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品仙
品仙 連載中

品仙

來源:google 作者:紅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晨 周玄 奇幻玄幻

靈氣復蘇+無系統+傳統玄幻+奇幻仙俠+熱血+搞笑+腹黑+末世+考古+懸疑+世界觀宏大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這不是古人無聊!才會寫出這樣汪洋恣肆的文章同時,你是否曾想過?在你腳下存在神秘壯闊的世界掌中世界,納子藏須彌,滿天神佛,妖魔鬼怪,都在這片世界中一名少年乘風破浪,逐漸揭開上古世界的神秘面紗展開

《品仙》章節試讀:

周晨出門一看,總共有三人,他有些熟悉,之前曾與他們一起前往遙遠的地域歷練。

他們為何而來?周晨內心有疑問。

「周晨你的眼睛怎麼樣了。」

說話的是一名男子,長相溫和儒雅,帶着書生氣息,他關切的開口。

周晨此刻眼睛依然蒙上了一塊黑布,重瞳太過於驚人,他不想外人知道,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還行,依然有些酸疼,但可以看到一些東西了。」周晨平靜答道。

那名帶着書生氣息的男子名叫呂湖,他幽幽一嘆,語氣複雜道:「唉,沒想到你也落榜了。」

他之前曾與周晨前往大荒歷練,有些了解周晨,在呂湖眼裡,是很優秀的一個人,清秀的外表下,蘊含著恐怖的爆發力,以及那種思維活絡而又沉穩無比的品質。

這樣的人都落選了,讓人感到惋惜而又無奈。

「呵呵,確實不公平,那些人中有很多不如我們,非要扯什麼潛力!鬼才相信!」另一名男子開口,名叫方海。

他虎背熊腰,肌膚呈古銅色,看起來很強健有力,在人群中很顯眼,但是這麼個彪形大漢也落選了,讓他很憤然與無奈。

「或許他們考察過我,發現我雙目失明,實在配不上那份名單。」周晨開口,語氣平緩,眾人看不出他的情緒波動。

「定然是他們暗箱操作,裙帶關係太明顯了,可恥!」方海語氣起伏,顯然對於起點仙府的做法,此刻都意難平。

周晨沉默,沒有說什麼。

人之通性,貪嗔痴慢疑,無論在哪個時代都不能免俗。

他們都想有着自己的圈子,成群結隊,從而獲取最大的利益。

「你們為何來此地。」周晨問他們。

「按照約定,落選之人,要做三年採藥人,我們三日後想要聚一聚,暢談,解讀未來種種可能遇到的事,地點定在城中的大如意酒樓。」三人中,最後一人開口,那是一名女子,長的靚麗,聲音很好聽。

聞聽此言,周晨點頭,覺得沒有什麼意見,抱團取暖,多了解一些事情對他沒有什麼壞處。

「你們了解採藥人的真正工作么?」那名女子名叫李琳,想到了以後的工作,她忍不住問道。

「聽說過一些,應該是採摘一些靈藥,送往起點仙府。畢竟當年他們肯將《道我真經》公佈於眾時,曾提出過這樣的條件。」呂湖略微思索後,這麼說道。

「你們只知其一,不知全部。」

就在這時,外面有人走了進來。

這是一個看起來年齡比周晨等人稍微大的男子,一身青衣,面容有些憔悴,整個人精神狀態不是很好。

「青峰叔叔!」小囡囡甜甜的叫道。

「囡囡!」中年男子吳青峰露出溫柔的笑容。

「你來了。」周晨看向吳青峰說道。

這個人算是他的老鄰居,經常逗着囡囡玩,對他有一些了解。

「剛才無意經過,發現你們談論關於採藥人的事,忍不住進來了。」吳青峰揉了揉小囡囡的頭髮,讓它凌亂不堪,惹得小傢伙直翻白眼,很是不滿。

吳青峰嘿嘿笑着,似乎很喜歡小囡囡露出這般可愛的小表情。

「這位大哥,你說我們不知全部,是什麼意思。」方海個頭很大,但心思縝密,看向吳青峰說道。

吳青峰也不啰嗦,解開自己的上衣,露出身上的舊傷,挨着心臟,在胸口那裡居然有兩道顯眼的大傷疤

「這……!」眾人吃驚。

吳青峰淡淡的笑道:「我曾做過採藥人,這傷勢是被一隻猛禽所傷。」

聽到吳青峰這麼一說,方海等人都倒吸一口冷氣。

他胸口那兩道傷痕太顯眼了,像是被什麼利刃劃破,此刻雖然癒合,但是卻像兩隻粗大的蜈蚣掛在那裡,觸目驚心,讓人心悸。

周晨等人之前歷練的地方可沒有這樣的猛禽出現,因為起點仙府已經排查過了,危險已經降到最低。

而後,周晨,方海,呂湖以及李琳都屬於第二批考核的人,早在三年前就有一群人,進行過考核。

但是關於之前的那批人的消息很閉塞,那些人似乎隱於凡塵中,遵從某些規則,不願意透露太多的事出來,所以對於採藥人的工作,他們不是很了解。

眼下居然有一名前輩出現,周晨等人目光都望向了他。

「呵呵。」吳青峰笑了笑,而後繼續開口:「大荒危險無盡,無數毒蟲、凶獸、猛禽,稍微不注意很有可能命喪大荒,傷殘比例很高。」

這話一出,呂湖眸子發光,道:「還請前輩傳授經驗!」他的話語非常真摯。

吳青峰露出一臉追憶之色,淡淡的開口:「你們見過一隻公雞展翅能有數百米,啼叫驚天動地,撼動山河么?」

眾人吃驚,曾在前兩年有過這樣的傳聞,一隻大公雞橫空而過,巨大無比,讓人心悸,沒想到是真的,而且見過的人就是他們跟前。

「我以後不吃雞了。」方海咕噥道。

吳青峰不理會他,繼續開口:「那時我獨自一人前往未知的區域,見過很多不一祥的生靈。」

「例如,手臂粗細,長着肉翼的飛蟒,一身鱗甲,面目猙獰的古獸,一隻通體金黃的老鷹……等等。那些生靈無論哪一隻都不是你們現階段能夠對付的!」

「那你還真是幸運,見過如此恐怖的生靈後,還能夠回來。」聽吳青峰這麼一說,呂湖臉色複雜,對無盡的大荒有着深深的懼意。

「呵呵。大荒就是那麼危險,稍微不慎,就會埋骨在那裡,就是起點仙府定下的三年的時間內,也有很多人根本無法完成任務,而後無奈被發往邊荒,進行殘酷的征戰。」吳青峰解釋道。

眾人默然,形勢似乎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好,採藥危險,很不好完成。

對於邊荒也有着複雜的情緒,雖然他們也有熱血想要去那裡為人族而戰,但是如今的它們無疑就是豆芽菜,前往那裡和送人頭差別不大。

「難道我們就沒有其它方法了么?」周晨看向吳青峰,他沒有被發往邊荒,定然是完成了採藥任務。

聞聽此言,方海、呂湖、以及李琳同樣望向吳青峰,聽他繼續說下去。

「方法是有,我知道一條路,前兩年還算平靜,我就是在那裡採摘到不少靈藥。而後完成了任務,你們可以順着這條路下去,應該有收穫。」吳青峰淡淡的說道。

「兩年前還算平靜,現在說不準滿地毒蟲與凶獸了。」

「我們不是有三年時間么,可以再等等,修為提高了,在大荒生存的幾率會高上不少。」

呂湖與李琳思索了一會,這般說道。

而一旁的方海,突然皺着眉頭開口道:「我聽說大荒變化的很快,若是再過段時間,外面或許更加危險了,我們修為提高的速度或許跟不上它變化的速度,到時候被發往邊荒……這條路或許可以趁早查探試試!」

周晨若有所思的望着吳青峰道:「青峰大哥,按照約定作為之前的採藥人,應該有規矩束縛,不能隨意談論,你為何突然向我們說起呢?」

吳青峰突然苦笑,將自己的上衣脫下,光着膀子。

李琳見到這一幕,忍不住臉上掛着一抹紅暈,道:「大哥,你這是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