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閃婚嬌妻:總裁爹地,寵不夠!
閃婚嬌妻:總裁爹地,寵不夠! 連載中

閃婚嬌妻:總裁爹地,寵不夠!

來源:外網 作者:阮喬封御琛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阮喬封御琛

五年前,阮喬被渣男賤女害得家破人亡,毀了容貌流落街頭。最後倒在血泊中,失去了腹中寶寶。所有人都以為阮家大小姐已經不在人世,而見到滿是鮮血的空蕩病床,封御琛瘋了般要整個海城陪葬……五年後,阮喬以最耀眼的身份歸來,虐渣路上被一大一小纏住。小萌寶眼淚汪汪抱住她的大腿:「媽咪,你不要念念了嗎?」 海城最權勢尊貴的男人,目光深情,強勢擁她入懷:「寶貝,連我也一起不要了?」 阮喬:「什麼情況,你們哪位?」 後來,阮喬成為封家少夫人,封御琛寵妻入骨,陪她打臉復仇、高調寵妻! 人人都說阮喬不要臉、是靠當死去的阮家...展開

《閃婚嬌妻:總裁爹地,寵不夠!》章節試讀:

烈日當頭,阮喬艱難扶着懷孕八月的肚子站在顧家門口。
「你們讓開,我有很重要的事找顧業。

「顧先生吩咐了,他不見外人的。

「可我不是外人,我是他的未婚妻啊。

阮喬心急如焚,不顧保鏢阻攔,抱着肚子在顧家外面凄聲大喊。
「顧業,阮家出事了,現在只有你能幫我……就算是看在寶寶的的份上,你出來見我一面!」
她肚子里懷的是顧業的骨肉,看在孩子的份上,阮喬相信他不會袖手旁觀,任由阮氏集團覆滅的。
「叫什麼?是哪條狗敢來顧家門口鬧?」不屑的女聲從別墅里傳來。
緊接着,走出來一個穿着紅色性感睡衣,妝容艷麗的女人。
「阮玉?」
阮喬睜大眼,意外看到自己的繼姐從未婚夫家走出來。
阮玉是繼母十幾年前改嫁帶進阮家的孩子,名義上也是阮家的女兒。
在繼母唆使下,她處處跟阮喬作對,兩個人關係一向都很惡劣。
她記得,顧業跟繼姐阮玉根本就不熟的,為什麼她會出現在顧家?
阮玉斜眼打量她,陰陽怪氣的笑出聲:「哎呦,我當是誰啊,原來是聞名海城的阮氏大小姐啊。
不過,阮氏都快沒了,現在該叫你喪家之犬了吧。

阮喬沉聲質問:「你,為什麼在這裡?!」
「我在這,那當然是因為阿業他離不開我,要我留下來過夜的啊。

阮喬微怔,「你跟顧業,你們兩個……」
阮玉得意炫耀:「想不到吧,他早就和我在一起了。

她示威般撫摸衣領大開的睡衣,鎖骨處露出幾枚深色痕迹,分外刺目。
阮喬被那些痕迹刺到,咬牙厲聲:「不,我不信,你這個賤人,挑撥離間的事你在阮家做的還少嗎?我還懷着他的孩子,他不會這麼對我的。
我要見他,我要聽他親口跟我說明白!」
「顧業,你出來!!」
「你罵誰賤人?」阮玉眼神一狠,突然上前,伸手一把狠狠推向阮喬。
阮喬沒料到她這麼惡毒,猝不及防的向後跌倒,直接滾落下台階。
懷孕八月的肚子直接重重撞向地面。
「好疼……」
她眼前一黑,差點昏厥。
一股猩紅溫熱,順着大腿緩緩流下,浸濕她的長褲。
血……
阮喬抱住劇疼的肚子,又慌又怕,大口喘着氣,沖保鏢求助。
「快,快叫醫生,救救我……」
阮玉嗤笑:「救?他們才不會救你呢。

果然,保鏢們冷漠的別開頭。
阮喬臉色跟紙一樣蒼白,冷汗滲出來,顫聲:「你敢傷了顧業的孩子,他絕不會放過你的。

阮玉嘲笑道:「哈,你不會真的以為這孩子是顧業的吧?肚子里懷着野男人的的種,還敢找上顧業?他可巴不得你肚子里的野種快點死呢!」
「什、什麼?」
「你還不知道吧?八個月前,皇爵酒店阮家壽宴,那一晚阿業他可是整晚都跟我在一起。

「那杯阿業端給你的酒,滋味很好吧,哈哈哈。

阮喬內心彷彿被閃電擊中,僵直在地。
那杯酒,她喝了之後就醉到。
那晚的男人,不是顧業嗎?
淚瞬間湧出來,阮喬撐着地面凄聲大喊:「不,你胡說……這不可能的!」
阮玉大笑,享受着阮喬的痛苦。
覺得這樣還不夠。
她俯身湊到阮喬面前,聲音輕輕的說:「不過,還是要謝謝那個野男人。

「要不是以為你有了阿業的孩子,阮天成那個老不死又怎麼會因為急着想抱外孫,就對阮氏集團放了權。

「這樣我才有機會完全得到集團啊。

「老東西臨死前,還抓着我的手死不瞑目呢,哈哈哈哈。

阮喬豁然睜大眼睛,渾身都在發顫,眼瞳深處是震驚與洶湧恨意。
「是,是你,爺爺他……他居然也是你害死的?!」
「阮玉,你好狠毒啊,你這條毒蛇,我要殺了你!」
崩潰的阮喬爬起來,憑空生出一股力氣。
帶着同歸於盡的絕望,朝阮玉撲去。
阮玉大驚,飛快的朝後躲。
還是被阮喬的指甲抓到了,側臉划出一條細小的指甲血痕。
她一向愛惜自己的容貌,眼神瞬間陰沉,咬牙切齒抓住阮喬的頭髮朝地面撞去。
「嘭——」
「賤人,你敢劃我的臉!你去死吧!」
阮喬發出痛苦悶哼,再也無力反抗。
惱羞成怒的阮玉跟瘋了一樣,按着阮喬的頭一下下砸向堅硬地面。
直到阮喬嬌俏明艷的臉,變得血痕累累。
趴在血泊中幾近昏迷。
阮玉發泄後,丟垃圾般將阮喬扔開,陰聲對保鏢吩咐。
「還不趕快把阮氏股份轉讓協議拿來,讓這個賤人簽了!」
保鏢抓着阮喬的手,藉著滿地的鮮血,在一份文件協議上,摁下了一個鮮紅指印。
阮喬無力的睜開眼睛,是滿目的模糊紅色,阮玉猖狂大笑的臉。
她好恨!
好恨啊……
小腹處驟然傳來劇烈的宮縮跟墜疼。
阮喬蜷縮着,極力抱住肚子,在血泊中陷入無邊黑暗:「寶寶,誰……能來,救救,我的寶寶……」

《閃婚嬌妻:總裁爹地,寵不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