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奇門第一少主
奇門第一少主 連載中

奇門第一少主

來源:外網 作者:楚塵宋顏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楚塵宋顏

華夏第一家族少主,天下第一奇門傳人楚塵,學成下山途中,意外封印了自己的雙魂五魄,當了五年的傻子上門女婿。展開

《奇門第一少主》章節試讀:

眾人傻眼了,當場石化。
都沒想到,楚塵竟然將宋慶鵬最後的一句戲謔反話當真了。
傻子的理解能力,實在有限。
而且,人傻力氣大,一杯酒灌下去,宋慶鵬竟然完全沒有來得及反抗。
眾人的注目之下,宋慶鵬臉色都發白了,胃部一陣翻江倒海,猛地蹲下去狂吐起來。
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就連剛剛那一直挽着宋慶鵬手臂的女孩,這時也嫌棄地後退了幾步了。
喝過這杯百家水的宋慶鵬,女孩想了想,實在太噁心。
這時,宋慶鵬的幾個小夥伴走上來,將楚塵包圍住。
他們知道,宋慶鵬絕對不會放過這傻子。
哪怕是在今晚這個場合下,不狠狠地揍這個傻子一頓,宋慶鵬絕不解恨。
宋慶鵬站起來了,眼眸閃爍着狠光,死死盯着楚塵。
楚塵滿臉憨厚真誠,臉龐還帶着傻笑,彷彿根本感受不到即將到來的危險。
宋慶鵬朝着楚塵逼近。
四周圍靠攏過來的人越來越多了。
剛與楚塵喝了兩杯酒的青年人,也下意識地側臉看過去。
「楚塵,你在作死。」宋慶鵬的神色陰冷至極,他不會想到,自己這輩子最大的恥辱,竟然是個傻子帶來的,宋慶鵬的一身白色西裝,也染上了不少紅酒,看上去猙獰而狼狽。
「怎麼回事?」這時,突然地,身後有一道聲音響起來,隨即人群撥開,幾人走過來,剛剛出聲的正是皇庭酒店的龐經理,葉少皇走在最前。
「葉少。」不少人紛紛開口。
葉少皇走過來,眼眸也一直落在楚塵的身上,嘴角掛着若有若無的笑意。
龐經理走上前去,眉頭輕輕地皺了一下,「這發生什麼事了?」
宋慶鵬深深吸了一口氣,平復自己的內心,看一眼葉少皇,旋即指着楚塵,咬牙切齒地說道,「葉少,是他,在鬧事。」
「今晚是宋三小姐的生日宴,不能讓任何事情影響了宋三小姐的心情。」葉少皇開口了,看了一眼楚塵,淡淡地道,「既然事情是楚塵鬧出,那麼,就讓楚塵道個歉,事情就過了吧,就當給我一個面子。」
聞言,宋慶鵬面容不由得變幻了幾下。
楚塵害他當眾出醜,結果只是輕飄飄的一聲道歉的話,宋慶鵬沒法接受。
可是,葉少皇的面子,禪城,沒幾個人會不給。
宋慶鵬抬起頭,觸碰到了葉少皇的眼神,葉少皇視線輕輕地一眯,神色抹過了一絲玩味。
宋慶鵬瞳孔輕微地一縮。
以他的實力,根本沒有資格與葉少皇相提並論,進不去葉少皇的圈子,然而,就在近段時間,葉家與宋家有合作的項目,恰好正是葉少皇負責,宋慶鵬見過葉少皇幾面,而且,基本上都是葉少皇向他了解一下關於宋家的事情,尤其是……宋三小姐。
楚塵,是宋三小姐的丈夫。
葉少皇沒有幫助楚塵的理由,那麼,只有一個可能,葉少也希望可以通過這個道歉,羞辱楚塵。
借他之手。
宋慶鵬回頭看着楚塵,已經心中有數。
邁步走向楚塵,緩緩地說道,「楚塵,聽見了嗎?今天是給葉少一個面子,你過來,跪下道歉吧。」
話語一落,圍觀的人目光再一次落在了楚塵的身上。
跪下道歉。
這宋家的傻子女婿,會聽話嗎?
楚塵的面容掛着淡笑,走上了兩步,「我跪下嗎?」
宋慶鵬冷笑,「不然是我?」
宋慶鵬觸碰到楚塵眼神的瞬間,突然想到了剛才喝百家水的畫面,面容驟然地一變,下意識後退了兩步。
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不少人都在疑惑地看着他了。
宋慶鵬更是感覺到惱怒,他竟然被個傻子嚇出了陰影了。
深吸了一口氣,宋慶鵬的眼眸閃過了一道兇狠,「跪下!」
「宋慶鵬,你有什麼資格讓他跪下。」
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來。
眾人側目看去。
眼神下意識地閃過了一道亮光。
擁有着仙子般的絕色,一身長裙勾勒出完美的身姿,在人群中走出,猶如仙花綻放,散發出迷人的光彩。
宋家三小姐,宋顏。
宋顏走來,身後跟隨着宋秋。
宋秋看一眼宋慶鵬,白色西裝上面染着的紅色污跡,不由得愣了下。
他以為宋慶鵬在欺負楚塵,可眼前的一幕,更像是楚塵欺負了宋慶鵬。
宋慶鵬看見宋顏,內心發怵,沒有了底氣。
宋家人都知道,楚塵是個傻子,平日里,宋家人沒少拿這個傻子女婿來取樂子,然而,沒有人敢在宋顏面前肆無忌憚欺負楚塵,畢竟,楚塵和宋顏是名義上的夫妻,而且,宋顏也一直都在保護着楚塵。
今晚此刻,也不例外。
宋顏直接站在了楚塵的面前。
她沒有去問楚塵什麼,五年了,沒有人比她更了解楚塵,他說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可宋顏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宋慶鵬這些人,又欺負楚塵了。
宋慶鵬的神色變幻不定,目光帶着求助地看向了葉少皇。
葉少皇的神色淡定自若,朝着宋顏含笑示意,「宋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宋顏回應點點頭。
「慶鵬,怎麼回事?」宋秋問。
宋慶鵬眼眸狠狠盯了羅峰一眼,「他趁我不備,灌我喝了一杯酒。」宋慶鵬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還感覺到自己的胃翻滾了幾下。
就連宋顏也都意外地回頭看着楚塵。
五年來,楚塵一向都是罵不還口,打不還手。
今晚竟然對宋慶鵬動手了?
看着楚塵臉龐的微笑,宋顏眉頭一擰,面無表情看着宋慶鵬,她還是不信楚塵會對宋慶鵬動手,「他是你姐夫,敬你一杯酒怎麼了?」
宋慶鵬啞口。
他不敢在宋顏面前說出百家水的事情。
「楚塵,跟我來。」宋顏沒有再多說什麼,都是宋家人,在這種場合下被人圍觀,太過丟人。
楚塵緊跟在宋顏身後,離開了宴會廳。
不少的目光都在注視着兩人離開的背影,神情各異。
宋慶鵬的眼帘深處閃過不甘。
今晚的恥辱,不能就這麼算了。
「鵬少,來日方長。」一人走到宋慶鵬的身旁,低聲說道,「宋顏不會一直都在這傻子身邊。」
宋顏帶着楚塵來到了酒店二樓的小型會議室。
楚塵的目光一掃,再加上身後已經追上來的宋秋,宋顏的一家幾乎都到齊了。
父親宋斜陽,母親蘇月嫻。
宋顏在宋家排行第三,兩個姐姐都坐在蘇月嫻的身邊,坐在對面西裝領帶,氣宇軒昂的兩名男子,正是宋顏的兩位姐夫,都是禪城富商之子,門當戶對。
宋秋是宋家這一點唯一的男丁,他走到宋斜陽的身邊坐下,冷笑了一聲,看着楚塵,「今晚長臉了,會給慶鵬灌酒了,還當著葉少的面。」
「葉少皇?」宋斜陽的眉頭一皺,目光看過去,半會,說道,「顏顏,你坐。」
楚塵站在宋顏的身後。
他倒是習慣。
五年來,但凡有這種家庭會議,他都只能站在宋顏的身後。
「楚塵,你也坐。」宋斜陽道。
宋顏的神色微微詫異。
這可是五年來從未有過的待遇。
楚塵倒是沒想太多,拉開了宋顏身旁的一張椅子坐下。
宋斜陽將面前的那一份文件夾,扔到了楚塵的面前。
「還會寫自己的名字吧。」
宋顏將文件夾打開,上面一頁紙,離婚協議書。
宋顏的臉色下意識地蒼白了一下,內心深處彷彿被什麼撞擊了一般。
五年前,她是非常抗拒的,可一切為了家族。
五年來,她和楚塵朝夕相處,雖是言語上交流不多,可楚塵的存在對於宋顏而言,漸漸地成為了習慣,突然間看見這份離婚協議書,宋顏有種難言的感覺。
她本該很期待這一天到來,還記得五年前,父親就跟她說了,五年時間,很快就會過去。
一晃眼,這天,到了。
她的內心深處,竟然有了一絲的捨不得。
不過,宋顏自然也心裏明白,她是不可能跟着楚塵過一世的。
人生的路還很長,不舍,也得舍。
宋顏看了一眼楚塵,楚塵的臉龐還掛着微笑。
或許,迷糊的一生,什麼也不知道,也挺好。
宋斜陽看了一眼時間,「還有一個小時,時間一到,就讓楚塵簽字吧。」
這時,會議室大門敲響,宋儒海走進來,「家主,羊城來的貴賓,已經到了。」
「好。」宋斜陽第一時間站了起來,流露出喜意,「我們馬上過去。」
宋斜陽迅速離開,很顯然,宋儒海口中的羊城貴賓,對他而言非常重要。
楚塵的目光則是落在了那一份協議書上。
被鎮魂符封印了五年,一朝醒來發現自己竟已多了個老婆,不過,現在看來,他和宋顏之間的夫妻關係,只剩下一個小時了。
宋家,要棄婿。

《奇門第一少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