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守靈詭事
守靈詭事 連載中

守靈詭事

來源:google 作者:神算阿三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崔二爺 懸疑驚悚 辛丑

李九是一個大學生,他家裡非常貧困,因為上學欠了很多錢,為了賺學費,他做起了守靈人他從來都沒有接觸過這一行,如果不是因為一天幾千塊的工資,他才不會冒這個險!李九因為沒經驗,差一點丟了命,是一位高人出現救了他……...展開

《守靈詭事》章節試讀:

我趕緊捂住傷口,咬死牙關,不敢發出一點聲響。
 那把刀把床捅成了篩子,才停了下來。
 沒等我鬆口氣,一個扎紙人的頭,緩緩的從床的邊緣顯露出來。
就像是一個人從床上慢慢的看向床底。
 我呼吸一頓,全身僵直。
 突然,扎紙人露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恐懼和憤怒在一瞬間爆發,我怒吼了一聲,掉轉方向,雙腳齊齊的向扎紙人的頭踹去。
 只聽一陣撕碎了紙的聲音,我耳邊聽見了一個慘叫聲。
 這時候我已經打算以命搏命了,不顧一切的爬出床底,伴隨着一聲聲怒吼,將床上那個扎紙人撕碎。
 又尖又細的笑聲從我的耳畔掠過,我一陣頭皮發麻,衝過去將梳妝台前的扎紙人一併撕碎。
 「草擬大爺的,嚇你老子,去死!」
我動作粗暴,恨不得將扎紙人踩成齏粉。
 一頓發泄之後,我漸漸冷靜了下來。
 打開手機的燈,慢慢的靠近床上的扎紙人,此時它已經不成樣子,但它的手裡還攥着一把紙裁的刀子。
 可是被紮成破爛的床,還有我肩頭的刀口子,無一不在證明,剛剛扎紙人的手裡應該有一把真的刀子。
 紙人怎麼可以行動?
 紙刀怎麼可以傷人?
 這間骨灰房裡是不是有什麼神秘的力量?
我的世界觀已經被傾覆了。
 「我得趕緊離開這!」
這個念頭從我的心裏冒出,我便轉身沖向玄關,不能要錢不要命,我一定要打開骨灰房的大門逃出去。
 活着成了我現在唯一的念頭。
 衝到大門前,我瘋了似的擰着門把手。
 笑聲再次從身後傳來,我忍不住回頭望去,只見卧房門口,都趴着好幾個人頭,隱隱綽綽的。
 「給老子打開啊!」
我終於明白什麼叫菊花一緊。
 在腎上腺激素的瘋狂刺激下,我恨不得一拳把大門砸爛。
 就在這時,玄關櫃吱呀一聲,緩緩的打開了,一股陰風吹在我的後背上,我觸電一樣全身的動作一停。
 咯~咯~咯~ 這種聲音,就像是從破碎的喉嚨里艱難發出的音節。
 預感到危險來臨,我僵直的轉身…… 突然!
 一個黑影撲到我的臉上,強烈的窒息感碾壓而來,就像是有一隻手,直接捏住了我的意識,瞬間掐滅。
 徹底失去意識的前一刻,我好像聽見大門咔嚓一聲打開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自己好像躺在一個柔軟的懷中,一隻散發著香氣的手在輕柔的撫摸着我的臉。
 我的眼皮跟灌了鉛一樣,怎麼都睜不開。
 輕柔關切的聲音在我的耳畔響起,「你若安分,這輩子倒能安安穩穩,可從今日開始,有些事就由不得你了。」
 隨着一聲長嘆,我猛地睜開了眼睛。
 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沙發上,所處的位置是一套房子的大廳,周圍不見人。
 「請問有人嗎?
這裡是哪裡?」
我喊了一聲,沒人回應。
 昨晚恐怖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來。
 我趕緊起身,跑出了房間,但剛出門的那一刻,對門的門牌號讓我心頭一震:444 這裡是443。
 昨晚發生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只是被443的好心人救了。
 驚恐間,我速度搭乘電梯離開第七單元。
這鬼地方我現在只想離得遠遠的。
 外邊已經開始發亮,門口的保安也開始上班。
 見我慌慌張張的樣子,保安大爺攔住問道:「小夥子,慌慌張張的幹什麼呢?」
 終於見到人,我當場將昨晚的事告訴了大爺,誰知大爺聽完像是見了鬼一樣,忌諱地說:「小夥子你睡懵了吧?
443根本沒人住。」
 「不可能,裏面的裝修那麼好,我從沙發上醒過來的,怎麼可能沒人住?」
我不相信。
 但保安大爺臉上的和藹消失了,告誡道:「我勸你晚上還是別亂跑,趕緊回家吧!」
 保安大爺用怪異的目光看着我,走進保安亭,鎖死了門。
 我欲言又止,只能先離開了小區。
 清晨的空氣里瀰漫著一層霧氣,因為地處偏僻,街道上看不見一個人。
 只有在不遠處的一棵樹下,有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
 我忍不住好奇靠近了些,發現這個人的背影,好像那個邋遢男。
 心裏頓時湧現出一絲激動,要不是他提醒我睡在床底,現在我已經被捅成篩子了。
 但邋遢男好像在做見不得人的事情,只見他在樹頭放了一個碗,裏面填滿生米,然後插上三支香。
 嘴裏念念有詞,「別搶,都有份,吃完要聽話,別出去害人。」
 這般模樣,我很難不將他跟神經病聯繫在一起。
 可偏偏是這種人,是我現在唯一的救命稻草。
 我剛準備打招呼,男人猛地一個轉身,盛怒道:「跟過來幹什麼?
快滾!」
 「大師,我……」 「給臉不要臉!」
男人突然抬起手,嚇得我抬手要擋。
 男人的臉色突然緩和,手也放下來。
 這讓我感到很奇怪,就好像他剛剛的怒氣,不是對我撒的。
我回頭看着空蕩蕩的街道,難道剛剛有什麼東西跟着我?
 我再也綳不住,抓着男人的手臂道:「大師,求求你救救我。」
 「救你?
我有什麼好處?」
男人轉身去拿他的碗,我才發現一會的功夫,那三支香已經燃盡了。
 這太反科學了,難道鬼吃香的說法是真的?
 「只要大師願意出手,我以後給你做牛做馬。」
現在我欠了一屁股債,只能開空頭支票。
 「你?
給我做牛做馬?」
不料男人眼睛一亮,就像是撿了便宜一樣,「成交。」
 我突然有種,在菜市場跟大媽買菜,喊價五塊大媽不還價的感覺。
 但這種時候,小命要緊。
 「大師,那間骨灰房到底是怎麼了?
我不會有事吧?」
我趕緊問道。
 「有東西纏着你,只要抓住它,你就沒事了,至於其他的你最好別問,知道越多死得越快。」
男人意味深長道。
 「那有什麼辦法能抓住它?」
我迫切道。
 「今晚十二點,第七單元444,不見不散。」
男人說完便轉身走了,邊走還邊對着空氣竊竊私語。
 我擰着鼻樑,有些手足無措,那鬼地方我好不容易跑出來,今晚還得進去?
 比恐怖片還恐怖的東西,裏面都有啊。

《守靈詭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