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的小淑女甜爆啦
他的小淑女甜爆啦 連載中

他的小淑女甜爆啦

來源:google 作者:路彎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彥遲 現代言情 秦蓁

【溫婉嬌弱小淑女X孤傲冷漠大少爺】【校園甜寵】南城國際學校彥遲孤僻冷漠,從不與人親近,獨來獨往,孤傲的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直到隔壁錦秀高中那個『風吹就倒』身體孱弱超級學霸秦蓁轉學到他們班後剛開始,「彥遲,你想考哪所大學?」「與你無關!」後來,「蓁蓁,我也想考醫科大,想和你在一起!」「好!那我幫你補習」——學渣彥遲最終逆襲,考上了醫科大,兩人成了醫科大令人艷羨的中、西醫學科情侶展開

《他的小淑女甜爆啦》章節試讀:

當成小白鼠關在那個實驗室里受盡了折磨,暗無天日好幾年,好不容易有了現在平靜安穩的生活,他絕對不允許任何意外發生。

「不用!」彥遲看向他,立刻打消他的念頭,「她是個風吹就倒的病弱,經不起強行催眠消除記憶。」

他懂容修的擔憂,所以害怕容修會貿然對秦蓁動手。

容修聞言,不由挑眉,「你對她不一樣呀!」

彥遲咬着吸管喝酸奶,沒有對上容修的目光,聲色淡淡地道:「有嗎?都一樣的讓人厭煩。」

他不說後一句還好,容修突然會心一笑,頗有種吾家有弟初長成的即視感,「看樣子這位女同學對你來說不一樣,挺好的!我一直都希望你能有其他的情緒,你知道的,你有嚴重的孤僻症。」

彥遲有很嚴重的心理問題,他們從那個地方出來三年了,創立了NY醫療公司,擁有頂級醫療技術與醫療設備的公司,中途還被彥宗林認出了,成了彥氏集團的小少爺。

他想着有了親人,他的情況會好一些,可事實是一點也沒進展。

不過,現在情況好像有些不一樣了。

他高興,替彥遲高興。

可彥遲卻冷淡地回道:「我心理沒問題,我只是不太喜歡和其他人打交道。」

「你要試着和別人打交道,否則你的病只會越來越嚴重。」可能以後連和他都不願意再交流。

「我習慣了!」

「正是因為習慣了,所以才要慢慢改,我們已經離開那個地方了,應該有新的生活。」容修最怕他這樣,他極力勸說著。

「所以聽了你的話成了高中生。」這語氣儘是無奈。

容修覺得自己當時的建議非常完美,他又問:「馬上就大考了,你準備考哪所學校?」

彥遲把酸奶都喝完了,聽到容修的話,他想到了秦蓁。

她也問他讀哪一所大學?

「暫時還沒想好!」

「去南大吧!」

彥遲一聽,看向他,「為什麼?」

她問過他去不去南大,想來她是要去南大的。

「南大不錯,你不是想學醫嗎?你的速度要是拿手術刀,應該能挽救很多生命。」

彥遲看他一眼,「臨床醫學對你的腿沒用。」

容修的腿是他最放心不下的。

容修低頭看着自己的雙腿,釋然一笑,「我都已經放棄了,而且也習慣了用輪椅。」

「明一凡不是說過,中醫針灸療法對你的情況會有幫助。」

彥遲不想看到他認命的模樣。

「但他也說過,很權威的中醫師把脈就會知道我們身體有問題,很危險。」

所以想要再站起來,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我去學中醫如何?」

彥遲看着他,墨色的眸子里有幾分認真。

「噗……」容修剛喝了一口湯,差點沒噴出來,「你開玩笑的吧?」

彥遲搖頭,「沒有,認真的,是你救我出來的,那你的事我一定要儘力而為。」

如果臨床醫學治不好,那麼他就去學中醫。

「彥遲,我以為我們是生死與共的兄弟朋友。」

「自然是。」

「那你還和我分的這麼清楚,我救你逃離那裡,你就必須的要回報我,你是覺得欠了我嗎?」

容修是心理醫生,確切的說,他是一名非常厲害的心理醫生。

在實驗室里,他是個實驗失敗的基因改造體,但他卻擁有驚人的思維能力,當那些人想催眠他進而控制他時,他反制了。

才有了出逃的機會。

所以彥遲的心理活動瞞不過他。

當然,彥遲因為一直都很孤僻也信任他,所以他很容易看出彥遲的心思。

「我……我希望你能站起來。」

他八歲被拐賣,進了那個銅牆鐵壁的實驗室里,他被關了八年,被注射過數不清的藥物,最終他成了那個實驗室最成功的基因突變人。

容修是那八年里唯一給過他溫情的人。

「我已經不抱希望了。」容修笑看着他,嘴角掀起淺淺的笑弧,他生的俊雅,那雙眼睛更是有着攝人心魄的魔力,所以他總是戴着眼鏡。

但彥遲就是知道眼鏡下的那雙清明的眼帶着殤。

「我去上個洗手間。」

彥遲擦了下嘴,起身出了包廂。

有些話題不能一直說,因為一直說就是在傷口上撒鹽,徒增傷痛,卻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可他沒想到,剛出包廂就和秦蓁照了個面。

「彥遲!」秦蓁一點也不掩飾眼裡的驚喜。

「你怎麼在這?」彥遲看着她,一副見鬼了表情,這都能碰到?

「這裡是私房菜館,當然是吃飯。你也在這裡吃飯嗎,我們真是有緣!」

秦蓁本來是興味闌珊的,可這一刻,她慶幸自己來了。

彥遲眯着起眼,看着她那張蒼白卻不難看的臉,一時之間吐不出一個字來。

他處理過很多肖想他的女同學,還從來沒見過像她這種的。

明明弱不經風,可她毅力特好,不驕不躁,這是要用溫水來煮他這隻青蛙。

「孽緣!」

彥遲輕斥一聲,轉身就走。

他不喜歡這種會讓他失控的情緒擾亂自己,有點不喜歡。

「……」秦蓁一怔,臉上的表情從驚喜到心傷。

看着彥遲背對着自己快步消失在轉角處,她努力的扯出一抹苦笑,眼眶紅了。

慢慢來秦蓁,他只是不記得你了。

等他心裏有了你,那就能回到從前了。

回到從前那個狀態。

秦蓁往他相反的方向離開,去洗手間。

彥遲剛剛是慌亂了,所以錯了方向,等到他反應過來,又立刻回頭。

他的步伐很快,而走廊沒有人,他速度更快了,像是一陣風沖向洗手間。

「什麼人?呃……」

當秦蓁因為彥遲極速而來的衝擊力而嚇的一個趨趔,腳下不穩直接旋了一圈就要和地面來個親密的吻!

「小心!」

彥遲眼疾手快,穩穩的抱住秦蓁的腰。

因為怕自己的力量會傷到她,所以他只得圈抱着她,一個旋轉,連連退步,砰咚!以背撞在牆上。

宮衛發過來的資料上寫着,她從小身體不好,就像瓷娃一樣的嬌氣,經不得一點點的傷。

所以導致秦蓁最後竟然以女流氓的姿勢把彥遲壁咚在洗手間入口的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