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山河劍心之我是晏無師
山河劍心之我是晏無師 連載中

山河劍心之我是晏無師

來源:google 作者:禁忌殘虹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晏無師 遊戲動漫 禁忌殘虹

重生魔君,攪動風雲此時距離與魔門宗師崔由妄決戰之期僅剩兩年不過目前需要解決的還是眼下的問題——自己這個前身之前四處作死,眼下不少人都想要他的命機緣巧合下偶遇的遊方道士,為他打開修仙世界的大門且看他如何重煉本心,修得飛升展開

《山河劍心之我是晏無師》章節試讀:

經過十幾天恢復,謝陵傷勢基本痊癒。

原主似乎很防着他,任憑他如何試探保證,除了教他這具身體原本就有的武功之外,很少告知其他事。

所以他到現在對一切事情都是一知半解,雲里霧裡的。

不過東邊不亮西邊亮,既然從原主這裡得不到什麼有用的信息,那就換個人試試。

這段時間謝陵明裡暗裡向方清玄打聽了不少事,然而方清玄彷彿初出茅廬的小年輕,一問三不知。

如果真要問謝陵有什麼收穫,那就只是適應了這個時代的生活方式。

方清玄自稱是道士,常年雲遊四海,居無定所。

這話聽着雖不假,但一個道士,卻不用貧道自稱,渾身打扮也看不出道士的樣子,整個人都矇著神秘的面紗,令人捉摸不透。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居然看不透方清玄的修為,這就離譜。要知道以這具身體的武功可是能夠排進天下十大高手行列的。

一個武功可能比他還高的人,卻從未出現在武林排行榜中,不得不令人好奇。

正好這天方清玄外出,於是他悄悄跟在後面,企圖窺破這人深淺。

為免自己被發現,謝陵刻意斂去氣息邁着小碎步跟在後面。

方清玄看似走的不快,與街邊行人沒什麼兩樣,然而只要稍不注意,他整個人就沒影了。

謝陵最後不得不運用輕功登高望遠來觀察他的方位,才不至於跟丟。

方清玄一路出了城,來到城郊河邊一塊空地上,開始舞劍。

他足尖輕點,便已踏上水面。隨後揮動手中之劍,接連舞出數百招劍式,天地之氣彷彿都為之牽引。

劍氣縱橫,飛落如雨,令人目眩神迷。最後他以一招「劍盪八荒」收尾,劍之所至,天地失色。

河水颯颯作響,似在回應他的劍氣。

輕輕一躍,他重新落回地面,隨手挽了一個漂亮的劍花,收劍而起。

謝陵躲在一棵樹後悄悄觀察,方清玄舞的招式暗含太極兩儀,四象八卦。

最後那招「劍盪八荒」,是道家祖師李耳所創,顧名思義就是以劍御氣,滌盪四周,方寸之內,片甲不留。

沒有高深至極的內力,根本無法駕馭,是以道門中鮮有人用此劍招。

照這麼看,方清玄說自己是道士,這個身份應該不會有假。

謝陵沉浸在思索之中,略微分神,氣息紊亂了片刻。但僅僅這片刻,他的存在便被察覺。

「何方道友不請自來?」聲音如雷貫耳,穿過數重林木在他耳邊迴響,十分清晰。

見被發現,謝陵也不再藏着,一個閃身出現在空地上。

方清玄頗有些驚訝:「謝郎君,這麼巧?」

「咳咳,只是路過。」謝陵假意咳嗽幾聲,企圖掩飾。

也不知信了沒有,方清玄淡淡嗯了一聲,移開目光不再看他。

經過幾天相處,謝陵算是大致了解方清玄了。

此人溫和的外表下藏着一顆淡漠的心,每每找他套近乎,往往說不了幾句便要冷場。

然而這次方清玄卻主動開口詢問:「你要走了?」

養傷這段日子,謝陵思前想後還是打算先回日月宗熟悉情況,再開展下一步計劃。

跟着方清玄的目的,一則打探他的底細,如果不對勁自己在城外就可以立刻跑路。

二則自己也順路回宗。

不過事實證明,方清玄確實沒有異常。想到自己與他素不相識,卻能伸手搭救,不求分毫報酬。

從袖中摸出一張令牌塞在他手中:「家中尚有事,方兄有空便來鄴城尋我,我請你喝酒。」

方清玄凝眸端詳,黝黑令牌上寫的是「晏」而不是「謝」字。

略有疑惑,抬起頭謝陵人卻已不在,不知跑到哪裡去了。

沉吟良久,還是將令牌收起,也不回客棧,轉身朝東邊一座山走去。

……

日月宗在北魏文成帝時期由出身關東望族清河崔氏的崔彧創建。

宗門選址在鄴城北郊,建成之時皇帝亦親臨慶賀,為此地命名為「鳳麟洲」。

崔彧天賦異稟,自創出多部武學功法,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宗內人人習練的《鳳麟元典》了。

《鳳麟元典》大圓滿是第十重,從宗門建立到現在,也只有崔彧一人達到這境界。

不過能達到第四重,就可以算是江湖的一流高手,晏無師之前便是憑藉剛剛突破第八重的實力擊殺了同等段位的高詩。

第二任宗主崔由妄是崔彧的侄子,一身武功得叔父真傳,七十歲《鳳麟元典》就達到第九重。

雖然之後未能寸進,目前仍舊位列天下第三,與祁鳳閣、狐鹿估齊名。

雖然晏無師沒將一切全盤告知,謝陵還是從打聽到的消息中有了重大發現。

按照時間線,晏無師為了脫離日月宗,三十五歲就會和崔由妄決鬥。

而他現在已經三十三了,也就是說距離決戰之期只剩下短短兩年。

若是什麼都不做,那麼謝陵就會面臨和原來的晏無師一樣的命運——落敗負傷,閉關十年。

雖然這樣也不是不可以,畢竟閉關之後自己武功就是天下第二的水準,僅在一人之下。

但重活一世,總不能比原來的晏無師差呀!如果順着劇情走,他重生的意義又是什麼?

別看崔由妄現在將西邊周國的事務交給晏無師打理,那都只是表象。

魔門向來翻臉比翻書還快,隨時都能在背後捅你一刀,崔由妄這麼做很可能只是忌憚晏無師的武功,想要暫時穩住他。

所以現下最迫在眉睫的問題就是,他該怎麼面對即將到來的大戰?

帶着這樣的疑問,他並沒有回日月宗,而是先到晏無師在鄴城的住所「晏府」了解情況。

晏府的管家是他的親傳大弟子邊沿梅。

邊沿梅今年十五歲,是原主五年前在幽州收的徒弟。雖然他根骨只是中人之質,《鳳麟元典》不過練到第二重。

但幼年嘗遍人間冷暖,學會了一身察言觀色,細緻入微的功夫。其人也忠心侍師,將府邸打理的井井有條,待人接物從無差錯。

至於二弟子玉生煙,原主臨走時打發他去別莊閉關突破,想來過不了幾天也該回來了。

雖然謝陵回府沒有提前通知,但邊沿梅接到傳訊很快就趕了過來。恭恭敬敬侍立在一旁,等候他的吩咐。

初次見面,謝陵對這個行事沉穩的弟子很是滿意。

柔聲問道:「我走的這段日子,宗內沒有什麼事吧?」

邊沿梅答道:「弟子一直留意着,沒有什麼動靜。倒是宗內最近似乎很忙碌,說今年是宗門建立的第一百年,宗主欲舉辦盛大宴會慶祝。」

頓了頓又道:「師尊不必為這等瑣事煩擾,以往都是由弟子幫忙處理的,這次也一併交給弟子吧。」

在回鄴城的路上,謝陵初步計劃好了兩件事。

微微一笑,上前扶起邊沿梅告知自己計劃的第一件事:「好徒兒,為師要為你舉辦一場冠禮。」

「要給我舉行冠禮?可弟子今年才十五,會不會早了點?」邊沿梅有些疑惑。

謝陵: 「雖然男子一般二十歲行冠禮,但凡事總有例外嘛。周文王十二歲而冠,徒兒你現在都十五了。再說為師收你為徒時未曾舉辦收徒大典,心裏實在過意不去,不如藉此次機會,一齊補上。」

邊沿梅仍有些摸不着頭腦:「師尊好意弟子怎敢推辭,可為何突然要給弟子舉辦冠禮?」

謝陵哈哈大笑:「這話問的不錯,沿梅你覺得為師人緣如何?」

邊沿梅略有猶豫:「挺好的……」

謝陵嘖嘖兩聲:「沿梅你這話就不誠實了,為師現在可謂是形單影隻,孤家寡人,無依無靠啊!」

邊沿梅:「……」

謝陵繼續道:「所以要改變這種現狀,為師必須做點什麼,不然以後被人陷害,連個幫忙的都沒有。」

邊沿梅恍然大悟:「弟子明白了,您是想借這個機會和同門修好,而弟子的冠禮正好能幫上忙。」

謝陵欣慰點頭,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心,一點就通。宗門成立百年慶典在九月,現在還早。當務之急,就是要讓自己「洗白白」。

於是對邊沿梅說起第二件事:「冠禮定在四月舉行,現在你去庫房找一樣東西,明天我帶上去見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