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我!傻柱他哥,開局要房
四合院:我!傻柱他哥,開局要房 連載中

四合院:我!傻柱他哥,開局要房

來源:google 作者:一隻小小的烏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一隻小小的烏龜 何安 都市小說

重生為何雨柱他哥,早年藉助神級選擇系統離家出走,兜兜轉轉返回四合院聾老太已經去世,傻柱和秦淮茹不清不楚的維持關係棒梗剛插隊回來,不久後將會和許大茂學習放電影婁小娥已經離開……改革開放的春風即將席捲神州大地面對吸血鬼秦淮茹一家,何安向他們要房……展開

《四合院:我!傻柱他哥,開局要房》章節試讀:

四九城。

隨着清晨的陽光從天空中照耀下來,無數身影往一座佔地頗大的工廠狂奔。

巨大機器緩緩運轉,耳邊響起嘈雜聲。

「砰砰砰……」

手中的物品放入機器中,轉眼就變成可以用的機器零件。

那人用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有些滿意的看了眼前面的作品。

「何師傅!何安同志,根據上級統籌安排,您的調令下來了,前往軋鋼廠第二車間任車間主任,現在就收拾東西準備過去吧。」人還沒有到,聲音就從外面傳來,有人對着這裡大喊。

「嘩啦!」

大量零件掉落在地上,四周所有人的目光同時看過來,他們全部集中到一處地方。

何安!

九級鉗工。

比最高等級還高一級。

這就足以說明他的專業水平究竟到了什麼樣的程度。

【您面臨重大選擇。】

【一、留在原有單位,獎勵鉗工經驗10,由於您鉗工技能已達上限無法獲得該獎勵。】

【二、接受調令前往軋鋼廠成為第二車間主任,獎勵四合院何氏祖屋房產證。】

又是一個重大選擇嗎?

掂着手中巨大的老虎鉗,一雙眼睛落到調令上。

何安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穿越者,從出生到現在藉助神級選擇系統的幫助。一步步打磨專業技能,成為聞名全國的九級鉗工,比已知的八級鉗工高一級。

由於卓越的貢獻,特批為九級鉗工。

又因貢獻太過於機密,消息一直處於封鎖狀態,僅局限於這個廠子中。

「何師傅!您不能去,我們這個廠子離不開你。」

「絕對不能讓何師傅離開。」

「這是重大損失……」

「……」

「……」

所有人炸了。

他們聚集在何安的身邊,紛紛大聲說著。

廠子能有現在的名聲和實力,都是何師傅的功勞。如果他離開,不管對他們還是對廠子,都是巨大的損失。

前來傳達命令的人,露出為難的神色.

「我接受調令,現在就前往軋鋼廠。」說完放下手中的老虎鉗,把調令拿到手中,眼前浮現出一行只有自己能看到的文字。

【選擇成功,您獲得四合院何氏祖屋房產證。】

四合院!何氏祖屋房產證。

這個世界是四合院平行世界。

也是食物匱乏的時代。

更是由農業國進入工業國的困難時期。

然而這些事情,何安並不關心。相反他的內心深處,浮現出一團火焰。身為何大清的大兒子,何雨柱他哥,何雨水她大哥。對於未來四合院中發生的事情,並不陌生。

假仁假義的一大爺,官迷二大爺,愛算計的三大爺,外加吸血蟲秦淮茹。把何家當成什麼了?特別是秦淮茹她們一家,完全就是吸血長大的。

手放在褲兜中,那是何氏祖屋的房產證。

本不想理會這檔子事,既然已經選擇接受調令,那就讓他們把東西連本帶利的還回來。

「何師傅,您就不在考慮考慮。」

「何師傅、何師傅……」

「……」

「……」

廠子里的人急了,眼睜睜看着何安拿着調令往外面走去。

只是對於這些挽留的聲音,他和沒有聽到一樣,自顧自的往外面加快速度。

……

背着背包,帶着箱子走到街道上。

何安梳理消息。

按照四合院發展,這個時間段聾老太已經去世,傻柱和秦淮茹不清不楚的維持關係。棒梗剛插隊回來,不久後將會和許大茂學習放電影。

婁小娥已經離開……

改革開放的春風即將席捲神州大地。

四合院一間房等幾十年後,可是一筆天大的數字。

我老何家祖祖輩輩的房子憑什麼給秦寡婦一家人?

回去第一件事情。

就是要房。

「咯吱!」

「砰!」

大門轟然大開,何安伸手推開。正在院子中的人,全部都呆住了。他們直愣愣的看着,嘴巴張的很大,好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手指輕輕顫抖,有人眼中露出恐懼的神色,下意識後退了兩步。

「何安!你小子怎麼回來了?這十幾年去什麼地方了。」易中海最先反應過來,看着逐漸清晰的身影大聲詢問。他心裏有種感覺,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院子,又將掀起風浪。

身為一大爺,有責任和義務阻止這件事情發生。

何安反問:「我難道不能回家?」

「不!不是……」易中海語塞,好半天都沒有把後面的話說出來。

何安對着他一笑,哼着不知名的小調,往家的方向走去。想不到幾年不見,這些人對自己記憶猶新:「傻柱呢?傻柱在什麼地方,還有雨水那個丫頭,你們誰知道,告訴他們,就說他哥回來了。」

所有人的心懸到了嗓子眼,一個個同時把目光看向秦淮茹房子所在的方向。

壞了!這何老大一回來,只怕他們日子要不好過了。

「一大爺,您知道他們在什麼地方嗎?十幾年沒有看到,想念的緊。」何安停下腳步,對着人詢問。

易中海不悅的看了眼:「你問我,我問誰?自己找去,我還有事情,沒工夫和你閑聊。」

「何老大,別在院子里攪風攪雨,我會一直看着你的。」說完直接走了。

看着遠去的背影,何安笑着說:「不就是小時候把你家房子點了?至於這麼記仇?」

「這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情,你一大爺是不會往心裏去的,何老大!有時間咱爺倆到你屋子裡喝兩杯怎麼樣?」聽到聲音的閻埠貴快速走出來,雙手搓了搓對着何安詢問。

易中海險些被這句話噎死:「閻埠貴!何老大的酒,也是你能算計到的?」

「這句話就不愛聽了,什麼叫算計啊,喝一頓怎麼了?難道這不是酒?」閻埠貴不悅的回懟了句,吃不窮穿不窮,不會算計才會窮。我算計怎麼了?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何安回了句:「好啊,等我拿回房子,第一件事情就是請三大爺喝酒。」

「那感情好,到時候我一定去。」閻埠貴喜滋滋的回復。

易中海的心沉到谷底,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何老大離家出走十幾年突然回來,果然來者不善。我必須告訴老嫂子去,讓她做好心裏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