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簽到成神,女帝老婆從天而降
簽到成神,女帝老婆從天而降 連載中

簽到成神,女帝老婆從天而降

來源:google 作者:江城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准 蕭婉兒

【簽到】+【女帝】+【穿越】穿越成一個小捕快,楊准只想和小丫環安穩生活直到一次上山打老虎,他才發現這個世界原來有妖有魔更慘的是,他撞破妖魔的秘密,妖魔要將他滅口好在,簽到系統及時覺醒」叮,恭喜簽到獲得女帝蕭婉兒「」叮,恭喜簽到獲得洗髓丹,重新覺醒天賦「......簡介短無力,請移步正文展開

《簽到成神,女帝老婆從天而降》章節試讀:

蕭婉兒看到楊准受了重傷,憤怒地轉頭望着那狐妖。

她放下楊准,向狐妖走去。

全身殺氣騰騰。

狐妖看到蕭婉兒過來,滿臉恐懼。

他看不清楚蕭婉兒的修為,不過,他已經感受到那股恐怖的力量了。

他知道沒有辦法逃走。

「為了聖教!」

狐狸大喊一聲,立即引爆血丹。

砰!

一聲巨響。

狐妖那龐大的身體瞬間炸開了,一道巨大血霧向四周快速散開。

蕭婉兒想不到對方會自爆。

當然,區區自爆是沒有辦法傷害到她的。

只是…..

她想到身後的楊准。

她心中大驚,連忙向後倒着飛去,落在楊准身前。

她雙手化掌為指,在身前畫了一個大圓。

隨着她的手指划動,一道可見的光波如盾牌一般擋在她和楊准身前。

楊准震驚地看着身前。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強者。

只見血霧被光波一一擋下,他和蕭婉兒安然無恙。

強。

太強了。

楊准崇拜地看着蕭婉兒。

一時間,蕭婉兒在楊準的眼中變得越來越高大。

蕭婉兒看到狐妖沒了,轉過身,溫柔地看着楊准。

「你別動,我幫你療傷。」

蕭婉兒抱起楊准,一手環抱楊准,另一手拿出丹藥,輕輕放入楊准口中。

然後,她緊張地看着楊准。

楊准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氣流在身體各處流蕩。

突然,他感到異常難受,忍不住吐了一大口血。

「怎麼會怎樣?」

蕭婉兒大驚。

丹藥不但沒用,還加深了傷病。

很快,蕭婉兒看出問題所在。

「原來你沒有修為,怪不得吸收不了這丹藥。」蕭婉兒有些為難,「我身上只有這種丹藥,這可咋辦?」

她咬了咬嘴唇。

只能一個辦法了。

蕭婉兒先服用了一顆丹藥,片刻後,她拔出匕首,在手指輕輕一划。

鮮血瞬間流了出來。

「快吃吧。」

蕭婉兒將手指放到楊准嘴邊,溫柔地說道。

楊准有些感動,又有些猶豫。

想不到對方竟然會用這種方式來救他。

「我保證,這次一定可以的。」蕭婉兒微微笑道。

那微微的笑容如同春風般溫暖。

「謝謝!」

楊准有些咽哽。

他慢慢吸着蕭婉兒的手指。

頓時,一股暖暖的液體流入他的嘴巴。

很快,一股暖流流遍他的全身。

漸漸地,他覺得身體的力量回來了,他身體能動了。

他連忙放開蕭婉兒的手指,從身上拿出一條手帕,將女子的手指輕輕綁好。

蕭婉兒沒有拒絕,靜靜地看着楊准。

她發現楊准不太會綁,手忙腳亂的。

不過,很認真,很用心。

蕭婉兒靜靜地看着,好像回到當初和楊准相遇的情景。

一切都是那麼美好。

可是美好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

那次分別後,他們再沒有遇見。

甚至,她都不知道楊準的真實身份。

如今她已經是皇帝了,而楊准身穿捕快服,應該是一個捕快了。

兩人已經是不同世界的人了。

如果不是她卡在三品修為很久,一直突破不了。

如果不是監正老師讓她離開京城,獨自出去走走,看能不能遇到機緣。

她還真的不知道楊准在安寧縣。

機緣?

她好像想起了什麼。

難道楊哥哥是我的機緣?

可是他明明沒有修為啊。

在蕭婉兒沉思的時候,楊准還在幫蕭婉兒綁手指。

好一會兒,楊准才綁好。

最後還打了一小蝴蝶結。

他滿頭大汗,好像做了劇烈活動。

「好了。」

楊准長舒一口氣,看了看蕭婉兒。

蕭婉兒這才回過神來,收回如火的目光。

她苦笑了一下。

她已經和南景國三皇子定親,下個月三皇子就會來大蕭完婚了,她和楊准已經沒可能了。

她怕留在此處太久,會控制不了自己。

「楊哥哥,婉兒先走了。」

說完,也不等楊准回應。

蕭婉兒立即騰空而起,向高空飛去。

楊准獃獃地看着蕭婉兒的背影。

真美!

正此時,他收到系統提示,攻略女帝進度增加了。

他看了一下系統面板,看到蕭婉兒頭像下方的進度條變為:20%。

奇怪了,我什麼都沒有做啊。

她怎麼自我攻略了?

難道……

婉兒果然對我心動了。

婉兒,等我。

我一定會得到你的。

不過現在,楊准還有一事要做。

他要趕着去搶救劉大彪。

他跑到劉大彪身旁,摸了一下,發現劉大彪還有氣息。

還好!

還能救。

於是他背起劉大彪,準備向縣城走去。

剛走兩步,他發現大狐狸爆炸的位置上有一個小小的布袋子。

他隨手撿起來,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

他打開袋子,發現袋子裏面一片模糊,看不清楚。

他將手伸了進去,發現裏面空間很大。

難道這是傳說中、可以收納很多東西的乾坤袋?

他顧不上研究,將袋子收入懷中,然後背着劉大彪,向縣城方向狂奔。

劉叔,一定要挺住。

嬸子和楚兒妹妹還在等你回家呢。

一定要挺住。

楊准背着劉大彪回到縣城,直接去了回春堂。

縣衙知道此事,連忙派人過來看望。

經過回春堂周掌柜一番治療,劉大彪終於醒來。

「楊准,快走。」

劉大彪醒來,立即大喊。

楊准心裏很激動,想到劉大彪這個時候還想着他的安危。

他緊緊握住劉大彪的手,說道:「叔,沒事了,我們回到縣城了。」

劉大彪認真地看了一眼楊准,又問:「那些妖魔呢?」

「死了,都死了。」楊准說道。

「哦。」劉大彪放下心來。

可是,他覺得不對勁。

「怎麼我四肢沒有感覺了。」劉大彪說道。

他想動,發現動不了。

楊准心裏咔擦一聲,知道大事不好了。

「叔,你別緊張,我問問周掌柜。」他安慰劉大彪。

說完,他走出房間,去找回春堂周掌柜。

「周掌柜,我叔怎麼了?」楊准問道。

周掌柜嘆了一口氣,說道:「恐怕,劉捕頭下半輩子都要躺在床上了。」

轟!

張準的腦袋好像被炸了一下。

他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周掌柜,你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

楊准聲音有些顫抖。

他緊張地在身上亂翻,將身上所有的錢,包括狐狸的乾坤袋都拿出來,塞到周掌柜的手裡。

周掌柜沒有接,連連嘆氣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