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逃荒嗎?送娃送空間還有美男王爺
逃荒嗎?送娃送空間還有美男王爺 連載中

逃荒嗎?送娃送空間還有美男王爺

來源:google 作者:霧裡探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連鄴 林晚枝

現代神醫林晚枝在研發新葯的時候,連人帶實驗室一起炸成了渣渣再睜眼,穿越成了逃荒路上的農家女,還帶着三個小包子!一群暴民當著她的面生吃活馬,還要吃了她和三個小包子?開什麼玩笑!空間覺醒,掏出武器,幹掉他們!在這個餓殍遍地、烽煙四起、瘟疫橫行的朝代,粒米千斤重,人命薄如紙但,要她餓死?不存在的!她空間囤有億萬物資,皇帝餓死她都不會餓死!病死?絕無可能!她堂堂神醫聖手,還治不好一個古代小瘟疫?林晚枝憑藉著一個空間、一手醫術,將家人與整個逃荒隊伍都養得紅光滿面但這就足夠了嗎?不,她的胸懷是這朝代、這天下、這些尚在苦難中掙扎的黎民百姓!立意1:別人逃荒,我開荒立意2: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展開

《逃荒嗎?送娃送空間還有美男王爺》章節試讀:

男人猛地睜開眼睛,一眼就看到了林晚枝手上的菜刀,立刻清醒了過來,「姑娘,我不是壞人,我是大雍的士兵,我沒有惡意。」

林晚枝挑了挑眉,並沒有要放下刀的意思。

男人又解釋道,「我是狄州的一名軍官,名叫潘洪,我身上有大雍的將軍令牌,你不信可以拿出來看。」

林晚枝在他身上翻了翻,果然找到一塊令牌,純金質地,通體雕刻祥雲圖案,正上方用小篆刻着一個『令』字,中間是『鎮北將軍』四個大字,翻到背面最下方,還有個『雍』字作為標記。

這塊金牌通體實心,質地純厚,看樣子不假,只是狄州那邊正在打仗,他這個時候跑到毗鄰的西州來,莫不是逃兵?

堂堂一個大將軍,居然捨棄前線往回逃,莫不是狄州保不住了?

要是狄州被攻下了,下一個就是西州,到時候遭殃的可是他們這些災民!

林晚枝頓時緊張了起來,「狄州是不是被攻下了?」

「狄州前線戰況穩定,戰火不會蔓延到西州來,請姑娘放心。」潘洪老實巴交地道,「只是我們將軍在戰場上受了重傷,軍中軍醫無法醫治,所以派我到上京去找葉神醫,不料我暈倒在此地,耽擱了時日。」

「上京?」

林晚枝一臉離譜,上京在中原,狄州在邊境,就算他快馬加鞭、日夜不停地往回趕,來返一趟也要半個月,他們將軍能撐到那個時候嗎?

潘洪懇求道,「姑娘,我都已經如實交代了,求求你放了我吧。」

林晚枝的額角抽了抽,「額……你可能走不了了。」

潘洪一臉驚恐,「姑娘,你還是不肯放過我嗎?」

林晚枝的臉色尷尬了一下,「我的意思是,你應該沒力氣了。」

潘洪更加慌了,嘗試着站起來,卻發現渾身軟趴趴的,動都動不了……看來他真是餓極了!

「人沒吃飯就會餓,餓了就沒力氣,這是正常的……」林晚枝有些心虛,把羊皮袋拿了出來,「這是糖水,你喝一點恢復力氣吧。」

潘洪一臉感激,「多謝姑娘。」

林晚枝把三個孩子沒喝完的糖水全餵給他了,他的眼神逐漸恢復清亮,臉色也變得好了起來,只是——

「姑娘,我覺得不怎麼餓了。」

「嗯。」

「姑娘,我怎麼還是動不了?」

「……」

「姑娘,能先把刀放下嗎?」

「ヾ( ̄□ ̄;)ノ」

林晚枝沒再管他,回去把刀放下了。

三個孩子吃完蔬菜,紛紛圍過來看——

千蝶像是發現了什麼神奇物種,驚嘆了一聲,「哇!大鬍子!」

千秋謹慎地問,「阿娘,他是什麼人?」

千夜哼了一聲,「看着就不像好人,我先打他一拳!」

林晚枝還沒來得及阻止,千夜就一拳打到了潘洪的臉上。

『砰』的一聲,潘洪的臉上起了個紅印子。

潘洪:「(艹皿艹 )」

林晚枝:「Σ(゚д゚lll)」

千秋和千蝶:「哈哈哈哈哈……」

潘洪氣得鬍子都豎起來了,他堂堂鬼剎營副將,戰場上十步殺一人,百步斬一將,威風凜凜,兇狠無比,如今卻因為無法動彈,被一個小孩揍了一拳,這事傳出去恐怕要被人笑話一年!

林晚枝立刻把千夜拉了回來,好聲好氣地解釋道,「他是個軍人,你不可以傷害他。」

千夜的小臉詫異了一下,不太清楚軍人是什麼概念。

林晚枝耐心地教育道,「軍人都是好人,因為有他們保家衛國,我們才能平安地生活,我們要感謝軍人。」

千夜這回聽懂了,嘟着嘴跟潘洪道了個歉,「大鬍子,對不起。」

潘洪憋紅了臉:「……沒事。」

算了算了,他堂堂一個大將軍,不能跟小孩計較。

林晚枝聽到這個稱呼,又糾正道,「給別人取外號是不禮貌的,他姓潘,你們可以叫他……」

「潘爺爺!」

林晚枝還沒說完,千蝶就甜甜地搶答道。

噗——

潘洪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他堂堂一個青年壯男,叫爺爺未免太過分了!

林晚枝嘴角抽搐,「雖然他長得有點着急,但也不至於叫爺爺……」

千蝶一臉天真地道,「可是他看起來跟我們的爺爺差不多大耶。」

林晚枝:「……」

仔細一看,還真是。

潘洪深呼吸了幾下,忍住把這三個小孩吃掉的衝動,故作輕淡地擺了擺手,「……罷了,還是叫大鬍子吧。」

他說完,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可以動了。

他收斂了一下神色,站起來對林晚枝行了一禮,「多謝姑娘搭救。」

「舉手之勞而已。」林晚枝把他扶了起來,問道,「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潘洪看着那鍋煮開的雞湯,忍不住噎了噎口水,「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坐到桌前,林晚枝給他拿了副碗筷,又把整鍋雞湯端了上來。

潘洪局促地坐着,沒敢先動筷,等林晚枝給三個孩子盛好了雞湯,他才敢把碗湊過去。

林晚枝給他們分好了雞湯,看着鍋底的雞腿犯了難,雞腿只有兩個,而他們有五個人,她跟潘洪是大人,不好跟小孩搶吃的,只好問道:

「你們誰想吃雞腿?」

千秋懂事地道,「阿娘吃,阿娘做飯辛苦了。」

千夜護短地道,「給妹妹吃。」

千蝶善良地道,「給大鬍子吃吧,大鬍子吃飽了才有力氣保家衛國。」

林晚枝鼻子一酸,她家孩子好懂事啊!

可是她今天做這一餐是為了給孩子們補充營養,怎麼能自己吃?

還沒等她開口,旁邊的潘洪就一臉正義地道,「孩子還小,要長身體,還是給孩子吃吧。」

千秋固執地道,「我不吃,阿娘吃。」

千蝶任性地搖了搖頭,「我也不吃,大鬍子吃。」

林晚枝:「……」

潘洪:「……」

兩人都凝固住了,面對孩子的好意,有些難為情,他們可是大人啊,怎麼好意思跟孩子搶雞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