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魔之爭
神魔之爭 連載中

神魔之爭

來源:google 作者:林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夏雨 奇幻玄幻 林葉

"突然虛仙界崩碎了,無盡的魔物沖了進來,林葉大驚,趕忙折回乾坤道門將湯格格帶走!帶着她跟夏雨破碎虛空!林葉逆上衝擊,夏雨被帶上戰火紛飛的仙界,也被強行改變,成了天仙,而林葉因為七竅玲瓏的關係,修為再度飆升到了金仙境,但這依然不夠看……原本要參與進這場神魔之爭!但是關鍵時候,那個在初始之地遇到的神秘女子突然出現了!真仙界破開缺口,你們可趁此機會脫離,回到原來的世界,機會只有一次…"展開

《神魔之爭》章節試讀:

出身平常人家,像是個不良少年的林葉,在一間普通的工廠裏面當著一個平凡的工人,每天如牛羊一般地為工廠幹活,雖然工作很忙,但是都是一些沒有什麼技術性的問題,領着的也是一份足夠自己一個人開銷的工資,在一個大城市裡,他們這樣的人就只能夠活在一些偏僻的地方,就像是苟延殘喘一般,人生也就這樣平淡無奇。可是林葉卻不敢於這樣的生活,如此平淡的生活對於一個男人來說,那簡直是一種侮辱,更何況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面前,林葉更加想要表現得更好,可是卻始終沒有出路。原本因為自己也只能夠對那些所謂的英雄偉人的生活意淫一下然後就回歸平淡,林葉完全沒有想到他的未來會因為一場意外的沉不住氣的打鬥而衝進了一個危機四伏的地方,從而大大地改變了自己的一生……

   偌大的城市,燈火闌珊,所有的人活在這樣燈紅酒綠的世界裏麻醉着自己的生活。即使到了很晚的深夜,連星星都漸漸地有些累了,那些人依舊可以在街上熙熙攘攘地行走。

   

   而剛剛接到朋友兼同事的奪命連環call,林葉不耐而又略顯疲倦地從車間出來。儘管現在是周末,但是公司的那些資本家根本就不會放過這些工人,周末還有加班。這讓林葉和其他的工人都有些不滿,但是不滿又能夠怎麼樣,畢竟自己還只是一個打工仔。

   

   林葉一邊抽着煙,朝着門口走去。公司的門口已經有幾個男男女女正在那裡等着他,他累得眼皮都抬不起來。

   

   一雙大手突然拍上了他的肩膀,林葉知道這個人是誰,依舊面無表情,來人說道:「葉子,走,去旁邊的小菜館裏一起去喝一杯?」這個人是林葉的一個鐵哥們,有着十分粗壯和如同姚明般的身高,平時遠遠地看着就有些嚇人,但是和他相熟了之後其實會發現他是一個很仗義的人,這個人叫做李霖。名字與身材不相稱。

   

   一直都是懶懶外加疲倦狀態的林葉抬頭看了一眼其他的人,指着她們說道:「這兩個也去?」

   

   這兩個人也是這間公司的工人,一個長得很胖,叫做於燕。另一個看起來十分純潔甜美,叫做湯格格。這樣的美女自然不乏追求者,但是她們卻總是無動於衷的樣子,尤其是湯格格,對於每一個來表白的男人都會發好人卡。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從進入公司開始,她們就比較喜歡和林葉李霖這群人走得比較近。但令人大跌眼鏡的是,這些男人對這兩個可以說是公司裏面長得還算是上等的美女不太感冒,不過照着林葉這麼久的觀察,另一個哥們雷東似乎對某人還是挺感冒的,只是一直都沒有人看出來而已。

   

   於燕從林葉的話中聽出了對她們兩個美少女的鄙視,於是走上前,十分潑辣地用力打了一下林葉的背,大喊道:「去死,憑什麼我們不能去,別小看了人。」

   

   林葉順着於燕打人的力氣,往前裝作是吐血,說道:「於燕大姐,你就算想要表現你很男子氣概,能不能在酒桌上表現就好了。」

   

   這一句話自然又是惹來了於燕不滿的一拳,而一邊的湯格格看着於燕這麼教訓林葉,也樂得哈哈大笑起來。

   

   「行啦。」李霖終於出口制止了他們的玩笑,說道:「葉子你還真以為她們能喝啊,她們喝喝可樂就好了。」

   

   「你這麼奪命連環call的,難不成就只要我們四個?」林葉終於從於燕的手底下逃脫。

   

   「軻意和雷東他們已經在那裡點好菜等着咱們了,你速度點,我們可以好好地來個不醉不歸。」

   

   林葉點了點頭,苦笑着,開來今天的自己又要在酒堆里過了。作為一個公司的普通工人,林葉也是和其他男人一樣的,偶爾抽抽煙、喝喝酒,除此之外,也沒有什麼不良的嗜好。

   

   「對了,那個……」林葉一邊四處張望着,一邊想了想,腦海裏面出現了那個披着長發的女孩子,最後還是說出了口,「那個,夏雨呢?有沒有請她也一起來。」

   

   李霖湊近林葉的耳朵,類似與取笑般地說道:「她啊,有事先走了,不過說晚點會過來。不會吧,葉子,難道夏雨不來,你也就不來了?」

   

   林葉把湊近他身邊的李霖拍開,大步往前走,說道:「胡說什麼!我只是隨便問問而已,之前就經常在一起玩的。」

   

   李霖十分曖昧地點了點頭。林葉也不理他,走前前面往李霖說的那個小菜館走去。

   

   雖說這個城市還算是繁榮,但是在這裡偏僻的公司工廠的地方,還是顯得有些蕭索的,路燈並不亮,它照耀在每個人的身上,令每個人都有一種凄涼孤單的感覺。幸好大家走在一起,要是自己一個人的話,那種孤獨之感尤為強烈。

   

   好在他們幾個人都是住在公司工廠的宿舍的,宿舍離工廠比較近,離他們經常去的那個小菜館也比較近。所以林葉他們這幾個好哥們總是會喝醉喝得醉茫茫的再回去。晚上也不會有什麼危險,若說危險的話,也應該是別人害怕他們幾個醉漢才是。

   

   不過這樣的日子卻讓林葉越來越覺得煩躁,每天做着同樣的工作,而且是連續不斷的,連周末都沒有的工作,但是卻領着一般的工資,生活過於平淡,工作更覺得是連牛馬都不如了,這樣的日子到底什麼時候才是一個盡頭。有時候林葉真的有點不甘心與這樣的日子,可是卻有不知道該如何選擇將來的生活,唯有走一步算一步了。在這樣的一個拼爹時代,對於出身農民家族的林葉他們來說,註定是一種為他們襯托的悲劇一生。

   

   走了約有十幾分鐘,林葉他們一行人就來到了經常來的那個小菜館。果然不如李霖所說的,軻意和雷東這兩個好哥們已經在那裡佔著一塊桌子等着他們了。現在是下班的**時間,這間小菜館的生意又是很好的,如果沒能早點過來經常也是沒位子坐。

   

   桌子上面已經有幾道菜了,而一大箱的啤酒正放在軻意的旁邊,林葉看着那大箱子的酒不令人察覺地皺了皺眉頭。雖然之前也有喝過,但是在夏雨的面前,林葉還是不想要表現得那麼醉漢的樣子。其實夏雨和林葉他們之前總是會有一絲若有似無的曖昧的,只是兩個人都沒有說出來而已。對於自己喜歡的女人,林葉自然是想要讓她看見最好的自己,可是現在的自己呢?沒房沒車沒存款的,這樣的男人能夠給夏雨一個什麼樣的好生活?所以一直以來,林葉都不敢去向夏雨表白,而夏雨也總是一絲情意都沒有的樣子,有時候總是讓林葉有種若即若離的感覺。

   

   已經過了幾分鐘了,還是沒有看見夏雨過來,林葉更加煩躁了,而其他的人似乎也感覺出來了林葉的煩躁。

   

   雷東捅了捅湯格格,說道:「你給夏雨打個電話吧。」

   

   湯格格點頭答應了下來,拿出手機給夏雨撥打了一個電話,結果夏雨的聲音很快就響了起來,還有一絲的着急,說道:「我還在外面,很快就來了。」

   

   眾人看向了林葉,林葉只是低着頭,什麼話都沒有說,什麼表情也沒有。

   

   「小雨,你能不能快點啊,大家都在等你呢?」

   

   夏雨的聲音也有些煩躁,說道:「我知道,我會儘快的,我快到了。」話說道一半,對方似乎又有一些細碎的聲音傳來,但是眾人一下子都聽見了那個聲音的主人。那種猥瑣的聲音自然是他們的部門主管王金龍。這下子,所有人的眼光又看向了林葉,只見林葉已經不似剛剛那種裝出來的淡然了,拿着酒杯的手指微微泛白,好像生氣了。

   

   湯格格也不好繼續再和夏雨講電話,只是說道:「那我們知道了,你快點。」

   

   話剛落地,對方的電話就傳出了一聲尖叫,這一聲尖叫雖然隔着電話,但是卻硬生生地刺進了林葉的心裏。

   

   只聽夏雨在電話那頭大喊:「王總管,你還是不要這樣!」

   

   這下子,林葉徹底地怒了,他突然刷地站了起來,對着湯格格怒問:「她在哪裡?」

   

   湯格格對着這樣的林葉倒是有些害怕,說道:「剛剛下班的時候,王金龍帶走她,說有些工作山的事情要跟她說。」

   

   「她一個工人有什麼好說的!」言罷,林葉就沖了出去。他的那三個好哥們看見林葉這個樣子,自讓也跟着他沖了出去。雷東在出去之前還衝着湯格格使了一個眼色。但是湯格格和於燕還是跟着他們沖了出來。

   

   還沒走多久,林葉就看見了王金龍和夏雨正在路上了,只見王金龍把夏雨壓在一邊的牆壁上,那雙眼猥瑣,嘴上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但是林葉他們都知道,王金龍打夏雨的主意很久了,他能說出什麼好聽的話來。

   

   「他媽的!」林葉怒氣沖沖地走了過去,一把被身後的雷東拉住了,「你先等等,滅滅火,這不是辦法!」

   

   林葉正要說話,只聽那邊的夏雨喊了一聲:「林葉!」

   

   那個王金龍也轉過頭來,聲音洪亮,帶着嘲諷:「喲,原來是這群沒用的工人啊,都是一群龜孫子。」

   

   「你說什麼呢?」李霖脾氣就比較暴躁,這個時候手裡正好拿着剛剛還來不及放下的啤酒瓶,一聽王金龍說的侮辱性的話就誰都拉不住地沖了過來。

   

   而在遠處的除了王金龍之外,還有三個中年人,都是大腹便便的樣子,看見魁梧的李霖拿着個酒瓶沖了過來,心裏自然有些害怕。

   

   「你造反啊。」看着李霖的樣子,王金龍倒也有些害怕,他不過是帶着幾個朋友調戲調戲一下夏雨而已,沒想到會惹到平時在廠里就已經算是最難惹的人李霖。

   

   李霖從來都是看王金龍不爽的,今天還看見他居然敢當眾調戲兄弟喜歡的女人,自然是氣不打一處來,更何況剛剛還喝了一點酒。

   

   「誰他娘的,讓你隨隨便便就去騷擾人家女孩子的。」話剛說完,砰-的一聲,鮮血很快就滿地了。林葉幾個人見王金龍的人也動起手來,他們也不示弱,紛紛沖了上去。

   

   夏雨從王金龍的身邊拋開,帶了湯格格她們身邊,趕緊伸手拉下了一輛麵包車。前面的打鬥聲此起彼伏,夏雨她們幾個女孩子都十分緊張害怕,都躲到了車裡。還算鎮定的夏雨指揮着麵包車停在了他們打鬥的地方。然後衝著那四個好哥們大喊:「快上車!」

   

   林葉等人,聽見了夏雨的喊叫,回身給了王金龍等人一頓打,然後衝上了車。麵包車立即沖了出去,但是王金龍等人也不放過,叫了一輛麵包車就追了上來。

   

   看來今天的是是不會輕易罷休了。

   

這輛麵包車的司機是一名留着山羊鬍的中年男人,還算沉穩,看了一眼後面追來的車子,再次提高了車速。對林葉一夥的事,他不想多說什麼。因為他知道,這種情況下,趕他們下車明顯是不可能的。只希望儘快甩開後面那些人,然後讓這些不良青年離開。

"你們沒事吧。 "四個男人身上的血讓於燕有點暈。

"沒事,都是那些傢伙的,主要是霖哥太厲害,根本不用我們動手。 "雷東笑着解釋,李霖倒是無所謂的態度: "也沒什麼,以前我練過幾年,只是後來覺得沒什麼用,就放棄,出來打工了。 "

"哦,怪不得,你的胳膊那麼粗。 "湯格格吐吐舌頭,眼睛盯着雷東身上沾滿血跡的地方看,好像在分辨那些血到底是不是他的。

後面那輛白色麵包車的速度卻是極快,應該是開足了馬力,跟林葉他們的距離越來越近。

軻意捻了一下堅韌的鬍渣: "不如下去跟他們干一場,這樣逃下去也不是個事。 "

李霖搖頭: "不行,現在我們人手不足,而且我們有三個丫頭,打起來會很麻煩,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

車廂一片沉默,這真是讓人頭痛的問題。

忽然,車速驟然下降。幾人一愣,然後看到車前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像是大霧,非常濃郁,車前燈照過去,視野距離不足一米。

"什麼情況! "

"不知道,現在是秋天,怎麼會起霧?奇怪,而且這霧明顯比冬天大的多。 "中年司機不得不把車子的速度降到了最低。

車子就像是蝸牛一樣向前突進,但是周圍的霧靄卻沒有要減少的意思,反而比剛才更加濃郁了。

有點古怪,林葉看看窗外,感覺自己全身的皮膚有一種酸麻感,如同細微的電流從每一個毛孔裏面穿過。

他看了眼其他人,發現每個人都是神情怪異。

"你們也都感覺到了? "

大家都點頭,表示感覺跟他的一樣。

哐--

車身受到強烈的撞擊,眾人被強大的力量撞得七葷八素。接着外面傳來罵罵咧咧的聲音還有朦朧的燈光,群傢伙追上來了。

"師傅,麻煩開車。 "林葉對有點猶豫的司機說: "那些可不是什麼好人,被他們抓到,想來你也不會好過。 "這句話起了效果,司機沒有辦法,只得重新發動車子,向大霧深處衝去。

後面緊跟着傳來了汽車引擎發動的聲音,那些傢伙在後面窮追不捨。

不過大霧太過濃郁,開太快容易出事,不過中年司機的技術不錯,後面的麵包車再次被甩開。期間除了有點顛簸之外,也沒有出什麼事故。

"師傅,你的直感不錯。 "李霖笑着說: "看來駕駛技術是跟經驗是分不開的。 "

中年司機沒有回話,而是很古怪的回頭看了李霖一眼,李霖有點迷惑: "怎麼了? "

"你們難道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 "

幾個人都稟住了呼吸,感受着自己的身體隨着車身的顛簸而左右搖晃。

"沒什麼啊? "於燕很茫然: "不就是路不好么。 "

中年司機苦笑: "是啊,只是路不好而已,可是,我一直沿着公路行駛,怎麼會顛呢? "

一語點醒夢中人,幾人恍然大悟。對啊,在公路上怎麼可能這麼顛,根據這種顛簸程度最起碼也是在鄉下的小路上吧,或者鄉下的小路都不會有這麼顛。

"師傅,你是不是開錯地方了?我們沒有告訴你要去哪裡吧? "湯格格的樣子有點傻傻的,她極力看着車前白茫茫的一片,視線被限制的厲害,甚至連車前面的燈光都看不清楚了,霧氣已經緊緊貼在了玻璃上。

"我知道,我感覺你們首先要甩開那輛車子才對吧。而且,這條路我開了幾十年,絕不可能開錯,我閉着眼睛也能開,要不然剛才我怎麼敢開呢,只是現在的情況真的不對勁,很明顯我們不在公路上了,應該是片崎嶇不平的開闊地。 "中年司機分析着種種可能: "但是附近根本就沒有這種開闊地呀。唉,我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

"GPRS你都沒有嗎? "

中年司機搖頭: "我說過,這個城市的大街小巷我都跑過,根本不需要那種東西。不過你們可以用手機來確認一下。 "

其實不用他說,林葉已經掏出了手機,打開地圖導航,可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沒有信號,一格也沒有。其他人見了紛紛掏出手機,都是一樣,沒有信號。

"不是吧?什麼情況? "軻意看看車外茫茫的一片,隨手打開了車門,大家都跟着下了車。

呼--

下車後,首先感受到的是森冷的寒意,幾乎要刺穿身體的每一個毛孔。

林葉打了個哆嗦,試着走了兩步,可是一回頭才發現,身後一點燈光也看不到,當下心中凌然: "各位,不要隨意走動,回車裡獃著,等大霧散了再說。 "

這種情況下,要是走丟了,可真的沒有地方去找。

其他人陸續回應,都鑽回車裡,林葉摸索到了車身,剛想進去,忽然腳下一歪,像是踩到了什麼東西,他隨手撿了起來,入手冰冰涼涼又有點柔軟。

大家見林葉彎腰撿起了什麼東西,都好奇的湊過去,藉著車廂內的燈光,所有人都看清了林葉手裡的東西。

一隻腐爛乾癟的手掌!

"啊! "

幾個女孩嚇得連連大叫,慌忙縮回了車廂。林葉趕緊把那爛手丟到了濃郁的霧氣里,一下竄進車廂,隨手把車門關閉。

這一刻,所有人都用詭異的目光盯着着他,那些凝聚的目光無非是表達了一個意思:少年,好玩嗎?

林葉低頭不語,看着自己剛才抓起爛手的掌心,眉頭深鎖,他覺得很不舒服,不是因為那隻手,似乎周圍並不是他們想的那麼簡單。

"這裡怎麼會有那種東西? "夏雨拿出紙巾的給林葉擦拭手心,眼中滿是關切。

所有人都沉默了,這個問題實在是難以找到合適的答案,雷東忽然笑着說: "我看那東西好像是生化危機裏面喪屍的爪子吧。 "

"胡說什麼呢? "湯格格白了他一眼,後者立刻閉嘴。

"好了,大家都不要亂想了,等明天霧氣散了,就知道了。 "最後李霖說了一句,大家都沒有意見,現在哪都不能去,還是安穩的睡上一覺再說。

中年司機把車燈都關了,車廂立刻陷入黑暗之中,只是黑夜下每個人的心,肯定都無法平靜。

夏雨的手還沒來得及收回,就被林葉一把攥住,她掙扎了一下,沒能掙脫,只好任由林葉攥着。

兩人就在這黑暗中對望,這麼近的距離,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存在。

過了一會,夏雨慢慢靠在了林葉的肩膀上。

感受着夏雨均勻的呼吸,林葉心中填滿了暖暖的味道,這個丫頭,竟然還能睡得着,神經真是大條。想到這裡,手臂的力量不由得加大了一分,這份充實,穿透胸臆,要是時間能夠永遠停留在這一刻就好了。

在現實中,實在是無力給予她物質上的需求,擁抱她的奢望只會在夢裡出現。。

林葉摟着夏雨慢慢沉睡過去,現在的車廂里只有輕微地喘息和寒風呼嘯的聲音。

滴滴--

不知過了多久,外面響起了車子的鳴笛聲。林葉猛地睜開眼睛,車裡的其他人也都是在第一時間醒來,因為在這樣的環境下,沒有人能夠真正沉睡過去。

夏雨也醒了,只是沒有從林葉懷中脫離出來,而是屏氣凝神跟其他人一起聆聽外面的動靜。

"喂,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怎麼開也開不出去。 "這個聲音很急躁,仔細分辨的話,像是王金龍那傢伙。

"媽的,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因為給你出頭,弟兄們能困在這種地方嗎? "一個男人的咆哮,接着是響亮的耳光聲。

"哎,這也不能全怪我,都是那幾個混蛋害的….. "王金龍極力辯解,卻被那人打斷了: "給老子閉嘴,要不是為了幫你把那個小娘們,老子能過來?幸好沒出事,要是有點什麼意外,今天就把你廢了! "

"啊! "

一陣慘烈的尖叫劃破夜空,這邊林葉一群人聽得清清楚楚。

"怪,怪物!張哥,張哥快來救我!救我! "

聲嘶力竭的慘叫嘎然而止,每一個聽到這聲音的人都覺得毛骨悚然。

"出什麼事了! "

又過了一會,驚恐萬狀的聲響起: "張哥!林晨!林晨他! "

"怎麼了,我看看……靠!什麼東西!都給老子操傢伙! "

大霧裡邊一陣騷亂,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林葉這邊的人根本不知道,只聽到那邊嘈雜聲不斷,然後是凄厲絕望的哀嚎,一聲,兩聲……

嗷嗚--

低沉的咆哮在濃霧中浮現,那邊慘叫此起彼伏,不但沒有中斷,反而更加尖銳。像是一個個被押往刑台的死囚,在臨刑前最後一聲絕望的尖叫。

"快走! "林葉對還在發愣的中年司機大吼,因為他嗅到了濃郁的血腥味,雖然不知道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可以肯定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周圍的環境處處透露着詭異,甚至那些霧氣就是有無數只惡魔凝聚而成的。

絕望,無助,恐懼,這些情緒都由最高亢的音調來詮釋,穿透茫茫的大霧,向四面八方擴散。

中年司機趕緊發動車子,車廂內的燈重新打開。林葉看到了每個人臉上的不安,甚至李霖的額頭都滲出了細密的汗水。

車子平穩的發動,後面的慘叫聲越來越小。每個人緊繃的神經並沒有因為這樣而有所放鬆,相反一股極度不安的氣氛在車廂內瀰漫。

  忽然,林葉聽到了一陣細微的沙沙聲,車門的玻璃上,似乎有一個朦朧的影子。

  

  

"那是什麼東西? "

不光林葉,其他人也注意到了,只是說這句話的是於燕,偏偏她的聲音又有點顫抖,給這狹隘空間里每個人的心中平添了一絲不安的情緒。

李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幾個男人慢慢想車門的位置靠了過去,眼下沒有可用的武器,只能赤手空拳。

騰然間,那道模糊的影子貼在了玻璃上,一張扭曲到不成樣子的青色人臉,嘴巴大張,甚至都能看到那漆黑牙齒上面沾着的褐色粘稠物質,陰鳩的眼睛狠狠盯着幾個男人。

怪物!四個男人倒吸了一口涼氣,只感覺背後升起一層白毛汗。

林葉在看到這個怪物的長相時,心臟的跳動漏了一拍,這太他媽震撼了,怎麼蹦出來一隻乾屍!

"小心! "

四個男人都如臨大敵,前所未有的恐怖氛圍在不大的空間里瀰漫,突然蹦出來的乾屍徹底顛覆了每個人的世界觀。

難道他們開車,開到了地獄?

乾屍在猛烈抽打門窗,嘭嘭的撞擊聲,就好像敲在眾人的心頭無比沉重。

這乾屍的力氣極大,幾下重擊之後,車門竟被砸的凹陷進來,眼看鐵門就要被打破,李霖大叫: "做好準備,把它踹下去! "

林葉倏然,只能這樣。萬一車門被破壞,附近又不止一隻乾屍,那他們真的危險了。

李霖抓住門把手,他快速向跟林葉三人示意,猛地把車門一拉,三隻腳同時向突然暴露在面前的乾屍直踹過去。

"嗷嗚! "

很幸運,乾屍還沒來得及有所動作,就被三個男人踹下了車,李霖迅速關閉車門。不過在此之前,眾人還是聽到了乾屍落地後的咆哮聲。

沒有人覺得輕鬆,林葉幾人沒有離開車門,而是繼續守在那裡,總感覺有什麼東西在快速靠近,現在明顯不是樂觀的時候。

"你們幾個離窗戶遠一點。 "林葉看看幾個女孩身邊的玻璃窗,窗外除了白茫茫的霧氣,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心裏有種非常不安的感覺。

她們聽了,立刻警惕地看着窗戶,身體向外挪動。

轟--

眾人的身體不受控制,向前傾倒,接着一陣騷亂。

車子突然熄火了,車廂頓時陷入了無盡的黑暗。

"什麼情況! "

中年司機結結巴巴的說, "不知道,可能車子出故障了。 "說著,他一遍一遍的發動車子,卻沒有一點作用。

"沒事吧,你們幾個? "雷東向幾個女孩子喊道,她們陸陸續續的回應,都只是受了驚嚇,沒受到什麼傷害。

"奇怪了,車子無法發動,但是線路應該沒有問題吧…… "司機在四下擺弄,自言自語,幾個年輕男女此時都陷入了沉默。今晚的事情太荒誕了,讓人幾乎崩潰。

沒有人出聲,整個空間只有引擎一遍一遍發動的聲音,車廂外就是空洞的夜,不知道在那濃郁的大霧遮掩下,還隱藏着什麼危險。

"誰能給我結解釋一下發生了什麼事? "首先開口的是軻意。一片沉默後,林葉回應道: "或許這個問題只能等天亮之後才有答案。 "

"剛才那個是什麼怪物,好嚇人啊。 "湯格格的聲音微微顫抖,顯然一連串的突發事件超出了她心理的承受能力。

這個問題沒人能回答,李霖忽然爽朗的大笑: "你們可以把那種東西當成一種不知名的動物。 "受他的笑聲感染,車廂里緊張壓抑的氣氛明顯緩和了不少。只是這個答案讓人實在難以接受,地球上會存在那種動物?明明就是電視裏面演的那些乾屍。

"噓! "林葉對幾人發出了噤聲的口令,因為他聽到車外有細密的腳步聲,參差不齊。每個人都稟住了呼吸,忙着修理車子的中年司機也停止了手裡的動作。

踏踏的腳步聲,是向這邊過來的,人走路的聲音,而且明顯不是一個人,在這大霧之中,還有其他人?

腳步聲來到車子外面就停止了,然後是一陣沙沙聲,有什麼東西在摸索車身。漸漸的沙沙聲變成了刺耳的抓撓聲,密密麻麻不絕於耳,如同鋒利的鐵製品在刮著車皮。

林葉忽然想到之前撿到的那隻腐爛的爪子,腦袋轟的一下,明白過來。是乾屍,絕對沒錯,而且不止一個!

眼下十分危機,林葉努力使自己冷靜下來,大腦飛速旋轉,想着最佳逃脫方案。他聆聽駕駛側的方向,那邊卻沒有動靜。

在黑暗中,林葉把幾個人聚攏在一起,跟他們簡單講訴了自己的想法,幾人一致同意,現在的情況刻不容緩,只能棄車離開,雖然不知道在濃濃的大霧中還隱藏着什麼危險,可總好過在這裡坐以待斃。

幾個人迅速向駕駛座的位置靠去,要是等乾屍把車子完全包圍,就真的一絲希望也沒有了。中年司機第一個下車,他曉得其中的厲害,沒有發出什麼動靜,隨後其他人都下了車子。按照事先制定的計劃,幾人手拉着手前進,以免走散。

林葉緊緊握着夏雨的手,感覺她的手心滿是汗水,不過眼下明顯不是開口說話的時候,幾個人在茫茫的大霧中向北方摸索行進。

地上全都是碎石塊,大家走的不疾不徐,一個個神經緊繃,大氣都不敢喘。生怕一個不慎發出什麼動靜,把那些乾屍引過來。

幸運的是,沒有出現什麼意外,直到後面那些燥亂的聲音完全消失,眾人才舒了一口氣。

"我看看時間幾點了。 "中年司機掏出手機,盈盈的光在蒙蒙的霧氣中,有點詭異。林葉看了他一眼,有種不好的感覺。

"早上五點了,估計一會天就該亮了……啊! "中年司機忽然凄厲慘叫。他的位置是在最外圍,跟軻意走在一起。此刻,他身邊是一隻面容猙獰可怖的乾屍,乾枯的爪子將他死死抱住,大嘴深深闕進他的脖頸之間。

咕嚕咕嚕--

吞咽血水的聲音,讓在場的幾人頭皮一炸,接着是混亂。

中年司機死活不肯放開軻意的手,而且抓的越發的緊了,嘴裏不斷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 "救,救我…… "

"別愣了!快走! "李霖低聲向軻意大叫,因為大霧的關係,他看不清軻意的手還被那名中年司機抓着。

"你大爺!鬆手! "軻意拚命要睜開中年司機的手,可是都沒能成功,眼看中年司機已經不行了,那隻乾屍抬起頭向他看過來,空洞的嘴巴鮮血四溢。

這時,一塊石頭狠狠地砸在中年司機的手腕上。瞬間,軻意掙脫了束縛,回頭感激地看了眼林葉。

"快走! "林葉顧不得跟他說什麼,甩下一句,拔腿就跑。軻意緊隨在後面。

中年司機的身體崔然倒地,那隻乾屍向兩人追來!

一行人向北方快速奔逃,後面的濃霧中乾屍咆哮的聲音不絕於耳,甚至遙遠的地方還有其他咆哮的聲音回應。幾人都不敢懈怠,玩了命的跑路,現在也不顧不得這裡到底是什麼鬼地方了, 先擺脫後面的乾屍才是王道。

地上嶙峋的怪石,此刻卻成了眾人前進路上的最大障礙。

忽然,湯格格的驚呼聲,刺透濃濃迷霧,落進每個人的耳中。然後聽到了雷東急切的聲音: "你怎麼樣?來,我背你!快! "

"嗷嗚! "乾屍群的聲音越來越近,最多不過百米的距離。林葉看了夏雨一眼,向雷東那裡靠了過去,雷東附近是一片亂石群,到處都是尖銳的石鋒,林葉暗嘆,湯格格的運氣不錯,要是趴在那上面,後果不堪設想。幫着雷東背起湯格格,剛走了沒幾步,忽然濃霧中一道乾枯的身影直挺挺撲了過來。

林葉的瞳孔劇烈收縮,把夏雨猛地推開: "快走! "他的身體迅速偏轉,乾屍撲了個空,卻勢頭不減,向夏雨追去,林葉見到這一幕,血氣翻騰,從地上撿起一塊尖利的石頭,追了過去。

"啊! "夏雨痛苦的聲音從前面濃霧中不足三米的地方傳來,林葉奮起,三米的距離眨眼便到,只見夏雨跌倒在地,乾屍正朝她撲咬過去。

"滾! "林葉一腳把乾屍踹翻在地,整個人撲上去,手裡的石頭徑直對乾屍噁心的腦袋刺下。

撲哧--

鋒利的石鋒就像切豆腐一樣刺進了乾屍的腦袋,噁心的東西立刻濺射出來,沾了林葉一身。但林葉此刻根本顧不了那麼多了,因為後面已經聽到了乾屍群密集的腳步聲,他從乾屍身上下來,拉起夏雨,向北方死命狂奔。

前面已經看不到李霖他們的影子了,不過雷東背着一個人,跑不了多快,林葉追上了他們。

"格格,你怎樣了? "夏雨看着湯格格的褲管已經被鮮血染紅,她嚇了一跳。湯格格的臉蒼白,失血過多,有點神志不清了。林葉看了下她的褲管: "不行,失血太多了,我們必須趕緊找個地方,給她處理傷口。 "雷東好像還不知道湯格格現在的情況: "怎麼了?什麼失血過多? "林葉沉聲道: "沒事,不要分心,我們找個地方躲起來再說! "

眼下一旦停止不前,只有慘死的下場。

後面的聲音越來越密集,好像彙集了很多的乾屍,林葉苦笑,要是被它們追上,得多麼凄慘啊。

他一邊奔跑一邊在地上尋找,看有沒有什麼適合防身的東西,萬一出點突發事件,還能應一下急。

  很巧合的,視線剛開始在地上搜尋,就看到了一把髒兮兮的長劍,林葉迅速彎腰撿起。長劍入登時手,有種奇妙的感覺,身體每一個毛孔裏面有什麼東西在向握劍的手掌彙集過去。

  

  

"什麼東西啊? "雷東現在說話有點喘,背着一個女人死命狂奔,已經是超負荷了,沒有癱倒在地已經很不容易了。

"來,我背她一會,你拿着這把劍。 "林葉示意他停下來,沒想到雷東卻是很倔強: "不用,我能行,我一定要把她帶到安全的地方! "他說話的時候還在劇烈喘息,可是那份堅定的信念毋庸置疑。林葉明白這種感覺,他跟夏雨對視一眼,不再多說什麼。

趁着這個時間,林葉略微端詳了一把手中的長劍,劍身銘刻着兩個小字,穆皇。

穆皇?林葉皺眉,記憶中沒有關於這個東西的印象,難道是個人名?不過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能有一把不錯的武器已經是老天垂憐。至於這把武器的殺傷力,劍身的乾涸的血跡足夠說明一切。

"葉子,我們這樣跑下去也不是辦法。 "夏雨有點喘了,人的體力畢竟有限,長時間奔跑,再強悍的人也會脫力,況且她只是個女孩子。林葉也知道這一點,可是眼下根本就沒有其他辦法。

忽然,他發現他的視野變得開闊了很多,剛才不過兩三尺的視野,現在最起碼有十幾米。

"大霧快消散了,我們再堅持一下。 "

林葉四下打量,發現到東北方有一片蒙蒙的東西,好像是一座山。他剛想說點什麼,不料夏雨卻反問: "什麼霧快散了?還是跟剛才一樣,甚至比剛才更濃了。 "聲音中有着一絲絕望。

什麼,聽她的口氣好像是根本看不了那麼遠,為什麼?林葉下意識的往後看了一眼,只見到十幾米開外的地方,有兩隻面目猙獰的乾屍悄無聲息的向他們這裡追來,速度明顯比後面那些乾屍更快。

"我靠! "林葉不自覺的大罵出聲,還好自己回頭看了一眼,要不然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他趕緊對夏雨說: "你們快跑,後面有兩隻乾屍追上來了,我去解決它們! "說著他停了下來,其實他也不想這麼冒險,要不是兩隻乾屍跑那麼快的話。作為一個心裏健全的正常人,誰願意單獨面對這樣的東西呢?尤其是在這樣的環境下。

夏雨想攔住林葉,可後者已經消失在滾滾的濃霧之中。她想追過去,但是想想又覺得不妥。

兩隻乾屍嗷嗚怪叫着撲將過來,林葉一咬牙,穆皇劍向他們斜劈過去。

滋啦--

兩個乾屍被一份為二,甚至林葉都沒有感覺到什麼阻力,他有點發傻,愣愣地看着穆皇劍,剛才揮舞出去的一瞬間,身體裏面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抽空了,那種感覺很奇妙,一時間卻又說不上來。

突兀的,腳踝一麻,被攔腰截斷的兩隻乾屍還沒有死,林葉大駭,慌亂中用穆皇劍把它們的腦袋割了下來。

來不及喘口氣,乾屍大軍已經追了上來,看着那密密麻麻的乾屍群,林葉頭皮一炸,轉身就跑,這種數量,就算穆皇劍再好用也不行。好漢架不住人多。

撒丫子狂奔,林葉忽然想到了什麼,他猛地回頭看去,只見那些乾屍身上穿着襤褸的衣服,雖然已經是破爛不堪,但是很明顯,那些根本就不是現在的服飾。

再回頭看看周圍的環境,雖然視野被局限無法看清楚全貌,但是林葉心中依稀有了定論,只是還不敢確定。

夏雨他們的身影林葉還能看到,不過貌似遇到了點小麻煩。

"你還行不行? "夏雨察覺到雷東氣喘如牛,甚至身體已經在微微顫抖。雷東卻是咬緊牙關,梗着脖子: "沒事,我撐得住,我說過,一定要帶她到安全的地方! "

嗷嗚--

一隻乾屍斜刺里撲過來,將三人撞翻在地,那噁心的大嘴直接向陷入昏迷的湯格格咬了過去。雷東見狀,眥齒欲裂,不顧一切的向後猛地一竄,將乾屍按到在地,拳頭死命的向那乾癟的腦袋轟擊。

夏雨見狀,緊走兩步把湯格格攙扶起來,躲在一邊。

雷東悍不畏死的跟乾屍對抗,夏雨看的觸目驚心。

咔!濃霧中又有一隻乾屍向雷東撕咬過去。夏雨驚駭大叫: "小心! "

可惜晚了,眼看乾屍空洞的大嘴就要咬到雷東的脖子。倏的,寒光一閃,乾屍的腦袋滾落在地,還不待夏雨反應過來,林葉已經把跟雷東對抗的那隻乾屍釘死在了地上,並把那噁心的腦袋削了下來。

乾屍群緊隨而至,雷東二話不說,把湯格格背在身上奪路狂背,夏雨在一邊攙扶,林葉殿後。

"向東北跑,那邊有一座荒山! "林葉一劍將一隻乾屍劈成兩半,給前面的兩人指路。雷東和夏雨在前面也來不及多想,按照林葉指引的方向逃遁。

林葉綴在後面,好在穆皇劍在手,總算是有驚無險。

很快臨近荒山,跑在最前面的夏雨和雷東感覺視線突然開闊,粘稠的霧氣突兀地消失不見了,兩人先是一愣,接着看到林葉從大霧中退了出來,身後尾隨着大批的乾屍。慌亂中他們發現了一個山洞,直接鑽了進去。

林葉在最後面,也注意到了這些情況,他打量了山洞一眼,也跟了進去,不過他沒有深入,而是為前面的幾個人爭取時間,有穆皇劍,他信心很足。在這把鋒利的長劍面前,那些乾屍脆弱的就好像豆腐。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林葉鑽進山洞之後,一大群乾屍只是咕嚕怪叫着聚攏在山洞口,不肯進來。他很是驚異,不過這樣更好,省的到時候麻煩。

乾屍躊躇不前,林葉不再跟它們糾纏,轉身向夏雨他們追去。

山洞有很多通道,幾個人就好像無頭蒼蠅一樣在裏面亂撞。直到很久之後,才找到一間石室,石室很寬敞,**的石壁上懸浮着一團幽藍色的火焰,這才使得幾人能夠清楚的看到周圍的環境。

藍色的火焰下有一個古樸的蒲團,把昏迷過去的湯格格放在蒲團上,雷東趕緊挽起她的褲管,原本白皙的小腿上已經是血痕彌補,狹長的傷口猙獰外翻,血肉已經結痂。雷東眼中滿是不舍,他把還有淡淡鎂粉味道的外套脫下來,用穆皇劍挑開,撕取了長長的布條,包紮在那可怖的傷口上。

"格格,你醒醒。 "雷東頹廢地坐在地上,把她摟在懷裡,不住呼喊她的名字,夏雨默默起身,來到林葉身邊,微微搖頭。湯格格現在的情況很糟糕,要是得不到有效的調理,傷情可能會惡化。但是現在真的沒辦法。

當前的處境林葉心裏比誰都清楚: "當務之急是先把她的傷勢穩固,然後再想脫身的辦法,也不知道現在軻意他們三個怎麼樣了。 "

"他們跟着李霖,應該不會有事。 "夏雨神情黯然: "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我們為什麼會遇到那些東西? "

林葉眼睛一眯: "你有沒有想到一種可能,我們已經不是在我們的那個世界了。 "林葉的目光很平靜,這是剛才在外面觀察的結果,當然這也是他目前能夠找到最為合理的解釋,雖然聽起來那麼荒誕。

夏雨沒有說什麼,目光轉向了不遠處的石壁上,石壁反射着藍色的熒光,上面銘刻着一幅幅奇怪的圖畫。林葉也注意到了,他走了過去,這副壁畫很晦澀,大概的意思是一個青年盤坐在蒲團上,周圍金光萬丈,有神仙有魔鬼,充斥着整間石室。

看到這裡林葉心頭一驚,目光轉向湯格格,發現他們並沒什麼不妥,才放下心來。

旁邊還有其它的壁畫,總起來一共有十幅之多。林葉一幅幅的觀摩,一個大致的故事梗概在心裏成形。如電影裏面演的那樣,一個年輕人修鍊走火入魔,最後亦神亦魔發瘋的事情。

最後一方壁畫被毀壞了半個,半邊壁畫只看到一名絕色女子。林葉看到這副壁畫的時候,忽然有一種錯覺,好像畫裏面的女子復蘇過來一樣,跟他四目相對,甚至那清冷的眸光幾欲洞穿他的靈魂。

直到肩膀被夏雨拍了一下,林葉才從那種奇怪的氛圍中脫離出來,他下意識的抹了下額頭,手上滿是細密的汗水。

"你怎麼了? "夏雨很疑惑,因為林葉現在的臉色比湯格格還難看。

"水,水…… "湯格格迷迷糊糊地呢喃,雷東臉色變幻不定: "這個時候去哪找水。 "

林葉看了眼黑暗的通道,掏出手機,沉聲道: "你們等會,我去找水。 "說著打開了手機的燈,雷東想要說些什麼,林葉打斷他: "不用說感謝的話,我們不能拋下她不管。 "

夏雨見林葉做出了決定,知道多說無益。出事之前大家都是最好的朋友,現在遇到了困難,一定共同進退,林葉這麼做,她無話可說。

   "小雨,你們注意安全。 "林葉把穆皇劍遞給她,沙啞着嗓音: "拿着。 "夏雨搖頭: "不,我們這裡沒事,外面不知道潛伏着什麼危險,還是你拿着。 "林葉深深看了她一眼,忽然一把將她拉在懷裡,吻上了那雙夢寐以求溫軟細滑的唇……

  

  

《神魔之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