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神秘老公又醋了
神秘老公又醋了 連載中

神秘老公又醋了

來源:外網 作者:秦瑟厲赫鳴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秦瑟厲赫鳴 都市言情

生日宴,秦瑟被家人送到油膩老總房間。逃跑成功,卻又誤闖進神秘大佬套房!一覺醒來,秦瑟丟下2毛小費,瀟洒走人!第二天,秦瑟發現嫁過去沖喜得對象是昨天的野男人?!「秦小姐,奶奶讓我們早生貴子。」「厲先生,你是奶寶男嗎?奶奶說啥你都聽?」「當然不,奶奶只是剛好與我想到一起了。」「不巧,你們沒跟我想到一起!」「很巧,我想和你在一起!」「厲先生,你沒病吧?」「我有病,沒你不行的絕症!」「……」展開

《神秘老公又醋了》章節試讀:

那條破項鏈的確是假的,秦家人假惺惺送的,怎麼可能是真的!
秦瑟無奈道:「不是,當時我身上沒帶錢,但現在我可以給你換條真的,實在不行,我給你折現也行!」
「我的價錢,你還出不起!」男人冷笑着挑起了她的下巴,「不過,說起職業道德,秦小姐作為一個沖喜新娘進了蔚風山莊,你的分內職責是不是也要履行一下?」
秦瑟警惕起來,「什麼職責?」
厲赫鳴道:「剛剛在樓下,奶奶讓我們今天就洞房,沒聽到?」
秦瑟扯了扯嘴角,「……厲先生,你忘了?昨天我已經睡過你了,我認為沒必要再來一次!啊~」
她正說著的話,男人忽然低下頭在她耳垂上輕咬了一下,疼得她失聲叫了一下。
男人的大手捂上她的嘴,使秦瑟聲音莫名變得曖昧起來……
門外頭,厲老太太趴在門外偷聽了一會兒,滿意的笑容掛滿臉上,她老人家這個禁慾的大孫子終於開竅了。
算命先生還說了,只要瑟瑟今年懷上孫子,他們家老頭子的病就能痊癒,她老人家也能長命百歲。
想到這一點,厲老太太就興奮地敲了敲門,「大孫子加油哦,爭取讓奶奶明年就抱上重孫子!」
「……」
秦瑟這才明白,原來是因為奶奶在外面偷聽,厲赫鳴才故意讓她發出那種聲音!
過了一會兒,外面沒了動靜,秦瑟才終於推開厲赫鳴,「你奶奶走了,你可以出去了。

厲赫鳴冷冷挑眉,「我出去?這裡是我的房間。

「哦,那我出去。
」秦瑟轉身,卻被一把拽回。
厲赫鳴眯着眼,警告道:「秦小姐,你是想讓奶奶發現我們根本沒有在洞房?」
秦瑟懊惱,「那……怎麼辦?」
厲赫鳴把她推到床上,「就在這個房間里睡覺,不準出去!」
秦瑟想起身,卻又被男人壓在身下,控制在兩臂之間。
厲赫鳴毋庸置疑道:「我不管你怎麼回事,既然到了蔚風山莊,就把厲太太這個角色給我演好,如果讓奶奶發現了什麼,我保證你不會好過。

秦瑟明白了他的意思,「哦,如果只是演戲的話,那我可以配合你,表現成一個讓奶奶滿意孫媳婦兒。

厲赫鳴看着她,壓低身軀,越湊越近……
秦瑟一巴掌蓋在男人臉上,禁止他再靠近,「厲先生,我都答應配合你了,你要還幹嘛?」
男人扒開她的小手,嘲弄地一笑,「老實點,你跑不掉的!」
然後,厲赫鳴就起了身,轉身走進了浴室洗澡。
秦瑟考慮了一下,出去的確是會被奶奶發現他倆沒有洞房,搞不好還得被那男人壓一次,想了想,她還是留在了房間里。
厲赫鳴洗完澡出來,也沒有再靠近秦瑟,而是到一旁的書桌前打開了電腦,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秦瑟看他沒什麼不軌的動作,就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夜深了,男人走到床邊,看着床上安然酣睡的小女人……
這女人有一雙勾人的眼睛,眼角微微上挑,明媚又妖嬈。
一張粉白粉白的巴掌小臉,五官無一不精緻得像是工筆描繪,此刻正酣睡,鴉羽般的睫毛安靜地垂着,冷艷又純凈。
昨天在酒店裡,她趴在他身上,明明是在幹壞事,卻純凈的像只頭次出洞的小兔子,懵懂地在他身上摸索着,探究着,始終不得其法,樣子很蠢,但又蠢得可愛!
這個沖喜新娘,奶奶一定會找,不是她,也會是別人,如果是別人,不如是她。
至少,這個看着不討厭。
……
第二天一早,厲赫鳴就不在了。
秦瑟被管家請下樓吃早餐,厲老太太慈祥又熱情地給她夾菜,「小瑟瑟,多吃點,看你那麼瘦!」
「謝謝奶奶!」秦瑟乖巧地微笑點頭。
厲老太太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小瑟瑟,奶奶昨天問了算命先生,先生說近半年都沒有適合結婚的好日子,所以你和赫鳴的婚禮得推後。

秦瑟心裏巴不得十年之內都沒有好日子,甜甜一笑,「沒關係的奶奶,不着急。

「瑟瑟真乖。
」厲老太太甚是欣慰,越看孫媳婦兒越是喜歡。
「奶奶,待會兒我可以出去一下嗎?我想回娘家拿些東西。

「當然可以,以後你就是蔚風山莊的少奶奶,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不過你要早點回來,別讓奶奶擔心。

秦瑟聽話地點頭,「奶奶放心,我會早點回來的。

出門前,厲老太太把一張銀行卡塞給秦瑟,「小瑟瑟,奶奶看你昨天來的時候也沒帶什麼行李,娘家那些舊東西就別去拿了,叫司機帶你去商場買新的,衣服鞋子什麼的多買點。

秦瑟怎麼好拿老人家的錢,擺手推脫,「奶奶,不用……」
厲老太太很強勢,「奶奶給你的,你就拿着!聽話!」
「……好吧,謝謝奶奶。
」秦瑟無奈收下,她並不缺錢花,但心裏真的有點感動。
一個剛認識不久的老奶奶,這麼關心她,還塞給她錢,而她的那些有血緣關係的好家人們,一而再再而三的合計着怎麼把她賣了換錢。
呵,真是諷刺。
……
秦家。
秦瑟回來時,家裡沒人,都不在家。
她把每個房間,每個角落找了一遍,都沒有找到媽媽的骨灰盒。
看來他們為了控制她做下去這個沖喜新娘,把媽媽的骨灰盒藏到別處了。
他們最好保證媽媽的骨灰盒完好無損,否則都得下去陪葬!
「死鬼,這麼猴急幹嘛!」
「你老公難得不在家,老子今天就在你倆的床上爽爽!」
「討厭!壞死了!」
樓下客廳傳開了潘麗和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
秦瑟往門縫外一看,一個年輕男人抱着半老徐娘的潘麗一邊親熱一邊上樓。
她的好爸爸啊,帶了多少綠帽子都不知道,秦瑟勾唇,拿出手機偷偷拍了下來,悄悄離開了秦家。
車上,秦瑟看到了秦絮絮發來的幾條微信:
【姐姐,昨天的新婚之夜過得怎麼樣?你的鬼夫老公還『OK』吧?】
【姐姐怎麼不回我呢?】
【姐姐,我把你結婚的事通知咱們的大學校友們了,同學們都吵着要你請客吃飯呢!我幫你安排在今晚了,你一定要來哦!有驚喜!】

《神秘老公又醋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