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喬小鯉君無謝的小說
喬小鯉君無謝的小說 連載中

喬小鯉君無謝的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醋王首席真難哄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醋王首席真難哄

結婚三年,夫妻不同房。喬小鯉擔心丈夫『不舉』,可丈夫卻將她送到陌生男人的床上……「你丈夫出軌包養情婦,為了跟你離婚,讓你身敗名裂,就送你陪我睡……」君無謝告訴她。「不過既然睡出個孩子,那你就只能改嫁給我!」喬小鯉意外懷孕,被那姓君的強逼改嫁,莫名有種出了狼窩卻進了虎穴的感覺哎。眾所周知君無謝是豪門巨商,手腕狠戾,卻寵妻如命! 展開

《喬小鯉君無謝的小說》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對於沈翹這種投機取巧、意圖攀上高枝兒的女人,夜莫深見的多了。

他倒要看看,這個女人能做到什麼程度。

聞言,沈翹臉色慘白一片。

「做不到?」夜莫深目光沉鬱,單手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小臉,「看來不是我不行,而是你倒胃口得讓人提不起興趣。」

話落,夜莫深一把將她推開。

沈翹身子踉蹌着往後跌去,靠着牆壁,狼狽地看着夜莫深離開。

沈翹望着他的背影,輕咬住自己的下唇。

她是成功了嗎?

她可以留下來了嗎?

一動不動的等了許久,見夜莫深始終沒回來,沈翹長長鬆了口氣,看來她是成功了。

沈翹累得厲害,換下婚紗洗漱後,就沉沉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大早,沈翹就起了床。

她把自己的衣服都搬進了衣櫃里,霸佔了整個房間。

昨晚跟夜莫深說的那麼清楚,他應該是不會來這裡住的,那這個房間都是她的。

沈翹換好衣服下了樓,她有些餓,便直接走到一個女傭面前問道:「你好,請問一下廚房在哪裡?」

那女傭頭也沒抬,直接伸手掀開她:「哪來的女人?別擋道!」

沈翹沒防備,一下子摔倒在地。

女傭趾高氣昂的斜了她一眼,正欲開口嘲諷,目光突然變得敬畏起來。

沈翹只覺一雙溫暖的大手扶住自己,輕輕巧巧的就將她拉了起來。

她回頭,撞入了一雙溫潤如玉的眸子里。

來人穿着一身整潔白襯衣,笑容溫和得如同三月的春風拂面。

沈翹呆了一瞬就反應過來,迅速退後兩步跟他保持距離。

「謝謝。」

「不客氣,弟妹。」

「弟妹?」

「我是莫深的大哥,我叫凜寒。」

夜凜寒朝沈翹伸出手。

原來是大哥啊,沈翹獃獃地伸出手跟夜凜寒握在一起:「你好,大哥。」

聲音有些緊張。

「剛才是傭人的不對,我代她向你道歉。希望你別往心裏去,夜家的人都是很好相處的,我往後會跟她們說明情況。」

沈翹點了點頭:「謝謝大哥。」

這時,一個冰冷的聲音陡然插了起來。

「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

是夜莫深。

夜莫深坐在輪椅上,雙腿上面蓋了一條薄薄的毛毯。

儘管他是坐着,可仍透出幾分君臨天下的氣度來。

夜莫深目光冷如冰刀,直直落在沈翹的身上。

沈翹心虛地低下頭。

等等,她有什麼好心虛的?她只不過是跟他家人打了個招呼而已。

「莫深,難得能在家裡看到你。」夜凜寒微笑着跟夜莫深打了招呼。

而夜莫深依舊一副面無表情的冰冷模樣,只稍點了點頭以作回應。

「那大哥就不打擾你跟弟妹了。」

夜凜寒說著又和沈翹道別道:「弟妹,大哥還要去公司,先離開了。」

沈翹獃獃點頭,目送夜凜寒離開。

正當她準備收回眼神時,就聽夜莫深嘲諷道:「離過婚的女人就這麼饑渴?迫不及待地開始尋找目標了?」

沈翹猛地回過神:「你說什麼?」

夜莫深眼眸深黑,滿臉戾氣的看着她。

沈翹咬住下唇:「我才沒有你想的那麼齷齪。」

「是么?一個迫不及待尋找第二春的女人,真的不齷齪?」

饒是沈翹一向脾氣好,此時也忍不住有些生氣,二婚又不是她想的,嫁給他自己更是被逼的。

她想解釋,但外人在場,而且她說的話夜莫深根本不會信。

沈翹有些泄氣的閉上嘴,不再反駁。

從夜凜寒出現,就一直僵直身體站在角落裡的女傭聞言,這時露出個輕蔑的笑來。

果然是個想攀高枝兒的,也不照鏡子看看,自己配不配。

夜莫深恰好注意到這一幕,他手指輕敲着輪椅把手,看了眼垂着頭的沈翹,忽的對女傭說道:「我請你是來賣笑的。」

那女傭呆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是在說她,當即哆哆嗦嗦的解釋道:「不、不是。」

夜莫深懶得再跟她分辨:「蕭肅,跟管家說,給她結清工資,趕出夜宅。」

「不、不,二少……」

那女傭聞言立時急了,直接就擋在了夜莫深的輪椅前。

夜莫深微微抬眸,只是一眼,那女傭就再不敢出聲,忙讓開了。

等輪椅從沈翹身邊經過,夜莫深忽的開口道:「在我面前裝裝可憐就算了,女傭面前裝可憐,你是想丟誰的臉。」

說完,徑直離開了。

這教訓來得莫名,沈翹心中卻忽的升起一種奇異的感覺。

她,這是被夜莫深維護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