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連載中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來源:google 作者:喵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越澤 慕憐雪 現代言情

五年前,她被閨蜜算計,失去清白,自毀嗅覺……五年後,她攜萌寶強勢回歸,虐渣狠踩白蓮花卻不料想,小包子抱緊男人的大腿,一口一個爹地叫的開心阮棠恨鐵不成鋼,「你爹地的墳頭草都和你一樣高了,不許胡說!」韓逸辰:……展開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章節試讀:

簽合同,交房照,蓋公章。

因為價低,又有買家大手筆一次性付清,下午錢就到了賬。

她拿着錢去醫院交慕俊偉的住院費,好在來得及時,只是骨折,保住了那條胳膊。

只是自從賣了房子後,爸爸就沒再和她說一句話。

晚上,爸爸和慕俊偉在病房裡住,她一個人坐在走廊的長椅上,不自覺抬頭看了好幾眼。

小懿就住在頂層。

她想去看看他,也不知道那些人有沒有照顧好他。

他是不是……快醒過來了?

她還是沒能忍住,偷偷跑了上去。

她繞過值班護士的巡邏,進了小懿的病房,小心翼翼的將門關好。

小懿躺在病床上,胸口淺淺起伏着。

見他嘴唇乾得起了皮,她習慣性的從旁邊拿過杯子,用棉簽蘸着水塗在他的嘴唇上。

反覆幾次後,她將水杯放在一邊,用力將手心搓熱,輕輕抬起他的胳膊做着簡單的按摩。

這些事情,三年如一日的重複,早就變成習慣。

估摸着時間差不多了,她又偷溜出病房,好像從未來過。

第二天一早,墨越澤還沒起床,便接到醫院的電話。

「墨少,小墨少的情況不太好,恐怕……您還是儘快來醫院一下吧!」

他趕去醫院的時候,VIP病房的門緊閉着,谷瀟瀟正蹲在地上一個勁兒地擦眼淚。

「小懿怎麼了?」

谷瀟瀟緩緩起身,帶着哭腔答話。

「今天一早我就過來照顧小懿,誰知道我一進病房,就看見心跳監護儀不對勁……叫來醫生才發現小懿的呼吸機被拔了……」

所以,不是意外,是人為?

墨越澤皺緊了眉頭。

「去查查都有誰進過小懿的房間。」

醫生剛好從病房出來。

「幸好這次搶救及時,但是小墨少還是要在ICU里觀察一個晚上,這次是萬幸,下次……」

簡默調來的監控錄像上,把慕憐雪鬼鬼祟祟的樣子拍得一清二楚,鐵證如山!

墨越澤看着,只覺無比刺眼。

明知道弟弟是他的命,為什麼要這樣做?

你無情,就不要怪我趕盡殺絕!

「把慕憐雪出去陪酒的照片送給她媽媽好好欣賞欣賞,她哥慕俊偉這些年寫下的欠條都送去給她,讓她連本帶利的還回來!」

墨越澤冷言交代簡默,黑眸眸溫驟降。

……

慕憐雪無處可去,在醫院的長椅上睡了一夜。

好不容易捱到了天亮,她拿着錢去了**,給慕俊偉擦屁股。

「五十五萬,連本帶利都在這裡。」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可這幫人的無賴還是讓她大開眼界。

自從昨天見到了她的模樣,這群人晚上做夢都是把她壓在身下好好疼愛的場景。就算見到了錢又怎樣?

人,也得留下!

老大衝著手下使了個眼色,悄無聲息地把大門落了鎖,然後蹲下身子從包里拿出兩沓錢,丟在她面前。

「哥哥知道你缺錢,這些錢你拿回去救急,你付點兒別的利息就行。」

說著,兩個小弟一左一右,把她架了起來。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慕憐雪並沒有掙扎,眼神平靜得嚇人。

「來之前我就報了警,用不了五分鐘他們就會趕到。」

老大瞬間急了,抽出隨身帶的軍刀架在她脖子上,「你這個臭婆娘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老子可不是被嚇大的!大不了拉你一起陪葬!」

說完,他就示意小弟帶她一起走。

慕憐雪淡淡的笑着。

「我手機設置了自動發送,如果我失蹤了,你們所有人的照片都會發送到警方的手機上。」

「你們……還有三分鐘的時間逃跑。」

看着那些人倉皇離開的背影,。她鬆了口氣,拍了拍身上的灰。

走在路上,身子輕快了許多。

手機震動了兩下,是陌生號碼。

「慕憐雪小姐,您父親出車禍了,目前已經送到中心醫院搶救……」

手機倏地掉落在地上,她拼了命的往中心醫院跑,耳邊只能聽見呼嘯的風聲,還有自己劇烈的心跳聲。

不可能!爸爸怎麼會……

到搶救室門口的時候,她的衣衫都濕透了,緊緊貼在身上。

燈。

啪地,滅了。

「非常抱歉,病人送來醫院的時候已經沒了生命體征,我們儘力了。」

很快,爸爸就被推進了停屍間。

穿制服的人送來慕楓生前的遺物,慕憐雪蹲在地上悉數打開。

離職通知。

陪酒艷照。

慕俊偉賭博的欠條。

……

不過一個星期,她離了婚,爸爸媽媽離開人世,房子賣了,她的家徹底散了。

只剩下她一個人。

慕憐雪走進樓梯間,數着一節一節台階,爬上天台。

此刻,墨越澤站在病房外,靠着牆壁抽煙。

簡默匆匆趕來:「慕小姐……她爸爸出車禍沒了,三天前,慕小姐的媽媽也……失足掉河去世了……」

三天前?是他收到離婚協議的那天?!

墨越澤下意識地按滅了煙,轉頭看向樓梯間門上的玻璃。

剛剛……他好像看見了慕憐雪的身影。

那麼熟悉,剛才他偏偏沒在意。

他呼吸一滯,瘋也似的朝天台沖了過去!

那道背影就坐在天台的圍欄上,雙腿自然垂下。

墨越澤突然啞了嗓子,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巨大的開門聲引起了慕憐雪的注意,回頭看去,眼底掠過墨越澤時,微微一愣,隨後笑容淡淡,移開了目光。

「別過來,我真的會跳下去。」

她移着身子,從坐姿改為站姿,腳後跟緊挨着邊緣,面向墨越澤。

「墨越澤,如果我死了,你會原諒我嗎?」

她牽起淡淡笑容,只是眸中再無光芒,只有一片死寂。

「慕憐雪……」

到嘴邊的話硬生生的咽下去。

「別以為你從這兒跳下去就解脫了,你欠我弟弟的早晚都要還給他,他還沒醒,我不准你先死!」

慕憐雪的笑容不變,相反,笑的越來越溫柔。

「我很喜歡小懿,從來都沒有做過傷害他的事情。那天明明我一整天都和小懿在一起,他卻變成了植物人,我沒有辦法解釋。所以你不信我,我不怪你。」

「馬坤宇和我從小一起長大,但我和他之間什麼事情都沒有。那天同事聚會我喝多了,不知道為什麼會睡在他的房間,可酒店的監控錄像卻拍下我自己走進他房間的,我沒證據證明那個時候我神志不清。所以你不信我,我不怪你。」

「從我們在一起,我就沒有問過任何有關墨氏的事情。馬坤宇在墨氏工作也是發生了他轉移公司財產被發現後我才知道,可是那些單據上都有我的簽名,又是一件我沒辦法解釋的事情。所以你不信我,我不怪你。」

「可……我沒有家了,不是你害的,卻是因為你。」

「下輩子,我一定不要愛上你。」

她的嘴角浮現出一抹輕鬆的笑意。

「再見了,墨越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