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所思若為平生
所思若為平生 連載中

所思若為平生

來源:google 作者:一梅橙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思若 江平生 現代言情

他們的相識像是戲劇性的意外,分開更是狗血橋段,第一次重逢相顧無言,第二次確是在最差的時候相遇,她和別人糾纏不清的孽緣到底還是刺痛了江平生的心,第三次的重逢,:「江平生,我們浪費了八年時光」他擁她入懷:「夏思若,你,,,,別再離開了」展開

《所思若為平生》章節試讀:

  夏思若實在是快被電話鈴聲煩死了,伸手推了推江平生:「你電話,趕緊接,吵死了。」

  江平生煩躁的推開她:「不接,煩死了。」

  本來夏思若也不想管,但是那奪命連環call,叫的她心煩,便伸手拿起來,想按掛機,沒想到神志不清按了接聽。

  電話那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老二,你怎麼回事,我給你打了這麼多電話,你怎麼才接。」

  夏思若也有點頭腦發矇,聽到聲音直接就說:「他在睡覺你是誰啊?」說完才反應過來,自己應該沉默。

  電話那邊瞬間安靜了,喝的七葷八素的夏思若聽着沒聲音的電話,有點煩躁:「你找他有事的話,我就叫他起來了。」

  「不……不……沒……哦……不是……有……哎。」

  「你有事沒事啊?」夏思若煩躁的問。

  電話那邊的齊言司聽到女孩子的聲音之後完全石化了,林啟行看他這樣問:「怎麼了,見鬼了?」

  齊言司搖頭:「老二電話……一個女孩子接的,而且……在睡覺……」

  林啟行這時也不顧什麼形象了:「卧槽,真假啊,他那狗熊脾氣還能有女人?」

  陸離之也不淡定了:「不會吧,老二身邊能有女人存在了?」

  他把手機開了免提,然後就聽見夏思若不耐煩的說:「你到底有沒有事啊,大早上的奪命call。」

  齊言司吃癟:「你知道幾點了嘛,下午三點了。」

  夏思若一下子清醒過來了,頭暈加起得猛讓她瞬間從沙發上摔了下去,電話那邊的三個吃瓜群眾就只是聽見「砰」一聲。

  她揉了揉自己摔痛的屁股,推了推橫坐在沙發上的江平生:「快起來啊,下午3點了。」

  江平生怎麼都叫不醒,她就使勁搖他:「趕緊起來啊,你朋友打電話來找你啊,快點。」

  林啟行他們幾個聽着電話那邊的聲音都在偷笑,江平生被她搖的頭昏腦漲:「你幹嘛?」

  「起來接電話,都三點了,一般你這邊傭人不是五點左右過來打掃嘛,你趕緊起來啊。」夏思若連抓帶踹的把他弄起來了,他慢慢悠悠的接起電話:「喂。」

  夏思若因為他家沒有多餘的洗漱用品而原地打轉,只能沖兩杯蜂蜜水,緩解一下了。

  江平生還沒有清醒:「幹嘛?」

  齊言司賤賤的問:「二哥,你還金屋藏嬌啊。」

  江平生咬牙切齒:「我藏你妹。」

  「你要是藏我妹還好了呢,我每天能讓她煩死。」

  「費什麼話,你打電話幹嘛?」

  「不是說好今天出去嗎,等了你一天你也沒來。」

  「老子今天沒心情,改天吧。」

  「別改天啊,後天老大就去出國了,我們也得開學了。」

  「都這個點了,還聚什麼,我昨晚喝多了,不想出去。」

  「喝……多了?老二,你不會找……」

  「別放屁。」

  「那就把人帶來我們見見啊。」

  「見個屁,晚上七點老地方。」說完便把電話掛斷,夏思若遞過來一杯蜂蜜水:「喝點蜂蜜水,緩解宿醉的。」

  江平生嫌棄道:「我不喜歡喝甜的。」

  「不是很甜,緩解宿醉的,今天本來是想的最後一天輔導的,明天就不來了,沒辦法,明天還得來一趟。」

  「你補習完了嗎?就不幹了。」

  「你不是要開學了嘛,再說,就補20天,而且該背的你都會了,不需要我了吧。」

  「誰說開學不能補課了,我閱讀理解和作文還不會呢。」

  「這個你上課聽不就好了,再說,附中初中部初三也要提前開學的,我們下周就開學了。」

  「你是附中初中部的?」

  「嗯是啊。」

  「我不跟你說了,我得回家換衣服,上班去了,昨天曠了半天工,今天又遲到,我會被罵死的,走了,再見。」

  江平生看着他出了門笑了笑:「我們還會再見面的。」他如意算盤打得好,但是他對附中不熟悉,不知道附中的初中部在另一個老校區。

  晚上七點H&M夜總會四樓vip包間,林啟行三人正等着江平生,準備大刑拷問,八卦一番。

  江平生一進門就感覺到氣氛不對,坐在沙發上,看着面帶奇怪微笑的三個人:「你們笑什麼?這麼猥瑣。」

  「從實招來,今兒那女孩子誰啊?」林啟行先發制人。

  「什麼誰,聽不懂你們說什麼。」

  「老二,可不能裝傻啊,我們今天都聽到了。」齊言司緊跟着逼問。

  「有證據嗎?」

  「二哥,你不能不承認啊,你可是好了,脾氣這麼臭都有人相伴,可憐我們苦等你這麼久,我發現你自從補習開始,不是放我們鴿子就是每天心不在焉,現在又有女孩子陪l?你是不是偷偷交了女朋友沒告訴兄弟們?」齊言司是個話癆,但是說的還讓人無法反駁。

  江平生斜了他一眼:「跟你有什麼關係,喝不喝酒了?不是送別老大?」

  三個人喝得開心,一直嗨到後半夜,可是夏思若這邊出了點問題。

《所思若為平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