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入道歸墟
入道歸墟 連載中

入道歸墟

來源:google 作者:西北一玄豬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雲瑤 洛紫霄

大輪迴劫——無盡虛空永夜將至,天道順演,自無鴻蒙初開至今,已輪轉過三個中輪迴劫,當今正處於最後一個中輪迴劫,過了此劫將萬物歸塵,世間一切物質都將不復存在,哪管你是仙帝、神帝、聖帝亦再劫難逃而這一日,於某仙域境之內,竟有人參透了事關大輪迴劫的無上秘辛「無字」秘辛現世,引起大因果,引發諸天巨大異像,一時間驚天動地無量諸天億萬眾生,各境域大能,仙王、神王、聖王,皆伺機而動,都想得那無上秘辛,尋求那最後一線生機,獲取真正的永生之力,故事便由此開始......展開

《入道歸墟》章節試讀:

「這……這是哪裡?是九幽冥府嗎?」

紫霄環顧四周,漆黑無比,萬籟俱靜,沒有一點聲音,安靜的讓人發慌。

唰!

驀地,眼前閃現一個赤色光球。

耀眼的光亮打破黑暗,赤色光球繞着紫霄旋轉。

「內丹被強行抽出體內,內丹碎裂,奇經八脈錯亂……」

「氣血逆行,不出五日必暴斃而亡!」一個男子低語道。

聲音是自神秘光球發出,紫霄聽聞先是吃驚不已:

「什麼?不出……五日暴斃而亡?」

「如今大仇未報,蒙受不白之冤,怎能死去?」

紫霄雙拳緊握,咕噥自語,過了片刻回歸平靜,緩緩鬆開雙拳。

「呵,不死又能怎樣?我一個破功的廢人,如何……」紫霄自我嘲笑道。

赤色光球再次環繞着紫霄旋轉,邊「嗖嗖」地轉邊打量着紫霄。

「嗯,雖說內丹被毀,不過……也不是沒有希望!」

聽說希望二字,紫霄心底已然熄滅的種子,再次萌芽復蘇,蠢蠢欲動。

「前輩,你是說,我……我還有希望?」紫霄又驚又喜,甚是激動地凝視着旋轉的赤色光球問。

「嗯,不過這條路卻是異常艱辛,你如今肉身體魄太弱,待你可力舉千鈞之時再來找我吧!」

聽聞之此,紫霄暗淡無光的雙眸再次閃現點點星光,又重新燃起雄雄鬥志:

「力舉千鈞是嗎?這條路縱使再難,再艱辛,我也走下去!」

「秦賀溪,你給我洗好脖子等着,有朝一日定叫你血債血償!」紫霄鬥志昂揚,雙拳緊握,十指骨骼「咔咔」作響。

「多謝前輩指引,還未請教尊姓大名?」

赤色光球陡然怔住不動,瞬間變的忽亮忽暗起來,不住喃喃自語:

「問的好,尊姓大名?我是誰?」

「額!我是誰……」

砰!

驀地一下,赤色光球頃刻間炸裂,分散為七個顏色各異的小光球,極速圍繞着紫霄旋轉。

一邊旋轉一邊不停的重複着:

「我是誰?這是哪裡?」

再看那七個環繞的光球,居然顯現出了碎片影像。

某處閃耀着複雜符紋的結界之內。

唰!

一道耀眼光芒突破結界,迅速擴向無垠天際。

轟隆隆!

隨後便傳來一聲震聾發聵的巨響。

光芒一閃即逝,聲音響徹雲霄,音波驚天動地。

畫面一轉,展現眼前的是一座氣勢雄偉、巍峨壯觀、金碧輝煌的大殿。

大殿寶座之上端坐一人,看不清楚面容,只覺威嚴無比。

殿下兩則站着身着甲胄,威風凜凜的將領。

眾人似是被方才的巨響所震驚。

遽然間,畫面消失不見,周圍再次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紫霄的心境被這些奇異的畫面打亂,努力地思考着:

「這……可是前輩殘存的記憶嗎?」

就在此刻,光球再次閃現出一幅畫面。

只見一身着金色甲胄的將領祭出一條金晃晃蒸騰着火焰的繩索,正在追逐一物。

畫面一轉,紫霄不禁叫出聲來:

「啊!那……那不是……」

原來金晃晃燃着火焰的繩索,正在將一赤色光束鎖起來。

千鈞一髮之際,天降異色,叆叇蔽日。

眼見驚現萬道光芒,光芒背後竟打開一條通道。

「倏」地一下,赤色光束極速竄入通道內。

很快,萬道光芒便消失不見。

至此,閃現的碎片畫面亦戛然而止,周圍一切都回歸平靜。

「這……這位前輩究竟經歷了什麼?」

「想必是其記憶有所缺失吧!」

七色光球再次快速旋轉起來,並伴隨着刺耳的自語尖叫聲。

「我是誰?我是誰?」

……

「柳公子,你快醒醒啊!」雲瑤呼喊着。

紫霄的身體由內向外不時轉變着不同的顏色。

驀然間,紫霄似乎聽見了有人呼喚自己,逐漸有了意識。

眼前的七色光束慢慢消散,四周的無盡黑暗亦消失不見。

紫霄陡然間睜開雙眸,身旁的雲瑤被嚇一跳。

「柳公子,你……你醒啦,我還以為你……」

紫霄對着雲瑤淡淡一笑,隨後長吸了一口氣,說道:

「我做了一個夢,一個很真實的夢。」

紫霄講述着夢中所見的碎片畫面,突然間,他的面龐扭曲起來。

「唰」地一下,站起身來。

紫霄眉頭緊鎖,強忍劇痛,發出一聲悶哼,額頭瞬間滲出冷汗。

只見紫霄體內有七個光點在亂竄,自上而下,遍布全身。

紫霄遍地翻滾,疼痛難忍。

雲瑤亦不敢近前,於一旁焦急地等待,雙拳緊握,掌心中滲出汗來。

過了許久,光點終於不再亂竄,全部聚集到紫霄眉心之處,竟然形成一個火焰形的印記。

隨後紫霄長吁一口氣,便暈厥了過去。

「洛公子,洛公子……」雲瑤輕扯紫霄衣袂呼喊道。

「額……」紫霄緩緩睜開雙眼,「我……還活着?」

「洛公子,你可醒了,你沒事吧?」雲瑤驚訝地審視着紫霄。

「方才,你的身體內有幾個光點在遊走亂竄,我生怕你與那些人一般。」

「實在抱歉,嚇到姑娘了,方才姑娘說那幾個人怎麼了?」

雲瑤搖搖頭,嘆了口氣:

「雖說他們做盡壞事,可還是有些可憐,他們被你體內的赤色光束瞬間秒殺。」

「已化為煙塵消散四野啦!」

「這……」紫霄甚感詫異,快步前往不遠處,查看山妖和那兩名弟子的落。

眼前是一個深逾數丈的巨大溝壑,四周還有零星的未燃盡的樹枝。

紫霄沿着燒焦的泥土外圍找尋了一周,只發現疑似那兩名弟子的道袍一角和幾縷未燒盡的綠色毛髮。

「福禍兩相依,這——便是你等想要的天降機緣嗎?」紫霄意味深長地搖頭嘆息道。

「咦!洛公子,你的腿傷痊癒了。」雲瑤驚異地發現,紫霄先前被金鑲玉竹刺傷的雙腿居然恢復如初,沒留下絲毫傷跡。

雲瑤不說,紫霄居然未曾察覺出來。

不只是雙腿,後背和**入竹針的十指以及身體其它部位所受的傷皆已完好如初。

「這……這是怎麼回事?」紫霄自已亦深感詫異。

紫霄喜出望外,馬上席地而坐,運功調息。

氣運周身,雙拳緊握,緩緩站起身來,興奮地說道:

「我……我的奇經八脈居然,居然打通恢復正常了。」

「奇經八脈復原,莫非……」

紫霄懷着無比忐忑的心情,他想知道破損的內丹是不是也恢復如初。

只見其屏氣凝神,盤膝而坐,氣運周身。

驀地,紫霄劍眉深鎖,只覺胸中似烈火灼燒一般,隨即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看來是我太心急了,內丹還處於虛無之態,無法凝聚成形。」

「即便如此,我亦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我……不再是一個殘廢了。」

「力舉千鈞是嗎?磨鍊肉身是嗎?我一定要重塑內丹,一定!」紫霄右拳緊握,眸中閃現出異常堅定的眼神。

「洛公子,你的額頭,多了一個紅色印記。」雲瑤一抬頭,猛然看見紫霄眉心的火焰形印記。

紫霄伸手摩挲,印記略微凸起,還有些許火辣刺痛感。

「我也不知道此為何物,想必於我來講算得上是幸運之物吧!」紫霄略感欣慰地道。

「多謝柳姑娘搭救之恩,如今我可以護送姑娘你回家了。」

「公子哪裡話,我雖說救了你,方才於危難之際公子將我護於身後,也救了我,我們算扯平了。」

雲瑤黛眉微微上挑,粲然一笑。

「柳姑娘,此地非久留之地,你的腳傷要不要緊?」紫霄俯身查看雲瑤受傷的腳踝。

紫霄為其脫下鞋襪,見其腳踝處有一條很深的傷口,正有鮮血流出。

「還好沒傷到筋骨,姑娘且忍耐一下。」

紫霄找遍全身,由於此次是被趕出「天玄派」,身上除了一柄佩劍,竟未帶一瓶療傷丹藥。

驀然間,紫霄摸到了一個小玉瓶,拿出來一看,不禁暗暗神傷:

「啊,這……是那日被逐出山門前,蔓菁師妹偷偷交給我的止血靈藥? ”

紫霄嘴角流露出一絲淡淡地憂傷,仰望蒼穹自語道:「謝謝你,蔓菁師妹!」

隨後取出些玉瓶中的灰色藥粉。

將藥粉慢慢地塗抹在女子的傷口上,當真是很神奇。

方才還在流血的傷口,瞬間止血不說,傷口居然在慢慢複合恢復。

「公子,您這是什麼靈丹妙藥?」雲瑤好奇地詢問。

「竟有如此功效?居然可以這麼快恢復傷口?」

紫霄一面幫其包紮傷口,隨即說道:

「此乃我派,」紫霄停頓了一下,「哦,我已被逐出門派了,是『天玄派』至寶,名叫止血生肌散。」

「可在短時間內讓傷口癒合,不過要完全修復還需要七八天時間方可。」

「並且這段時間不可用力過度,尚需靜養。」

雲瑤羞赧地點點頭,低語說道:

「嗯,多謝公子。」

驀然間,一陣細風襲來,將雲瑤所蒙紗巾吹落,絕色傾城之貌顯露無疑。

只見其皓齒明眸,膚如羊脂,一雙靈動的明眸,目含秋水,似是會說話一般正凝視着紫霄。

一顰一笑,風華絕代,紫霄竟看的有些發獃。

「洛公子……我們該出發了。」雲瑤喊了好幾聲,紫霄這才回過神來。

「額……好,出發,出發。」

二人徒步前行,從正午時分走到了日落西山。

天色漸晚,又無客棧,兩人來到一個背風的巨石後面暫歇,紫霄尋了些木柴。

將火堆生的很旺,木柴燃燒的「噼啪」作響。

月光如水,繁星閃爍,皎潔的月光散落在雲瑤的臉上。

微風拂過,及腰的三千烏黑亮麗的青絲隨風微微飄散,更顯柔美,嫻靜。

想是二人都太過疲憊,不多時,都倚靠着巨石睡著了。

這邊秦賀溪見二人許久未有消息,便親自尋至赤色火焰墜落的巨大溝壑處。

看着兩弟子殘存的道袍一角和綠毛山妖幾撮毛髮,不禁眉頭緊鎖。

「莫非讓這殘廢逃脫了不成?不可能,他內丹明明被毀。」

凝視着眼前的巨大溝壑,秦賀溪陷入了沉思:

「這……溝壑絕非偶然出現,以防生變,想來要加緊謀劃我的計划了。」

只見其眸中閃過一絲寒光,隨後便迅速消失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