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深海流浪者
深海流浪者 連載中

深海流浪者

來源:google 作者:鹿游天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荊軻 駱佳雲

五百年前,一艘觀察者飛船在結束對藍星的觀察作業後,順手擄走了幾千土著作為這一次觀察作業的「結論」這些人兜兜轉轉,分分離離,經過幾代人的努力,終於成為了星際公約承認的公民他們一直沒有忘記故鄉,也一直在尋找母星蹤跡直到有一天,他們接到了一個賞金任務獲得了一顆宜居星球新的紀元到來了展開

《深海流浪者》章節試讀:

宇宙總是處於寂靜無聲的狀態中,如同一張巨網,等待着有緣人的到來。

空間壁壘掀起波瀾,空間破碎,三艘機械系的戰鬥飛船結束躍遷到達了推演既定的位置。

「立刻開始工作。」

三艘飛船都是由科爾瓦克斯人親自駕駛,三艘B級戰鬥飛船立刻按照之前劃分好的區域開始布置,大量的無人機從飛船中飛出。

開始布置下一張巨網,等待着獵物的到來。

宇宙很大,空間跳躍後,落點的十萬平方千米的範圍內都是脫離躍遷之後,飛船可能降落範圍,這些範圍務必要全部覆蓋,不留死角。

無人機不停的釋放着干擾器,爭取將區域內的死角全部覆蓋。

科爾瓦克斯不惜血本都要將那一艘逃逸的飛船留在這裡。

飛船上的智械們,已經全副武裝,時刻準備着戰鬥。

······

「還有五分鐘,我們要脫離躍遷位面了。」

老十和老A兩個人都在指揮室等待着五分鐘後的事情。

身後的隊員們開始從自己的座位上起身,做着最後的準備工作,他們已經聽從指揮的安排,在戰鬥位置上等待着命令的下達。

窗戶外各種絢爛的顏色如同不斷流逝的時空長河,他們見慣了這種精美的場景之後,反而開始好奇,這些如同流星一般不斷划過的色彩是不是真實宇宙中那一顆顆的星球。

宇宙中的語言和他們所熟悉的話語不同,當第一代的異象人被帶回宇宙中心後,近乎是被各個宇宙種族當成某種珍稀的動物圈養起來。

在發現他們有着高度的智慧後,開始探究他們的文明,結果在發現只不過是一些還未走出星球的土著之後,便放棄了對於這個未知文明的探索。

並將他們扔到了救助所中,於是乎第一代異象人成為了奴隸,靠着出賣自己的身體,來 苟延殘喘,但也算是一條出路,異象人們慢慢的在宇宙中存活下來,並且不斷的繁衍生息。

直到科爾瓦克斯和吉克族的那一場大戰。

大戰之後,讓宇宙中的各個帝國都開始重視法律法規,以及各個種族之間的矛盾。

伴隨着越來越高的呼聲。

奴隸法案被廢除了。

藉此廢除奴隸法案的契機,異象人才獲得了宇宙公民的權利,成為了帝國承認的種族之一。

然後慢慢的進入到帝國的各個方面,憑藉著較小的體型和較為靈敏的身體,讓異象人成為了負責情報偵查工作或者特工工作的首要人選之一、其次就是服務業。

但~~

即便如此,他們也是被剝削的對象,是社會的底層人士。

他們沒有種族天賦,不能像吉克族那樣有着過人的天賦,不能像科爾瓦克斯擁有悠久的壽命,甚至不能像普通種族一樣,有一些特殊的本領。

他們只能掙扎在社會的底層,而上層的貴族更是對於這些低級種族有着生殺之權,即便是殺死,最多是賠付些錢。

帝國不養廢物。

後來「天庭」的創始者從帝國叛出,帶着一幫親朋好友逃至三個帝國邊緣的三不管地帶,成為了一隻流浪的星際海盜。

然後就慢慢的成長發展起來。

成為了帝國的邊境上較為活躍的海盜團體之一。

現在這是他們成立至今,遇到的最大挑戰。

中控室內。

所有的模塊都已經在運轉過程中,現在要將一個新的模塊加入其中,難度不亞於將凍得硬邦邦的冰塊無聲無息的嵌入到燒紅的鐵塊中。

難度之大,超乎想像。

老七小心翼翼的開始嫁接模塊,直接將模塊安裝進去是不可能做到的,他需要將模塊放置到那些沒有連接飛船模塊系統中預熱,將模塊運行至隨時都可以啟動的程度。

然後通過拆解模塊和更換模塊系統的方式,儘快的將手中預熱的模塊直接一步到位。

模塊運行會產生巨大的熱量,原本應該靠不斷運轉的冷卻系統將這些熱量排走,但現在 冷卻系統被老七關閉了,因為冷卻系統帶來的噪聲,會影響自己聽力,讓他聽不到模塊鑲嵌 落位的生產,繼而影響操作。

身體的防護裝置也被關閉,只剩下應急維生系統那不斷閃爍的紅燈,提示老七的身體承受 熱量已經接近極限。

或者說,應急衛生系統的極限早就被衝破了,但老七卻還在努力工作。

不過這些都是一個後勤人員,應該做,或者說,一直在準備去做的事情,他們需要保證整艘飛船一直處於安全、良好的運行過程中,這就是他們的使命。

經過緊張的更換工作,終於在飛船即將離開躍遷位面前,完成了模塊的替換工作,老七 長舒一口氣,雖然已經乏力,但原本就極為自己認真的他,還是強撐着身體按照操作流程,一絲不苟的將模塊中心關閉。

然後將冷卻系統重新開啟。

老七早已渾身乏力,靠在中控室的背板上慢慢的往下滑,身體的防護系統立刻開始運轉, 這短短時間內高強度的工作,已經讓他的身體內的各種機體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損壞。

但現在已經沒有時間更換身上的設備或者修復身體了。

戰鬥即將來臨。

老七將牆邊的武器拽到懷中,開始檢查武器狀態,隨時準備戰鬥。

生死就在一搏了。

「十」

「九」

「八」

······

老十在心中默默的數着穿梭的數字。

不斷響起的倒計時在每一個人的通信系統中響起。

所有人最後檢查自己的裝備,隨時準備戰鬥。

荊軻將自己身上的那些關鍵信息全部藏好了,如果~~

被捕捉了飛船,他要第一時間將所有信息全部銷毀,然後躲到那些被看押的飛船旅客中去。

就算「天庭」消失,只要不暴露他,還有「天庭」的根基所在,遲早「天庭」還會有重生機會, 雖然不舍,但這是最高指揮下達的命令,他不能因為自己的情緒而破壞大計。

「二」

「一」

·····

「他們來了!」

科爾瓦克斯無人機布置的設備第一時間捕捉到了強烈的空間波動。

「無人機開始,一旦確定目標,立刻展開攻擊。」

飛船立刻朝既定目標開始前進。淡綠色的尾焰在幽暗的宇宙中划出極為絢麗的痕迹。

戰鬥一觸即發。

「歡迎我們的冒險者!我們經過三天的躍遷旅行終於到達了死域!!」費吉思作為冒險旅行團的導遊,一直負責接待那些充滿冒險念頭的客人們,前段時間他剛剛接到一個大單子,有三十幾名帝國大學的學生們要去一個廢棄的礦星旅遊、探險。

於是乎,費吉思興緻沖沖的接下了這個單子,一路上的旅行都很正常,就在他們即將離開躍遷位面的那一刻。

他似乎看到了真理!

三艘冒險公會的星際飛船結束躍遷,出現在新的宇宙之中。

冒險工會的領隊在一番激情的解說之後,飛船的警報系統立刻響起。

只見主控屏幕上那鋪天蓋地的機械飛船,指揮官都陷入了獃滯。

三艘主炮已經充能結束的飛船已經佔據好的地位,虎視眈眈的看着這三艘突然出現的冒險 標誌的飛船。

「這是什麼?」科爾瓦克斯人有些懵的看着眼前的三艘飛船,怎麼會是冒險公會的人??

不是之前說最近這個星域沒有飛船前來嘛?

就在此時,距離此地不遠的一片星域中,空間波動出現,一艘飛船結束躍遷,然後出現在星域中。

干擾彈瞬間彈出,遍布飛船周圍。

淡紫色的尾焰再次亮起,整個飛船在短短五秒內,再次啟動躍遷,瞬間消失在無人機的監控之中。

「我們成功了。」

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是系統的掃描系統還是精準的記錄下了附近星域的數據。

看着指揮屏幕上那十幾艘正在對峙的宇宙飛船,那已經充能、蓄勢待發的能量主炮,掃描 數據中那驚人的能量數值,讓所有人都有些心驚。

「老十!」荊軻通過轉接的系統看到了眼前的情況,長呼一口氣後,豎起了自己的大拇指。「你腦袋轉的真快,這都被你猜到、真不愧是我們的指揮大腦呢。」

「哈哈哈哈~」

整個通訊系統中一片誇讚和歡聲笑語。

危險已經度過。

剩下的就是對於船艙中那未知物品的期待。

到底是什麼?

被這些人如此的追殺?

到底是什麼呢?

眾人伴隨着這樣的期待,開始了新的躍遷之旅。

····

「砰!」

合金製造的牆壁瞬間被打出了一個清晰的拳頭印記。

「怎麼回事?」科爾瓦克斯貴族聽着自己手下的彙報,一個機械體表現出了遠超其系統設計的情緒,他指着屏幕上的戰報怒不可遏的說道:「明明探查過,也詢問過情報部,沒有飛船經過!怎麼會突然有冒險公會的飛船?」

「誰來給我一個解釋?」

「誰來給我一個解釋!這件事要怎麼解決?」

「混蛋!」

科爾瓦克斯貴族的眼睛通紅,大量的數據流在不停的運轉,他需要找到一種方法,盡量的消除這一次事件的影響。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