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滿院禽獸,惹我必噴!
四合院:滿院禽獸,惹我必噴! 連載中

四合院:滿院禽獸,惹我必噴!

來源:google 作者:小喬在哪裡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小喬在哪裡 林凡冬 都市小說

林凡冬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居然穿越到了禽滿四合院世界原身就是個敗類,沒工作不說,還喜歡打老婆,就是個人渣家裡居然還有個可愛乖巧的女兒林凡冬的心都快化了四合院的禽獸我疼老婆孩子,管你們屁事!沒事不要惹我!惹到我,噴死你們!展開

《四合院:滿院禽獸,惹我必噴!》章節試讀:

許大茂當然不可能這麼輕易放過林凡東。

直接去找了二大爺評理去了。

二大爺是扎鋼廠的一名七級鍛造工,從小就有一個當官的夢。

平時喜歡參與院子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他膝下有兩個兒子,目前都結婚了。

二大爺平時就看不慣林凡冬這個傢伙,現在聽到許大茂說林凡冬居然耍流氓。

立刻就坐不住了,趕緊去找一大爺二大爺,準備開全院會議,處置林凡冬。

一大爺易中海是軋鋼廠的八級鉗工,工資水平達到了目前院里最高的99塊。

這年頭,工作越高,工資越高,社會地位就高。

所以一大爺當之無愧的成為小院委員會三巨頭的最高領導人。

三大爺是個極其小氣的人生活上精打細算到了極致。

摳門也摳門到了家,而且還十分的「雞賊。」

平時一大爺管中院,因為中院最大,三大爺管後院,二大爺管前院。

三大爺覺得林凡東這次所犯的事情已經超出了他的權利範圍之內,有必要動員全院大會了。

很快院子里的人就聚集到了中院。

連雙腿殘疾已經癱瘓在床的賈東旭也被抬了出來。

原告許大茂和婁小娥坐在了一條長凳上。

被告林凡冬只能站着。

「許大茂你把事情說說看!」一大爺見眾人都差不都齊了開口問道

「一大爺!這林凡冬就是個流氓,調戲我家小娥不說,還罵嘲笑賈東旭是太監,不能人道!」許大茂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林凡冬你個小兔崽子,不就救濟我家也就算了,居然還在背後這麼惡毒的詆毀我兒子,一大爺不能問了,直接送派出所讓他蹲大牢。」賈張氏無比怨恨的看着林凡冬。

「狗娘養的林凡冬,老子招你惹你啦!」賈東旭怨毒的盯着林凡冬,接着拿起腳上的鞋子直接砸像了林凡冬。

「媽的!賈東旭你TM的再說一邊剛剛的話,信不信老子現在就讓你死!」林凡冬躲開了賈東旭扔過來的鞋子,上前一腳就把賈東旭踹翻到地上。

「哎呦!我的兒啊!打人啦,打人啦,快把他抓起來送到派出所里去。」

賈張氏嚇得上前趕緊察看賈東旭。

許大茂:「一大爺,這林凡冬就是個混蛋!趕緊報警讓**來抓他!」

「許大茂,傻柱你們去把林凡冬控制住!」一大爺道。

「我看誰敢!」林凡冬直接抄起一隻板凳,揮舞了起來。

一大爺:「林凡冬,放下東西!不要一錯再錯。」

「一大爺!你是聾了嗎?老子罵你狗娘養的,你生不生氣!」林凡冬怒道。

「林凡冬!你怎麼說話的!」一大爺被林凡冬氣的不輕。

「我就這麼說話!下次在毒嘴,老子弄死你!」林凡冬拿起椅子對着賈東旭邊上就砸了下去。

把準備攙扶起賈東旭的賈張氏嚇了一跳,手一松,賈東旭又摔倒了在了地上。

「哎呦!我的兒啊!」賈張氏大聲喊到。

「哼!活該!

我是正當防衛,你們全瞎了不成,他拿鞋子砸我的時候看不到嗎!

當我好欺負嗎?去派所出也是這個理,他拿鞋子砸我就行,我拿鞋子砸他就不行嗎?」

「你哪裡砸啊!你是踢!」二大爺說道。

林凡冬:「有什麼區別嗎?只不過一個穿腳上,一個沒穿腳上,本質上還是鞋子打了他!」

三大爺:「你這是強詞奪理!」

賈張氏「這個殺千刀的!別跟他講道理了,直接送派出所!」

現場頓時吵成一團,林凡冬以一人之力舌戰滿院禽獸,一點也不落下風。

「行了!都住嘴!」一大爺大喊一聲,制止了眾人的罵戰。

一大爺:「林凡冬!你真的想去蹲大牢嗎?前面的事情我還沒跟你處理完了,你就別惹事了!」

「誰惹事啦?是他們先罵人的,先動手的也是他。」林凡冬已經被扶起來的坐在靠椅上的賈東旭說道。

「凡冬!你少說兩句吧,聽一大爺的。」黃倩有些擔憂的說道。

要是林凡冬真坐牢了這個家就真的毀了。

「賈大媽,賈大哥,你們也消消氣,我替我家凡冬向你們道歉。」

「道歉有用的話,要派出所的同志幹嘛?你瞧瞧這個混蛋把我家東旭給踢的!」賈張氏

「嘿!給你臉了是吧,你再罵我一句試試。」林凡冬作勢就要上前抽賈張氏兩耳光。

賈張氏嚇的連連後退。

黃倩連忙制止了林凡冬的行為。

「是,是我們家凡冬不好,這樣我去家裡拿兩雞蛋就當是給賈大哥補補身體了!」

「不行!憑什麼!」林凡冬頓時不樂意了。

他覺得憑他的噴功,在場的禽獸都不是他對手,吵贏這場群架只是時間問題。

不過在看到黃倩失望的眼神後,林凡冬慫了。

「好吧!挑兩個最小的給他們!」林凡冬無奈的嘆了口氣,心想這場子以後在找回來,這次便宜賈家了。

賈家的事情以林凡冬賠兩個雞蛋就此結束了,一大爺也沒讓賈家的人在參與議會了。

沒了賈家的人在場後,林凡冬對陣許大茂一人就簡單多了。

婁小娥始終坐着,並沒有吭聲,默默的在想着心事。

林凡冬打死都不承認對婁小娥說流氓話,反正在場的就4人,黃倩自己的老婆是不可能出來作證的。

婁小娥現在一直都沒吭聲,想來也是想偷偷放自己一馬。

林凡冬底氣十足,直接嗆的許大茂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許大茂:「小娥!你倒是說句話啊!」

聽到許大茂叫自己,婁小娥才回過了神,收回了心思。

把許大茂拉倒了一旁,婁小娥小聲的說道「大茂,我剛聞到林凡冬身上的酒氣,估計喝醉了,要不就這麼算了,

你也看到了賈東旭就罵了他一句,直接就被他踹翻在地上了

而切當時就我們四個人在場。你就算把他告到派出所去也沒用啊,根本就沒有人聽到他說的話。」

「哼!」許大茂還是咽不下這口氣,不過婁小娥說的也有道理,後院當時就他們四個人,並沒有其他人在場了。

林凡冬這個無賴,許大茂還是有點忌諱的。

最終林凡冬口嗨這件事在婁小娥暗中幫助下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