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秦薇淺封九辭
秦薇淺封九辭 連載中

秦薇淺封九辭

來源:外網 作者:秦薇淺封九辭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秦薇淺封九辭 都市言情

薇淺絕望的癱坐在地上,稚氣未脫的小臉一片煞白,顫抖着小手緊緊的抓住母親的袖子,顫着聲音央求:「媽,求求你別把我交出去!」尖酸刻薄的婦人毫不留情的甩開她的手:「你不陪黃總,你姐姐出國留學的學費誰來交?」「可我也是你的女兒,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你怎麼能為了姐姐,將我賣給一個又老又丑的男人!」秦薇淺委屈。胡美鳳冷笑:「婉兒才是我的親生女兒,你只不過是路邊撿回來的野種,養着你就是為了賺嫁妝給你姐姐補貼家用。」「齊子衡那個窮光蛋能有多少錢?只要能讓婉兒出國留學,別說是讓你賣身展開

《秦薇淺封九辭》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秦婉兒在帝業集團外求了半天也見不到封九辭本人,就在她絕望之際,酒店前台的電話讓她陷入恐懼中。

秦婉兒開車前往聖德酒店。

門鈴聲打破房間內的平靜,正美滋滋疊着小衣服的秦豆豆好奇的衝著衛生間叫:「媽咪,有人按門鈴。」

秦薇淺沒聽清,秦豆豆就自己跑去開門,看到門外的人他傻眼了,這不是白天婚禮上那個壞女人嗎!

秦豆豆不知道她為什麼會來,猛地想把門關上,秦婉兒迅速將門擋住強勢推門而入,還很粗魯的將地上小小一團的小奶娃提起來。

「媽咪,救我。」秦豆豆被抓疼了,揮舞着雙手掙扎。

從衛生間出來的秦薇淺看到這一幕,迅速衝上來:「放開豆豆!」

「豆豆?怪可愛的名字,可惜,出錯了娘胎。」秦婉兒冷冽一笑,掐住秦豆豆的脖子,目光隨即變得狠厲起來。

「你幹什麼,放開他!」秦薇淺停下腳步,厲聲命令。

秦婉兒提着秦豆豆走進屋子,坐在椅子上,掐着他的手一直沒移開,「聽說你在查五年前的事?」

「這跟你沒關係。」秦薇淺冷着臉。

秦婉兒手心抓緊,腿上的小奶娃痛得慘叫,她輕笑:「滾出雲城,今天的事我不再追究。」

「我們的事跟孩子沒有關係,你先鬆手。」秦薇淺見豆豆哭得眼睛都腫了,眉頭皺的緊緊的。

秦婉兒低頭盯着懷中的小孩:「跟他沒關係?要不是這個賤種,我或許還會放你一條生路。」

「你什麼意思?」秦薇淺疑惑。

秦婉兒冷艷一笑,嫉妒的眼中燃燒着瘋狂的火焰,但被她藏得很深:「你走不走?」

「我不走,我為什麼要聽你的?五年前你們母女兩害我害得還不夠?」秦薇淺真的沒見過這麼惡毒的女人。

她找孩子父親怎麼了?

秦婉兒憑什麼攔着她?

秦婉兒也不想跟秦薇淺廢話,「很好,你不走,那孩子也別想帶回去。」

她抱着秦豆豆往外走,把豆豆嚇壞了,紅着眼眶大喊「媽咪救我」,秦薇淺想衝上去搶孩子,卻被秦婉兒的助理攔住。

「你們要幹什麼,放了我兒子!」秦薇淺着急的說。

秦婉兒很嫌棄的看了懷中小奶娃一眼,警告她:「你不走,我就讓他永遠消失!」

「你瘋了!」秦薇淺怒斥。

「你大可試試!」秦婉兒勾了勾唇,轉身離開。

豆豆見媽咪被一個男人攔住,使出全身的力氣想跑過去找秦薇淺,卻被秦婉兒死死的拽着,他生氣的說手:「壞女人,放開我,我要我媽咪。」

「小朋友,不乖的人是要被扔進小黑屋的。」秦婉兒臉上透着幾分惡毒。

豆豆掙扎的更厲害了,脖子都被勒出了紅痕。

秦薇淺根本靠近不了豆豆,怕掙扎的豆豆被秦婉兒弄傷,紅着眼睛說:「豆豆乖,先跟她回去,過幾天媽咪再來接你。」

「我不,我就要和媽咪在一起。」豆豆叫得聲音都啞了。

「想和你媽咪在一起就跟她一塊離開雲城。」秦婉兒說完後對助理命令:「看着秦薇淺,不準讓她踏出房門一步,她願意離開雲城再通知我。」

不耐煩的提着秦豆豆離開酒店,隨手扔進后座里。

秦家。

胡美鳳正因訂婚的事情愁的的茶飯不思,打了半天電話也聯繫不上秦婉兒,看到她的車子回來了,急忙跑了出來。

「女兒,你可急死媽了,好好的婚事怎麼搞成這樣,封九辭那邊解釋清楚了嗎?」胡美鳳話剛說完就被旁邊的小孩嚇了一跳:「哎呀,這小孩哪來的?」

秦婉兒厭惡的將秦豆豆扔到沙發上,說:「秦薇淺生出的野種。」

豆豆小臉氣鼓鼓的:「你才是!」

秦婉兒居高臨下的看着他,嘲諷:「你媽咪以前在夜店坐台陪男人睡覺,你就是她那個時候懷上的野種,還有臉在我的訂婚典禮上鬧,你媽賤,你也賤。」

豆豆小小的身子僵住了,他從來沒聽過這麼惡毒的話,心被刀子狠狠的滾了幾下,很難過,可小小的他還是堅強的擦掉眼角的淚說:「我不是野種,我有爹地的。」

「哼。」秦婉兒冷哼一聲:「媽,把他關樓上,哪也不准他去。」

胡美鳳把豆豆關起來後下樓問秦婉兒:「那小孩真的是秦薇淺生的?」

「除了她還有誰!這個小賤貨居然懷了九辭的孩子,還養了這麼大,早知道當初就不該留着她。」秦婉兒攥緊手心。

胡美鳳如雷轟頂,頹然欲倒:「你說什麼?那是……封家的孩子?」

「對。」秦婉兒嫉妒的發狂。

她用六年的時間編織一個騙局,好不容易碰上封老夫人逼婚,封九辭不得已才和她訂婚,實際上,這幾年裡封九辭根本沒有碰過她!

如果讓封九辭知道秦薇淺才是當年那個女孩,還懷了他的孩子,秦婉兒如今的地位就保不住了!

決不能讓封九辭知道孩子的存在!

秦婉兒目光狠毒,正準備商量如何處置秦豆豆,秦家的守衛卻慌慌張張跑進來:「不好了大小姐,齊子衡過來了。」

秦婉兒正煩着,聽到齊子衡的名字頭都大了。

六年前,齊子衡還是秦薇淺的男朋友,秦婉兒怕他破了秦薇淺的身,賣不出好價錢,就以秦薇淺的名義狠狠羞辱了齊子衡並順手將禮金卡掰斷!

誰知齊子衡扭頭就從一窮二白的窮小子變成赫赫有名的齊氏企業繼承人,這幾年動不動就跑來秦家要人。

秦婉兒都怕他了!

「他來幹什麼?把門鎖住,不准他進……」

話沒說完,一名英氣無比的男人闖了進來,直奔秦家客廳:「鎖什麼?淺淺在哪?」

秦婉兒迅速將人攔下,冷臉說:「秦薇淺不在我這裡,這是我家,請你出去。」

齊子衡目光銳利的看着秦婉兒:「她去過你的訂婚宴,人肯定在這裡,你最好乖乖把人交出來!」

秦婉兒攥緊手心,聰明如她,又怎會看不出齊子衡是在威脅她?

當年的羞辱隨着時間的增長讓齊子衡對秦家恨之入骨,今天不把秦薇淺交出去很難脫身。

秦婉兒有了想法:「秦薇淺的確不在這,但,她的兒子在。」

「她有孩子了?」齊子衡震驚。

秦婉兒故作苦惱:「是啊,當年她嫌你窮,執意要做黃總的女人,但黃總已經結婚,秦薇淺只能躲起來做小三,你要恨就恨秦薇淺,跟我沒半點關係。」

《秦薇淺封九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