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誰寄人間雪滿頭
誰寄人間雪滿頭 連載中

誰寄人間雪滿頭

來源:外網 作者:久別生歡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久別生歡 恐怖靈異

「我死後,將永生詛咒,詛咒天下有情人同我們一樣,不得善終!」她字字句句如利劍封喉,讓人心頭髮寒。她的身子,還溫熱,只是沒了氣息。鮮血撒了一地,染..展開

《誰寄人間雪滿頭》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方瑩忙跪在蕭別止跟前求情道:「主子,那些人真的不是阿離殺的!」

似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方瑩又道,「那些人,是我殺的!都是我殺的!求主子懲罰我吧!阿離本就遍體鱗傷了,這軟骨散再喝下去,半條命可就沒了。」

「阿瑩,你別求他。」姜離諷刺地笑了笑,自行接過那葯一飲而盡,「陛下,還想讓姜離做些什麼?」

蕭別止只覺得那笑甚是刺眼,冷冷道:「念你助我功成,暫且留你一命,在此苟延餘生吧!」

姜葵此時向刑即使了個眼色,刑即瞭然。

「陛下,方瑩膽大包天,敢悖逆陛下,請陛下重懲!」

看到姜離的眼神,蕭別止心中只覺暗暗慪火,她不過是個殺手何以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倔強。

「殺了吧。」他道。

姜離頓時滿臉錯愕:「蕭別止!她不過是打翻了一碗葯,你為何要這樣對她,她也是你的手下啊!」

「朕,要這皇宮之中,再無人敢幫你!」

後面,蕭別止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那座院子的。

這些日子他總想起幾年前的姜離,那時候她真像極了春日的一支梨花,那般純白燦爛。

她第一次殺人,噩夢連連睡不着,一到晚上就一個人躲在角落裡怕得發抖,但她卻還是倔強地說要做他手裡最鋒利的一把刀,為他去衝鋒陷陣。

可不知從哪天起,那個燦爛的女孩不再害怕,她成為地獄的惡鬼。殺人如麻,心冷如斯。

想到這裡,蕭別止的心不由顫了顫,看了一眼身旁的姜葵,只覺得姜葵不就是幾年前未染鮮血的姜離嗎?

蕭別止走後,刑即玩味地笑着,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姜離:「你們兩人,現如今都是棄子!比地上的塵埃都賤!死不死的,還不是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方瑩眉頭一皺,問道:「你同阿離究竟有什麼仇?當初送阿離入宮,也是你向主子提議的,你到底圖什麼?」

姜離有些意外,當初她刺殺歸來,受了重傷,蕭別止便把她送給了前朝皇帝,也就是蕭別止的大哥蕭居棠做妃子,卻不想還有刑即在一旁推波助瀾。

「誰讓她,長了一張跟阿葵一樣的臉。」刑即邊說,邊從懷裡掏出一把匕首向方瑩走去。

姜離心頭一跳:「刑即!你別傷她!我求你!」

刑即眉頭一挑,一刀直接扎在方瑩肩頭,然後將她踢倒在地。

方瑩吃痛,倒在地上。

姜離驚呼一聲:「不要!」

「好啊!你跪下來求我,我就放了她。」刑即冷笑道。

姜離的腿傷還未好,剛服下的軟骨散也開始發作。

她幾乎是掙扎着下床,重重跌在地上,而後忍着腿上劇痛艱難地跪在地上。

「求你。」

刑即卻將刀從方瑩肩頭拔出來,一腳踩上方瑩的頭,邪邪一笑對姜離道:「磕頭。」

姜離雙拳緊握,眼淚盈滿眼眶,重重地磕了個頭。

方瑩整個人被踩進血泊里,掙扎着痛苦搖頭。

「你看你這副樣子,不配擋阿葵的路!」說罷,刑即便狠狠將匕首扎進方瑩的心口,嗤笑一聲離開了這小院。

「啊!」

姜離悲叫一聲,忙爬着去抱起血泊里的方瑩,卻已經悲痛地說不出話來。

她好恨啊,恨自己服了軟骨散,散了一身功力,救不了自己的朋友。

也恨蕭別止的絕情,和妹妹姜葵的狠心,以及刑即的惡毒。

方瑩顫抖着手,撫上姜離的臉:「阿離……離開……皇宮,不要執……着……」

淚眼模糊,姜離已經看不清懷裡的方瑩的臉,只剩滿目的紅。

「不!阿瑩,不要離開我,我現在身邊就只有你一個人了,不要!啊——」

她拚命地搖着懷中的人,卻發現,那人已經沒有了生息。

她此生最好的朋友,就這樣死在了她懷裡,而她卻無能為力。

一聲凄厲的嚎叫,頓時響徹整個冷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