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天寶伏妖記
天寶伏妖記 連載中

天寶伏妖記

來源:google 作者:finktida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finktida 懸疑驚悚 沈練

【膽小者勿入】唐朝天寶年間,盛世空前可在這歌舞昇平之下,皇室腐敗,天下早已大亂,惡鬼禍亂人間為平息禍端,朝廷召回了一眾藏於民間卻擁有異能的奇人回到長安,組建成一支自殺式的除妖小隊沈練便是小隊的一員,接到密詔後便踏上了歸途,誰知這通向終點的路途危機四伏,不知不覺中,他已經陷入一個巨大的陰謀之中……展開

《天寶伏妖記》章節試讀:

洛陽主街,一道七尺高的人影正用他那尚且不熟悉的身體踉踉蹌蹌的朝着城內走去。

男人頭上矇著一塊黑布,衣衫襤褸,身上還染着已經干透了的暗紅血漬。

裸露在外的胸膛和手腳青筋鼓起,皮膚上似乎又生出了紅黑色的紋路,好像細黑長蟲一樣纏在了這具如行屍走肉一般的軀體上。

男人赤色的瞳孔垂涎欲滴的盯着過往百姓,喉嚨不停的上下滾動,吞咽下腥臭的口水。

「好香,想吃。」

空氣中遊盪着大量的負面情緒,極大填充了男人空洞的胃口,但新鮮的人肉香味還是勾的他無法自拔。

男人睜着血淋淋的雙目朝長街深處張望,那裡有一股勃勃的生命力在無時無刻勾引着最原始的**,他像是嗅到了腐肉的斑點鬣狗,目光貪婪。

與此同時,長街內的一處巷口,沈練和李姝柔仍在僵持之中。

李姝柔泫然欲泣的眨了眨眼,似是蒙上了一層水霧,楚楚可憐道:「大人何必苦苦相逼,縱然大人看上我這副皮囊,但強扭的瓜終究不甜,我……」

話沒說完,李姝柔嚶嚀一聲,半掩着臉頰只露出一雙濕漉漉的淚眼,晶瑩的淚珠掛在卷而翹的睫毛上,着實是我見猶憐。

可偏偏,沈練看的分明,那雙蒙上了霧氣的婆娑淚眼,藏在盈盈水光之後的是**裸的挑釁和敵意。

沈練不明所以,他不知自己和這個女人的矛盾生在何處,他們應是從未見過才對。

「你這個女人,不要血口噴人。」沈練眉頭都擰成了疙瘩,他還從沒見過哪個女人能如此信口胡謅,竟是連自己的清白都豁出去了。

周圍的人仍在指指點點,許是看着沈練年輕,但那一身凌厲氣勢卻不容小覷,再加上很有可能是官家人,因此也不敢大聲說出來,只是幾個人竊竊私語,但看到熟悉的口型,沈練也知道九成九不是什麼好話。

幾個藏在李姝柔背後的小泥人也悄咪咪探出頭來,幾個腦袋瓜成串似地鬼鬼祟祟偷看,待看到沈練一副吃癟的模樣,頓時樂不可支。

沈練百口莫辯,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哪會聽他解釋什麼,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說不清。

不過當他瞥到那幾個小泥人後,頓時福至心靈,能夠控制這些泥人,甚至極有可能就是李姝柔創造了他們並賦予了生命,有如這般奪天地造化的能力,豈能是一般常人?

看了看仍在裝模作樣,梨花帶雨的李姝柔,又看了看四周對他有些嚴陣以待的普通百姓,沈練斷眉一挑,壓着氣低聲開口:「李姝柔,你就算在這拖延時間又能怎麼樣呢,事實如何你我清楚,更何況,你應該也不想被他們知道吧。」

說著,沈練隱秘的睨了眼她的腳下,其意不言而喻,如果這些人知道李姝柔有一群活的泥人,呵呵……

人這般善變,倘若李姝柔暴露了秘密,這些對她有多麼的友好,屆時對她恐怕就會有多麼的避之不及,一個妖女……

「沈練。」李姝柔神色一變,那雙泫然欲泣的杏眼頃刻變得冷硬,清麗柔和的眉眼也變得如鐵海棠刺一般尖銳。

聽到自己的名字,沈練眼神微動,但並未深究,想必她應該是從自己的腰牌上知道名字。

「李姝柔 ,現在你要如何所選。」沈練輕輕吐出女人的名字,像是在回味一般:「靜女其姝,蕙質芳柔,名字倒還算是個好名字,呵呵。」

只不過啊,名字的主人倒是辜負了起名者的心意,實際性格與「姝」「柔」分毫不沾,真是敗壞了這兩個字。

李姝柔咬緊櫻唇,眼神倔強卻又含着無力。

下一刻, 李姝柔像是變了個人,眼淚全然被收了回去,怯生生的開口:「原來哥哥不是要強娶我啊,是我誤會哥哥了,哥哥應該不會生我的氣吧。」

沈練感覺胸口一堵,乾巴巴地咧嘴:「不會,怎麼會呢。」

暗裡全身雞皮疙瘩都竄了出來,差點沒把剛剛吃的醬牛肉都吐出來,叫什麼哥哥,噁心誰呢?

「哥哥不生氣就好。」李姝柔笑的乖巧,與眾人解釋:「各位大爺大媽,多謝你們幫姝柔說話,不過我與這位哥哥應是有些誤會,好在現在已經無事了。」

原本正疑惑的眾人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好好,沒事就好,像你這麼年輕漂亮的小姑娘可是得保護好自己……」

圍觀的人說著,李姝柔也在認真的應和。

「說完了嗎,我們走吧。」沈練皺了皺眉,意味深長的開口:「去一個只有我們兩個地方,好好說道說道。」

「說完了。」李姝柔眼神飄忽:「哥哥稍安勿躁,我先收拾一下東西,這都是我已故的爺爺留給姝柔的。」

沈練磨了磨牙,「好,好。」

李姝柔彎身整理行李,將攤子上的小泥人放進身邊竹筐,邊收拾東西邊給腳下的幾個小東西打眼色,眼神一個勁朝旁邊瞄,那意思是:看我動作,抓緊時機就跑。

沈練眼瞅着李姝柔越收拾越慢,剛要出聲催促,便見她乾淨利落的扛起竹筐,「快跑啊!」

一溜煙,李姝柔已經扛着傢伙事跑到了十米開外。

「卧槽!」沈練一時目瞪口呆,忙反應過來想要衝上前,卻被一群好事的大爺大媽擋住了去路。

「我就知道這小夥子不是什麼好人,看這小姑娘跑的多快。」

「攔住他攔住他……」

李姝柔往後瞅了一眼,頓時笑的跟花一樣:「哈哈哈,追不上我吧……」

李姝柔跑的飛快,剛轉過頭就看一個人影擋在前方,忙道:「前面的,快讓一讓。」

話音剛落,李姝柔已經躲閃不及跑到了人影身前,兩人相撞,她卻只覺撞上了一面石牆。

「嘶……」李姝柔倒吸一口涼氣,還沒看清人影便趕忙出聲:「不好意思,我着急趕着走,抱歉抱歉。」

說完她便想着趕緊離開,卻不想手臂卻是被人影拽住,像是一把鐵鉗子,拽的生疼。

李姝柔蹙眉,剛要說什麼便聽一個沙啞到模糊的聲音響起:「好香,想吃。」

緊接着,一張血肉模糊的臉出現在瞳孔之中,血色的眼底儘是貪婪和**。

「什麼?」李姝柔瞬間瞠目結舌,手臂被一隻漆黑的手掌緊緊抓着,人還未反應過來,那人影已經張開血盆大口,嘴角裂開延伸至耳後,半個腦袋大的嘴巴朝她咬來。

一旁的人群也終於看清了怪物模樣,驚呼聲接連響起,頓時嚇得四散而逃。

腥臭味愈來愈濃,李姝柔甚至能看清怪物口中鼓動的血肉,血口將至,她甚至閉上了眼等待死亡來臨。

然而,許是上天不忍,又或許是死期未到,那張血口竟是久久未寸進半分。

恍惚間,李姝柔睜開杏眸,一雙燦然星子般的雙眼瞬間闖入瞳孔,而那怪物已然飛至十數米之遠。

是沈練救了她,李姝柔躺在沈練懷中,看着他稜角分明的側顏,神色微怔,心裏像是被火燙了一下,臉上也布滿了熱意。

「抱夠了嗎?」沈練看了眼李姝柔。

李姝柔呼吸一窒,下意識點頭:「夠了,夠了。」

沈練輕哼一聲,抬眸睨向怪物,手指緩緩抬起正要出手,身後傳出一陣略顯熟悉的鈴鐺聲,鈴鐺輕靈響起,聲聲入耳沁人心脾。

沈練眼神微動,身後緊接又飛出一道紫色靈符,如電一般射向惡鬼。

下一瞬,似是電光閃過,眼前忽的一白,等再掀開眼帘,那惡鬼已然化作飛灰,消散於天地。

沈練心有所感,倏地看向身後,瞳孔中闖入一青色人影。

翩翩少年轉瞬化作紅眼猛獸,全身力量如洪流般傾瀉,大地轟然顫動,令所有人為之一震。

沈練看向眼前來人,死咬牙,一字一頓的開口:「裴,白,羽!」

《天寶伏妖記》章節目錄: