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神針俠醫
神針俠醫 連載中

神針俠醫

來源:外網 作者:陳飛宇蘇映雪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陳飛宇蘇映雪

神秘少年闖都市,左手金針度世,右手長劍破敵,念頭通達無拘束,各方勢力紛至沓來,風雲暗涌!展開

《神針俠醫》章節試讀:


眾人紛紛驚呼出聲,他們之前在大廳看到顏雨晴和陳飛宇姿態親密,知道兩人關係肯定不簡單,但怎麼都沒想到,顏雨晴竟然會當眾承認她是陳飛宇的女朋友,這……這簡直太勁爆了!
周圍眾人盡皆震驚!
裴靈慧心裏一陣無奈,自己這位閨蜜簡直太任性了,陳飛宇目前可是玉雲省的敵人,她竟然當眾宣布是陳飛宇的女朋友,這不是把顏家放在大火上烤嗎?不過,如果排除了顏家的因素,陳飛宇絕對是當擋箭牌的最佳人選!
果然,荊立華心中怒氣勃發,怒視陳飛宇,道:「雨晴說她是你女朋友,這可是真的?」
顏雨晴心中一驚,生怕陳飛宇當眾否認,那樣的話她的臉面可就丟大發了,小手連忙捏住陳飛宇腰間軟肉,一邊悄悄進行威脅,一邊在陳飛宇耳邊小聲道:「幫我這一次,你以後一定會為今天的決定感動慶幸。」
陳飛宇嘴角含笑,眾目睽睽,他看向荊立華緩緩搖頭。
難道陳飛宇要否認?
顏雨晴頓時一驚,心裏恨得牙痒痒,捏住陳飛宇腰間軟肉正準備狠狠掐上去。
突然,只聽陳飛宇邊搖頭邊笑道:「你這個問題問的太沒水平,如果我說雨晴不是我女朋友,那你會信嗎?」
荊立華冷笑道:「雨晴一向冰清玉潔,據我所知,她從沒談過戀愛,更加沒有跟別人接過吻,現在她大庭廣眾之下,不但主動親了你,而且還承認是你女朋友,你覺得我會信你的話?」
陳飛宇微微一愣,想不到顏雨晴之前竟然沒談過戀愛,這麼說,自己剛剛佔有了她的初吻?
他下意識向顏雨晴看去,正巧顏雨晴也向他這邊看來,對視到陳飛宇的目光,顏雨晴俏臉頓時一紅,心中一陣羞惱,荊立華真該死,連這種事情也當著陳飛宇的面說。
兩人這番小動作,在別人眼中看來,像極了情侶間的眉目傳情。
荊立華妒火中燒之下,重重冷哼了一聲。
陳飛宇扭頭向荊立華看去,嘴角笑意更濃,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只好承認了,沒錯,雨晴的確是我女朋友。」
說完後,陳飛宇一把摟住顏雨晴,在眾目睽睽下,低頭在她嬌嫩的雙唇上痛吻起來。
包括顏雨晴和裴靈慧在內,陳飛宇此舉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顏雨晴一瞬間的呆愕之後便是手足無措,緊接着緊緊閉上了眼睛,心裏一陣哀嚎,天吶,又被陳飛宇佔便宜了……
裴靈慧看到這一幕,莫名的,心裏竟然有一絲不舒服。
荊立華眼中燃燒起熊熊的火焰,雙手緊緊握着,用力之大,指節都有些發白,彷彿下一刻,他就會衝上去,狠狠地揍陳飛宇一頓!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顏雨晴感覺自己快要窒息的時候,陳飛宇才饒過她。
她一張俏臉紅撲撲的,背對着眾人狠狠地瞪了陳飛宇一眼,咬牙切齒小聲道:「你幹嘛?」
陳飛宇在她耳邊理所當然地笑道:「你不是讓我配合你嗎,你看,我這麼主動的配合你,這下你該滿意了吧?」
暈,你這哪是配合,分明就是趁機佔便宜!
顏雨晴聽着陳飛宇的歪理邪說,恨不得狠狠咬他一口!
「你們夠了!」
突然,荊立華憤怒的聲音響了起來,打斷了兩人之間的「悄悄話」。
顏雨晴一驚,立即從陳飛宇懷中起來,羞紅着臉低下頭,雙手揉搓着衣角,一副乖乖小媳婦的嬌羞模樣,心裏卻恨的咬牙切齒。
陳飛宇心下讚歎,難怪都說女人是天生的演員,顏雨晴這演技,都足以去競逐奧斯卡小金人獎了。
荊立華追求了顏雨晴那麼長時間,何曾見過顏雨晴露出過這副模樣,當下妒火更勝,恨不得上去把陳飛宇給大卸八塊,不過他也知道,陳飛宇實力之強,一百個他加起來也不一定打得過陳飛宇。
是以,他深吸一口氣,強壓下內心的怒火,勉強保持着平穩的聲音,皺眉道:「雨晴,你不要開玩笑了,陳飛宇已經成了整個玉雲省的眾矢之的,不管是我們荊家,還是你們顏家,和陳飛宇都算是敵對關係,你作為玉雲省的一份子,理應跟我們一同對付陳飛宇,又怎麼能夠跟陳飛宇在一起?」
顏雨晴抬起頭,眼神已經冷漠下來,道:「荊大少,你的自以為是真是讓我越來越討厭了,我們顏家和陳飛宇無冤無仇,為什麼要對付陳飛宇,就為了你們十大家族的利益?真是天大的笑話!
再說了,你們男人之間的爭權奪利、逞兇鬥狠,跟我們女人有什麼關係?女人天生崇拜強者,陳飛宇年紀輕輕,就已經名動長臨、玉雲二省,他便是當之無愧的強者,而且和我既無血海深仇,又無利益衝突,那我為什麼不能選擇陳飛宇當男朋友?」
她這番話雖然半真半假,但是配合上她冷峻的眼神,卻自有一番霸氣。
「說得好!」裴靈慧作為女人,對顏雨晴的話深有體會,立即鼓掌叫好。
陳飛宇微微訝異,要不是他知道顏雨晴和他只是在假扮情侶的話,聽到顏雨晴這番真切的話語,肯定會以為顏雨晴真的喜歡上他了。
連陳飛宇都這麼覺得,更何況是當局者迷的荊立華?他心中嫉妒非常,再加上被顏雨晴懟的無話可說,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心中異常的憤怒。
可他堂堂一個男人,總不能當眾向顏雨晴發火,只好遷怒於陳飛宇,寒聲道:「陳飛宇,你現在在玩火,小心玩過頭了,燒到了自己。」
陳飛宇輕笑一聲,道:「自從我來玉雲省後,不到半個月的時間裏,你們十大家族中,已經有好幾個人這樣威脅過我了,巧的是,威脅過我的人,反而受到了各種各樣的懲罰,而我陳飛宇,依然好端端地坐在這裡,荊大少,你覺得你的威脅,對我來說有威懾力嗎?」
陳飛宇來到玉雲省之後,先後踩下了桑家的桑樂天與奚家的奚存劍,這兩大家族在十大家族排名中,前者第九,後者第二,所以陳飛宇這番話說的非但沒錯,而且很有底氣!
荊立華臉色微微一變,荊家可是整個玉雲省排名第六強的強大家族,以前不管到了什麼地方,都是前呼後擁,今天還是第一次被人像陳飛宇這樣輕視,心中氣憤可想而知。
甚至,就連周圍的富二代們也是惱怒不已,十大家族就是玉雲省的代表,陳飛宇小覷十大家族,就等於看不起他們,要不是顧忌陳飛宇實力強橫,他們早就一擁而上對付圍毆陳飛宇了。
顏雨晴「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故作親密地把雙手伏在陳飛宇肩頭,咯咯笑道:「飛宇太霸氣了,不愧是讓雨晴一見鍾情的男人,連整個玉雲省都不放在眼裡,果然氣魄非凡!」
裴靈慧翻翻白眼,顏雨晴演技實在是太好了,荊立華非得氣瘋不可!
果然,讓荊立華眼中射出妒火,他追求了那麼多年都沒到手的女人,竟然對陳飛宇一見鍾情?
他此刻已經不僅僅是嫉妒,更有一種被陳飛宇輕而易舉比下去的失敗感!
當即,荊立華怒道:「陳飛宇,你現在之所以能完好無損地坐在這裡,是因為目前對付你的,只有裴家和桑家而已,更別說你還有魏家的幫襯,如果我們荊家在和裴楓聯手,甚至,除了魏家之外的九大家族聯合起來對付你,你覺得,你還能平安無事地走出玉雲省嗎?我勸你還是識時務比較好。」
此言一出,周圍的富二代們,紛紛拍手叫好。
「荊大少就是霸氣,我早就看陳飛宇不爽了,就得這麼懟他,往死里懟!」
「就是,陳飛宇竟然敢小覷咱們玉雲省十大家族,簡直就是目中無人,這樣的人絕對不能讓他繼續在玉雲省逍遙下去!」
「陳飛宇區區一個外省人,在咱們玉雲省耀武揚威,這要傳出去,豈不是會被別的省份笑話?我覺得就應該按照荊大少說的辦,十大家族聯合起來,給陳飛宇一點顏色看看!」
周圍一眾富二代們群情激奮,荊立華神色得意,氣勢大盛!
突然,陳飛宇抬眼,目光向那群富二代看去,凡是被陳飛宇目光注射到的人,感覺像是被利劍刺中一樣,雙眼莫名有種刺痛感,心中更是一顫,立馬閉上嘴巴不敢在說話。
很快,現場徹底寂靜下來,甚至靜的有些詭異。
荊立華微微皺眉,不得不承認,陳飛宇剛剛的氣勢很強,連他都有一種心悸的感覺,難怪會讓裴楓那麼棘手,不過,陳飛宇再厲害又如何?過江龍可是壓不下地頭蛇的。
顏雨晴眼眸異彩漣漣,突然眼珠一轉,巧笑倩兮道:「飛宇,話說你來我們玉雲省也有一段時間了,不知道你覺得玉雲省和長臨省對比起來怎麼樣?」
「經濟比長臨省略差,武道比長臨省要強,至於玉雲省的男人嘛……」說到這裡,陳飛宇向荊立華與周圍的富二代斜覷一眼,眼中閃過一抹輕蔑,道:「玉雲省的男人,倒是慫的厲害,嘴上叫囂的厲害,實則根本不敢動手,這麼多人,竟無一個血性男兒,實在是令人不齒。」
此言一出,周圍富二代們又是一片嘩然,紛紛向陳飛宇怒目而視,但不管他們再如何惱怒,偏偏沒人敢向陳飛宇動手,倒是變相證明了陳飛宇的觀點。
「噗嗤」一聲,顏雨晴和裴靈慧忍不住笑了出來。

《神針俠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