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死前我撿到了系統
死前我撿到了系統 連載中

死前我撿到了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狸奴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狸奴豺 趙一鵬

第一次寫小說呢,末學不揣淺陋,將拙作呈上,拜請讀者大大賜教這是一本娘胎重生+穿越+系統的小說主角趙一鵬通過位面之門穿梭於各個世界的同時發現了系統使命的故事也揭開了自己的身世原來在宇宙中有與人類一致的存在並不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切都是被建造的,而建造師就是……展開

《死前我撿到了系統》章節試讀:

許燦民憂心忡忡道:「何老,那您還有心情開玩笑?」

這個老頭兒叫何學忠,是九州的物理學家,可以說是陪九州一起長大的人。是這次行動的副部長之一。

何學忠翻着手裡的紙張道:「我這是闡述事實!」

「一鵬,收集到能量了嗎?」

「有,剛好升了個小級……」趙一鵬把規則複述了一遍。

「那趕緊安排下一次穿越。」何學忠說道。

「嗯,等報告結果出來。」許燦民又對趙一鵬說道:「一鵬,中午在這吃飯?下午再來一次。」

趙一鵬搖頭道:「不了,我還是回去吃,到時候再過來。」

「好吧,其實我們的食堂也不差,營養健康還美味」。許燦民打趣道。

「下一次吧,少吃一頓是一頓」。趙一鵬從座位上站起來往外走說道。

趙一鵬坐在寬敞的座椅上,透過車窗看着外面川流不息的景象,希望這和平還在。

「嘀嘀嘀嘀嘀嘀」

紅色鯉魚的消息聲打斷了趙一鵬的走神。從褲兜里掏出自己的手機。

多年不曾冒泡的高一16班此時格外活躍。

兮比:我和副班長他們都商量好了,由我們牽頭組織一個同學聚會,各位大神有空來嗎?

貓膩の少女:去呀,當然去,只差我們就開席了。

朝三暮你:是啊是啊,好久沒見到月陶女神真容了。

待在綠匣里的貓:啊啊啊啊,我也好久沒見到小鵬子了,好想你呀!

んdomiante:我也好想校草啊!

活着‰:去

待在綠匣里的貓:也給我留個位置。

……

趙一鵬想了想,他最近也沒什麼事,也確實好久沒見這些高中同學了,便也同意了。而且這些還未步入社會的同學還真的有點可愛呢。

他讀高中時也和大學一樣,第一年是住校,就讀王府學校。

校草校花是永不過時的題材,而自己也是題材之一。

學校是四人間,當時他與室友都被提名校草,最後校草也確實是在裏面產生,而自己又是年齡最小的一個,不知怎麼的得了個小鵬子的外號,一直延續至今。

基地

報告資料經過匯總到了指揮室。

「這真的是另一個藍星嗎?」許燦民看着上面的數據臉上複雜的說道。

「可不可以在我們這個地方找到它?」秦安提議道。

「這連哪片海都不知道,去哪撈針?」施子民愁眉苦臉的敲了敲桌子。

「今天下午還有一次機會,若能知道更多的信息當然最好。實在不行對我們的搜尋也是有利。還有能量的收集才是重中之重,畢竟它有太多的不確定性。」何學忠說道。

「何老說得對,我們現在得保住位面之門。」許燦民說道。

最後把報告再次整理報給首領。樂正長宇和長老們也認同這個方案。

趙一鵬在東庭吃過午飯小憩一會後再次驅車趕往太平基地。

其實他也擔心對面的世界若真的是地球,他該怎麼辦。在藍星趙一鵬度過了快樂而充實的19年,若把以前比作原生家庭,但到底年紀小,童年的記憶早已模糊。

車門被三號打開,他右腳踏出,望着太平基地的大門想道「順其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趙一鵬到時已經準備就緒,這次有兩個人,而且時間也延續到了五個小時。

他聽到安排計劃問道:「這麼長時間是不是不安全」。連對面是哪都不知道。

「這次不再收集異世的東西了,除非是他們不認識的奇怪物種,最主要的還是收集能量,然後是搭建簡易的信息系統。」許燦民說到。

「所以等他們到達異世後一小時,你再開啟位面之門一分鐘,看看是否可以聯繫。」

「既然那邊和我們這差不多,那麼危險應該不大。若是我們判斷錯了……」

他停頓了一會兒道:「只解沙場為國死,何須馬革裹屍還。」

趙一鵬站在玻璃後面看着那兩個士兵,其實他都不知道一號的容貌。

他們很平凡,也很簡單。他們不過也是平常人家的孩子,只因着軍人這個身份,付出了太多太多,成了最可愛的人。

守衛歲月安好,捍衛每寸山河,他們在,安全感就在,只願山河無恙,國泰民安吧。

許燦民道:「一鵬,開始吧。」

異世

二號跳了跳,再揪了把野草仔細看了看道:「真的好像!」

一號看着似劉姥姥進大觀園的二號道:「快點找個安全的地方。」

「哦,一號,我們這是不是要被寫進課本。」二號興奮回道,真沒想到會在自己這裡的光宗耀祖。

一號走在前面頭也不回的道:「要寫也是寫我,我才是第一步的踏出者。」

他們運氣還不錯,在半山腰發現了一個山洞,而且也沒有居住的痕迹。

有大概五平米的樣子,一覽無餘。兩人從背包里拿出零件組裝,這次為了搭建系統他們除了身上的防護服什麼都沒帶。

快速搭建好系統,又在洞門口堆好掩飾物。

「二號,記錄。」一號說完作勢便要脫下防護服。

二號抓住了一號的右手說道:「要脫也是我脫。」

「你,你還真要跟我搶?虧我把你當兄弟呢?」一號做出氣憤的樣子說道。

「哥,你還沒娶嫂……」

一號不等二號說完便打斷道:「所以啊來去自由。而且等到時候出名了,就有媳婦了。」

隨着防護服的離開,他徹底暴露在空氣中,胸口也一起一伏,嘴巴大口喘着氣,臉色漲紅,頭上的汗開始往下滴。

「一號,還聽得見我說話嗎?」二號焦急的呼喊着一號。

「哈哈哈……」

「呃啊……」一號的肚子被猛得攻擊,讓他不得不蜷縮起來。

二號是真的不想理這個無聊的幼稚鬼。

一號坐起來說道:「同在藍星上一致。」

最後二號也脫下防護服,兩人呆在山洞裏等待着時間的到來。

「嗞——」

「這裡是總部,這裡是總部,聽到請回答,聽到請回答」。一個通訊員平穩的聲音響起。

兩人一直守在系統身邊立馬回道:「這裡是先遣隊,一切安好,可以無保護接觸。」

闃無人聲的基地爆發出熱烈的掌聲,通訊員正打算繼續通話時卻傳來了一位老人的聲音。

「有人嗎?」似乎老人生病了因此他的聲音有氣無力的。

眾人都被意料之外的變故驚了。這是他們遇到了土著人。

一份資料快速的呈現到了指揮室。

翻譯:有人嗎

依舊:客家話的梅縣話(90%)

山洞這邊的二號也說道:「像是梅縣話,因為我是客家人。」

總部也下達命令與這位聽着像是老人的土著人接觸,這是不可多得的機會。

那位老人繼續向著山洞走來,不過速度不快。一號沒等他走進來便自己出去了,那位老人在看見一號的瞬間就倒了下去。

手撕烤兔肉厚處醇香粑軟,肉薄之處酥香脆爽,細細嚼之齒間久久留香。

「真是太謝謝兩位壯士,幸好遇見了你們,不然老朽就要死在這了。」一個衣衫襤褸的老人說道。

「大爺,你這是怎麼了?」二號問到,期間一直是二號在交流,因為一號聽不懂。

老人吃着兔腿的動作一僵說:「還不是那些該死的山賊,二位壯士這是從哪裡來?要不要來本村歇歇腳,老朽不才正是小山村的村長。」

「小山村?」二號問道。

「哦,不遠的,因為就在這座大山下,所以便叫小山村」。村長連忙說道。

「那就多謝了,我們兄弟正想找一個歇腳的地方。」一號說道。

沿着山路向下,大概走了半個時辰終於看見了村子。

「村長,你回來了,真是佛祖保佑。」三人剛到村口就圍上了村民。

「是啊,大郎去縣裡報官了,二郎帶着人去山裡找你還沒回來呢?」一手抱孩提的婦女說道。

村長揮了揮手說道:「這次我能回來多虧了孔一和孔二,是他們救了我。」

其實村民早就看見了跟在村長後面的這兩人,實在是他們的打扮看着就不像好人,這頭髮短的是犯了多大錯就給留了點根。還有身上穿的衣服也沒見過。

「哎呦,真是謝謝兩位官人了……」

一群婦人又把一號和二號圍住了。

三人穿過土路來到了一個院門前。院門前站着幾個女人和小孩。

「翁翁,翁翁。」

「良人你終於回來了。」一位身着素色的老嫗哽咽道。

村長拉起老嫗的手說道:「回來了,我回來了。」

一號兩人也聽明白了村長為什麼會一個人在深山老林。

小山村地處黃興嶺的山腳下,而黃興嶺有一個土匪窩,他們將如小山村這樣的納入自己的勢力範圍內,也就是收保護費。

而這次小山村因為收成不好,便沒有繳納足夠的東西,於是村長便被他們拉走帶進山裡扔下了,這是死是活就看老天爺了。

然後在一個月內把東西補齊,不然他們就要動真格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