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配她修無情道後飛升了
女配她修無情道後飛升了 連載中

女配她修無情道後飛升了

來源:google 作者:懶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止殺 簡清

簡清得絕症死後穿越到了修真界,拜入了玉衡宗化神大能雲州真尊的門下,成了他的親傳弟子,所有人都說簡清走了狗屎運,畢竟她一個廢柴體質如何能得了真尊的另眼相待?簡清看着帥哥一號師尊,帥哥二號大師兄,帥哥三號二師兄……深以為然,要不是走了狗屎運,這些是我能看到的嗎?簡清日常修修練,累了還能看看美男,卻不想這些都是美人計……展開

《女配她修無情道後飛升了》章節試讀:

一連弄死了兩個成年人,這下是徹底沒了力氣,簡清躺在了地板上,也顧不得沾上血,看着頭頂不停地喘着粗氣,這時她才後怕,沒想到自己也會有殺人的一天。

突然一張放大的臉出現在了她的面前,盯着她望了好一會才對對面的人說:「哥,真的是簡清,她沒事!」

簡清也看清了這個叫阿星的模樣:頭髮蓬鬆,微卷,臉頰白嫩,狗狗眼,眉眼微微下垂,給人一種憐愛的感覺,睫毛又翹又密,嘴巴紅嘟嘟的。

再順着他的方向望去,是被他叫做哥哥的男孩,兄弟兩個長相有些相似,感覺卻完全不同,哥哥氣質內斂,眼睛細長,眼尾有些上翹,左眼下方還有顆淚痣,卻一點也不女氣,嘴唇比弟弟要白上一些,兩片唇瓣緊緊抿着。銳利,嚴肅,清冷,還有……小老頭兒,這是哥哥給簡清的第一印象。

「小老頭兒」說話了,他皺着眉看向簡清:「簡清,雖然不知道你怎麼會來這,但是,這,這次,多,多謝你了,要不是你,我和弟弟早就死了……」

「嗯嗯,謝謝你!」旁邊一道明顯活潑的聲音傳來。

估計是第一次向自己討厭的人道謝,小孩兒有點糾結,兩隻小手握在一起不停地扭啊扭,發現簡清還眼不眨地盯着自己,更是羞惱地低下頭,一言不發了,只有不停顫動的睫毛顯示着他糾結的內心。

見狀簡清內心微微發笑:「還是個小孩子嘛!」

氣氛逐漸放鬆下來,一陣腳步聲伴隨着聲音漸漸靠近:「老六,這群貨處理得怎麼樣了?」是那個拿着大刀的男人!小胖墩口中的「左使」應該也是他了!

怎麼辦,他就要過來了,救援怎麼還沒到!

就在這道身影即將走到門口時,又有一陣腳步聲慌亂地走了過來,「左使,不好了,玉衡派的弟子過來了!」

「什麼!這些人怎麼會過來,居然連玉衡派的人都出面了,這事做得這麼隱秘到底是誰泄露了?」

「不,不知……」

「廢物!要是被我知道是誰密,耽誤了主上的大事,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左使,那,那些『貨』我們要怎麼辦?帶着還是……」

「棄了,這些『貨』肯定已經死透了,難道還要浪費時間撈上來嗎?左右不過一些殘次品,以後還可以再找,就是白費了這血池還有主上花的心思。不說了,抓緊時間從密道逃出去,玉衡派可不是好相與的!」

「左使,我們就這樣逃了,那剩下的那些人?」

「怎麼,難道你還想着救他們?不過是一群廢物,一點用處都沒有,反正主上的秘密他們也不知道多少,任他們自生自滅吧!還能替我們拖延點時間。」

「……是……」聽着男人冷酷到極點的話語,明明知道在組織里人命不值錢,但還是不由得心裏發寒,大家都是盡心為主上效忠,卻落得這麼個下場,自己以後……

簡清他們聽到外面的腳步聲漸漸走遠,緊繃的神經才慢慢放鬆下來,還好沒有被發現,不然……

過了一會兒,刀劍激烈碰撞的聲音響起,時不時地傳來慘叫聲,簡清什麼時候見過這樣的大場面,聽得她心裏一突一突的。

半晌,外面沒了動靜,什麼情況?

「大師兄,快來看!這個房間還有幾個女童活着!」

聽到這裡簡清肩膀微微放鬆,應該是救援到了。

果不其然,簡清看見一個身穿白色勁裝的男子右手拿劍,發現了簡清他們,一臉驚喜地朝他身後喊道:「大師兄,這裡!這裡還有幾個小孩子!」

「嗯,王照你和李羽把剩下還活着的孩子都趕緊帶出去,順便檢查一下他們身上有沒有傷,要是嚴重的趕緊治療。我去看看「天地會」還有沒有留下什麼線索。至於天地會那些還沒死絕的人,交到宗門的審訊堂,看看能不能審問出什麼。如果嘴硬……告訴審訊堂的人,直接殺了!」

「是!」兩人雙手抱拳,異口同聲地回答道。

幾句話聽下來,簡清猜測這位大師兄應該挺年輕,而且穩重,負責,對待孩子也多有關心,卻也絕不是心慈手軟之輩。倒是讓簡清對這位大師兄還有玉衡宗多了幾分好感和好奇。

不過……他們說的「天地會」到底是什麼呢?是邪教組織嗎?

「簡清!簡清!發什麼呆呢!玉衡宗的弟子喊我們出去呢!」

「喔喔,來了來了!」

被玉衡宗的人帶到院子里後簡清才發現外面的天已經亮了,看來他們在血池那裡待了不少時間,簡清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老氣橫秋地說道「可真不容易啊!」

「噗!你是挺不容易的!」說著一隻大手摸了摸簡清的小腦袋。

順着聲音簡清抬頭,原來是那位叫王照的啊!只是,他怎麼會找我說話呢?

看出了簡清臉上的疑惑,王照笑呵呵地對簡清解釋:「以往,我們順着天地會找到血池時,那些孩子都已經死了大半,極少數幸運的才會留下一兩個活口,沒想到這次我們找到血池時,發現還有很多孩子活着,一問才知道原來是有個小女孩殺了壞人救出了他們,那個小女孩就是你吧!」

說完又摸了摸簡清的腦袋,加了一句:「你很勇敢,那些孩子都很感激你呢!」

簡清還是頭一次被用像對待小孩子一樣的口氣誇獎,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結結巴巴說:「其實,額,也沒什麼,那些孩子也有幫忙……」哎,簡清其實最受不了別人誇她了,在前世她就是一個比較內斂的人,直話就是內向,社恐,最害怕別人把目光放在她身上。

更何況這次也是因為她知道自己不會死所以才能大着膽子干這事兒,要是她不知道,還真不一定有勇氣豁出去,所以對於別人對她的誇讚,她確實受之有愧。

再者……救出了這些孩子又怎樣呢?那些在血池裡的孩子再也看不到天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