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
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 連載中

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

來源:google 作者:猩猩不知道傷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季子衿 猩猩不知道傷心

地星自有人類以來,曆數其最高光時刻:上可九天攬月,下可五洋捉鱉他們不再仰望星空,邁入星河時代人力所至,神明不達殊不知,災難因此而來毀滅,接踵而至最終,人類一敗塗地,退守地心世界世紀輝煌,不過彈指一揮間關於地表世界的毀滅眾說紛紜,但最為出名的則是十大假論:太陽災劫、隕石墜落、核戰爭....事實真是如此?展開

《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章節試讀:

熾日的趙歡,最終還是出手。

李虎聽過季子衿的話後大感振奮,不顧底下之人反對,毅然出手。

雙方你來我往,死傷無數。

悲天憫人的鄭老,在眾人又一次哀求下出山,將李虎告到總部。

弒天堂高層震怒,言辭犀利。

李虎現在也是左右為難:上面言和,趙歡要打。

季子衿銀牙都要咬碎了,老東西一次又一次壞他好事,找死啊!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老大,我們還是先跑為妙,王管事他們一群人就想弄死你。」

季子衿示意其稍安勿躁,抬頭問道:「李虎那邊怎麼說?」

「他同意了! 」

「啥?」

李虎這狗東西,真把他轉手就賣了。

既然你不仁,別怪我無義。

「收拾東西,走!」

吳常聽到他願意離開,高興得急忙往內收拾東西。

可等他出來,季子衿已無身影。

焦急的他六神無主,正仿徨無措時,一道狼狽身影倏地闖入。

議事大廳內,殺氣衝天。

李虎坐的椅子,都快被其拍散架。

現在的他後背冷汗疊出,頭都大一圈。

望向下方的人, 聲嘶力竭咆哮。

「季子衿這狗東西,膽大包天敢坑老子,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將他找出來。」

南區,徹底亂套。

見弒天堂的人如此瘋狂,趙歡也愣了,李虎這是鬧的哪出?

可得到消息的他,瞠目結舌獃滯當場。

這是誰的部將,如此勇猛,將天都給捅破了!

精彩,實在是精彩。

南區,一處光線昏暗的下水道里。

蓬頭垢面如乞丐般的兩少年,臉因憋氣脹紅而扭曲,不正是逃走的季子衿和吳常。

忽然而來的光芒,將兩人局促不安的面容映照出來。

「老大,嘔....。」

吳常短暫換氣,剛想張口說話,一股惡臭撲鼻而來,胃裡翻江倒海,膽汁苦水都吐出來。

這股難受勁,眼淚嘩嘩滴落。

腥臭的下水道味相較於性命,還是後者重要。

無奈,只能委身於此。

近墨者黑,近朱者赤。

人類快速適應環境,那是天賦本能。

「老大,你到底做了什麼?」

兩人逃命路上,吳常察覺情況不太對,以往的同僚太過瘋狂,似要吃了他們似的。

牆倒眾人推,破鼓萬人捶的道理他懂。

可,有些邪門過頭。

「嘿嘿,我把鄭老頭幹掉了!」

「啥!」

「唉喲!」

吳常震驚得一蹦三尺高,可他顯然忘記是躲在下水道里,疼得他不斷倒吸涼氣。

不過,這就解釋得通。

「死了,這下徹底死絕了。」

吳常不斷嘀咕,季子衿聽得心煩,狠瞪而去。

「瑪德,早就該弄死那老東西。」

......。

「要不,出去看看情況?」

腥臭的下水道內,熱血散去,冷靜下來的季子衿試探着問道。

腦海里,李虎暴跳如雷、恨不得生吞活剝他的畫面不斷重複。

這要是被抓住,還有命活?

氣氛陷入短暫凝滯,很快有人回應。

「可以,我先去探探風向。」

說著話的吳常起身,卻被邊上季子衿攔下道:「禍是我闖的,我來。」

兩人從小為伴,心中所想豈能不知。

「上去只要遇見人,就能輕易將你認出來。」

「平時讓你低調點,總是伸頭往外冒...。」

吳常絮叨着將其手推開,而後徑直離去,這樣耗下去不是辦法。

若是兩人只能活一個,他選擇兄弟。

看着吳常背影,季子衿眨咂巴着嘴想說些什麼,但竟無語凝咽。

隨着時間流逝,內心惶恐無以復加。

若是吳常有個三長兩短,他一輩子都難心安。

不能再乾等下去!

跌撞着從下水道爬出,小心翼翼探頭看去。

街道空曠,安靜。

越是如此,季子衿無端瘮得慌。

弒天堂所屬南街廣場,此時火光衝天。

「燒死他!燒死他!」

季子衿循着瘋狂吶喊聲而來,當看着火刑架上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吳常。

目眥欲裂的他,攥緊的指甲深陷肉中,隱有血漬流淌。

出奇的是,卻沒有一絲疼痛感。

「吳常,你這名字起的好。人生無常,大腸包小腸。」

「看看這開膛破肚的,你們真殘忍。」

戲謔邪笑聲後,忽來凌厲之語:「你再不說,怕是沒機會。」

一行人對吳常也是沒法,這小子太倔。

自從被抓後,嚴刑拷打就是一問三不知。

吳常忽有所感,勉力睜開被血液覆蓋的眼眸看向前方,嘴唇聳動着。

季子衿知道,那是讓他走的意思。

「苟且偷生,非我所願。」

「捨棄兄弟,與畜何異?」

季子衿見着吳常這慘樣,怕是活不了。

仰頭微喃間,火光映照出他決絕的面容。

不給命活,大家一起玩完。

光腳不怕穿鞋的,季子衿發起狠來自己都害怕。

有所決定的他,頭也不回的離去。

小心翼翼穿越巷道,季子衿來到一處破屋,走到牆角位置直接用手開挖。

不久,一個手掌般高的石瓶被其取入手中,這是他爺爺留下的遺物。

其生前對這石瓶像是着魔般愛不釋手,總念叨着他聽不懂的話。

每次好奇想上去摸兩把,都被爺爺狠斥一番。

後來預感大限將至,囑咐季子衿將石瓶和他一起埋葬。

但想到孫子尿性,隨即悄然將其先埋下,而後找人弄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帶在身邊。

可這一切,哪能逃得過季子衿法眼。

爺爺逝世後不久,直接將其囑咐和警告拋之腦後。

他認為有點暴殄天物,遂和吳常兩人將其挖出,帶在身上研究。

美其名曰:寶物怎可長埋地下,當於世間彰顯萬千。

其實就是好奇心作祟,要是老爺子知道,不得死不瞑目。

不過,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

季子衿有次誤入灰霧,但卻奇蹟般存活下來,就是它的功勞。

這可不得了,直接成為小孤山鎮的一大傳奇故事。

但那之後,季子衿發現每次面對石瓶,眼皮子老跳。

總覺得石瓶中,有雙眼睛在窺伺着他。

再往後,來到涼城討生活。

屢屢發生怪事不說,晚上還總是做噩夢,冥冥中似聽見蠱惑之言,要他獻祭,達其所願。

原本以為是夢,沒曾想酒後心血來潮,小試牛刀,結果嚇得他酒都醒了。

從此再也不敢隨身攜帶,為圖安心將其埋在地下。

看着手中之物,季子衿眼有忌憚,心有恐懼。

但如今之計也只能破釜沉舟,拔腿狂奔,朝着先前之所而來。

看一眼吳常慘狀,四周宵小猖狂,內心怒吼,豁出去的他笑得有些便秘,道:「瓶兒啊瓶兒,我知道您通靈,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更何況大家都是老熟人,幫個忙唄。」

如預想中的情況並未出現,石瓶仍舊是石瓶。

季子衿蹙着眉頭,大着膽子,整理衣冠。

單手上舉擎天,虔誠以待。

「願以身敬獻,吳常無虞!」

話音剛落,隱隱的,心悸之感驟然襲來。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我踏馬這是要栽了啊!

再無之前的一絲僥倖,誠然如他所想。

人作祟,瓶作妖。

失去意識前,季子衿好似聽見一道刺骨凜凜、勾魂攝魄的厭棄聲。

「身如蟻蟲,取之何用?」

「祭靈飼神,賜爾所願!」

忽風起,幽雀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