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曇境
曇境 連載中

曇境

來源:google 作者:小肥老鼠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倩倩 遊戲動漫 邱皮卡

古武門派紛紛現世,只因眼下的世道已然發生了翻天巨變……外星人來訪,人類進入虛擬世界,地球各國勢力重新洗牌……「什麼?你能以一敵十?還會摘葉傷人?我還會冰封山河呢!我驕傲了嗎?」……摩崖派掌門金靈子很是鬱悶,因為他根本不明白對方說的「冰封山河」究竟是個什麼武功秘法……展開

《曇境》章節試讀:

接下來的歲月,倩倩見證了一群部落的的覆滅,同時見證了一個個國家的誕生。

這些國家小的不過數千兵卒,大的擁有數萬軍隊。他們相互征伐,掠奪土地和資源。

等到半個月後,夢境中的國家步入大一統的時代。一名將領橫掃諸國,最終將天下盡收於手。

這個人叫趙政,他給自己的國家命國號為「秦」,自稱為「始皇帝」,所以他也被眾人稱作秦始皇……

倩倩感覺每一天都在快進,直到秦始皇登基,這個夢境的速度緩緩慢了下來。

看起來這個星環要給夢境設定在秦漢之時,就是不知道大家正式進入,這個國家到底是秦代還是漢代呢?

此時倩倩已經走過了百餘座城池,可是她還沒有去過皇帝的都城。

這個夢境實在太大了,自己還要探尋何處秘境,所以能夠進入的城鎮也是相當有限。

這百餘城池之中,有很多是同一個地方。自己不過一兩個小時返回,此地已然改朝換代。

等到夢境世界步入楚漢之爭,距離夢境世界正式發佈已然只剩一天時間。

「李將軍,村中的活屍已然被盡數誅殺。之前你許給我的二十金可以結算了吧?」

李峋看着面前的人頭,眼中露出欣賞的目光。他命人將二十金幣送了出來,交給眼前的賞金獵人。

自己轄下的各村每當有妖邪作祟,都是由這位賞金獵人出手解決。比較起其餘幾處城鎮,那三天兩頭的出現騷亂,自己這邊已然是一片太平景象。

「勇者,臨近城池是我義兄的管轄,昨天他派人送來書信,說是山中有猛虎為患。如果能夠有人滅除掉,那麼便會有十金的酬勞……您看……」

「不行啊!去他們那邊,才有十個金幣,未免有些太少了吧?我在周圍隨便打些獵物,一天也能賣出十幾個金幣。而且上次南山也有猛虎出沒,我也沒看到你發佈懸賞任務啊?」

「勇者這是哪裡話?李某還能吝嗇些許金銀嗎?我這裡已然沒有太多妖魔為禍,至於南山的猛虎,非是李某不想處置,實在是……」

「實在是什麼?」

勇者在昏暗的燭光下,身體幾乎隱藏在陰影之中。他的一雙眼睛死死的盯着李峋,期待着他下面的話。

「實在是那猛虎背後是李某得罪不起的存在。如果只是殺虎,我知道對勇者來說不算什麼難事。不過那猛虎是狼妖的部下,如果殺死猛虎,必然會招來狼妖的報復。我這一方百姓,到時候可就要遭殃啦!」

勇者嘴角浮現一絲弧度,自信的問道:「早說啊!李將軍,如果我將狼妖和猛虎都殺了,那你會出多少金幣啊?」

李峋聽聞對方所言,整個人都不淡定了。他激動的對着勇者抱拳施禮,顫聲說道:「若能除掉此禍,勇者便是李某的恩人。屆時李峋願意獻出百金,答謝勇者的恩情。」

「就這麼定了。狼妖我去斬殺,至於猛虎……猛虎你出多少錢?」

李峋想了想,恢復了一些平靜。

「猛虎我可以給勇者二十金。不過單單殺了猛虎,那麼此次懸賞便是無效……」

「好!我接了!」

拿到李峋的令牌,勇者邁步走出營帳。他抬頭看着烏雲掩映的月色,口中喃喃道:「最後一天了!做完這一單,就該回去啦……」

翻身上馬,伴隨着一聲嘶鳴,馬匹前蹄高高揚起。勇者將長袍一把扯下,隨手丟在營寨之中……

「早點兒把任務給我不就得了嗎?還讓我誘導你給出來!馬上就要更新夢境了,難不成你還要留着能到新的夢境裡邊嗎?」

勇者到達南山,馬匹便是隨意放在了山腳之下。此時如果栓住馬匹,那麼一旦遭遇野獸,馬匹基本就死定了。如果這般放任馬匹,可能會丟失坐騎,但是感覺會舒服一些。

他來到山腰處,沿途雖說斬殺了幾條蝰蛇,但是那種東西主要看身體大小。反正今天遇到的都不足一米,斬殺後也沒有什麼東西掉落。唯一需要注意的是,這蛇類殺死之後,要將頭顱從中劈開。不然即便僅僅剩個頭顱,依舊還是具有攻擊力的。

「哈……」

一陣腥風撲面而來,眼前出現了一個黑色**。長長的芯子不停吞吐,彷彿要將他的身體直接戳穿。

「什麼鬼?不是只有猛虎和狼妖嗎?這是……森蚺?」

不過心思電轉間,巨口已然將勇者上半身咬住。好在這個東西主要依靠絞殺攻擊對手,而勇者此時手中的長劍已然泛起淡綠色的光芒……

「旋風斬……」

一道旋風在森蚺的頭部生成,沿着它的身體推進了五米方才消失。雖說這森蚺並未鬆口,但是被旋風經過的身體已然出現了破損跡象。

「亂刃斬……」

又有五道劍光划過,森蚺的身體承受不住再次傷害,化作碎肉四下飛濺。半個頭顱也被這兩次攻擊轟碎,只剩下一條長長的尾巴,還在林中不停翻滾。

「一把鐵劍,勉強可以吧。本來以為能拿到更好的東西呢。」

勇者從蛇口中鑽出,現在的怪獸越來越麻煩了。他不禁開始懷念當初屠龍時候的輕鬆……

那是一隻蜥蜴龍,而且是不能飛行沒有翅膀的生物。當時勇者不過是一劍便將其頭顱斬下,哪裡會像今天如此狼狽?

收拾起掉落的鐵劍,勇者打算找尋一下傳聞中的猛虎。自己已經十天沒有獵殺過猛虎了,也不知道現在現在進化成了什麼樣子。

「嗷嗚……」

猛虎撲來,勇者側身躲避。他感覺自己可能是眼花了。這是金毛還是老虎啊?不是傳說中有一隻猛虎在南山出沒嗎?這隻老虎好像比成年金毛大不了多少吧?

就在他疑惑之際,小老虎急停俯身,尾巴重重朝向勇者掃來。別看老虎不大,但是它的尾巴如鋼似鐵,直接將旁邊一棵碗口粗的松樹攔腰掃斷。

「旋風斬……」

勇者跳起躲避虎尾,整個人旋轉着直刺猛虎的**。伴隨着一道旋風的划過,猛虎發出一聲哀嚎,隨即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還好,這弱點攻擊依舊有效。只是……這猛虎的金幣也太好賺了吧?」

就在他低頭切割虎皮之時,猛然間背後傳來一陣危機感覺。側滾,回身,出劍……

「半月斬……」

長劍在身前划出一道半圓,散發出的劍氣形成了一尺寬的光刃朝着目標飛去。

「我說怎麼剛剛遇到的那麼小,你是它媽媽吧?你說自己早點出來,也不至於害了小老虎的性命。」

勇者面前的是一隻牤牛大小的老虎,頭頂赫然花紋形成了一個王字。

眼見自己孩子丟了性命,而且還被這個人類肢解。猛虎登時雙眼眼噴火,掉頭朝着勇者追來。

「你知道我說什麼嗎?像你們這些猛獸不都是能聽懂人言嗎?你說剛剛自己直接出來,至於……」

接連三棵大樹被撞倒,勇者意識到自己的繞樹跑根本就是對其沒有絲毫影響。於是他趕忙轉身,面對急奔而來的巨大身軀,就在對方高高躍起之時,猛然前沖雙膝跪地滑行雙手舉起長劍深深刺入虎腹。

伴隨着一劍拖到底部,頭頂血水連同內臟紛紛落下。

猛虎還沒有斷氣,它搞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死得這麼快?不應該多交戰幾個回合嗎?自己可是這山林之王……不是……應該是前山林之王。後來那個狼妖來了,自己就……

勇者上前,將虎皮虎骨收拾起來,又在地上找到了一隻手鐲。別看這老虎硬抗不是對手,但是想要殺虎,自己還是有些竅門的。

眼下山中就剩下一個狼妖,等下只要……算了先把骨肉也收起來吧!回頭夢境重啟,這虎肉應該也值一些銀子。

當他來到山頂的洞穴,此時這裡已然橫七豎八躺倒了一片動物屍體。什麼狼獾、黑熊、禿鷲、老鼠……這些動物體型都比平時遇到的大上一些,可以想像,這都是狼妖的手下。

山洞中傳來一陣陣野獸的嘶吼,顯然有人搶在了自己的前頭。勇者也不想進去幫忙,自顧自的將黑熊肢解收起,又在狼獾的屍體下找到了一把刃爪。

看來對方到來時間並不長,所以有些裝備還沒有被系統清除。

「轟……」

巨大聲響傳來,勇者本來正在分解一隻黃鼬,這傢伙的皮毛和尾巴還可以賣錢。結果一眼掃見疾飛出來的人影,顧不得丟棄的長劍飛身一把將人抱住。

兩個人倒飛出去,眼看就要撞在樹上,忽然在勇者背後出現一團旋風,緩緩的托着二人落到地面。

倩倩此時驚魂未定,不過現在得以脫困,必要的感激還是必不可少的。

「多謝英雄出手……師父!」

倩倩吃驚的看着抱住自己的勇者,這不就是自己的師父邱皮卡嗎?

一時間,無數的言語也無法表達她此時的情感,小丫頭直接一頭埋在師父的懷裡大哭起來……

「行啦!別哭了!這東西敢欺負我徒弟,等着師父過去幫你報仇!」

師父將倩倩靠在樹旁,手中此時已然多出了一柄金色的長劍。

這柄劍通體金黃,劍柄處是一隻仙鶴張開雙翼。給人的感覺雖然類似華聖國的古劍,但是總有一種漫畫裝備的感覺。

「旋風斬……」

「裂風斬……」

「半月斬……」

「亂風斬……」

接連幾劍揮出,洞中的狼妖還沒衝出洞口,便被一連串的劍氣給硬生生逼退回去。

師父將金劍在身前揮舞一周形成蓮花,最後一劍從中心刺出。蓮花虛影旋轉着朝向洞中推進,伴隨着蓮花的推進,慢慢開始向中心處收攏花瓣……

「風蓮斬……」

使用完這一招,師父手中的金劍也隨之碎裂。這是當初金劍上自帶的特殊招式,一共可以動用九次。現如今是它最後一次施展,不過也無所謂了。因為她值得……

狼妖眼見蓮花逼近,自己根本來不及躲閃,只能利爪前舉張嘴發出一聲吼叫。

它的口中迅速聚集出一個黑色光球。這是狼妖尚未練成的絕技,也算它的保命技能。只要能夠成功發射,那麼對手將會必死無疑……

果然不負所望,這個黑色光球被被發射出去。只不過劍蓮也在這個時候將它的身體粉碎,化作一團血霧。

師父這邊還在等待風蓮斬的消息,眼見黑色光球穿透光輪,眨眼到了身前。他的躲避根本就來不及,一條肩膀被這光球直接切下,緊跟着便聽聞一聲巨響,黑色光球只居然在他身後發生了爆炸。

「什麼鬼……這……這是尾獸……玉嗎?」

師父被爆炸衝擊拍翻在地,樹下的倩倩也是再次遭到衝擊,險些直接掛掉。

「師父……這個夢簡直太難了……嚶嚶嚶……」

倩倩哭了,現在她就是想哭。這一個月來,她在夢境中打敗過巨隼,也斬首過雙頭蟒蛇,甚至剛剛狼妖洞府前的怪獸也都是她一人滅殺的。生死在這一月之內幾乎成了常態,這期間她掛掉不下二十次。

小姑娘不能說不堅強,可是眼下她就是想哭。怪物越來越難打是一個原因。另外就是她終於看到了師父,他終於回來了……

「行啦!別哭了!再哭你的血條就要哭沒了……不是……你怎麼有血條啊?」

師父單手支起身子坐在地上,本想哄哄倩倩。結果他驚奇的發現,倩倩頭頂居然有一根血條,此時血條剩餘的血量幾乎只有5%左右。

倩倩疑惑的摸了摸自己頭頂,結果什麼都沒有摸到。再看向師父之時,卻見一根血條漸漸顯露出來。

「師父!你頭上也出現血條了……你的血條好短,感覺只有20%……」

邱皮卡抬頭觀察自己頭頂,果然有着一根血條懸浮在自己的頭頂。

「什麼情況?怎麼做夢還會有血條啊?系統客服!」

師父呼叫出系統客服,經過詢問,這才明白眼前的狀況。

星環夢境系統,此時已然進入最後的磨合階段。等到明天晚上八點便會正式對所有人開放。也就是說,從明天開始,星環睡眠儀的第二代產品正式投入市場。每個有需要的玩家……呃……現在可以確定稱呼新人為玩家了。因為這個睡眠系統已然完全遊戲化,並且能夠與現實的玩家銀行系統綁定。

作為第一批參與內測的玩家,倩倩和師父可以去兌換更加完善的二代睡眠儀,就是先前所說的那種隨時監控自己外界變化的新產品。

屆時玩家在睡夢中,可以開啟一個縮小的屏幕,這個屏幕就在自己的視角右下方,如果不想被打擾,還可以將其透明度調整到0,也就是完全透明。

玩家可以選擇顯示,或者不顯示血條狀態。如果不顯示血條,那麼只有在血量低於整體血量20%的時候才會被系統觸發。這是人物屬性,放在怪獸身上,那麼顯示血量則是由玩家自行選擇。

換句話說,有人會看到有血條的怪物,有些人則是關閉該功能,完全看不到對方怪物的血量。一切都由玩家憑着自己的喜好做出選擇……

並且在遊戲內測階段,部分玩家認為夢境中的殺戮太過血腥,所以星環在第二代睡眠儀上也做出了級別選項。

你可以選擇真實模式,就是那種刀刀見血,腦漿四溢的畫面感。也可以選擇見傷不見血的那種遊戲質感。最後是照顧一些小朋友和敏感的人群,這個是專門為她們製造的卡通版本。這種打怪砍傷後,傷口掉落的是紅色的乒乓球,而且怪物死亡,眼中還會出現一個黑X,頭頂同時出現小旋風和小鳥的圖案。

師父看到系統客服推送的圖片,身體不由得一緊。這要是讓自己用這種模式,那估計比殺了他還要折磨。

「師父,為什麼他們要開發這種系統啊?難道這個還要讓小孩子進入嗎?」

倩倩此時的血量恢復到了10%左右,已然可以勉強站立起來。她走到師傅身旁,將其拉着站起……

「誰知道呢?應該是要開啟中小學夢中授課吧?之前星環銷售櫃檯說有這個趨勢,以後應該是睡眠授課,就像我們這些年在家開會一樣……」

此時師父的血量已然掉落到10%左右,看來這傷勢和倩倩的還不完全是一種情況。

「倩倩……」

師父看着倩倩神傷的表情,和幾欲落淚的雙眼,柔聲說道:「倩倩,師父沒事兒……你……你趕快去看看狼妖有沒有掉落裝備啊!在不快點來不及啦……」

次日一早,師徒二人便帶着自己的頭盔去往星環的啟明市分公司。

新玩家要購買睡眠儀,都去各個商場,和臨時售賣車。只有像他們這種內測玩家,方才有權利直接來到分公司辦理。

服務小姐檢查了兩套設備,確認無誤後更換了第二代星環睡眠儀交給二人。這次倩倩多了一個心眼兒,她在路上便打開了說明書,開始仔細研究起了新的裝備。

「麻煩靠邊停車,我們要去吃口飯……」

師父突然同司機說要下車,這讓倩倩感覺有些莫名其妙。這距離家也就還有一公里,再怎麼餓,回家吃不行嗎?就算不回家吃飯,樓下的館子也不錯,價格便宜不說,味道還特別好……

師父下車後,對着倩倩使了個眼色,倩倩這才意識到,自己一行應該是被什麼人跟蹤了。

「師父,我去商場里逛一下,你走外邊吧!」

師父點了點頭,隨後二人便一個從商場內穿行,另一個則是在外邊幾個商鋪中借用後門。

跟蹤兩人的黑色轎車停靠在路邊,隨後下來三名壓低帽檐,身穿黑色西服的女子。

她們兵分兩路,一人跟着倩倩追入商場,剩下兩人追蹤邱皮卡,接連闖入三個商鋪的更衣室。

「哎呀……流氓……」

「哎呀……救命……」

「哎呀……別走……」

最後一個更衣室是男的……

三人最後在商場內會合,她們的目標都跟丟了。

「小姐,請您責罰我們。」

兩名黑衣女子羞愧的低下頭顱,她們這種身手是絕無僅有的,感覺上自己就像被人家戲弄的老鼠,而對方卻是沉穩狡猾的狐狸……

「嗡……嗡……嗡……」

「曹姐,師父說請你上到三樓水吧喝點東西。不知道您,肯不肯賞臉啊?」

智能手錶中傳來倩倩的聲音。這幾天曹穎都是在星環分公司蹲守,平時兩個保鏢對外監視進出的每一個人,自己則是在後邊座位上進入夢境之中。

今天夢境系統一早就關閉了,只等晚上八點正式對全體玩家公開。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讓她見到了邱皮卡,一個不辭而別的傢伙。

原本想要找到皮卡偵探所並不複雜,不過當她確定這個偵探所已然近一個月沒人進出,曹穎直接放棄了監視。反正他們是內測玩家,這時間到了不去更換設備,未免有些不合理吧?

「為什麼要躲着我?」

見到二人,曹穎劈頭蓋臉就是一聲質問。不過她的憤怒絲毫沒有影響到邱皮卡的情緒。

「這是給你的禮物……雖說監控你的並不是他,但是這小子也不是什麼好鳥,所以……」

看着照片中,程旭周身包裹着繃帶,不過從凹凸有致的身材,她也能想像出對方經歷了什麼……

「我這邊要組織工會了,你們要不要過來參與一下?待遇什麼的放心,每個月你們的工資都可以達到五位數,錢不多,但是這是基本工資。回頭在遊戲中打到的裝備都是你們的,而且需要工會支援的,不論人力還是物力,我都可以滿足你們。就知道今天會遇到你們,所以……」

曹穎取出一本房契和兩份合同。她所說的基本都註明在了合同之上,而且特別附加的是每年給邱皮卡1%的遊戲工會股份。一直到他的持股達到10%……

「曹小姐,您這是錯愛邱某了。我根本不值這麼高的價錢。我就是個懶散的人,沒有辦法認真投入一個正經的工作。再說了,這個遊戲我也只是偶爾玩兒玩兒,畢竟現實中我還要去處理案件……」

「邱皮卡,私家偵探。助手倩倩,自幼被邱皮卡收養。所註冊的皮卡偵探事務所,每年承接的案子總金額不超過十萬塊。也就是說,扣除房租水電費,你們的平均月薪連三千都不到。一直以來,都沒有……也不能說沒有。先前北辰集團找你們,是一個價值數十萬的案子,不過最後你們給搞砸了。所以……呃……要不這樣,皮卡丘,我給你每個月兩萬怎麼樣……」

師父伸手要過曹穎的智能手錶,撥通後低聲說了幾句。等他將手錶遞迴的時候,裡邊傳來一聲嚴厲的訓斥:「小穎,今後不許打擾邱先生的生活……」

「外公!」

曹穎簡直不敢相信,這個皮卡丘,居然和外公認識?而且聽外公的語氣,皮卡丘還是一個相當有分量的傢伙……

伴隨着一陣傳送波動,三處星門憑空顯現在虛擬宇宙之中。

每個星門中飛出一艏恆星級別的戰艦,這些人都是應邀過來協防的勢力。

「星主!來了!他們來了!三艏恆星級戰艦,看來咱們得星球保住了……」

童寧冷靜的看着屏幕上的星門,期待着還有援軍能夠出現。畢竟這種星門傳送,一次就要10萬星幣,如果過來的只有這些人,那麼未免太過浪費了。

「星主!又有人傳送出星門了!我把屏幕放大,您看……是星使!我們居然請到了星使大人出手……」

一名銀色武者,身上沒有攜帶任何生存裝備,就這麼靜靜地站在星門出口的宇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