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醫大人饒命啊
神醫大人饒命啊 連載中

神醫大人饒命啊

來源:google 作者:不鏽鋼路由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遙 都市小說 鍾曉曉

叮,系統接管宿主身體成功,馬上開始唱,跳,rap別人的系統都是一飛衝天每天裝13抱得美人歸李遙:我的系統天天讓我社死老天啊求求你收了這坑爹的系統吧世界靈氣復蘇,別人都去奪寶探秘,成長為巔峰強者李遙:這坑爹的系統讓我成為一名小護士?恩?頂級強者又如何,受傷之後還不是乖乖在我面前跳一支·····額!···求我展開

《神醫大人饒命啊》章節試讀:

『告辭,老子不救了,反正這也不是 我的責任好吧。』

『老子不幹了。』

李遙漲紅了臉想到, 『就算是再尷尬的舉動, 只要待會救活了老人,那美女鍾曉曉也會對自己感激莫名,』

『兩人還是有可能發展發展的。』

『但是這脫衣舞嘛,感激是肯定會感激的,但是要有什麼發展,那就真的趁早斷了念想吧。』

【剛剛是開玩笑的, 這次救人不需要任何尷尬值,可以直接實施針灸以及穴位法。】

【系統還是那麼的毫無感情的聲音】

『什麼?什麼都不要 ?開玩笑?你還會開玩笑 ,』

『 你可別騙我啊, 我還是個未成年人 , 你知道騙未成年人是犯罪的嗎?』

李遙在心裏高聲問道

他是真的不相信這次系統會這麼好心

【後面有一個任務必須要你完成,你可以把這次的尷尬值作為報酬 。】

系統繼續說道

『什麼任務,你先說, 說完我在考慮答不答應。』李遙就知道沒這些好事輪到自己頭上

【現在時間還沒到,沒辦法觸發任務,】

【需要提醒宿主的是,當前距離救活病人的時間還剩下20】

『我靠,你他嗎故意拖延時間是吧,還剩20分鐘了嗎?』

【19,18,17,16,15】又是系統毫無感情的聲音響起

『好勒,系統大爺,小的給您跪下了。接受,接受,上吧,我的爺。』

就在中年男子鍾志文還在與趙醫生說話,要求趙醫生再去搶救看的時候。

李遙一陣風似的從他們身邊跑過,

路過的大喊一聲,『還沒死,還能救,快拿銀針來。快』

這時候中年女子已經逐漸醒了過來,聽到這話,渾身一震,是真的嗎?

美女鍾曉曉突然想起此人剛才對自己自我介紹的時候說他是家傳4代中醫,

難道這4代中醫就能起死回生嗎?但這可能嗎?

趙醫生轉身想阻止李遙衝進急救室,因為剛才他已經宣布病人死亡,以及定了死亡時間。

這小子衝進去不是胡鬧嗎?他轉頭看向了李成益,還沒說話,眼神帶着詢問。

李成益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他搖了搖頭,道:

「先進去看看,他怕待會老人的家人把這莽撞的小子給打上一頓。」

一群人沖了進去,就見李遙把已經沒了氣息的老人上半身支棱了起來 ,

手指如飛,上下翻舞,就像是老年的身體是一個舞台,

而李遙的手指就是一名跳芭蕾舞的舞者,在舞台上面忘我的跳着,這就是舞者的世界。

其他人沖了進來剛想要阻止,率先說話的卻是趙醫生,「大家都別打擾他 。」

而這時候外面也不斷的有實習生走了過來,他們都是剛才從急診室出去的。

此時最早給李遙拿過針的實習生說道,「 又是他,他難道要把死人給救活嗎?」

李遙這時候已經停止了點穴,

回頭對眾人說道,「銀針呢?」

「啊?」趙醫生與李成益面面相覷,光顧着跑過來了,都沒拿!

「我這裡有呢!」又是剛才的實習生,

這是個比較靦腆的女生,她說道,「剛才的銀針我還沒還回去呢」

說完就小跑過來了。遞給李遙之後,才發現眾人都在看着自己,頓時臉都紅了。

李遙在系統的控制之下,再次施展了針灸之術,

將老人的頭,咽喉,胸肺之處點滿了銀針。

乍一看上去,老人就像被紮成了刺蝟。

說實話,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老年不是得腦溢血死的,而是被這小子用針給扎死的。

【滴,已經施救完畢,病人活過來的幾率大概是85%。】系統繼續機械的說道

『我打你妹夫的系統,怎麼才85 啊 ?不是說能救活嗎?』

李遙在心裏對着系統狂吼道

【剛開始你問的時候有百分之百,後面耽誤了時間,幾率就降低了。】系統說道

『你怎麼不早說?你特么怎麼不早說?』

『啊?你特么怎麼不早說?』

李遙現在化身成了復讀機,你是上天派來整我的吧

系統卻不再出聲搭理他

這時候就見老人還是剛才的樣子沒有任何變化,

唯一的變化就是全身扎滿了針。

中年男子已經走了上來對着李遙一字一頓的說道,

「小子我不知道你在幹什麼 ,但是現在請給我一個解釋,否則我鍾志文敢保證,你絕對不能走着出這家醫院」

李成益雖然不贊同兒子此時的做法,

但他知道兒子是好心,自己從醫多年,醫者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這顆對待病人的赤子之心。

此時自己作為父親再不給他支持更待何時,

於是冷哼一聲,黑着臉說道,「行啊。我倒要看看你怎麼不讓他走着出去。」

「媽,你醒醒啊!」就在兩人劍拔弩張的時候。

中年女人突然向床上的老人撲了上去。

「張嵐,你冷靜一點 。 媽已經走了。」

鍾志文上前抱住了自己的妻子 ,帶着些許哭腔說道。

「沒有,我剛看到媽手動了。」「我看到了,快,快,曉曉你去看看是不是。」

這個名叫張嵐的中年女子聲嘶力竭的喊道

「媽,你冷靜一點, 外婆她已經走了 。」鍾曉曉也輕聲的對張嵐說道 。

「不,不,你們去看,你們看啊。」

張嵐大聲的喊着。

鍾志文和鍾曉曉只是看着她,眼裡無聲的流下淚水。

「嵐嵐,是嵐嵐嗎?」突然一聲蒼老的聲音從病床上發出來 。

眾人全都怔住了,滿臉不敢置信的看向病床。

就見到全身銀針還沒取下來的老人坐了起來 ,對着張嵐叫着她的小名。

此時的急救室的過道外面已經站滿了看熱鬧的人,

因為裏面不時有爭吵的聲音傳來,所以都跑來吃瓜了

有人突然看到死去的老人突然醒了過來 ,立刻大叫道

「啊!!詐屍啦,快跑啊。」

有幾個實習生腳一軟,差點給癱在地上。

趙醫生卻是非常冷靜的說道,「都是學醫的,還怕什麼?」

「你們來兩個人幫我,快點檢查病人的各項生命體征 。」

幾人上前去, 趙醫生對着李遙問道,「李遙,現在病人身上的針可以取掉了嗎?」

「啊?」李遙模稜兩可的回答,「應該可以取了吧」

他也不知道啊 ,不過系統既然說已經救治完成就應該是完成了,

看來這85%的幾率還是比較靠譜的嘛

這個神醫系統至少在醫人這方面從沒有坑過自己

「快,你們幾個幫忙把銀針給去掉。」

「馬上檢查老人的各項生命體征是否正常」

幾個醫護人員同時動手,不一會就有了結果

「趙老師,我們檢查到病人的血壓正常,心跳也完全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