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淺唱山海
淺唱山海 連載中

淺唱山海

來源:google 作者:南山以北北山以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司命 奇幻玄幻 無雙

這是一位少年傳承聖皇伏羲,縱橫山海題材的小說,開天闢地起,女媧補天造人,聖皇伏羲傳下道統自巫妖之禍後,人族大興展開

《淺唱山海》章節試讀:

「我回來了。」

一進亭長府的大門,姬無雙就喊了一聲,護院家丁喊了一聲:「三少爺回來啦。」姬無雙點了點頭。

「三少爺。」迎面走來一個和姬無雙年紀差不多的少年,朝着姬無雙喊到。

「姜離,哥和你說過了,叫三哥,不準叫少爺」

「三哥」。

「你今天怎麼沒去學堂」?

「我今天上午和父親出去有點事情,回來的時候你已經去了,晚了我就沒有去!」兩人邊說邊走,徑直往後院而去。

這亭長府其實不算太大,普普通通的三進院子,中院住家丁侍女,後院住的姬無雙和姜離的家人,房間夠多,住的很是輕鬆!前院是正堂衙署,是姬無敵辦個公見個客啥的,在這洛亭,也算是豪門大戶了。

進了後院,姬無雙就大聲喊道:「娘,我回來了。」從裡屋走出一個宮裝婦人,髮鬢高挽,面容雍容華貴,慈眉善目。「雙兒回來了,快去洗手,一會飯菜就好。」

二人趁着飯還沒吃,來到後花園的魚池裡,對着魚池打了一個口哨「嗚嗚」,一條青色的魚兒,盪開波浪一個鯉魚躍龍門,高高跳起。

魚兒躍到空中的時候,這時候看清楚魚兒的樣貌了,這可不是一條普通的魚兒,而是一條長着龍的頭,魚的身子的龍魚。姬無雙只是根據他的顏色簡單給它起了個名字,小青。真是簡單又隨意的起名。

「嗷,」一聲奶聲奶氣的龍吟自小青的嘴裏發出,朝着姬無雙吐出一個泡泡。姬無雙朝着小青的嘴裏投餵了一顆果子,這果子好像車厘子般大小,平黎草果,木屬性的靈果,可以改變加強小青的木屬性體質,這小青龍魚可是木水雙靈根有稀薄龍族血統的。

這小青吐的泡泡在姬無雙的面前停住了,在陽光的餘暉下五顏六色,煞是好看。「小青的控水能力又變強了呀!」姜離說到。

「嗯,是的。」姬無雙點頭應和道。小青一口接着平黎草果吞入腹中,一頭紮緊水裡,又嗷嗷叫了兩聲。落水以後又是魚尾一擺,水下升起一股水柱托着小青的身體升到半空,來到和姬無雙差不多的高度,停了下來,朝着姬無雙吐出一個泡泡,這個泡泡朝姬無雙慢慢飛來,越變越大,直到飛到姬無雙的頭頂,小青從嘴中吐出一發水劍,水劍命中泡泡,泡泡爆炸開來,可是並沒有濺到姬無雙身上半點水珠,而是被小青控制水汽變成了一彎小彩虹,小彩虹在陽光餘暉下,五顏六色,真漂亮。

小青的一頓操作,逗的姬無雙和姜離哈哈大笑,姬無雙又朝小青丟了一顆蛇炆無花果,這是顆水屬性的靈果。小青一口吞入腹中,落入水中,歡快的轉圈圈!「走,回去吃飯。」

二人回到後院,待落座以後,姬無雙發現今天的菜式少了點,人也不夠多,問道:「爹爹,大哥他們呢?」

「你爹和你義父陪你大哥二哥出門了,要數日才能回來。」姜離點點頭表示應和。姬無雙的義父叫姜南明,和姬無敵是結義兄弟,生死至交,兩家關係極其友好,姬無雙自然也是認姜南明為義父。

吃飯的期間,姬無雙告知母親,明天學堂不開課,但是他依然要去學堂,因為先生要他明日要陪着去龍馬山,至於他在學堂驚擾課堂,睡覺的事情是隻字不提,這傢伙向來是報喜不報憂的主。

「我兒真乖!」姬夫人誇了姬無雙一句,摸了摸姬無雙的頭。這期間看不見姬無雙有絲毫的不自然,心安理得接受母親的誇讚,臉皮厚的呀。

旁邊姜離自然知道,姬無雙平時在課堂是什麼樣的,嘴角抽了抽,但是在姬無雙的死亡眼神之下,低頭猛扒拉飯菜,「吭吭」好像還是噎着了。翌日,姬無雙早早的吃完早飯,呼喚姜離往學堂而去,今天學堂雖然不授課,但是先生是要求他一起去白馬山的,為啥要我陪着去呢?不會是因為我在課堂睡覺,要懲罰我的把,心裏叨咕着.看來以後還是上課的時候盡量少睡覺,不對是堅決不能再睡覺了,先生已經說過了,再睡覺可是要加倍懲罰的,想想先生的戒尺,可能是專為我留着吧,因為這戒尺很少懲戒別的生員。

二人出了亭長府,徑直往學堂而去,學堂在東北角,亭長府在西南角,途中要經過南市和北市,這洛亭被兩條街道貫穿東西南北,方方正正的一分為四,鳥瞰下去,一個「田」字型。途經南市的時候,還算安全無事,進了東市口,碰見了幾個同齡的孩子,是學堂的生員。

「姬無雙,學堂今天不授課,你們去做什麼去?」

叫張青的生員喊到,這張青是這幾個孩子的頭頭,平時在學堂也是欺行霸市的主,但是姬無雙並不打算搭理他,繼續往前走,「我跟你說話呢,你沒聽見嗎?」張青一聽姬無雙這樣說,一個眼神後面跟着的幾個跟班馬上把姬無雙和姜離攔住了,張青挑釁的說道:「你這學渣,上課睡覺,驚擾學堂,昨日先生沒把你屁股打開花吧!哈哈哈哈,」

其餘生員也跟着哈哈大笑起來,別看姬無雙和姜離自由修鍊小小年紀和姜離已經到達練體開門的境界,可是良好的家教教導,不得欺負弱小,不得惹事生非,不準打架鬥毆,不得……,反正姬家家法森嚴,這姬無雙也從不惹事,甚是低調。其實倒不是怕這張青之流,而是實在是瞧不上眼,我姬無雙雖然頑皮鬧騰,但是我不是欺行霸市,恃強凌弱的人,雖然我搞點惡作劇啥的,不過那都是開玩笑罷了,誰會跟我這樣的帥哥真的生氣呢,嗯一定是這樣的,姬無雙自己對自己強行洗白了一波。

見到張青帶着跟班攔住去路,姬無雙繞開他們接着走,可是這張青本身就是欺軟怕硬的人,見這姬無雙一躲着走,還真的以為是怕了自己,於是膨脹了。這一切都被姜離看在眼裡,見姬無雙不說話也不作聲,就在後面跟着。

「我叫你站住,你沒聽到嗎?」姬無雙無視他。

「上,抓住他。」

跟班們立馬追上去抓住了姬無雙的手,拉到張青的面前,「敢不聽我的話,我打死你。」說完一拳打到了姬無雙的胸口。姬無雙表情誇張的瞪大眼睛,大喊一聲「阿」,還離譜倒退四五步。「疼死我了,姜離他們打我。」

姜離此刻和姬無雙表情差不多,睜大眼睛,張大嘴巴,你一個練體開門的人會被他一拳打的哇哇亂叫,還倒退幾步?你這什麼演技阿。可是姜離並沒有衝上前去,而是愣在原地,他驚呆了呀,可這在張青的眼裡,還以為姜離是嚇傻了,哈哈笑了一聲威脅道:「不想跟着挨揍就站那別動。」

說實話姜離的個子擺在那呢,他也不太想招惹姜離。姬無雙看姜離站着沒動,就催促道:「我挨揍了,重點是他們先動的手!」姜離聽到話都說到這了,於是走上前去,姬無雙居然做出害怕的表情躲到了姜離的身後。這個操作,又把姜離驚呆一波,你的表演真的是優秀呢。

張青見姜離上前,也不算是害怕他,畢竟這邊人多呢,不虛他,一拳打到姜離的胸口,姜離站在那裡,紋絲不動,又是一拳打在胸口,還是紋絲不動,張青有點心虛了,他不怕疼的嗎?大喊一聲,「哈阿」,一拳向姜離打過去,在即將打到姜離的時候,姜離一把抓住了張青的拳頭,張青使勁的往回抽拳,姜離就這樣很輕鬆的抓住張青,任自己怎麼使勁都無法掙脫姜離的手掌。

「你打三哥一拳,打我兩拳,我只還你一拳,你打三哥倒退五步,我也讓你倒退五步,還是你們先動手打人的,到哪都是你們錯在先,我只打你一拳不過分吧。」說完輕輕一拳打到張青身上,張青倒退五步,「阿」!張青疼得大叫一聲,和姬無雙簡直是一模一樣的,神同步,不過他是真的疼的,這還是姜離沒使勁的情況下。看到姜離教訓完,姬無雙才蹦出來大聲對張青說到:「知道我的厲害了把,再招惹我就還打你,」看着哇哇亂叫的張青和呆如木雞的跟班門,姬無雙「哼」了一聲,傲嬌一甩頭,走了。這有演了一波呀!跟班們和張青看在眼裡心想到:「是姜離厲害,又不是你厲害,你牛皮什麼呀,狗仗人勢。」但忌憚姜離也不敢說出來。二人往學堂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姜離心思,三哥演技真好,這三波操作下來,演技直接拉滿了,好厲害!

不一會兒二人來到學堂門口,剛想敲門,先生的聲音在裏面響起,「進來吧,稍等片刻,我馬上就來。」約十吸的時間,先生自後院走出,(學堂是個兩進的院子,前院學堂後院是先生和師娘住的地方,平時生員是不準去後院玩耍的。)肩上背了一個布包,姬無雙見狀立馬上前接過先生的布包,先生見狀滿意的點點頭,尊師重道,不錯。但轉眼就把布包遞給了姜離,姜離二話沒說便接過背包背在肩膀上。先生看着這一切,嘴角抽了抽,想說什麼來着,可是又什麼都沒說,我可是剛剛才在心裏誇你來的,暗嘆一聲「哎」!

師生三人結伴往龍馬上走去,路徑北市,又買了點瓜果水酒,姬無雙都是很勤快的幫先生拎了過去,東西無一例外也都是落在姜離的肩膀上。先生也是見怪不怪了。姜離別看比姬無雙生辰小几個月,但卻是生的人高馬大,身材健碩,小小年紀練體開門,自幼受父親姜南明教導,父親要他做姬無雙最鋒利的矛也是最堅固的盾,而姜離也沒有讓父親失望,當然也沒有讓任何人失望。

辰時三刻,(古人把一天分十二時,一時就是現在的兩個小時,按十二生肖的順序排列,子時是現在的凌晨12點到1點,丑時是兩點到三點,依次類推,到了晚上,7點到9點是一更,10點到11點是兩更。)師生三人來到了龍馬山下的湖泊跟前,姬無雙夢裡經常來的地方,和夢境里的一模一樣。龍馬山並不算太高,兩個小時就爬到山頂,放眼望去,山頂是地勢平坦,方圓大約九十九華里。山頂中間有個平台,平台的前面有一涼亭,先生表情莊嚴肅穆,整理一下衣衫,整了整頭上的混元巾,拂了拂袖子上並不存在的塵土,帶頭往涼亭走去,姬無雙和姜離緊隨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