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青春無敵:我在深圳打工的日子
青春無敵:我在深圳打工的日子 連載中

青春無敵:我在深圳打工的日子

來源:google 作者:遇見小刀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荷姨 都市小說 陳炳文

高三那年,我獨自一人來到深圳打工誰的青春不曾迷茫?誰的青春不張狂?那些事、那些人、那些曾在我生命中出現過的女孩!展開

《青春無敵:我在深圳打工的日子》章節試讀:

小玲嚇得魂飛魄散,臉色卡白,一邊拚命躲,一邊眼淚嘩嘩流。

想着小玲對我的關心,我火一下子上來了。

媽的,挨千刀的王組長,不單單糟蹋了荷姨,現在還想糟蹋小玲。

小玲是黃花大閨女,絕對不能讓人渣王組長得逞。

想罷,我也不管那麼多,直接拿板磚狠狠砸窗戶。

砸了一塊板磚怕不夠,我一連砸了好幾塊板磚,然後撒腿就跑。

王組長不是神仙,這般地動山搖陣勢,他也怕了,罵罵咧咧走了。

過了好一會,小玲滿臉淚痕出來了。

我趕緊迎了過去。

「小玲,沒事吧?」

我小聲問道。

「謝謝你,炳文。」

小玲見到我,驚魂未定的情緒瞬間平復下來。

「謝我什麼?」

我裝作一臉不知情道。

我救小玲,不是為了圖報答,就是看不慣王組長在宏泰電子廠胡作非為。

再一個,我第一次進宏泰電子廠打工,也就荷姨和小玲對我真心好,眼下小玲有難了,我肯定要幫忙的。

「炳文,你不要裝了,那幾塊板磚絕對是你砸的。」

小玲一臉感激道。

「小玲,板磚上又沒有寫我的名字,你怎麼知道是我砸的?」

我故意問小玲。

「炳文,我雖然比你大不了多少,可是,我初中畢業就來宏泰電子廠打工了,宏泰電子廠這些人,什麼德行?我會不知道?他們巴不得看西洋景,怎麼可能會救我?你不一樣,雖然你只是宏泰電子廠普工,可是,你一身正氣……」

小玲一邊說,一邊痴痴看着我,看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個……也沒有你說的那麼好了,我就是看不慣王組長鬍作非為。對了,小玲,你家到底出什麼事情了?居然找王組長,他可是電子廠有名的色鬼!」

我下意識問道。

自從我來電子廠那天起,小玲天天有意無意對我好,不是給我買早餐,就是送零食,我早就把小玲當成自己最好的朋友了。自然而然,我對小玲家裡發生的事情很關心。

「沒事的,炳文。」

小玲眼神閃躲道。

我不是傻子,小玲這般表情,已經很明顯的說明,她家發生事情了,而且是大事。

要不然,小玲怎麼可能冒着危險去找王組長。

在宏泰電子廠,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王組長是一個人渣色鬼!

「小玲,如果你把我當朋友,你就不要見外,有什麼事情,儘管說出來,我能幫多少是多少。」

我一臉誠懇道。

小玲聽我這麼一說,再也憋不住了,直接撲在我懷裡哭了起來。

我被小玲哭的是手足無措,我從農村來深圳,闖蕩了一個月,也算是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就是怕女人哭。

尤其是小玲,我見猶憐的廠花眼淚嘩嘩,我心都要碎了的感覺。

「小玲,別哭,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說出來,我多多少少幫一點。」

我一邊說,一邊撫摸着小玲後背安慰她。

「炳文,謝謝你的關心。不過,這件事,你還是不要管了。」

小玲深呼一口氣,把眼淚吞了回去,然後沖我勉強笑了下。

「小玲,你這是不相信我啊。難不成,我在你心目中,就只是一個一無是處的電子廠普工嗎?」

我故意激將小玲道。

「炳文,你千萬不要誤會,我真不是這麼想的。哎呀……還是說吧,要不然,讓你誤會也不好。是這樣的,炳文,我爸爸在山裏面幹活,從樹上摔下來了,借了兩萬的手術費,現在他們催我爸還錢,人家好心好意借的手術費,拖着不還,良心上過不去。可是,我手上又沒有那麼多錢。我原本想着王組長能幫一點忙,哪知道,他是一個人渣……」

小玲一臉憂鬱道。

「兩萬塊錢,不多,我幫你想辦法借。」

看着小玲一臉無助模樣,我實在於心不忍。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難題攬了下來。

就沖小玲這一個月來有意無意對我的好,值得我豁出去幫她。

「什麼?你幫我借兩萬?這……這絕對不行,你跟我一樣,也是農村來的,上哪去借那麼多錢?」

小玲拚命搖頭道。

「小玲,你忘了,荷姨在宏泰電子廠還是挺有人脈的,借個兩萬塊問題不是很大。」

我寬慰小玲,實際上,荷姨那邊一分錢都難借,因為荷姨本身也缺錢。

不過,我現在想不了那麼多,我只想讓小玲不那麼痛苦。

「這可以嗎?」

小玲心動了。

「當然可以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荷姨可是我爸的乾妹妹啊。有這層關係,我讓她去借兩萬塊,應該問題不是很大。」

我趁熱打鐵道。

「可是,我跟你就只是同事關係,讓你幫我兩萬塊的大忙,合適嗎?」

小玲小心翼翼道。

「合適,當然合適!你我都是打工仔,應該守望相助。好了,就這麼定了,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我去荷姨那邊商量一下借兩萬塊的事情。」

我故作鎮定道。

實際上,慌得不行。

兩萬塊,對於有錢人來說,不算多少錢。可是,對於農村出來的打工仔來說,無疑是天文數字。更要命的是,要是短時間弄到兩萬塊,簡直比登天還要難。

小玲走之後,我沒有急着回荷姨租的出租屋,我去宏泰電子廠不遠處的一個地下**找濤哥。

深圳電子廠附近,地下**特別多,都是打工仔去玩的,有玩小的,也有玩大的。

我認識的幾個老鄉,就是因為在地下**賭博,不單單把好幾年的辛苦錢賭掉了,老婆也跟人跑了。

濤哥是我老鄉,關係還算不錯,他在地下**看場子,一個月能賺不少。

我想法是,找濤哥借兩萬塊。

「炳文,咱們是老鄉,按照道理來說,你不要說借兩萬,就是借五萬,我也會借給你。可是,不瞞你說,我就是看着光鮮拉風,實際上錢沒有多少。這樣吧,我借你兩千,隨便什麼時候還都可以。」

濤哥愣了一下,然後一臉尷尬解釋道。

「濤哥,你之前不是跟我說過,看**很賺錢的嘛,還讓我也過來看場子,怎麼積蓄這麼少?」

濤哥是我老鄉,我也不顧及那麼多,心裏想什麼就問什麼。

「哎呀,炳文,你不是這一行的人,自然不知道這一行的事情。這麼說吧,看**,的確能賺不少錢,可是,卻很難存到錢。方方面面需要錢,比方說,泡妞,請手下小弟吃飯,有時候自己也賭兩把……我還算好的,每個月還能存下幾千塊錢。」

濤哥繼續一臉笑意解釋道。

「原來如此,那個……濤哥,你經歷的事情比我多,能不能跟我說下。在深圳,有沒有幾天時間賺幾萬的那種事情,我現在急需錢……」

我一臉認真問道。

「什麼?幾天賺幾萬?炳文,你小子是不是想錢想瘋了?深圳的確是遍地是黃金的地方,可是,即便是撿黃金,也要彎腰啊。幾天幾萬?怎麼可能有這麼好的事情?要是有這麼好的事情,我還在地下**看場子?」

濤哥嘲笑我道。

我也不生氣,濤哥是我朋友,嘲笑幾句沒事。再一個,濤哥完全有理由嘲笑。正常工作,還就真不可能幾天幾萬。

「謝謝你啊,濤哥,是我太想當然了。」

自嘲笑了下,我準備離開。

「等一下,那個……你是不是真的想在短時間內賺幾萬塊?」

濤哥若有所思喊住了我。

「不瞞濤哥說,老家那邊出了點急事,需要兩萬塊……」

我沒有把小玲的事情說出來,要是把小玲的事情說出來,濤哥絕對會笑死我,非親非故的,給一個廠妹借兩萬塊,這不是腦子進水了嗎?

「我突然想起來了,正道賺不了快錢,咱們可以走偏門啊……」

濤哥一臉深意笑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