清言本來想要抗拒,卻又擔心葉煥景又做出些什麼,只好低着頭由着他。

項鏈扣好,蘇清言倒退一步,眼眸里充滿警惕,「葉先生,你可以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