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破煞禁忌
破煞禁忌 連載中

破煞禁忌

來源:google 作者:開水豆腐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郭五 陳克

陸朝武因給了雲遊道長三塊豆餅,換他贈與《陰陽符籙》一書,靠這本書觀煞解煞,小有名氣後因龍尾河水枯魚王廟現,陸朝武從中得到半塊河魁曦寶,引出因煞氣而生的江湖爭鬥,各方勢力爾虞我詐,最後陸朝武靠風水壁及陰陽符籙一書所學,破煞點龍穴,帶着師娘一起,過上幸福的生活展開

《破煞禁忌》章節試讀:

師娘具體是什麼人我不知道,但是師娘絕不是水新娘,這一點我可以確定。

可現在他們像是審犯人一樣審我,倒是讓我心非常不舒服。

我性子犟,起身要走,陳來也站起來說:「那什麼,我家裡還有事,沒別的事我就先走了,朝武啊,陳克身體還是不行,你幫我去看看。那水新娘吊在樹上三天了還在滴水,是不是吊的方法不對,萬一弄錯了,可得麻煩死,你再辛苦一趟。」

陳來有心要帶我走,魏大叔臉上犯起一層陰雲。

其餘的人也都在琢磨着想辦法把我留下來,正好,趙崇山說:「再說幾句就走,陳來,不急這一事!你家那小子救和不救不重要,重要的是整個洪安的安危!」

「你放屁!」陳來本來就不喜歡這樣的場合,幾年前因為大鍋飯的問題和超崇山鬧得不愉快,陳家和趙家差一點打起來。

此時趙崇山說到了陳來心中的痛點,一下子就把陳來的火氣激了起來。

「姓趙的,你要是再胡說八道,我他媽弄死你!」

趙崇山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就是要引起事端讓我走不掉了,此時見陳來生氣,乾笑着說:「我說的也是事實,你不喜歡聽我也說,陳克下面都被王八咬沒了,沒辦法娶妻生子,弄了個水新娘回來差點害死自己,萬有禍及到全村,那還得了?陳來,不是我說你,這事你也有責任!我對朝武沒啥意見,但是對你意見很大,今天正好也請魏大叔評評理,我說得到底對不對!」

我趕緊對陳來說:「陳叔,算了,我們再聽聽,糧食回頭再拿也不遲。你消消氣,陳克的事,回頭我想辦法,能續好再長出來。」

陳來聽後,這才坐下來,但是一直盯着趙崇山看。

陳來也知道今天這個會就是針對我,不管我犯了什麼錯,他是站在我這邊的,但是在這個「帽子標籤」特別濃重的時代里,陳來也不敢亂來,坐着生悶氣不說話。

但陳來那麼一鬧,但是讓這個會不好再開下去,魏大叔臉上像吃了蒼蠅一樣難看,抽着旱煙袋,臉色死沉死沉的半天沒說話。

我見大家都沒表態,說:「我師娘的事我知道,村子裏的安危我雖然不能說全權負責,但是水新娘的事我可以負責到底,魚王廟那邊等是來了之後自然就蓋掉了,沒必要擔心,如果再在水裡發現什麼奇怪的東西,不要碰就是,若是中招了,早點叫我,我也能盡綿薄之力。」

我說完就站起身:「既然大家是想問一問師娘是什麼人,來自哪,那我回去問清楚了,回頭在大家面前做一個報告,今天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我還得問一問蘇葵到底知道不知道我爹娘的事,如果知道,我該怎麼辦,當年到底是誰讓我爹娘去獻祭的。

但魏大叔顯然不想讓我走,說:「朝武啊,不急,今天就在這裡吃飯,我家供飯!你師娘的事必須要說清楚,不然的話我怎麼給組織交代,突然里了一個人,不在的什麼底細,萬一是破壞分子呢?」

陳來長長嘆口氣:「朝武,到我家吃去,把你師娘叫上,我就不信,人能如此沒有信任!」

陳來執意要走,魏大叔也火了:「陳來,你別目無王法,我現在是代表組織在開會,你一會要走一會要鬧,你想幹什麼?別以為你家有幾個臭錢就在這裡顯擺,告訴你,今天不僅僅是弄清楚朝武師娘身份問題,還有一個問題,當年村子裏出錢買弄的鐵匣子鎮水寶,現在不見了,這事必須得說清楚!」

魏大叔話鋒一轉。「朝武,我們不是沖你人來的,你這孩子懂事,尊老愛幼,村子裏的人有目共睹,但你畢竟年輕,不能上了敵人的當!」

一聽說魚王廟內的鐵匣子,大家的眼睛都能放出光來。

陳來也看着我,問:「你拿到那個鐵匣子了?」

我搖頭:「沒有。」

陳來說:「既然沒有,那就不關你的事,就是水新娘拿的,那鐵匣子里有什麼,我都不知道,現在出了事,你們找水新娘去,找朝武幹什麼?」

我臉一紅。

鐵匣子就是我拿的,但是我不能承認,我也不知道因為什麼。

魏大叔急了,打算讓別人繼續問,大家七嘴八舌,紛紛打聽起那隻鐵匣子的下落來,注意力完全不在水新娘和師娘蘇葵身上。

我這才明白魏大叔其實是衝著鐵匣子來的,而不是想弄清楚師娘的身份,我心頭來氣,對陳來說:「走,到你家看看水新娘為什麼滴水。」

魏大叔見我要走,趕緊站起來,還未開口,就見魏二青從外面沖了進來,一見我也在,趕緊說:「不好了,侯本耀家出事了!」

我一楞,侯家今天沒來,我就覺得奇怪,一聽說出事了,我二話不說,趕緊說:「出什麼事了,帶我去看看!」

原來,三個多月前,侯本耀就已找到我問一問遷墳的事,我因為水新娘的事倒是把這事給忘了,今天是農曆五月初一,黃道吉時,適合結婚嫁娶、旅行出遊、祭祀塞穴,破土開光。

侯家來到洪安的第一代老太爺叫侯寶瑞,是個木匠,傳說此人能做出飛天的木鳥來,但從未有人見過,見過的人也早就入了土。

老太爺的墳在六塘水旁,六塘水也叫六塘河,但不算河,而是一處挖開用來給洪安灌溉的灌溉渠,因為太寬而被稱作水。

據說當年挖河的時候就已經挖到了老太爺的墳,棺材板都是新的,上面被蘆葦根纏繞住,白色的蘆葦根抱滿了棺材,大吉大利。

上午,侯本耀帶着族人遷墳的時候,挖了一半,突然見棺材流血,嚇得沒敢亂動,但侯本耀不怕,認為老太爺不會害自己的族人,於是繼續開棺,想把老太爺金身抬出來換個新的棺材,誰知道剛把棺材撬開,老太爺身上突然「發福」,噴來一團黑氣,竟然把侯本耀給噴迷糊了!

《破煞禁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