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全家穿越後,頂流爸媽鹹魚崽
全家穿越後,頂流爸媽鹹魚崽 連載中

全家穿越後,頂流爸媽鹹魚崽

來源:google 作者:莫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汪寧淵 現代言情 莫仔

【無cp+慢節奏】汪寧淵一覺起來發現自己成了三歲半的小屁孩,不僅如此,爸爸媽媽也跟着穿來了!在原主的提示下,汪寧淵發現這個世界並不簡單……不過沒關係,這些通通與她無關!她要做的只是挑戰前世想做的事,其他的交給身為主角的爸媽就好了!汪寧淵:我就喜歡鹹魚的生活(=゚ω゚)ノ展開

《全家穿越後,頂流爸媽鹹魚崽》章節試讀:

汪寧淵假裝忘記自己手中有喇叭,假裝小聲的說話,總算是把場面掰回來了。

母上大人讓我社死,我沒辦法報仇,就只能找你啦。汪寧淵心中笑得很賊,面上卻一臉正直乖巧,瞪大圓眼睛,「抱歉」地說:「呀,我忘記手裡有喇叭啦!」

導演:我特么謝謝你哦◉‿◉

「好了好了,大朋友小朋友們都靜一靜,」導演假裝沒聽到,拍拍手,指揮着大伙兒安靜下來,看着一臉歉意的小朋友,在心裏感嘆了下這孩子真乖巧,愈發期待她的表演,「我們丟丟小朋友要表演節目啦。」

……我還以為大家能忘了這一茬呢。汪寧淵想。可惜是福還是禍,是禍躲不過,沒辦法,汪寧淵快速地在腦海里想了想自己前世聽過的相聲段子,突然有了主意。

「那…那我來一段快板書怎麼樣?」汪寧淵心一硬,豁出去了,「快板我不會,所以我拍手打節奏,這一段可長了!」

這孩子還會這個?

副導演:完了完了,我們綜藝最終還是要成為喜劇一家人嗎?

汪寧淵伸出雙手打着節拍,眼一閉心一橫,開始大聲說:「高高的山上兩間房,我這個小段——就這麼長!」

這下子整個大巴里瞬間安靜了。

「好!」又是歌后的兒子在捧場,「丟丟妹妹再來一段!」

「再來一段!」小跟班也說。

「……」汪寧淵傻眼了,求助地看向汪乾鴦,卻發現對方依舊躲開視線,又看看導演,卻被誤以為她還想表演,於是她只能再來一段:「有一個老頭編草鞋,這個小段——就這麼絕!」

還好我以前看得多!汪寧淵暗暗慶幸。

一說好,小孩子趕緊跑下去,回到座位上坐好,生怕被那個小子再一次起鬨再來一段。

那樣子的話她真的要哭了。

導演沒反應過來旁邊的小孩子已經跑下去了,在副導演瞪了他一下後,他就直接讓歌后向天歌的兒子弄了上來:「下面有請剛剛最開心的小朋友登場,大家鼓掌!」

汪寧淵立刻鼓了起來,要大聲有多大聲。

向天歌的兒子也就上來了,自來熟的揮揮手,接過喇叭,說:「左邊的朋友們大家好!」

然後向右邊揮揮手:「右邊的朋友們大家好!」

「我是小獅子!今年六歲了!我的媽媽叫向天歌!下面由我來給大家背一首詩!大家掌聲歡迎!」小獅子昂首挺胸,那叫一個神氣,都不需要導演主持了,自己直接把流程說了下來。

於是導演只能帶頭鼓掌。

「咳咳咳,我開始啦!」小獅子不知道從哪裡學來的清喉,四不像地咳了幾聲,開始背詩,「鵝鵝鵝——曲項——向天歌!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在最後撥清波三個字的時候還舉起右手斜向上指去,整一個詩朗誦的形態。

「這臭小子。」向天歌感覺自己拳頭硬了,她愛人孫天宇趕緊安撫她。

汪乾鴦拍拍女兒的頭,湊進來說:「這孩子絕對是故意的,嘖嘖嘖,你看他故意提他親娘的模樣。」

其實汪寧淵在想,要是小獅子先表演,我就要表演唱小燕子。這樣一家人都尷尬了。

「確實。」汪寧淵心裏想的當然不能說出來,只能點點頭,默默看向了這位名叫向天歌的歌后。真慘。她眨眨眼睛。

向天歌注意到了,也眨眨眼睛。一大一小隔着寧昭燕就這麼對視。

寧昭燕:……

「還是你家閨女乖啊。」向天歌對寧昭燕說,下意識忽略了汪寧淵坑爹的那一幕。

「哈哈,你家小獅子很活潑,多好啊!我還巴不得我家閨女能學學你的兒子,活潑一點,這樣才有朝氣嘛!」寧昭燕是個自來熟,管他是什麼身份什麼樣的人,她都能聊起來,你不得不承認,這種天賦真的很讓人羨慕。

「哪有,我們家就應該你家的學習……」

「哪有啊哈哈哈……」

緊接着就是武打明星武虎和他愛人李麗麗的小兒子貝貝了,貝貝小朋友才四歲,走起路來那叫一個端莊,和他爹武虎的氣勢截然不同。

「我叫貝貝,今年四歲了,我的爸爸會打架,我的媽媽會舞蹈,我會彈鋼琴。希望能和你們成為朋友,謝謝大家!」說完鞠了一個躬,看向了扶着他的導演叔叔。

終於來了個正經的小孩了!導演覺得有點感動,頭頂的毛髮好像都能長出來了不少。

「貝貝小朋友要表演什麼才藝呀?」導演用着半像不像的夾子音,哄着小朋友。

「我不是小朋友,我是小王子。」貝貝糾正了對方話語里自己不滿意的地方,然後才點點頭,說:「我…我要唱兩隻老虎!」說完還看了眼自己的爸爸。

「兩隻老虎兩隻老虎跑得快~跑得快~」貝貝邊唱歌邊搖頭晃腦,做出老虎的樣子。只是他手上的喇叭不允許他像個王子,倒像個路邊雜耍拉人的。

於是寧昭燕和向天歌又把目光轉向了下一個受害者:武虎。滿身肌肉的漢子此刻臉都黑了。

寧昭燕默默想:還好我女兒三歲半的芯子里有個十八歲半的靈魂。殊不知,女兒只是開場害羞,根本沒想到。

汪寧淵:想不到吧哈哈哈哈哈

然後就是小公主娜娜了。

汪寧淵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覺得她像迪斯尼動畫片的小公主:**嫩的蓬蓬裙,又卷又蓬鬆的頭髮,大大的眼睛櫻桃小嘴,最後頭髮上還有一個小皇冠。

和她一比,白色短袖搭配藍色背帶褲的汪寧淵就是個假小子。當然了,如果要他們兩個換一換打扮,汪寧淵絕對不樂意。

她討厭穿裙子。

「我是娜娜~今年五歲了~」娜娜一隻手拿着喇叭,一隻手擺出了個「五」,「我、我是小公主喲!」然後普普通通但非常可愛地唱了一首「世上只有媽媽好」。

娜娜的聲音細細柔柔的,引得在場猛男虎軀一震,只恨自己生了個皮猴。

汪寧淵:為什麼我沒有這個效果?

果然,導演的聲音更加溫柔了,溫柔到噁心的程度,讓在場的成年人都覺得雞皮疙瘩起來了。

彈幕上更是一片【導演你怎麼了啊!導演!快停下來啊!】的彈幕海。

介此,四個小孩表演完畢,也因為導演的溫柔和小獅子的皮,一車的人破冰直接完成,開始聊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